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天凤神龙》

第21章 古天凤身世大明

作者:秋梦痕

红娃听说全部被陆念宗点倒,高兴极了,但一想到无法搬走,不禁一呆。

乌块道:“放走一个,留下三个内使,其它的都宰了!”

陆念宗道:“不行,我们的人一日不出敌手,我们绝不能杀人,你不怕敌人报复!”

突听老化子的声音道:“不要担心,我们到了!”

只见洞前出现十几人,无暇细认,陆念宗大喜道:“来得好,快进洞扛人!”

老化子道:“扛人你不用管,你带你现成的人马快去西北角山谷中,血魔王正在替他弟弟安葬,这次你不能放过他!”

红娃道:“血魔王这么快就在狮座后找到他弟弟尸体!”

陆念宗临行向老化子道:“前辈,莫忘了,替武尊者放一个活口回去报凶,说我在三日后于普陀山等他,必须亲自来,任其带多少人马!”

老化子笑道:“这个我老化子会办,对了,三毒公子决心回阴毒堡了,阿姮要拜托你照顾。”

后姮道:“不必他们操心!”

陆念宗笑道:“阿姮,他们有这份心意,也就不错了,同胞兄妹,不必再恨他们了,我们走罢。”

西北角一山谷,到底有多远,陆念宗不知道,他只有全力奔走。

乌块忽然道:“公子,血魔王八成是在万桑谷!”

陆念宗道:“何以见得?”

乌块道:“那儿座落天台之北,谷中有座很大的废寺,叫弥陀寺,三年前被天台三豹占住,血魔王人手多,没有地方住,当然那儿最好!”

陆念宗道:“那就不会错,注意,到时不必与其手下缠斗,以血魔王、罗剎幽灵、黑棺材和无殿阎罗为对像,先除这四人为主。”

红娃道:“这四人都有元神护体,如何对付?”

陆念宗道:“黑棺材如以元神拼命,我有沉香剑破他,无殿阎罗如拿出‘阎王令’时,后姮可用得了他的地狱网网他,这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,罗剎幽灵的‘玄冰元神’,我用三味真火克制,血魔王的‘血元神’,我有得自火鸦洞的壬癸真水,他们有什么,我们用什么克制,这次不除掉他们,可说后患无穷,木来想假手武尊者,现在既已揭穿他们联手阴谋,我们只有个个击破了。”

乌块道:“武尊者会不会派人来援?”

后姮肯定道:“武尊者现在开始头痛啦,那有时间来援助血魔王!”

忽然人影一闪,突见九阴阎罗从侧面奔出道:“兄弟,你知道万桑谷了?”

陆念宗迎上道:“老哥哥,是为这个来的?”

九阴阎罗道:“那倒不是,我来告诉你,大伙儿迁往普陀山了,在路上,发现一批家伙走古梅岭去了!”

陆念宗道:“我早就料到,武尊者必定会派人去奇袭,不过在那批人出发前,武尊者还不知自己也有人落在我的手中,一旦知道,他绝对不敢再动。”

九阴阎罗道:“兄弟,你真是棋高一着!”

红娃道:“不要走了,参加我们攻血魔王!”

九阴阎罗笑道:“那是当然,等一会儿,老化子送走俘虏后,会以最快速度赶到!”

乌块一指前面高峰道:“万桑谷到了,前面高峰一过,就是万桑谷,这儿山民简称桑谷,弥陀寺靠桑谷北面崖下,公子要由什么方向攻进?”

陆念宗道:“对方人多,不会逃走的,由正面明着前去!”

九阴阎罗道:“不行,明着前去,血魔王必以群出围攻,他如围攻不成,非逃不可,这种人是没有骨气的,我们必须突进。”

陆念宗问道:“老哥哥之意,如何突袭?”

九阴阎罗道:“四面突进,我由正面,乌大个由东侧,两妞由西侧,你从后面!”

大家闻言,立即分开,陆念宗忽将二女叫住道:“你们一个带壬癸真水,一个带沉香剑,要小心行事,最好能迫使对手无暇施展‘分元神法’,给其措手不及。”

二女应声走后,乌块抽出开山板斧道:“我由东侧直捣弥陀寺了!”

陆念宗道:“最好用开山斧把寺毁了,免得将来又有歹人盘据。”

时为五更,东方已现出鱼肚白色,陆念宗看到三面人员走了后,自己立向高峰登。

天色在黎明前有阵黑暗,陆念宗在高峰上向下看,正好看到一座大寺有灯火!他犹豫一下,似在察看另外三面的动静。

约顿饭之久,突然听到人声喝叱,知道开始了,于是飞扑下峰!

人刚落地,猛感寒风袭至!陆念宗冷笑一声,金竹竿反手挥出,当当两声,竟把对方兵器震飞!

这时看出,原来就是血魔王和罗剎幽灵!

陆念宗在紧急中忘了节制,竟发出先天神力,使得武林闻名变色的魔夫魔妇,吓得魂飞魄散!

陆念宗冷笑道:“你们虽属邪门,但也是一派宗师了,居然施展这种宵小行为,实在可耻!”

血魔王当年自认武功卓绝,自从败在武尊者手中后,豪气大损,这时手中重达百斤的狼牙棒,竟被一支竹竿打飞,其惶恐心情可想而知!

罗剎幽灵这时更惨,右手虎口震裂,血流不止,她初遇陆念宗时,虽知遇上强敌,但万想不到,这青年竟是功力如神的人物,只见她身向后退,大有逃走之情。

陆念宗叱道:“站住,今晚你没有逃走之望了,快施展你的玄冰元神!”

罗剎幽灵不敢动,血魔王被迫大吼道:“姓陆的,杀人不过头点地,你要怎么样?”

陆念宗道:“很简单,要斗,你们只有分元神法了,不敢斗时,我也不为已甚,只要你们自毁功力,从此滚出中原!”

血魔王耳听陆念宗声声叫其施展分元神法,立知对手必有克制之法,不发还好,一发死得更惨,其功一旦被制,元神分裂,状如中邪,痛苦无法形容,终身疯狂,至死为止!

他回头向罗剎幽灵道:“夫人,对不起,本王必须与你‘合元’了!”

罗剎幽灵闻言,大惊道:“不,我不会把元神给你!”

血魔王突如狂人一般,猛扑过去,立将罗剎幽灵抱住,同时全身冒出血光笼罩!

罗剎幽灵被抱,在血光中发凄厉惨叫之声,这一下可把陆念宗惊得不知所措!

“小子,快出手!”

一道黑影降落,老化子适时赶到,只见他如风甩掉金竹竿,双掌一推,直扑血魔王!

血魔王的血光,愈来愈盛,老化子的两掌内功,推上血光时,霎时竟被吸住!吓得大喝道:“小子,我老化子完了!”

陆念宗不明原因,但已看出情形不妙,随即凝集全身“天尊玄秘”神功,左手按住老化子背后,右手掌向血光猛抖!

大喝一声:“玄天护道!五雷正印!”

猛听“波波波”连声,血光如遭巨震,立向四面散开,须臾消失殆尽!

老化子脱了险,血魔王与罗剎幽灵则身如火焚,尸横在地!

陆念宗忽见老化子尚在喘息,急问道:“这是什么一回事?”

老化子喘声道:“小子,你的功力虽已通神,可惜经验不足,血魔王自知单独‘分元神法’无法胜你,他竟拿妻子元神来合而为一,准备与你同归于尽,你不趁机在他尚未合成之时出手,那怕你有通天本领也要两败俱亡!”

陆念宗闻言失色道:“竟还有这种事,真是不可思议!”

老化子气道:“小子,邪门外道,你不知的大多了,这下害得老化子我百年道行去了不少!”

陆念宗见他面色苍白,急问道:“你老负伤了?”

老化子叹声道:“好在你还算出手不迟,老化子只消耗二成元气,再迟一点,我老化子必定回老家了!”

陆念宗笑道:“多亏你老赶来,否则不堪设想!”

老化子骂道:“臭小子,我就知道你不明合元之理,所以拼命赶来!”

这时只见阿红阿姮奔到,同声道:“陆哥哥,谷内肃清了,逃走十几个!”

老化子道:“黑棺材和无殿阎罗也除了?”

红娃道:“对,逃走的都是年青的,那是我不忍杀光,也是杀不下手呀!”

相继而来的,有九阴阎罗,乌块二人,他们一见血魔王和罗剎幽灵的尸体,同时吁口气道:“邪魔头子都伏诛了,太好了!”

老化子道:“上官培,你如不结识陆小子,你也会是这种下场!”

九阴阎罗大笑道:“老叫化,可是当年我就不服你!”

陆念宗看到老化子作个鬼脸,笑道:“二老别斗嘴,下步怎么走?”

老化子道:“当然去普陀山,现你抓住武尊者的小辫子,只等他来谈判啦!”

九阴阎罗道:“双方放人是没有问题,问题在交换人质之后!”

老化子道:“陆小子还有一手秘密武器未用,只怕武尊者不肯亲自露面!”

陆念宗道:“我就是担心这件事,这个倭奴太猾了!”

后姮道:“很简单,表面上,他在我们手中的人质,是与他生命有关的,他如不现出真面目,我们绝对不交换人质。”

九阴阎罗鼓掌道:“后妞高明。”

老化子突然望看右侧的高峰上面!

九阴阎罗挥手道:“要饭的,跟上去,那批小辈定是武尊者手下。”

陆念宗道:“当心,共有十个人,如果我猜的不错,那就是十残!”

老化子道:“要打也不怕,最好不打,因为你先有约会,免被武尊者看轻你的言行。”

当两个老人悄悄盯过去后,乌块问道:“公子,算一下,离你与武尊者约会的时间还有多少?”

红娃道:“没有一定的时间,只有三日之内的范围,我们去普陀山等着,看看这只狡猾的魔狼,什么时候自己送来。”

到达普陀山,正是晨曦初放的时候,普陀神尼早得通报,已在山门等候。

陆念宗抢上前拱手,行个江湖礼道:“神尼,打扰了!”

普陀神尼连声念佛道:“少施主,那里话,快请进静室坐。”

静室中只有荒货郎,假道人,其它的都还没有到,坐下后,荒货郎亲手交与陆念宗一张红柬,郑重道:“这是神山活佛派人送来的,你不要激动,内容我看过!”

陆念宗道:“我不必看了,八成是古天凤又落在他的手中!”

假道人见其心情毫不激动,不禁暗暗称许,接口道:“神山活佛以其颠倒神功,将古天凤成擒,叫你以退出中原武林为条件,他可以将古妞放回。”

陆念宗冷笑道:“神山活佛太小看我姓陆的了,不错,我对古天凤确有男女私情,但我绝对不会以中原武林的代价来换取私情,何况古天凤还是元帝之女!”

普陀神尼道:“少施主,你可能还有一点事实尚不明白,古女施主并非元帝之女,她是真正的汉人!”

陆念宗闻言惊叫道:“竟有这种事?”

假道人点头道:“这是阴山圣母说的,当年忽必烈进军临安时,其爱妃在乱军中拾到一对双胞胎,后经查证,为宋临安守将古精忠的遗孤,王妃密而不宣,将女婴视为己出,将男婴弃之街衢,后男婴被老化子胡埋收去,即今之小化子古怪!”

陆念宗道:“个古天凤又为何成了阴山圣母之徒?”

普陀神尼道:“你可知道阴山圣母乃是老化子情人?”

陆念宗道:“这点我知道。”

普陀神尼道:“老化子为了不使这对忠良后代分散,亲自老着面皮去求阴山圣母,请其设法将古妞收归门下,而恰好阴山圣母又与王妃有亲戚关系,于是毫不费力的将古妞收去。”

陆念宗仍怀疑道:“这事情,在老化子没有瞒我的必要!”

荒货郎插嘴道:“孩子,你把老化子看成一个十分精明的人,那你错了,他是最胡涂的一个人,他连丐帮复兴的事都不管,那里想到遗孤的事情去了。”

陆念宗道:“但是阴山圣母也得提出才是?”

普陀神尼道:“阴山圣母爱徒至深,她如提出,只怕风声走掉,那神山活佛更有要胁之力了,甚至连古女的生命都有危险。”

陆念宗道:“诸位前辈,这事到底如何解决?”

普陀神尼道:“目前只有用缓兵之计,回信给神山活佛,这方面因有武尊者事情未了,等这面有了结果,再与其谈条件!”

陆念宗点头道:“晚辈立即修书回信,看看神山活佛的反应如何?”

荒货郎道:“没有问题,他也怕武尊者,有你替他除掉这个大害,他是求之不得。”

陆念宗修完书,交与乌块道:“这事由你去办,但不可冲动,取到回信时,立即回来!”

乌块道:“神山活佛在什么地方?”

陆念宗道:“柬上写得明白,他的行营在仙岩!”

乌块走后不久,忽见山门守护女尼急急进来禀道:“山门来了两位青年男女,见人就杀,势如疯狂,请师傅定夺!”

普陀神尼闻言,大感意外,急问道:“是什么人?”

女尼道:“他们不说话!”

陆念宗立向后姮和红娃道:“你们去看看!”

二女闻言急出,一到山门,不由愕然,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21章 古天凤身世大明第[2]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