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天凤神龙》

第02章 忠臣之后传绝技

作者:秋梦痕

玉门关的漠风和黄沙,日夜不停的吹,每到深夜,寒冷刺骨。

  刚过子夜,陆念宗已经醒来,他的功力深不可测,练功坐息,无须多久就补足了精

力!可是肖贵还是老僧入定一般。

  陆念宗仗着一点松脂星火,从怀中拿出肖贵的怀锁,就灯下细察,起初,他仍就没

有发现可疑之处,讵料,突然觉出,黄玉锁的龙眼不对,那是淡红色的。

  接着又摇摇头:“不,珍奇之物,自有其妙,这红色龙眼,也许是自然的,所以被

玉工利用作龙眼,否则就不奇了。”

  推翻自己的发现,但又不肯放弃,双目始终不离开龙眼。

  怀锁上面的双龙,是一面一条,陆念宗左察右看,最后又有了发现,龙眼是淡红不

错,可是只有一面龙眼是自然的,而另一面却是用精工嵌进去的。

  他有了进一步的发现,于是用左手的食指去摸摸一粒龙眼,但没有什么,及至他摸

另一粒龙眼时,一夹,居然啪的一声,玉锁如盒子一样,跳开一方,等于张口一样。

  陆念宗大喜,忖道:“秘密找到啦!”

  就借着灯光,睢着盒内,只见里面没有什么,仅仅只有一小卷纸儿,他用两指夹出,

打开一看,上面有字,秀丽的字迹,显然出之女人之手,其意为:“公子名文继祖,乃

太保之三子,希仁人君子救抚之,荷花绝笔。”

  陆念宗看完跳起,几乎叫出声来,忖道:“他……他就是文太保之子!我还以为他

是宋室遗孤啊!”

  “阿弥陀佛!”

  突听屋外响起一声佛号!陆念宗立知是谁,急急开门出迎道:“无名大师!”

  这一声,连肖贵也被叫醒了,随后赶出。

  到门外,确实是无名和尚,只见老僧合十道:“陆少施主,你真是绝顶聪明之人!”

  陆念宗惊问道;“大师知道了?”

  无名和尚道:“贫僧的功力,虽然不及施主一高深,但施主的自言自语,声音传达

户外,贫僧当然听到了。”

  肖贵不知他们说什么,上前向无名僧致礼道:“师傅,为何深夜至此?”

  无名僧道:“就是为了找陆施主。”

  陆念宗道:“大师请进屋里坐!”

  无名僧合十道:“出家人,深夜入民宅,罪过罪过,少施主,那就请你告诉小徒罢!”

  陆念宗立将玉锁的秘密说出。

  肖贵难免一阵激动,含泪向无名僧道:“师傅现在你老不再怀疑徒儿是宋室贵子了

吧?”

  无名僧道;“其实宋室确有遗孤,在乱军中被一宫女抱走,现在查出你是文太保之

后,同样非常重要!”

  陆念宗向肖贵恭喜道:“文兄,现在你认祖归宗,从此改名回来文继祖了!”

  文继祖长揖道:“多谢贤弟了。”

  陆念宗道:“既然宋室有遗孤逃脱之说,不管活不活着,你我今后的担子可不轻。”

  说完交还他的玉锁,又笑道:“这一折腾,天都快亮了!”

  无名和尚向文继祖道:“徒儿,陆少施主为当今武林奇士,你要向他多多亲近。”

  文继祖道:“师傅,陆贤弟乃天纵之才,徒儿就是向他讨教些什么,只怕也学不到

啊!”

  陆念宗大笑道:“天下无难事,只怕有心人,昨夜我翻看玉锁,就是一个最好的例

子。”

  无名和尚道;“陆少施主说的极是,徒儿不可气馁,好自为之,为师有事,这就别

了。”说完拂袖而去。

  两人刚想进屋,忽然听一声犬吠,陆念宗立即停身道:“小虎子和老黄找来了。”

  不错,只见老黄自远远的林深处冲来,见到陆念宗,又蹦又跳,接着就是小虎子,

只见他高兴道:“真的找到了,老黄确实有一手!”

  陆念宗笑道:“小虎子,你那边情形如何?”

  他边问边介绍道:“这是……”

  小虎子咭咭笑道:“这位是肖大哥!”

  陆念宗道:“不对,是文大哥!”

  小虎子一愣,噫声道:“改名换姓了!”

  文继祖立将经过说出道:“小虎子,你替我高兴吧!”

  “啊呀!有这种奇事?”

  小虎子惊讶不己,又道:“师哥……不,陆……”

  陆念宗见他语无伦次,不禁笑道:“文大哥知道没有关系!”

  文继祖有点胡涂,怔怔的道:“你们在说什么呀?”

  陆念宗道:“家师为了某种原因,不愿江湖人知道我是他的徒弟,因此叫小虎子在

外人面前,不可叫我师哥,可是他的毛嘴就是口快,常常叫出来。”

  文继祖哈哈笑道:“原来如此啊!”

  陆念宗又问道:“你那面的经过呢?”

  小虎子道:“古姑娘的丫头幸好没有重伤,后来古姑娘赶到时,对方被老黄咬跑了,

她们不要我护送,因此我就来了。”

  陆念宗道:“你们在此等着,我进去向主人告辞,马上要走。”

  主人还没有起床,陆念宗只在屋里朗声说说而已,听到没听到,他也不管了,这是

熟人的好处。

  三人一条狗,趁着日光刚出,陆念宗他们向南直奔,也不择路,速度也不慢,这在

小虎子的眼里感到有点不同寻常。

  “师哥……”

  文继祖拉他一把道:“又忘了?”

  小虎子立即改口道:“陆哥哥……”

  他好象不顺口,喊了又顿了一顿。

  陆念宗放慢脚步问道:“你是问我去那里?”

  文继祖道:“我也有这意思,你去那里?又不走大路,难道有急事?”

  陆念宗道:“昨天夜里,我从那农家主人口中,听到一个消息,说在朱古寺出了一

点怪事,这事刚好与要找寻的事情很有关系!”

  文继祖道:“朱古寺我经过一次,可是没有喇嘛,香火全无,等于荒寺一座!”

  陆念宗道:“事情定出在朱古寺的北面,那儿有座一山峰,为青海第一高峰!”

  文继祖啊声道:“陆兄你说的是老虎口那座峰啊!我知道,在亹源城以北,山下有

镇名金沙城,难道那里出了事?……”

  陆念宗道:“那座山,居然有人阻止猎户干活,那证明山上有名堂。”

  小虎子道;“陆哥,八成是邪门盘据啦!”他终于改口了。

  文继祖道:“那与陆贤弟有何关系。”

  陆念宗道:“不但与我有关连,与你也有关连,当年杀我一家的邪魔,名叫火焰王,

这贼八成现在是邪教一党,令师把你从福州梅岭救出,又是同一晚上,玉锁字条上的荷

花,当然是你家的丫环!这中间的一切,推想可知了。”

  一言提醒了文继祖,大声道:“也是我的仇人!”

  太阳已升起来,但被东面的山峰挡住,一夜没有睡,奔了一大早,可是在他们不当

一回事,及至正午,他们已深入祁连山脉。

  文继祖指着左侧高峰道:“那是祁连门的根基地。”

  陆念宗道:“他们的全门的精华已转入地下了,与其它门派一样,生怕元庭个个击

破,只有你们少林寺占点便宜,元庭尚未光顾。”

  文继祖道:“那是元庭信佛教,不过他们信的是喇嘛教,少林寺的长老们也不敢大

意,早有准备。”

  这时小虎子带着老黄走在前面,忽然回头叫道:“有人家!”

  陆念宗道:“歇歇罢,你去买吃的!”

  这是老差使,小虎子应声奔出,老黄跟着!直朝农家而去。

  当小虎子买到东西回来时,面色有点怪怪的,还未坐下,文继祖问道:“小虎子,

你怎么了?”

  小虎子紧张道:“元庭来了不少人,就在我买吃的这一家侧面,那是一家大户!”

  陆念宗奇怪道:“难道来打祁连门?”

  文继祖催着大家快吃,接道:“那我们得见机行事,不能袖手旁观。”

  接下问小虎子道:“来了些什么人物?”

  小虎子道:“在外面的二十几个,青一色是红衣雷霆军,还有七个老少不等的大喇

嘛。”

  陆念宗想想后道:“红衣雷霆军加喇嘛,这,这不似攻祁连门,一定另有问题,要

是攻祁连门,不会这样大张旗鼓,凭小虎子看到屋外的阵势,那已足够扫平祁连门了,

何况还有屋里面不知多少?很明显,高级的全在屋里。”

  小虎子道:“这就想不通了,这里只有祁连门呀!”

  小虎子想不出道理,双手乱搓。

  文继祖忽然道:“只怕不止攻打祁连门,他们灭了祁连门,然后西可攻金门派,南

可取峨嵋,又可打昆仑和雪山戈壁。”

  陆念宗摇头道:“这样说来,那他们的力量又不够了,不过……他们在此出现,总

之不是单纯之事,等会暗中察看他们的统领就明白了。”

  三人一会就吃完了,正在此时,陆念宗突然朗声道:“是何方朋友在暗中探看在下

等人?”

  倏忽间一道雪白的影子,带矫笑道:“你真厉害,怎样小心也蹒不过你。”

  人影一曳下地,原来竟是古天凤。

  三人起身,陆念宗心中暗奇道:“她被小虎子送走了,为何又来这里。”笑接道:

“汝本佳人,为何作贼?”

  偷听偷看,难脱嫌疑,他似真似假的说。

  古天凤一听气道:“姓陆的,不思报答,反而骂人,你简直是忘恩负义!”

  真的生气了,她所说的恩,当然指陆念宗请她救昆仑子罗。

  陆念宗仍旧带笑叫道:“青天大老爷,冤枉呀!谁知蓝衣神龙硬要争功,否则在下

怎能忍心袖手呢?”

  古天凤哼声道:“天知道,以后呀!以后要我帮忙呀!我才不管哩!”

  陆念宗笑道:“别说得这样难听好不好,在下知道姑娘有副慈悲心肠,到时候……”

  古天凤道:“住嘴,我才不管你的事!”

  说着反向小虎子道:“小虎弟,谢谢你,你们在这里干啥?”

  陆念宗又接道:“看看军队打仗呀!”

  古天凤一噘嘴,依旧不理,追问小虎子道:“小虎子,你说呀!”

  文继祖接口道:“姑娘,在下等是路过此处!”

  古天凤看着他问道:“你是什么人?”傲气十足。

  陆念宗不怕碰钉子,还是笑接道:“他是在下好友文继祖,姑娘好神气唷!”

  古天凤走近小虎子,轻声道:“雷霆军在前面,不是说你们怕,最好不要碰面,他

们才不管江湖上什么规矩。”

  小虎子借机问道:“来这么多人干啥?”

  古天凤道:“我也是刚才知道,他们由两位国师领着,来了三个十人组,还有十大

喇痳,奉法王之令,要夺西方教主的半部“天尊玄秘”,但对方也有准备,五大教主现

在有三个在迥鹫峰落星谷,还有一个神秘人物在暗中指挥,人数定也不少!”

  陆念宗闻言,不禁暗喜,哈哈笑道:“这真是大戏呀!”

  古天凤哼声道:“我知道你打什么主意,难怪在这里出现,八成想抢死鱼是不是?”

  陆念宗大笑道:“彼此彼此!”

  古天凤顺手塞了一只包袱给小虎子,回头向陆念宗道;“你得意吧!我将你在此现

身的事,马上去告诉国师,等着瞧吧!”说完飘然而去。

  小虎子和文继祖大急,同声道:“我们快离开!”

  小虎子连手中小包袱也忘了看!陆念宗摇头道:“她说的是气我之言,保证她不会

这样做,你们放心罢,快,我们抢到前面去,找个适当之地,隔山观虎斗!”

  文继祖见他说的如此肯定,忽有所悟,立显神秘的笑意道:“贤弟,我有了灵感,

她对你表面凶霸霸的,实际上她是怕你惹上麻烦,此来特别暗通消息,存心卫护,那真

有意思!”

  陆念宗哈哈笑道:“文兄居然找我开心了,这丫头喜怒无常,说好嘛,温顺似头绵

羊,说翻脸呀,谁都受不了,我见她时,首先就得早作准备,不然会整得你啼笑不得,

女孩子多变,最好呀,不到万不得已,最好敬鬼神而远之。”

  文继祖哈哈道:“我看贤弟对女孩子颇有心得,象古姑娘这样又美又文武全才的妞

儿,愚兄也遇到一个,受了几次活罪之后,我就不敢和她见面了!”

  陆念宗大笑道:“文兄,那女孩叫什么名字!”

  文继祖道:“我想贤弟也许见过,她是天山人!个子不高,也是武林妞儿,但我不

敢问她高姓芳名啊!”

  陆念宗拍手叫道:“崆峒派笔、剑双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02章 忠臣之后传绝技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天凤神龙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