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天凤神龙》

第05章 鬼湖奇人何处寻

作者:秋梦痕

道人闻言,不禁朗声大笑道:“一点不暇,哈哈………”

法王大怒道:“铁头陀,你根本不算出家人,除了初一、十五吃花斋之外,其它日子连狗肉都吃,你早该入地狱了,还有脸见我佛如来。”

铁头陀大笑道:“阿弥陀佛,出家人戒瞋,法王爷,何必大发无名,吃点狗肉有什么不可,总比你替忽必烈杀人如麻要好得多,有朝一日,咱们去见五殿阎老五时,下地狱的只怕阎老五看中你这光秃哩!”

法王禅杖一抖,就要出手,却被高原仙姑阻住,回头阴阴的向僧道骂道:“老杂毛,贼秃驴,你们到底要怎么样?”

铁头陀哈哈笑道:“随便,要打奉陪,不打就在这儿聊天!”

法王大叫道:“动手就动手,难道本座还怕你们不成!”

一抖禅杖,又要动手,但他尚未横出,突闻一声娇叱道:“住手,这一僧一道由我来!”

来的是个少女,也就是古天凤,她为什么要替法王接下一仗呢!而法王一见她,又为什么乖乖的后退呢?可是古天凤刚待拔剑时,猛闻半空中响起一声惊天长啸,声震冈回,全谷尤如万铸同发,意使打斗都停,莫不愕然惊望。

一道蓝色人影,由空而降,直落铁头陀和铜拂道人身前,倏忽间,谷上谷内,同时发哎呀………“蓝衣神龙”!

不错,来的真是蒙面的青年蓝衣神龙,只见他环顾全谷之后,却恭敬的向僧、道二人拱手为礼道:“二位前辈请退到洞口去,这面由晚生代劳。”

僧、道二人不但听话后退,而且愕然!

蓝衣神龙又向古天凤大声道:“你也退下,这谷中没有你的事!”

古天凤怔怔的道:“我……我……也退下……?”

蓝衣神龙道:“你想怎么样,叫你退下就退下,难道要我出手?”

古天凤见声厉势严,惊的连连道:“好吗,好吗,我退下就是吗………”

之后,蓝衣神龙面对法王和高原仙姑冷冷的道:“那一位先与在下走十招,在十招之内,能将在下打出这一丈之内的圆圈,则在下决不插手。”他边说边在身前划个一丈大的圆圈。

当他俯身在划圆圈时,法王的两只眼睛,发现古天凤不断在使眼色,那是叫他们快离开!

法王的面色,不断的变化,他居然还是不敢违抗古天凤似的,当蓝衣神龙划完圆圈时,立即找下台阶,宏声道:“蓝衣神龙,本座有个条件,你如答应,连眼前十招不必动手!”

这句话一出,连蓝衣神龙也大感意外,问道:“有何条件?”

法王道:“你能使那夺本座玄秘的女子,什么琼岛仙子刘绿萍的把玄秘交给你,然后我们选一地点公开决斗,胜者玄秘属谁如何?”

蓝衣神龙哈哈笑道:“一言为定,何时何地,任阁下选择,那怕就在紫京城内,在下一定赴约。”

法王招手高原仙姑道:“我们走,到时不怕他不来。”

当他们走后,那面的三个青年男女,并未被魔群围住,因为蓝衣神龙刚到时一声长啸,至今使罗剎幽灵没有出手,其爪牙当然不要说,一齐退后观察,可是三个青年男女也无冲出。

这时蓝衣神龙大步走向罗利幽灵和血魔王道:“二位,现在看你们这一面了,要打,现在开始?”

罗剎幽灵大叫道:“本后自进中原,早就知道有你这号人物,但不知你是这三个小辈的什么人?”

蓝衣神龙摇头道:“毫无渊源!”

血魔王接口大怒道:“那你凭什么插手?”

蓝衣神龙冷笑道:“你自己数一数,你这面有多少人?居然以百数十众围攻三个青年人,在我中原来说,这是无耻至极!”

罗剎幽灵冷声道:“他们杀了我四个儿子!”

蓝衣神龙哼声道:“那只怪他们学艺不精,以数十倍之多,死何足惜!”

罗利幽灵叱道:“你既然硬架梁,那本后只有一拼了!”

蓝衣神龙冷笑道:“你的玄冰神功我最清楚,而我神功你却一点都不知道,这是武林大忌,我本想不提醒你,但目前你对我还有很大的用处,如果你仍旧不悟,那就莫怪我下手无情了。”

血魔王闻言大疑,宏声问道:“你还有什么阴谋不成?”

蓝衣神龙哼声道:“你魔都中收留我一个莫大的仇人,如果我这时除了你们夫妻,也许我永远找他不出了,二位如果在下此时是在口出狂言,那也不难明了,请那位出手,与在下印证一下内功。”

血魔王粗中有细,他是亲眼看到法王和高原仙姑不战而退的,但这时要照法王那样退走,那十分不甘心,于是立对罗剎幽灵道:“夫人,你看如何?”

罗剎幽灵轻声道:“这人的确高深莫测,目前我的玄冰神功尚未到达至境,一旦动手,没有把握,等我玄功到十二层时,再来收拾他。”

血魔王道:“我的血魔神功如何?”

罗剎幽灵摇头道:“你自认能胜高原仙姑没有?她都忍气退去,你能自不量力,同时我们的功夫不能配合,单独作战,胜算难料,我一生不打没有把握的战!”

血魔王点点头,立向蓝衣神龙道:“蓝衣神龙,你要我们撤走可以,但也有一个条件?”

他说时眼角瞄向巫婆。

他的举动,早被蓝衣神龙看到,不由暗笑,问道:“什么条件?”

罗斯神巫尖笑道:“那是我老婆子所立之地,你也在这里站一杯茶久!”

蓝衣神龙朗声大笑道:“有何不可!”

罗剎幽灵认为丈夫粗中有细,不禁暗喜,回头向手下喝叱道:“你们全部撤走!”

说完,也和血魔王退到远远的谷旁林边。

罗斯神巫趁此时机,不知在搞什么鬼,直待他自己人完全退开后,才尖声道:“蓝衣神龙,现在看你的了!”

说完也退到血魔王身边。

这时那三位当事人,同声大叫道:“蓝衣大侠,他们有诈!”

这三人今天自问无法脱困,内心由衷感激这个从未谋面之人,甚至她们进入中原,其动机还是要与蓝衣神龙一较长短的。

蓝衣神龙闻言,朗声笑道:“君子一言,岂可反悔!”说完,若无其事的走至神巫所立之处,一步踏上,背手而立,面对林边,朗声笑道:“诸位,在下所立之处,没有错吧?”

老妖一见,不禁大吓,猛地转进林内不见。

魔王面色非常恐惧,一把拉住罗剎幽灵去的无影无踪!这可把三个青年楞住了,一齐走去问道:“蓝衣大侠,没有古怪?”

他们这时忽然发现蓝衣神龙的双脚,根本就没有落地,不禁大诧,同声叫道:“鹅羽浮空!”

蓝衣神龙飘然移开当地,笑道:“还是三位的真功夫胜过他们,那三个那魔没有看出我的脚下!”

迷岛神剑袁凡问道:“蓝大侠,你也不能踏上这块地方?”

这一问,问得蓝衣神龙心中一震,不错,他什么都不怕,就算千毒万毒也不怕,可是,他知道罗斯神巫有一种名叫“隐形冰蛟涎”的一种绝毒,竟能够渗透任何玄功内劲,是以老巫婆叫他立在她所立过之处,便知必有毛病,因此他施展绝世轻功“鹅羽浮空”。

蓝衣神龙不与回答,立从身上摸出一块精钢小球,顺手向刚才所立之处投去,讵料那硬如金钢石钢珠,立即冒出白烟,眨眼化为乌有!

只惊得三青年张口结舌,齐声叫道:“好厉害的奇毒!”

蓝衣神龙道:“神巫这种毒,是以其巫咒控制的,否则这一地面又焉能化呢?我如不将钢珠投下,那怕十年八年也在原地不得消失,好在只要有物触及,其毒即消。”

琼岛仙子刘绿萍问道:“假设和他动手,她立即放出这种奇毒,只怕天下无人能敌?”

蓝衣神龙摇头道:“这种毒不是一般毒物,它不能放出,换句话说,是被动的,与其本身元神合而为一,假如她与你打斗,你的宝剑刺到她的身上,对她生命有了危险,那她毒性起了反抗,毒性沿着你的宝剑,其速如电,立即通到你的身上,使你化为白烟!比方她刚才留在此地的‘隐形冰蛟涎’,她也伏下元神,以巫咒控制,不过她是不能乱放的,这一放,她必损失元神,此次她回去还得坐练半年才能恢复,等于生一场大病。”

东海神姝张楚红道:“难怪她逃得那样快呀!”

蓝衣神龙道:“这种毒我替她取个恰当的名字,叫作‘元神毒’比较名副其实,因为她把这种练成元神与毒合而为一,再加巫咒控制,真正的作用,是她拿来与敌人同归于尽的绝招。”

当四人在谈老巫之际,忽然走近僧、道和古天凤三人,他也被蓝衣神龙的钢球化烟而吃惊,铁头陀面对铜拂道人叹道:“过去武林传言,我们尚半信半疑,现在证实,绝非空穴来风了。”

铜拂道人道:“今天若非蓝衣小子替我挡退法王和高原仙姑,一但动手,八成也会同归于尽,好险!”

蓝衣神龙闻言,不禁大疑道:“老妖巫的毒元神,与法王和高原仙姑何干?”

铁头陀郑重道:“小子,你那里知道,四十年前的武林传言,至今知道的太少了!”

古天凤急问道:“四十年前有什么传言?”

铜拂道人笑道:“目前武林有十大异人之称的,你们可能已见过大半了,罗剎幽灵、法王、罗斯神巫、高原仙姑,血魔王是今天同时露面,其中还有你的师傅。”他指着古天凤。

古天凤不语,暗忖道:“这两个僧、道是何来历?他们对我这样清楚!”

迷岛神剑不管古天凤,接道:“前辈继续说呀!”

铁头陀接下道:“老道已说出六个了,还有一个也已现身,他就是九洞苗王,另外三个不提也罢,否则你们女娃儿听了,恐怕睡不了觉!”

东海神姝格格笑道:“前辈,我们可不是未出闺门的女儿啊,你老只管说。”

铁头陀哈哈笑道:“余下那三个怪物,根本没有姓名,一个是‘活僵尸’!一个是‘无殿阎罗’,第三个名‘黑棺材’,这十个人当中,只有阴山圣母比较正派!古姑娘,你不要见怪,你师傅就不该练‘太阴元神’!”

古天凤还是不语,蓝衣神龙看她一眼,不愿叫她,但追问僧道,道:“两位前辈,难道他们都练成元神?”

铜拂道人点点头,叹声道:“这种极端的功夫,在正派武林,可说无人过问,告诉你,罗剎幽灵练成‘玄冰元神’,血魔王练成‘血元神’,罗斯神巫的‘冰蛟毒元神’,简称‘毒元神’,你们已见识了,但刚才名之为‘分元神’,那是要想致你于死地,她才敢大伤本元,此后恐怕要再加练一年才能复元。”

袁凡问道:“九洞苗王呢?”

铁头陀道:“他练的是‘蛊元神’,法王练的是‘颠倒元神’!”

刘绿萍插嘴道:“奇怪的名字,何谓‘颠倒元神’?多古怪呀?”

铁头陀哈哈笑道:“他武功来源出自瑜珈术,此功有将身体颠倒练功之法,所以他在其中悟出颠倒元神练法。”

蓝衣神龙点头道:“今后与其交手,一见其颠倒时,最好提高警觉。”

铜拂道人郑重道:“他们不到生死交关头时,绝对不肯与敌偕亡的,比方高原仙姑的‘古木元神’也好识出,她在生死关头时,就把背部靠住大树,因为她是在高原森林中,找到个成了气候的木客练成的。”

古天凤终于开口了,问道:“还有那三个可怕的怪物呢?”

铁头陀笑道:“他们不是什么怪物,其实也是人,不过他们所练的是左道旁门武功而已,活僵尸练的是僵尸功,所以他把未产前的孕妇杀了,取其胎儿,练成‘僵尸元神’,如五殿阎罗,他把刚断气的死者偷走去练‘厉鬼元神’,致于黑棺材有点特别,他用万年古木精英,雕成一口小小的黑棺材,再把黑棺材练成元神。”

蓝衣神龙问道:“他们这些个邪门,难道没有克制之法了?”

铁头陀笑道:“你今天就吓走了五个!不过这是他们一方面不明你的来历,心中犯疑,其次是他们尚未无路可走,总之他们有个通病。”

蓝衣神龙问道:“什么通病?”

铜拂道人大笑道:“怕死!”

大家闻言一愕,刘绿萍抢先道:“他们都怕死?”

铜拂道人点头道:“练来不易,一旦遇上硬对手,当明斗她们没有希望时,那就必须拼命,在拼命之前,他们当然要衡量值不值得,否则他岂肯拼吗?今天来说,蓝小子作出拼命之势,那他们自找台阶而下了,像罗剎幽灵,她连儿子被杀都不愿拼命哩!”

众青年闻言,连连点头,蓝衣神龙叹声道:“请二位前辈说说对付他们有何克制之法,只算惊退他们与江湖危机无补。”

僧、道二老齐声道:“世上只有一个人能知这批练有元神的人物克制之法,可是这个人只知在鬼湖隐居,但鬼湖太多,谁又能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05章 鬼湖奇人何处寻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天凤神龙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