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天凤神龙》

第19章 五鬼岭下扫魔群

作者:秋梦痕

陆念宗发现那两位青年女子也在注意这方,立即收回眼光,向二女道:“快点吃,我们要盯上去。”

那两个女子已向镇尾走,不一会就消失了,红娃道:“陆哥哥,倭奴国有女子参加武尊者没有?”

一言提醒陆念宗,急急道:“她们是倭奴人!”

后姮包了一句,站起道:“快追!”

三人紧奔,可是,追出镇外时,那还有人影!

红娃道:“她们的轻功好快呀!”

陆念宗一指正面高山道:“直走山路,她们发现我等追踪了!”

后姮道:“从轻功上看,她们不是弱者,倭奴高手愈来愈多了,现在又出现女的。”

陆念宗不开口,领先向高山奔去,进了山,观察一下形势,随即朝着峰顶拔纵!

刚刚及峰,突闻异声四起,陆念宗大喝道:“当心暗器!”

二女同声娇叱,四只纤手飞舞,连拨带接!

陆念宗却身如电射,掌指兼施,毫不虚发!

惨声起自林木深处,发暗器的全部躺下了,陆念宗循声查看,只见全是倭奴人。

红娃首先走去叫道:“陆哥哥,你看,这是件么暗器?”

陆念宗接过一看,笑道:“倭奴人的十字镖!”

后姮走近问道:“有几个?”

陆念宗道:“七个,他们为何在此暗算我们?”

红娃道:“八成是替那两个倭奴女子阻挡的!”

后姮道:“为什么?为什么要阻挡?我们又没有追上她们?”

一连串问号,陆念宗也觉不解,摆手道:“对方在这条路上阻挡,前面一定有问题,我们快追!”

过峰下谷,仍无所见,及至林中,红娃却大叫道:“这里有尸体!”

陆念宗走近一看,发现地上躺着三个女尸,面目甚熟,不禁大惊道:“这是‘古冢精’沙菊秋,那面是‘收魅使’卒辛,和‘集尸女’何故姑,是白骨教八护法中三女!”

后姮也有发现,急叫道:“这树后有五具!”

陆念宗走近查看,叹声道:“这八护法全完了,那面两个是李伊风、纪天花,左面三具是伍艳娘、毛贞兰、刁玫瑰!可恨,全是倭奴人下的毒手!”

红娃忽然道:“那面石后有人哼哼,快去看看。”

陆念宗立却走到石后,一见是白骨王,不由大惊,蹲下叫道:“毛义,毛义……”

白骨教毛义全身是伤,但无一是致命处,惟脱力过甚,被叫睁开眼睛,一见是陆念宗,目光中落出感动之情。

陆念宗立即在身上拿出一颗丹葯喂下道:“不要难过,我助你提元!”

伸手扶他坐起,运功助其运气。

红娃向后姮道:“我们提防四外!”

白骨王毛义提过气来,长长的吁了一声,这才开口道:“少祖师,你又救我一次命了!”

陆念宗问道:“八护法是你带来的,她们都死了,遇上什么人?”

白骨王毛义叹道:“何止八护法,教中弟子已死伤殆尽,我与八护法是边打边逃,来到这里认为脱离了,谁知道又遇上大批幪面人,好在是天亮前,林中黑暗,我才躲在石后幸免!”

陆念宗道:“你们闯进四明山中心地区之故,这是倭奴武尊者行堂重地,你为何连路线都不清楚?”

白骨王道:“这是我为了想在你面前求点表现,也想赎我白骨教过去的罪孽,认为带有七十几名弟子,加上八护法,攻打一座行堂没有问题!”

陆念宗叹道:“你真傻,这是以卵击石!”

白骨王道:“这是我估计错误,害得全教被毁,不过他们是死得心甘情愿!”

陆念宗再喂他吃颗丹葯,扶起道:“你没有事了,走动一下!”

白骨王道:“少祖师,你要去那里?”

陆念宗道:“本来只想探采敌情,现在改变方法了,我要攻破他的行堂,为八护法和教中弟子报仇,你能去就跟在后面,不能去时,小心退出山去。”

白骨王咬牙道:“我已能行走了,不能走,爬也要爬去。”

陆念宗向二女道:“你们照顾毛义,跟我走,今天我要大开杀戒!”

后姮问道:“陆哥哥,敌人行堂在什么地方?”

陆念宗长身行出道:“除了五鬼岭下妖狐谷,没有再好的地方设行堂,谷中有一座人称狐仙庙,十年没有人踪了,那是发号司令的好地方!”

走了几座山,没有遇见一个敌人,红娃噫声道:“为何无人拦截我们?”

后姮道:“可能是集中了,也许故意让我们深入!”

陆念宗道:“都不是,我们前面有高手引开了!”

毛义吓声道:“我们没发现,那是谁?”

陆念宗道:“当然看不到,但我听到有杀声!”

一顿回头道:“毛义,有面罩没有?”

白骨王道:“有,要几面?”

陆念宗道:“有多就大家罩起来!”

白骨王立即从衣袋里拿出十几面,但都是白骨教装神弄鬼用的面罩,有小鬼形、有无常、判官形,甚至有吊死鬼面形的。

红娃笑道:“带上这种面罩在夜晚出现,那会吓死人啊!”

白骨王道:“我自从改邪之后,本想丢掉,后来因这些面罩都是鹿胎皮作的,十分真贵,画工又好,所以不忍遗弃。”

陆念宗道:“你们一个带一具,其余的都给我!”

白骨王送上道:“少祖师,你的金竹竿不很碍眼吗?”

陆念宗道:“只要敌人错认我就行了!”

大家带上面罩后,接着又向前进。

正在前进中,红娃突然叫道:“那山头有一批人!”

陆念宗注目一看前面山头,噫声道:“他们为赶在前面了!”

其它三人都看不出面容,后姮道:“是谁?”

陆念宗道:“快去会面,是上官老哥他们。”

毛义吓声道:“是祖师爷!”

陆念宗道:“还有荒货郎,假道人、迷岛神君、凄厉奼女等。”

红娃笑道:“难怪前面有杀声,原来是他们在前开路啊!”

陆念宗到了山头,取下面罩叫道:“诸位前辈为何走在晚辈前面?”

九阴阎罗道:“咱们可不是有心抢功,而是有人在暗中密告,说你要攻五鬼岭,我们闻信拼命追来,不料路线搞错,追过头了。”

陆念宗道:“有敌人看到你们的形像没有?”

迷岛神君笑道:“难道叫我们老家伙带面罩不成?”

陆念宗道:“正有此意,这次我要打胡涂仗,没有理由,见人就杀!”

荒货郎道:“带面罩很好玩,放心,凡来此见到我们的都不能说话了,我猜对面山上就是敌人的头关!”

陆念宗把面罩交与众老,自己再带上,郑重道:“只有重创敌人,才能逼出武尊者,请老哥哥和荒老带毛义向左侧攻进,假老和迷岛前辈夫妇由右侧攻进,动作不要太快,否则会吓散敌群,特别留心所谓云山七仙!”

众老带上面罩,分头下山,陆念宗招手二女道:“不可单独行动,现在走罢。”

红娃道:“陆哥哥,是谁在暗中通知众老的?”

陆念宗轻叹一声道:“自然是你古姐姐!”

说着,拿出两具面罩,挂在路边树上。

红娃一见,觉得怪异道:“陆哥哥,你把面具挂上干什么?”

后姮道:“傻瓜,陆哥哥一听动静,料到古姐姐在后面呀!”

她说的没有错,古天凤确是又追到了!

当陆念宗挂面罩时,她已看到!

陆念宗与二女走了,古天凤出现,取下面罩时,眼睛湿湿的!

“姐,陆哥哥难道知道我,面罩有两具啊!”朱珠提出疑问。

古天凤道:“百丈之内,有只猫跳他也能听出,刚才就是你不小心,踢动一颗石子!”

朱珠道:“不对,假设石子是你踢动的呢?”

古天凤骂道:“死丫头,我的功夫那样差劲,走路踢到石头?”

朱珠轻笑道:“原来如此啊,难怪他分辨出是两个,不过我还是不服!”

古天凤气道:“假设是敌人是不是?你更差劲,这是什么地方,陆哥哥走过的地方,还有敌人敢存在,同时他的判断如神,丝毫不差,如果不是这样,那些百岁武林宗师等肯听他调动!”

朱珠闻言,心服了,由此可以看出她的精明来,笑道:“姐,我看呀,你对他是死心塌地啦!”

再过数座山头,时已过午,朱珠正想打开包袱找吃的。

古天凤急急阻止道:“你陆哥哥动上手了,快!冲上去助他!”

师姐妹提高轻功,全力冲进,到谷内,突见地上倒下十几个倭奴人!

朱珠吓声道:“好快呀,刚刚听到杀声,地上就倒下这么多!”

古天凤一查伤处,讵料全是头破死亡,点头道:“是你陆哥哥的金竹竿所杀,这次他是真冒火了!”

朱珠道:“陆哥哥对白骨教如此爱护是什么原因?”

古天凤道:“白骨教是他一手挽回的,他能使整教坏人挽回头,这证明白骨教对他是何等敬重,现在遭遇倭奴人毁灭,你想想看,他那有不恨透倭奴人之理!”

地点可能已接近狐仙庙了,这时由三方发出一片杀声,古天凤急叫道:“师妹,正面追不上,走侧面!”

不出百丈,地面也现尸迹,朱珠道:“这是什么人杀的?”

古天凤俯身察看几具尸首,见是创伤和掌伤,想一想……道:“迷岛神君夫妇和假道人所杀!”

师姐妹登上五鬼岭南面崖,居高临下,正好看清谷内动静,在日光照射下,只见谷内倭奴高手势如奔马,足有两百之众,他们分奔三面,刀剑如林,似由三面逐步退进!

朱珠轻声道:“姐,这崖上没有防守之人?”

古天凤道:“在这种三面攻到的情形下,他们还有闲人守崖上?”

正面谷口已被陆念宗攻破,远远看到他的金竹竿在阳光下,金光闪闪,尤如万条金蛇飞舞,加上他身法如风,金光射处,惨叫立传!功力弱一点倭奴人,一中就倒,功力强的边打边退,乱做一团,但也通身是血。

左侧地势高,九阴阎罗、荒货郎、加上全力拼命的白骨王,遂着三十多名倭奴人,连喝带打,紧紧逼着,不须多久,下了谷地。

右面迷岛神君夫妇全用剑,配合中间假道人一双肉掌,真如泰山压顶。

朱珠看得大乐,笑叫道:“姐,你看,那红娃和后姮在两侧抄杀,竟不许一个逃出谷去啊?”

古天凤道:“对了,我们守住崖上,这是敌人唯一逃走之路!”

朱珠道:“倭奴首脑人一定在庙中,为何不出来?”

古天凤摇头道:“有没有还是问题,纵然有最高手,只怕也在倭奴人群中,你仔细看陆哥哥,他虽然在拼命赶杀,但他的眼睛不断搜查敌人的重要人物!”

忽然有人竟在古天凤身后呵呵笑道:“妞儿,这里面只有一个是武尊者的替身,他还不会出面,这时正陪着七仙女在计划退敌之策哩,这一仗如果成功,陆小子要打垮武尊者一大半人马!”

古天凤闻言大惊,回头一看,见是一个老化子,心中有数回身拱手道:“前辈可是胡老?”

老化子呵呵笑道:“错不了,你可是查爱莲的徒弟,姓古?”

古天凤噫声道:“前辈,家师之名,江湖上只有少数人知道啊!”

老化子叹声道:“谁都不如老化子清楚,你还是我抱给她作徒弟的哩!”

古天凤闻言,精神一振,急问道:“老人家,你老就是知我唯一身世之秘的人?”

老化子道:“这不是说闲话的时候,注意谷下变化,你的事,有空再说!”说完扑身下谷。

老化子的金竹竿由里向外攻,这一下更将敌人阵势杀得一团糟,立有十五六人上前阻挡,但那是老叫化对手。

幪着面的陆念宗,发现老叫化他也来了,为了试验双竿配合的威力,招手红娃和后姮,全力扑向庙前。

这时敌人被四面冲杀,攻得四分五裂,但还是如疯如狂的抵抗,甚至连他们自己的伤者都不顾,最可怕的是,那些受伤的倭奴人,不但不希望同党救援,能爬的尽可能自救,不能动的,竟是自补一刀死亡!

陆念京攻到老化子身边,问道:“有事相告?”

老化子示意道:“先杀一阵再说,竹竿练到什么程度了?”

陆念宗道:“我也想试试,开始,‘双龙翻江’!”

老化子道:“腾云驾雾!”

两人的金竹竿舞动,霎时化成一团金环,威力之大无与伦比,靠近的数十倭奴人,突然惨叫大起,一触金环,人被震出,斗场这一来,连荒货郎等众老也看呆了!

老化子在光环中大笑道:“小子,你练成了!”

陆念宗道:“前辈,出乎想象的威力!”

老化子道:“别太高兴,当心七仙!”

这一提七仙,陆念宗急问道:“就是‘云出七仙’?这句话我一直不解?”

老化子道:“云出是倭国地名,也是万年青纠的老巢,七仙是七女!她们练成青纠阵,凡被困在阵中的对方,再高的功力也施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19章 五鬼岭下扫魔群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天凤神龙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