《天凤神龙》

第18章 放下屠刀,立地成佛

作者:秋梦痕

三毒公子没有走进看看究竟,他们听出结果时,也许内伤不重,这时一声不响,竟悄悄隐去啦,待后姮发现时,只气得娇声道:“陆哥哥,你看呀,他们谢字都不说就走了!”

没头没脑的这一叫,陆念宗回头问道:“阿姮,你说谁呀?”

后姮气道:“还有谁,我那三个坏蛋哥哥呀!”

陆念宗笑道:“阿姮,你替他们想一想,只有悄悄走是对的!”

后姮嘟着小嘴,她却不是故作姿态,老化子一见哈哈笑道:“娃娃,你三位哥哥这一走,在路上多少有个检讨什么的,也许呀……”

后姮哼声道:“也许什么,难道还有良知出现?”

陆念宗向老化子道:“胡老,下一步我们怎么办?”

老化子尚未开口,突然有人传声道:“宗儿听着,渤海三批敌人,荒货郎和假道人等六人接应及时,高丽八隐到钱塘江时,恰好接上,对方死伤不少,无法南下,但另外两批分成三队,此地被除的只是其中一队,另外两队行踪不明,快点去查,也许已为害我方了。”

陆念宗不问已知,急急叫道:“师傅,你老教徒儿怎么办?”

“一切请教老叫化,我去了!”

老叫化大声叫道:“何老九,多年不见了,何必鬼鬼祟祟?”

暗中传来朗笑道:“无理取闹,你这装死的化子,对不起,我要去看场大热闹哩,武尊者……也许又是替身,他已和神山活佛闹翻了,八成会大干!”

陆念宗连连叫道:“师傅,师傅……”

老化子道:“别叫了,他说完再问也没有用,世间上,没有人与他的交情最长,也只有我老化子知他最深,他说知九成,其实他十成都知道,可是他永远只说九成。”

天乞古怪道:“师傅,下步行动向什么地方去?”

老化子道:“我们火速去普陀山,万一武尊者派个替身,带上几十个高手,全力去接‘九狠’、‘十残’、‘八绝’,那普陀就危险了!”

陆念宗道:“要是他攻古梅岭又该怎么办?”

老化子道:“老化子我带小化子奔古梅岭,你带小妞儿去普陀,这样如何?”

陆念宗点头道:“晚辈也有此意,那我们这就分头前进了。”

他一拱手,带着后姮奔普陀,但不到十里,忽见红娃披头散发而来,陆念宗一见大惊,急急迎上叫道:“阿红,你怎么了?”

红娃闻声,喘喘叫道:“陆哥哥,不得了,矮奴九狠十残八绝脱困了!”

后姮急接道:“怎么会呢?”

红娃道:“早晨海上起大雾,他们弃了船,人却不知从何处上岸啦!”

陆念宗问道:“他们上岸没有攻普陀?”

红娃摇头道:“我由普陀寺来的,寺中安然无事,我来不及整装!”

后姮道:“不要紧,到林中去,我替你整理,陆哥哥,你替我们守住外面。”

陆念宗点头道:“你们去罢,动作要快!”

二女刚刚进林去,忽然在侧面出现三人,陆念宗一见,竟是三毒公子!

三毒公子直向陆念宗行近,为首的天蝎公子面带尴尬之情的向陆念宗拱手道:“陆大侠,适才不告而别,阁下生气了吧?”

陆念宗开朗和声笑道:“我有那样小家气嘛?”

天蝎公子接口道:“因为我们兄弟都看得出,陆大侠不是那种人,所以等妹子进入林中,才来见你!”

陆念宗哈哈笑道:“阿姮年纪小,不懂得尊敬兄长!”

天蛇公子道:“我妹妹从小就是那种个性,也可以说,我们没有尽到做兄长的责任!”

陆念宗道:“三兄此来,必有所因?”

天蝎公子道:“我们不想去血魔教了!”

陆念宗毫不惊奇,笑道:“想回阴毒堡?”

天蜈公子道:“请求指点!”

陆念宗正色道:“后光兄已与血魔王之女有婚姻关系,岂可终弃?”

天蛇公子道:“过去我从不想到这些,现在感觉有点不对!”

陆念宗道:“你们继续去血魔教,学学三国时徐庶侍曹操的作法;暗中保护青青姑娘!如果是武尊者来攻,那就全力扑杀,不知三位意下如何?”

三毒公子同声拱手道:“谢谢指导,再会!”

陆念宗又叫道:“贤昆仲注意,武尊者已向神山活佛下手,只怕同时要向血魔教采取行动,当心偷袭!”

三公子连声道:“我们会小心!”

三公子去后,后姮带着红娃走出高兴道:“陆哥哥,谢谢你呀!你真是神医!”

陆念宗笑道:“这是他们的良知未泯,也许在他们心深处,一直爱护你这妹妹的关系!”

红娃道:“我们往那儿走?”

陆念宗道:“去六诏,这是四明山与天台山之间的大镇。”

红娃噫声道:“那是神山活佛的行营!”

陆念宗笑道:“武尊者可能已采取行动了,我们何不去看看热闹!”

后姮道:“我们这个样子能进镇?”

陆念宗道:“离镇半里有座庙,住持是我熟人,有吃有喝,昼伏夜出!”

红娃娇笑道:“那不是成了猫头鹰!”

陆念宗领先行出道:“猫头鹰夜出捉小鸟,我们夜出拿大鱼!”

后姮道:“我们帮那一方?”

陆念宗大笑道:“豹儿快死时,打蟒蛇,蛇快死时揍豹子!总之不让任何一方完蛋。”

红娃娇笑道:“好啊,最好让他们同时断气!”

后姮道:“不,留下一方余力打北极熊!”

陆念宗哈哈大笑道:“阿姮,近来你学乖啦!”

后姮娇笑道:“这是学你的!”

陆念宗叹声道:“话是不错,不过我担心武尊者这个狡猾的狼,从前根本想不到他会用替身,而且每个替身的功力又那样高……”

红娃道:“替身有什么用,还是打不过你啊!”

陆念宗道:“我怕他们采取某种卑劣手段!”

二女闻言,似也想到某种可怕之处,红娃道:“叫我们的人特别小心,不要落到他的手中就是了!”

陆念宗摇头道:“谈何容易,丁大哥就是这样!”

后姮急急道:“陆哥哥,你想到的事,可能不会出现,他并没有拿丁大哥要胁你呀?”

陆念宗突然拔身,一扑入林,接着惨叫一声!

二女追进,只见陆念宗身前躺着一个黑衣幪面人,不禁诧然。

陆念宗道:“我们的行踪愈来愈难了,这家伙就是盯上我们的!”

红娃道:“我们等到夜晚再走如何?”

后姮道:“已近黄昏,那还等什么?”

陆念宗笑道:“防不胜防,等候到什么时候也是一样,不过我们把听力加强就是了!”

在接近到六诏镇时,忽然看到九阴阎罗由侧面奔出,一见陆念宗,大叫道:“兄弟,你去那里?”

陆念宗迎上道:“老哥哥,你可知道武尊者已向神山活佛发动了,零星攻击已开始,双方面在最近有一场大斗;对了,普陀方面如何行动?”

九阴阎罗道:“我与几个老家伙作了决定,长江、黄河两帮派出的仍归原地,其它年青的派往古梅岭,老辈人物四散注意敌情,我是专来找你说明经过的。”

陆念宗道:“老哥哥的安排,还少说了一句话!”

九阴阎罗诧异道:“少说什么?”

陆念宗道:“武尊者捉去我丁大哥,至今还没有向我提出要胁,你猜是什么原因?”

九阴阎罗道:“你的作风,敌人很清楚,不吃要胁那一套!”

陆念宗摇头道:“不是不吃那一套,而是敌人知道份两不够,希望我自己估计错了,否则……”

停一下,观测四野,又轻声道:“敌人一旦将我方重要人物大量捉拿,这时提出要胁,你说我怎么办?”

九阴阎罗大惊道:“武尊者会这样卑劣吗?”

后姮接口道:“他连罗剎幽灵那种臭女人都勾搭,难道不是一叶知秋吗?”

九阴阎罗紧张道:“那要我方之人各自行动小心才行!”

陆念宗道:“老哥哥就是少说了这句话,现在还来得及,请老哥分头通知!”

九阴阎罗道:“敌人会向那些人下手呢?”

陆念宗道:“我所担心的是湖海四老和古天凤,当然还有红娃和后姮!阿红阿姮我带在身边,我不敢自夸,敌人还没有这个胆!”

九阴阎罗道:“古妞的安全顾虑,那是一定的,可是你单单说到湖海四老,那是什么原因?”

陆念宗道:“武尊者这个人,不是一天在中原了,我敢说,他是倭奴国放在中原最早,也是最厉害的人物,这个人我已猜到八成他是谁,但未到必要时我不说出来,免得打草惊蛇,湖海四老是他当年仇人,所以我最不放心!”

九阴阎罗似也有所觉,惊叫道:“会是他?他有武尊者这种高深莫测的功力?”

陆念宗道:“一个人的功力,就是苦练加天赋,今天我杀了他一个替身,在他的替身上,我已测知他本人的功力高深莫测了。”

九阴阎罗啊声道:“他还有替身?”

红娃道:“可能有四个,今天陆哥哥杀了一个!”

九阴阎罗道:“替身功力如何?”

陆念宗道:“不怕老哥哥生气,这个人是侯奴国五大顶尖高手之一,名叫日下部,如与老哥哥你单打独斗,五百招你必败无疑!”

九阴阎罗毫不生气道:“兄弟,我们对过掌,你的估计绝对不会错,不过你放心,我老哥哥除了死,敌人想捉活的,那门都没有!”

陆念宗道:“我不担心老哥哥,凭‘九阴阎罗’四个字,玩心眼也能保安全!”

九阴阎罗大乐道:“兄弟,老哥哥我可没有在你面前玩过心眼啊!”

陆念宗也朗声道:“怎么说没有玩呀?否则我会认你作老哥哥呢?”

九阴阎罗叹声道:“谁叫你是我的克星呢?好了,废话少说,我要去提警告啦!”

手一挥,人已拔空而起。

陆念宗招手二女道:“从今天开始,你们两个不可单独行动,走罢,前面山角林深处,就是那座庙。”

红娃道:“古姐姐怎么办?”

陆念宗道:“怎么办?她不肯见我,也不要你们作伴,其实我并没有记恨她是蒙人!”

后姮道:“我希望早点除了武尊者,把倭奴人赶出中原,剩下血魔教就容易除掉了,到那时找个地方隐居起来,谁也不见啦!”

红娃道:“对,琅琊山下的古渔村,是隐居的最好地方!”

后姮道:“不,我要陆哥哥去阴毒堡!”

红娃娇声道:“我们不必争,到时由古姐姐作决定!”

陆念宗看到二女天真无邪,不禁暗忖道:“一个生长在边疆,一个长在渔村,都是没有受过城市污染的女孩,今后我的麻烦可大了呀。”

到了庙前,只见一位中年尼姑,似在等候什么人,一见陆念宗,带着慈祥的笑容合十道:“少施主,终于等到你来啦!”

陆念宗觉得她的话有点怪怪的,拱手笑道:“大师,你会算呀?”

尼姑呵呵笑道:“少施主说笑啦,贫尼俗气未脱,那能算数?”

红娃稚气道:“伯母,那你如何知道我陆哥哥要来?”

陆念宗立即纠正红娃道:“阿红,大师是出家人,你叫错了,应该称大师才对!”

尼姑依然道:“不要紧,这位姑娘好可爱啊!姑娘,你叫什么名字呀?贫尼是经人指点在此迎接陆少施主的啊,贫尼已来了半个时辰啦!”

红娃道:“我叫红娃,这是后姮姐姐,什么人指引来接啊!”

陆念宗道:“别在外面站,到庙里问大师就知道了!”

尼姑点头道:“诸位请!”

庙虽不大,静室、厢房俱全,进入静室,大家坐下后,有个小尼送上香茗,陆念宗笑问道:“静心大师,到底谁指引大师,确定晚生要来?”

尼姑郑重道:“昨天小庙来了一位高年同道,但她不肯说出法号!手持银色拂尘,估计有百来岁了,在小庙东厢住到今晨才走,临走时,说施主一定会来,同时交与贫尼一张字条!”

说着拿出字条交与陆念宗道:“请施主过目。”

陆念宗接过字条,拆开一看,只见上面写道:“云出七仙,阴狠毒绝,小心提防;中原武林,死伤近百,切记切记。”

二女靠近,只觉诧然,红娃道:“这七仙是男?是女?什么来路?”

后姮道:“那老尼姑为何不说清楚?”

陆念宗道:“也许那位老尼还未全部查出!”

抬头问道:“静心大师,那老尼是个什么样子的人物,有无特征?”

尼姑想一想,啊声道:“她的两眉之间,有一颗大豆的朱砂红痣!”

陆念宗一楞,诧异道:“是她!”

后姮抢问道:“是谁?”

陆念宗道:“你古姐姐的师傅,阴山圣母!”

红娃道:“那有什么惊奇的?”

陆念宗道:“你们不知道,阴山圣母为了练太阴神功,坐关三年,因为没有得到口诀,全凭个人智能去练,以至走火入魔,本身瘫痪,不能行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18章 放下屠刀,立地成佛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天凤神龙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