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天凤神龙》

第04章 海外何来三异士

作者:秋梦痕

灵鼻叹声道:“这真是杀人不见血的兵器?”

猴眼疑惑道:“那血流红定在什么地方看到那少女进寺,否则当他进殿时,竟一直奔后殿,连我们在前殿都没看到!”

陆念宗道:“血流红单独离群,当然是早已查名少女的踪迹!但他没有想到,这一来把命送掉。”

他说完忽又道:“不好,我们快离开,否则要背黑锅!”

大家立即由后殿翻出古寺,经山道奔出,他们不是怕,而是冤枉惹麻烦,当走出半里时,猴眼叫道:“公子,现在去那里,再向前走,不出三、五里,已是隆中山区啦!”

陆念宗道:“前面十字路口有座凉亭,快天亮了,那儿该有卖茶卖早点的!”

灵鼻道:“还早哩,过路的人,一个也不见,凉亭还没开门!”

陆念宗道:“两湖地区的凉亭,休息时是不关门的,我们到里面休息也比露天好。”

到了十字大道,一座古老的凉亭规模不小,入拱门上写?大个三字——“萱荫亭”。他们走进拱门,只见一列长条青石条凳,都还没有半个人影!亭外四面,全为合抱的松柏,荫被数亩。

猴眼拿出吃的,三人慢慢充饥!但不久,忽见数条人影,由南端大道拖拽而来,有哼哼叫喝的,也有哎哎骂骂的,一进亭内,才看出是九个大汉!他们进亭后即东倒西歪,也不管亭中是否有别人在座。

“他妈的,这由那里说起,连宝都没有看到,入山就干上了!”一个斜靠石凳的大汉,看势伤的不轻,但还骂不绝口。

另外一个哼?接口道:“这一场又是两败俱伤!总教主看拿什么给老王爷交代!”

又一个血流如注的,哼哼道:“那位身上有金创葯,替我敷一点可好?”

在角上一个呸声道:“妈的,大家都好不到那里,谁替我们敷?省着点吧!当心敌人追来,休息一会,我们还要赶路,能逃出隆中山就算命大了。”

猴眼轻声向陆念宗道:“公子,隆中山早已干过啦,这批家伙一定是魔教方面的!”

灵鼻道:“他们如果不是重伤,我真要动手了!”

陆念宗示意道:“他们伤的不轻,逃出隆中山,又经过我们的人那一关,算他们命大!”

天快亮时,这批家伙又拖拽着走了,但不久,又来了三个喇嘛,一个缺臂,一个断腿,还有一个面色惨白,进入亭中,三个都全倒下了!

陆念宗见三僧比前面一批伤势更重,立起不忍之心,起身行过去,先替面色惨白的一看,暗惊道:“中了天蜈毒!”

随立即摸出一瓶丹葯,倒一粒,喂给他口中,招手猴眼和灵鼻道:“你们过来,一个助他逼毒,一个帮我包伤!”

猴眼嘀咕道:“不杀他们就好啦!还要救他们,真是的!”

陆念宗道:“江湖上莫不称我为神医圣手,我岂可负此虚名,前面那批,不救也能好,这三个和尚就不同,如不急救,马上会死!”

拿出丹葯,交与灵鼻,指示施救,不一会,三个和尚都醒了!那中毒的反而伤愈如常,他怔怔一会,立即知道是什么一回事,忙合十道:

“是那位施主慈悲?救活贫僧。”

猴眼急接道:“当然是我家公子!”他指着陆念宗。

和尚道:“阿弥陀佛,谢谢施主!”

陆念宗暗笑道:“念什么阿弥陀佛,在你手下,不知杀了多少人哩!”摆手道:

“和尚,今后你们也得自我反省一下,上天有好生之德,尤其你们出家人,应严守清规,过去的一切,相信比谁都清楚,三规五戒,是你们基本立场,从此遁入深山,少管红尘俗事!”

他不等另外两僧开口,立即带猴眼和灵鼻,大步行出凉亭。

不到半里,忽由前面岔道口出现六个人,陆念宗立即示意,三人火速闪开,齐向侧面杂草奔去,但灵鼻和猴眼只知有异,不明原因,是以同声道:“公子,前面六条黑影是什么人!”

陆念宗笑道:“猴眼,你也没有看清,那可是怪事?”

猴眼道:“虽然雾重,但也看到了,但不知是何人物呀?”

灵鼻道:“你吹牛,说说看,是些什么人?”

猴眼道:“一个老妇人,一个少女,四个青年,难道不对?”

陆念宗点头道:“对是对,但你不知他们来路!告诉你们,其中有两个可能是经过隆中山一场凶杀出来的,另外四个也许没有去过隆中山。”

灵鼻道:“公子,这样等于没有说?”

陆念宗笑道:“你不要急呀!我们暗中追上去!”

一停又道:“老妇人就是罗斯神巫,少女是她徒弟,也就是血魔五子的妺妺,血魔五子现在只有四个了。”

猴眼会意道:“刚才那四个青年就是了!不知他们会去那里?”

灵鼻呸声道:“公子要追,当然是要查出他们的去处呀!”

陆念宗想想后道:“左前方是去襄阳,难道他们敢进元兵众多的大城巿?不然就是去会总教主。”

其实都猜错了,他们追到一处山下,对方都停住不进了,只见他们在商议什么,可惜不敢太接近,陆念宗急急道:“猴眼,你的轻功好,由他们背后的岩石处接近,看他们说什么,必要时我会出面的。”

有陆念宗在,猴眼什么也不怕,立即提功绕出。

足有一刻之久,只见猴眼回来轻道:“血流红的死讯,他们知道了,居然还查出那少女是谁啦!目前在商议去什么地方,八成已知道那少女的落足之地!”

陆念宗问道:“那少女是谁?”

猴眼道:“只听到说什么琼岛仙子,又说什么姓刘的死丫头!”

陆念宗郑重道:“琼岛在南海,是南海门所在,想不到南海门也来了一手,无怪那少女的功力如此之高,这样看来,猴眼所见的另外一男一女,八成也是海外来的。”

灵鼻问道:“公子,南海门到底是什么门派?”

陆念宗道:“南海门门户独立,从来不与中原武林谈交情!武林一脉相传,既神秘又以高深的剑术闻名,人不犯他,他不犯人,一旦冲突起来,那就不问是非黑白,武林人,莫不敬鬼神而远之。”

前面六人分开了,血魔四子先动身,老妇和少女则落后约半顿饭久,然去向未变。

陆念宗眨眨眼,似明白对方的用意,轻声道:“这个老妖在施诡计了!那少女也可能离此不远,我们不必直跟,走,朝左侧,与血魔四子平行,这样可以前后兼顾。”

三人向左侧急进,及至看到血魔四子时,估计约无法听出脚步声,远远地跟踪,灵鼻出声向陆念宗道:“老妖施什么毒计?”

猴眼抢口道,“这个还要问?真笨,先用前面四人攻击,然后老妖出面!”

陆念宗摇头道:“不尽然,前面四人先缠住是不错,老妖为怕少女脱逃,必定在其中要施妖法和毒物,不过老妖没有想到,血魔四子恐怕支持不了多久,就有伤亡发生,妖妇之心,只知害死对方,而未想到自己人员伤亡。”

前有高山出现,陆念宗急急道:“少女可能在山中,我们绕远一点,抢到前面去,找地形藏起来,最好双方面都不要发现我们,倒看老妖施展什么毒?”

灵鼻急急道:“这座山我来过,那面是悬崖,靠汉水,那山峰当地称它为“兔儿峰”,山中有一座道观,奉的是关公,共有五个道士。”

陆念宗疑问道:“难道那少女会住在道观里?”

猴眼道:“管她住那里,我们快点,不然反被那四个魔崽子追上了。”

三人抢前约半里路,直奔一座庙后,陆念宗吩咐猴眼道:“庙中道人认识你,你去那少女必定不怀疑,如果少女不在,庙里道人也许知道一点,你就火速回来,如在庙中,你也要回来,知道吧!时间不多,快去快回,对方马上会到!”

猴眼去后,陆念宗又向灵鼻道:“快上右面那棵大树,观察来路,看血魔四子来了没有。”

灵鼻提功拔升,登至树梢,可是他发现另有变化,轻声在树上道:“公子,正面那四个家伙还未到,但右面有个人影在林中闪动,动作十分快速,左面也有,是元庭喇嘛的右国师,还带?五个大喇嘛!”

陆念宗闻言,不由大疑,噫声道:“那就怪了,他们来此何为……?”

灵鼻又叫道:“公子,又有两个人影在右侧出现,奇怪,都是女的。嗳呀,其中一个是古天凤!她来作什么?”

这就更复杂了,陆念宗道:“继续观察,看还有什么变化!”

猴眼回来了,只见他走近道:“公子,那少女去庙里,是向道人借火种和饮水,但不在庙中,据道人说,八成在靠后面的谷中,那儿有个山洞,前洞是谷地,后洞口是汉水。”

陆念宗笑道:“她选的地方到不错,攻可以进,退可以逃。”

灵鼻又在树上叫道:“公子,魔教这面,四魔子入山口了,远处还有一大批,老妖妇却不见影子!”

陆念宗道:“快下来,我们先到谷上找地形,八成是隆中山的问题还没解决,眼看的还有一场火并!”

猴眼叹声道:“在魔教方面,每次决斗,死的都是三流以下人物,元庭方面就是那雷霆军最倒霉。”

耳中突然传到喝叱之声!

三人闻声一愕,陆念宗笑道:“几场撕杀下来,元庭方面和魔教,已经杀红了眼,遇着就干上啦,过去看看!”

三人顺着林木走,绕到西面,立见有四个人在火并,喝叱连声!陆念宗一看,讵料竟是元庭左右国师和东方教主‘日光王’及南方教主‘月光王’,不禁暗笑不已,点头道:“这才是棋逢对手!”

灵鼻道:“双方的暗地里,一定有人助阵!”

陆念宗道:“不管他们了,快到谷地去,那面如果动上手,必定比这里精彩。”

未走数丈,忽听有人在叫:“陆哥哥,快到这里来!”

陆念宗察出声音是由一座巨石后面传来的,循声寻去,原来是衡山派神算子黄道高,和崆峒派的金雁两人,笑问道:“你们为何藏在这看热闹?”

神算子黄道高道:“我们刚到就看见这场决斗,不由得留下来看看!”

猴眼道:“黄大侠,隆中山方面,我们的收获如何?”

金雁接口道:“倒霉,逃出来的,全是伤得不轻,陆哥哥不许对重伤的下手,收获当然不多呀!”

陆念宗笑道:“不要紧,只要自己人没有损失就好了,不知他们双方损失如何,又因何收场的?”

黄道高叹声道:“在那种火暴场面下,我想一定有一流高手伤亡,但在半夜杀出无名少女两人,还有个少年,他们不问黑白,乱搞一通,见人就杀,最后竟听到那法王大吼大叫,说宝物不见了。”

陆念宗诧异道:“那是怎么一回事?”

黄道高叹道:“双方面高手,少说也有两百余众,居然被一个由南岛来的少女抢走了?”

金雁接下去道:“那个女子临走留下话,说不管是谁,有本事到琼岛找刘绿萍要!其实她也太狂了,最后被双方夹攻!几乎出不了隆中山,总算她心思灵巧,结果被用声东击西之法,突围逃出。”

陆念宗道:“但她为什么又在这山中藏身,且又被那两方追来这里?”

黄道高笑道:“听说南岛门的人,非常骄傲,打赢了还好,一旦打输了,非要拿回面子不可。她脱身时并未立刻离开,不知在什么地方,竟杀了魔教的一个护法,后经魔教发现,追到这里,我们是看风势跟来的,贤弟居然早知她在此地!”

陆念宗笑道:“我们是自巫婆口中偷听来的!”

猴眼叫道:“那面也有打斗声音传来,我们快去,可能是在谷内。”

陆念宗领先在前,避开可能看到的敌人,顺着林密之处,迅速奔向谷地,不错,激烈撕杀声,真是起之谷内,不知是那两方面。

陆念宗选择一座凸出崖壁,立即招手大家各觅藏身之地。

这时看清谷内大部情况,正在打斗的是魔教中尚未为武林所悉的人物,另一面当然是元庭中人,可是也很面生,因此黄道高急急问陆念宗道:“贤弟,那两个是什么人?似未在江湖露过面?”

陆念宗仔细看着,皱眉道:“没见过!”

这次情形,似与落星谷和隆中山大不相同了,在暗中隐藏,尚未现身的,在高手的眼中,可以确定,不但比上两次大决斗的人物有多不少,甚至更复杂!

但这时在谷中现身动手的,又只有那两个不知来历的人物,陆念宗警告道:“你们小心,今天情况有异,明枪易躲,慎防暗算!”

金雁问道:“连元庭和魔教都藏起来干吗?”

黄道高经验丰富,郑重道:“这是有阴谋的前兆,姑娘要明白,元庭的法王,是喇嘛教中顶尖人物之一,而喇嘛教的密宗功夫,亦正亦邪,其瑜珈术就是神秘莫测的功夫,魔教中人更不用说,真正硬功夫少,邪门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04章 海外何来三异士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天凤神龙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