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天凤神龙》

第01章 奇人何九爷

作者:秋梦痕

  四通关,位于甘肃、四川、陕西三省交界之处,为秦所建,是长安通西方的第一道

大门,经汉、晋、魏三朝,至西晋末年,遭致五胡乱晋被毁,至今旧址依稀。

  八达谷,在关前五里处,为八峰环立,中约二十亩平地,八峰不相连,每峰之下有

道路,真正名副其实的四通八达。

  谷内居民约数百户,他们不务农,不打猎,专门营商,茶楼、酒肆、山产,各行各

业,应有尽有,是以江湖云集,龙蛇混杂,但也热闹异常,可是是非也就无日无之,如

之地处三不管,形成无法无天之势。

  数年前,来了一位老人,人称何九爷的江湖术士,带着个少年徒弟,也许是动极思

静了,居然也到一家酒肆……十壶不要钱,作长久居住之势,可是他们师徒身无长物,

何以为生呢?不要替他们担心,他们有生存的妙方。

  这一天,他带着徒弟,在酒肆的最后一张桌子坐下来。

  何九爷道:“小虎子,摆家伙。”

  他的徒弟恭声答应,立即在桌后的木壁上挂上一只大口袋……褡裢,褡裢前展开一

面长方大布招,上方横写着六个大宇……神算子知九成!下方写着几行小字为:看相、

算命、卜卦、拆字、问天下事。

  在桌子上,放着三只葯箱,小小的,不知里面有何灵丹妙葯!小虎子年约十二、三

岁,长相精灵,衣着干净,他摆完东西后傍师侧坐,嘴里开始吆呼!“喂!喂!各位客

官,有人要看相、算命、拆字、问卜嘛?今天将来,第一个最灵……”

  何九爷道:“小子,穷嚷嚷干啥,客人还不多呀!”

  小虎子道:“师傅,趁这个空档儿,徒儿替您老买酒去。”说完就转身要走。

  “小子,慢点儿,今天的酒钱还没到手呀?”何九爷微笑着,左手在整理下巴上的

山羊胡子。

  小虎子咭咭地笑道:“师傅,你老看,那不是有两个要来孝敬啦!”

  说着一指两个向桌前走来的江湖人。

  何九爷一抬眼,面容忽然整肃,肩头上挑,不知其故。

  “小子,来的是昆仑双剑!”

  小虎子嗯声道:“师傅,大、小摩勒呀!”

  两个江湖人,各佩一把长剑,一高一矮,身长的约三十,矮的约二十四、五,但都

虎步沉沉,一看就知是武林高手!高个子的道:“九爷好!”

  二人一齐拱手,恭敬有礼,接着在桌上放下一块散银,是一两。

  何九爷将手势一打:“二位请坐!”

  高个子的道:“九爷,事情紧急,请指点迷津。”

  何九爷道:“二位要问什么?”

  矮个子道:“家师遭遇蒙元雷霆军十人组的围攻,力竭被擒,现不知下落?”

  何九爷道:“二位放心,令师会逢凶化吉,不过二位要小心,不可与雷霆军十人组

动手,凭二位之力,不是十人组的对手,五人组勉强可打成平手。”

  二人闻言,面容大喜,连声道:“晚辈受教,同时多谢前辈指点。”

  说完拱手离店而去。

  小虎子发现食客中,有几个都向这面注目,不敢大声:“师傅,昆仑双子,就是昆

仑双剑呀!那高的是大摩勒,矮的就是小摩勒啦!听说他们武功不弱,双剑威力很强,

难道?……难道不能敌得过雷霆军十人组?”

  何九爷道:“雷霆军分千人组、百人组、十人组,最少为五人组,人人都是高手,

从不单打独斗,凭双摩勒这种高手,对付五人组可以,多一个他们就支持不住了。”

  小虎子道:“师傅,徒儿真想斗斗雷霆军。”

  何九爷笑而不理,急道:“火速去通知你师哥,叫他去救昆仑子。”

  小虎子非常精灵,轻应一声,立即向酒肆后门出去。

  当小虎子离去不久,忽有一个满脸落腮胡子的巨汉,由店门虎步而入,束腰宽袍,

肩上斜背一把特宽厚背大砍刀,红穗横摆,大步直进,看情形,何九爷的生意又来了。

  这时酒肆已坐满了三成食客,大汉一到,已引起不少目光惊注,显然有不少认识他。

  何九爷早已看到,面露微笑,口中自言:“好个大小子,看情形……”

  他自言未竟,大汉已至,吼声道:“老儿,听说你无事不知,言出必准,可有此事?”

  何九爷捻须笑道:“你看看我这儿的布招儿!”

  大汉一看布招:“知九成?”

  何九爷道:“比真神仙差一点,呵呵……”

  大汉也笑道:“吹牛不犯死罪,老儿,俺不看相,也不算命,俺要口头问你一件事?”

  何九爷笑道:“可以,先交规银一两!”

  大汉吼叫道:“口头问问也要一两?俺的银子是捡来的,告诉你,俺今天连一文也

不给,看你说不说?”

  说着反手一握刀把!何九爷无动于色,甚至笑道:“大小子,听说你是祁连门第一

高手,看样子,你小子就是‘神狼’土土吧!别乱来,我老人家如能唬得住,杀得了的,

那还有命活到今天!”

  忽然有一个腰佩长剑的青年,大叫一声:“神狼住手!”

  由店外冲了进来,一把拉住大汉道:“土兄,岂可对九爷无礼?”

  大汉一看来人,立即手离刀把,哇叫一声道:“黄道高,好久不见啦!兄弟,你也

离开衡山哪!”

  青年人道:“土兄,你还不知道?中原与边地共十六大门派的精华人物,小弟已会

见了十二派,这不是一言半语之事,我问你,为何对九爷无礼?”

  何九爷接声道:“黄侠士,不打紧,不打紧,这小子从来未与我老头儿谋过面,不

知者不罪!”

  黄姓青年立即拱手道:“前辈请见谅,这土大哥是标准的山东老粗,他不知你老的

规矩。”

  大汉土土一见黄道高如此恭敬,愕立一侧,愣愣的!黄道高见其呆立,笑道:“土

兄,发什么愣?九爷的看相、算命,就算打听一点消息,同样须交规费一两,就算令师

亲自来,分文也不能少!”一顿,“你想动粗?免了吧!你看看店里,只要你动了九爷

一根汗毛,你就犯了众怒!”

  神狼土土回头一看,只见在座约有半数武林人物都离座握着家伙,不禁又是一愣!

黄道高笑道:“别愣啦!你要向九爷请示,那就说罢。”

  他说完就在身上摸出一块散银,双手放在桌上。

  大汉土土这才向何九爷拱手道:“老头,对不起,使想问你有关‘蓝衣神龙’的事

情,不知他目前在什么地方?”

  何九爷闻言一怔,翻眼问道:“小子,你要找他?”

  大汉土土道:“有人说,俺的神狼金刀,硬不能在‘蓝衣神龙’手下施展三招,俺

就是不信邪,非找他较量不可,他妈的,大爷我就是找他不到。”

  黄道高接道:“土兄,是谁在挑拨你?”

  大汉土土道:“这人你会过,他就是称打到三百招的‘黑狐’尤昌吗?他最近还在

找你!”

  黄道高叹声道:“土兄,你上当了,那家伙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大坏蛋,八成存心让

你去受罪,也许想挑拨起你祁连门从此仇恨蓝衣神龙!”

  大汉土土道:“仇恨?”

  黄道高笑道:“你如败在蓝衣神龙手下,黑狐尤昌一定在江湖上大作文章,这样一

来,贵门中人,一定觉得没面子,也许会群起去找蓝衣神龙,事情一旦闹大,结果受益

的是那些邪门左道!尤昌曾经挑过我,这样看来,他还会调唆别人!”

  土土疑问道:“尤昌这样作为什么?”

  黄道高道:“尤昌那只左耳是怎样没的?你可知道?”

  土土摇摇头,何九爷大笑接道:“被蓝衣神龙割了喂狗去啦!”

  土土道:“有这回事,俺不信?”

  黄道高笑道:“那还是一招之下哩,你的道行我清楚,那也只能和尤昌打成平手,

现在你要不要去找蓝衣神龙了?”

  土土闻言大惊道:“那蓝衣神龙的武功,难道……难道……”

  何九爷笑道:“大小子,别想了,蓝衣神龙的武功如何,我老儿敢说一句,连湖海

四老也不清楚,这且不谈了,至于尤昌那个人,你们二位可当心,他的来历不简单!千

万别上当!”

  土土忽在身上拿出一锭银子,双手奉上道:“老儿,蓝衣神龙不提啦!说尤昌的来

历如何?”

  “东方血魔教的总把子,这个近几年才有的名字,你们不知道。”

  何九爷沉声说出,一顿又道:“你们的师傅也许正在明查暗访。”

  黄道高惊讶道:“尤昌就是这邪教的教主?”

  何九爷摇头道:“不,他是东方教的二流货,你们不必多问。你能和尤昌过三百招?

他这时不想向你下手,否则你只能走五十招就没命了。”

  黄道高闻言大惊,心中一寒,别人说他不是尤昌对手,他当然不信,可是在何九爷

口中说出来,他能不信?伸手一拉土大个道:“土兄我们快把九爷的语意告诉同道,以

防他们上当。”

  何九爷点头道:“同时告诉他们,像尤昌这种人还有三个,一个是‘恶豹’艾金,

一个叫‘飞鼠’勾嗤,还有个叫‘饿虎’曹林,总之你们处处小心为上。”

  黄道高又想掏银子,何九爷看在眼里,挥手道:“老朽自己说出来的不收分文,你

们走罢!”

  黄道高大惊道:“东方教居然有如此一流高手!事情可真严重了。”

  何九爷道:“你们不要搞错了,另外三个与尤昌另有某种关系,但不是同一个教的。

不过!大同小异罢了,好了,送人情也到此为止。”

  二人闻言,急急告别,火速离开酒肆。

  酒肆中的食客,有来有去,时过正午,何九爷照常在这时也要收行头啦!葯箱、布

招、褡裢,除此无他,正待收拾,忽见小虎子从店后一溜而来。

  “小虎儿,这么快?”

  “师傅,师哥在房中!”

  “这样巧?……不去干活,来这干啥?”

  小虎子咭咭笑道:“师傅,你老人家回房就知道了。”

  小虎子一面收家伙,一面神秘的笑着,何九爷伸个懒腰,慢慢向店后走去。

  在酒肆的最后面,单独有一间清静的房间,那是店掌柜的特别替何九爷安排的,当

然,这其中也许有某种原因,是店家对何九爷好嘛,或者何九爷多出一些店租,那就不

得而知了。

  这时在房间里坐着一个青年,英俊潇酒,但又十足的书香气质,修长的肩,斜飞入

鬓,目秀有神,面白而带红润,宽长适度,雪白无尘,一身长衫,腰围丝带,足履革鞋,

年约二十出头,似是将到,他正在解下腰间一把奇古剑鞘的佩剑。剑在鞘内当然看不见,

但那剑的剑柄就是与众不同,很明显,那是一把非同常物。

  最奇的是,房门口里面竟躺着一只金黄色的巨犬,何九爷一到,巨犬跳起,亲切的

摇头摆尾,这一下更使人吃惊啦!它身高如犊,体长是有八尺开外,比最大的狼犬还大

上一倍,好家伙,世上那有这么大的巨犬?何九爷伸手摸摸它的头:“老黄,吃过牛肉

没有?”

  房中书生闻声,立即迎出道:“师傅!”

  何九爷含笑道:“念儿,虎儿没有对你说?”

  书生恭声道:“师弟说了,其实昆仑子早在昨日就被徒儿救出啦,如果等到今天,

只怕早被元庭斩首示众了!”

  说完轻声道:“师傅你老这知九成恐怕不确吧!”

  何九爷呵呵笑骂道:“小子,你可不要在外面揭为师的底牌!否则我老人家的招子

可保不住啦!”

  师徒如父子,出言无禁,可见何九爷对弟子毫不摆架子。只见他入房坐下又问道:

“念儿,元庭派出那十人组,你把他们怎么样了?”

  书生道:“师傅,你老知道,徒儿不到万不得已,绝不杀人,这次徒儿运气好,遇

上了古天凤,她硬是向十人组要人,十人组的十人长,连屁都不敢放。”

  何九爷笑道:“你可知那古天凤是什么人?”

  书生笑道:“徒儿只知她娇纵好强,自恃过甚,目中无人,其它就不知道了。”

  何九爷道:“那也难怪,只怕到目前为止,江湖上没有人知道她的出身,不过你今

后对她应稍微给她一点面子,也许她对你有很大帮助,对啦,这次她如何肯帮你!”

  书生道:“徒儿本来没有轻视她的武功嘛,不过也存心戏弄她几次,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01章 奇人何九爷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天凤神龙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