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天凤神龙》

第20章 血魔武尊大阴谋

作者:秋梦痕

老化子望着红娃笑道:“妞儿,你刚才看到他,任督两脉一通,高兴得跳上空中有二十丈,落下来又连点声音都没有,这叫不懂轻功,他打猎为生,上山不带弓箭,飞禽走兽,全凭双手,世间上,自古至今的武林人,有没有第二个巨人能办到?”

于百郎叹道:“自古巨人有三大缺点,一为头脑简单,二为动作笨拙,三为好吃懒作,而乌大哥都没有,这不止是空前,只怕是绝后了。”

老化子道:“所以说,我说他是奇人,他孝顺老母,爱护妹妹,根本不出江湖一步,所以外面少有人知。”

陆念宗道:“你老如何发现的?”

老化子道:“不是短时间的事,他的祖父名乌刚,是北宋名将,与我老化有神交,他的父亲名乌扩,没有作官,江湖人称打虎手,两代都是巨人,到了乌块更高更大就是了,我来时,只想打听上两代,没有想到,适逢这无霸正逢伤心之时,见到我不问来由,提斧就砍!”

红娃格格笑道:“那是他还有遭暗的时候?”

老化子点头道:“三日前吧,好在连斗三场后,他终于问我来历啦!最后一次,他向我道歉,今晚他又向我打听蓝衣神龙。”

于百郎道:“有了他,陆兄如虎添翼了!”

陆念宗道:“对付血魔王,我一直不放在心上,对付武尊者,那要靠智取,这个倭奴人,我实在没有把握,凭力量没有用!”

老化子道:“这是实在话,过去我不服,现在来说,老化子不是长他人志气,论武功、智慧,都不是那狡猾的倭奴人对手,明早狮头山之会,我敢断定,他还是不会露面的。”

陆念宗道:“他现在高手太多了,当然不会亲自出马!”

刘绿萍道:“那个暗算乌大哥的女子,到底是什么人呢?”

老化子道:“八成是武尊者手下,也许就是云出七仙之一!”

陆念宗道:“倭奴人不懂千日断,这要懂得我们中原武林练功之人才行!”

老化子啊声道:“对,连我老化子也不通,倭奴人更不通!”

于百郎道:“那就是血魔教又多了几个妖女!”

陆念宗道:“那女子是血魔教的不会错,能懂‘千日断’的人,又是一个可怕的人!”

大家听到乌块的宏声了,老化子道:“快去,他的餐厅是露天!”

陆念宗道:“你们进去,叫乌块出来,我要带他先探狮头山!”

老化子道:“这是对的,听说狮头山是群山中一座石山,地形复杂,最易设伏!”

大家去后,不久乌块腰插两把开山斧,背背大皮袋,一见陆念宗就道:“公子,这就走!”

陆念宗笑道:“带只大皮袋何用?”

乌块道:“吃的、喝的,全在袋里,公子,你的包里、宝剑、竹竿,全给我拿!”

陆念宗笑道:“何必,这又不重!”

乌块道:“宝剑和竹竿你自己带可以,包里一定要给我,一旦分散了,我从那儿找银子买吃的!”

他改个说词,真的不笨!

陆念宗很高兴,立将包里给他,忖道:“他明要作仆人!”

二人虽开茅屋,面向西北走,乌块一指道:“离此二十里,马上就可到!”

陆念宗问道:“你猜猜看,双方选定那儿谈判,是什么意思?”

乌块道:“那是群山中唯一石山,十分隐密,也许就是怕我们这一面知道。”

陆念宗道:“有道埋,八成去的都是非常好手,他们要去拼次实力,如被我们知道,生怕我们在暗中得便宜,不过,据我所知,血魔教的实力比武尊者差得太远。”

乌块道:“假设血魔王暗调伏兵前来呢?”

陆念宗点头道:“你可能又说对了!”

二人轻登巧纵,不须多久,就到达狮头山临近,陆念宗轻声道:“有人!”

乌块道:“公子,一定有一方想在前面设伏兵!”

陆念宗笑道:“也许两方都想捣鬼!”

话刚停,忽见一条黑影接近,乌块就想出手。

陆念宗阻住道:“别急,这人我认得!”

黑影一近,陆念宗低声叫道:“来的可是后光兄?”

黑影闻声一震,急急扑近道:“阁下是谁?”

陆念宗道:“阿姮的朋友!”

黑影闻声喜道:“陆兄来得好,在下正处两难之时,请多指教!”

黑影正是三毒公子中老二后光,闪身靠近,一见乌块,色都变了!

陆念宗察出,笑道:“后兄放心,他是我的朋友!”

乌块笑道:“原来是你,现在不同了,公子是我主人!”

后光吓声道:“乌兄,你那一板斧,几乎把我劈成两截啊!”

这句话,几乎把陆念宗逗乐了。

乌块道:“后先生,你的天蜈露,如果不是我,谁能活得了!”

听二人的对话,很明显,他们是打了一架大的。

陆念宗微笑道:“后兄,你有什么困难?”

后光道:“血魔王似对我大哥、三弟起了疑心,而青青对我也不是真情,她心中居然想念着你,这是什么一回事?”

陆念宗道:“后兄,你放心,那是她单方面的事,如血魔王起疑,那就要小心。”

后光道:“血魔王又调来十几名女妖,武功神秘非常……”

一顿,向乌块道:“你有事?”

乌块道:“怎么,害我的真是血魔教的人?”

后光道:“那害你的女子,名叫电姑,武功很高,是血魔王派她害你的!”

陆念宗道:“这些女子中,有些什么神秘功夫?”

后光道:“大多数不清楚,她们是分两批前来,一批是九个,号飞剑九女,第二批十三个,号十三飞刃,一批全用剑,一批全施弯刀,血魔王和罗剎幽灵,都对她们很礼遇。”

陆念宗正色道:“我知道了,曾闻罗剎极北有两大神秘教派,一为‘寒光派’,专练飞刀,一为‘极光派’,专练飞剑,百发百中,该两派有个同样规矩,武功不到成功时,绝对不放出来!”

后光道:“我们兄弟怎么办?”

陆念宗道:“贤昆仲要见机行事,当留则留下,一见风色不对时,立即离开!”

后光道:“古梅岭我们不能去,没有人会像陆兄,必要时,我们只有回阴毒堡了,但此举大哥不甘愿,一方面无法向妹子交代,另一方有何面目回阴毒堡。”

陆念宗笑道:“姮儿那儿有我解释,近来她对你们兄弟有了好感,你们如果想在武林建点声誉,那当然更好,但对自己的安全要注意。”

后光道:“狮头山之会,绝非好会,陆兄的看法如何?”

陆念宗道:“血魔王如不向武尊者屈膝,那就是一场决斗,一旦打开,你们兄弟要记住我一句话,千万避开两批人,一为倭奴人的云出七仙女,一则是倭奴人的三内使!”

后光点头道:“多谢陆兄指点,在下这就告别了。”

陆念宗又叫住道:“后兄,我的朋友丁大化,你有所闻嘛?”

后光道:“在武尊者手中,但不知关在什么地方!”

陆念宗送走后光后,向乌块道:“天快亮了,什么地方瞭望最好?”

乌块道:“七王树,那儿有七株松王,都是千年古松,登上松顶,可察整座狮头山!”

陆念宗留下暗号,急急道:“快带我去!”

乌块领着向右走,悄悄的奔向百丈外的七株古松。

这时四下反而没有半丝动静,陆念宗正要向古松登上,忽听后面传来老化子的声音道:“动作快,武尊者的大批人马从后面来了。”

二人回头一看,三女和于百郎全到了,于是大家向古松拔登!

于百郎和刘绿萍占一株,老化子与后姮登一株,红娃硬要挤到陆念宗身边,乌块身体虽巨,但到古松顶上,居然能隐身浓叶之间,毫不露形!他也挤近陆念宗,轻声道:“快看,正面来了二十七八个!”

好在老化子催看上树,七松侧面十丈处,武尊者手下也已成群赶到,双方都向狮头山扑去。

乌块道:“公子,我们要不要插手?”

陆念宗道:“见机行事!”

只见双方人马全上了狮头山,站在七松顶,真是看得一清二楚,老化子那面,距离陆念宗不三丈远,只见他打手势道:“小子留心,出乎你意料之外!那个高有七尺的家伙,八成是武尊者!”

陆念宗道:“我不会科错,他如来了,也不会现身,那是替身!”

老化子道:“你不要吃他太老了,当心他溜掉!”

陆念宗道:“双方开始谈判了,可惜听不清楚,前辈!那个最高的交给你!”

老化子道:“假设是真的,老化子我可吃不消!”

乌块道:“给我好了!”

陆念宗道:“你老兄别急,血魔王是你的!”

于百郎道:“那个是血魔王,我曾经见过,这里没有呀?”

老化子道:“他在正西面岩石中,没有加入谈判!”

红娃冷笑道:“他真狡猾!”

陆念宗道:“这不叫狡猾,摆架子罢了。”

血魔教以罗剎幽灵为首,武尊者方面就是那七尺多高的人物在指手划脚,距离太远,听不出什么?

看情形,对方谈得很火爆。

老化子道:“陆小子,除了表面上的,双方后面岩石中,真还藏了不少!”

乌块接道:“我和公子来时,已经察出了!”

后姮噫声道:“我三个哥哥在血魔王左面不远!”

陆念宗道:“昨夜我会到你二哥,他们已完全转变了,你放心,我教他们见机行事之计!”

后姮道:“真的?”

乌块道:“是真的,他们已看出血魔王有了疑心!”

狮头山的形势真像只狮子脑袋,但大得不得了,脑顶上也有数丈宽,平坦得连根草都没有,左耳在西,上面排有男女老少,除了罗剎幽灵、黑棺材、无殿阎罗之外,还有高原仙姑,这是陆念宗认得的,此外却有五个老怪从未见过。

陆念宗问道:“胡前辈,那五个老怪你可认识?”

老化子道:“好象是欧陆五君!多年不见了,不敢确定,如果是,功力不下血魔王,血魔王右后方还隐住几个老的,伏兵真不少。”

陆念宗道:“你老看看,那二十二个青年带刀带剑的女子,定有来历?”

老化子道:“你心中好似有谱儿?”

陆念宗道:“家师平时谈过,罗剎极北地区,有两个派别!……”

老化子不让他说完就道:“极光派和寒光派,只收女的,不收男的,尚飞刀、飞剑?”

乌块哈哈笑道:“老叫化真有一套,你猜是不是?”

老化子道:“也许八不离九,那是两批危险人物,不过这面有七仙女、三内使,加上三替身,九狠、十残、八绝,看似势钧力敌,后面还藏了不少。”

突见双方的人向后撤退了,于百郎道:“快看,情形不对!”

老化子道:“谈不拢的,要干了!”

乌块道:“我先下去,挡住血魔退路!”

陆念宗点头道:“开始了,你快去!”

老化子道:“小子,真要我老人家去冒险?”

陆念宗道:“那个你不干,还有一个你该可以吧?”

老化子噫声道:“在那里?”

陆念宗道:“在狮子口中!”

老化子嗨嗨笑道:“小子,你已发现真点子啦!”

陆念宗道:“还不敢确定,他太神秘了,他单独一人藏在那儿,我几乎看走了眼!”

说完时,狮头上已喊声大起,陆念宗又急急道:“于兄,你快带刘姑娘去西南山口,古梅岭众老已赶到!”

老化子叹声道:“小子,你真能,硬是比我老人家厉害,九阴鬼头刚一闪,你就先看到。”

老化子说完,跟在乌块后面溜下树,于百郎一招刘绿萍,也向山口掩去。

红娃叫道:“陆哥哥,我们呢?”

后姮道:“急什么,陆哥动,我们跟着就是啦!”

陆念宗道:“阳光升起了,再不下树,就会露出形迹,走,我们大摇大摆向狮头下面去!”

后姮道:“那人会看到啊!”

陆念宗道:“我看那狮口有问题,跟我来!”

他带着二女不向狮口走,反朝狮座后面去!

红娃想问,但又收口,她暗自嘀咕:“这是干吗?”

狮头上的杀声,一阵比一阵紧,但很奇怪,直至陆念宗走到狮尾部还没有听到伤亡之声。

陆念宗虽然有点不对劲的感觉,但他带着二女去找他想象中的某件东西似的!

红娃不明原因,只好发问道:“陆哥哥,你到狮座屁股后面来作什么?”

后姮也有同感,但她大两岁,不便出口。

陆念宗一指某处石岩道:“就是这里了!”

后姮十分怀疑道:“是什么?”

陆念宗走近指着一个大洞道:“这是狮子屁股,这个洞一定通狮口!”

红娃啊声道:“那个人是由这里潜入狮口的!”

正说着,陆念宗突将二女拉入石后,悄声道:“有人来了!”

一个老喇嘛,身边带着一大批老少人物,悄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20章 血魔武尊大阴谋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天凤神龙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