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天凤神龙》

第06章 山魈、木客、皆朋友

作者:秋梦痕

五花洞主走了,那青年却走向陆念宗道:“朋友,光棍不挡财路,你与老苗子是什么关系?”

陆念宗道:“朋友,在下与老苗子不过一面之识,不知你朋友此问何意?”

青年冷笑道:“在下一时大意,上了阁下道,这并不证明阁下道行高超,你既要挡财路,那也可以,但得划下道来,咱们见见真章!”

陆念宗哈哈大笑道:“原来如此,朋友,不要紧,在下的意思,只想把老苗子打发走路,免得缠住阁下脱身不得,致于财路么?在下身上还有一粒,阁下拿去就是!”说完顺势拋去!

青年伸手接住一看,面色数变,二话不说,转身而去。

古天凤一见,心中暗道:“他真是江湖全能,连扒手这一行,居然也神手其技!”

现身格格笑道:“陆兄,太高了,还是老苗子倒霉,可是这青年是何许人物?”

陆念宗笑道:“内地里还我不出这种人物,他能在老苗子身上动手脚,说起来自不简单,可惜他太傲了一点,今后你当心点,否则你身上的东西恐怕也会不翼而飞啊!”

古天凤闻言一震,忖道:“他知道我身有东西,难道他发现我太阴玄秘啦!”

不自禁的,伸手摸摸身上。

陆念宗故装不见,朗声道:“走罢,耽误不少时间了。”

昆仑山脉,西起喀喇昆仑山隘,东讫叶鲁苏诺尔湖,全长千余里,昆仑派就在穆斯塔格山主峰下山麓,地近西端,鬼湖在主峰之东,约三百里的无生谷,又名不生谷,谷之四面为群峰环绕,四季多云,樵猎不到,猛兽成群,毒物遍地。

古天凤与陆念宗,也与常人十余倍的快速脚程,经两天两夜,来到一处森林中,辨别一下方位,坐下再吃点干粮。

左侧有泉声,古天凤道:“那面一定有山涧,我去洗洗手,你可不能来啊!”

陆念宗笑道:“凡是你洗手啦、擦凉啦、整理头发呀,我都不会来看的,这叫作哑巴吃汤丸,心里有数,你放心去,我运站都不敢站。”

古天凤嘟着嘴,呸声道:“你噜苏什么,坏死了!”

可是,她去不到一杯茶久,忽然在那惊叫道:“念宗,快来看!”

陆念宗闻声急走,一到问道:“什么事?”

只见她指着溪边的叶堆道:“你看,一只这么大的老虎,居然死在这里,不知什么时候死的,似还没有臭哩!”

陆念宗和她走近一看,估计足有五、六百斤,探手一摸,尸体半硬,咦声道:“昨夜死的!”

古天凤道:“可能是中了猎户的箭,逃到这里死的,要不就是老死的?”

陆念宗摇头道:“我敢肯定,你说的都不是,谁也看不到老死的野兽,凡是野生动物,其老死时,连河流、湖泊中的鱼,自古有谁看到老死的,这只老虎如果是老死的,它在未死之前,必定找处最最古怪的隐秘地去,如说是猎户,那有两种证明不是,第一,这已是昆仑山最深最险之地,除了武林高手,猎户绝迹,第二,你查查虎尸,看看有无箭伤。”

古天凤不服气,伸手翻动虎尸,遍查全身,最后叫道:“有伤,在喉头!”

陆念宗俯身察看,摇头道:“这不是箭伤………”

说到此,猛的跳起道:“不好,我们一到夜晚要当心!”

古天凤见他面色严肃,不禁诧异道:“有什么事要发生?”

陆念宗郑重道:“此处有山魈木客出现,这只老虎,昨夜被山魈所杀,而且已吸尽其血!”

古天凤吓声道:“山魈木客,我只听传言过,但不知到底是什么东西?”

陆念宗叹声道:“天地间常有不可思议之事,我是不信鬼神的人,但又无法证明,比方山魈,木客吧!说起真不敢相信,但他偏偏就有,古人传说,山魈,木客之形成妖物,大多是千年以上古树,崎岖之地的怪石,还有就是千年没有人迹的山谷、森林、古庙、古坟等等,今晚我到要亲身见见。”

古天凤紧张道:“到底是什么样子,是不是三天前那批活死人?”

陆念宗道:“你问我,我问谁?我们都没有见过,不过,今晚能不能出现还成问题,可是这东西不但为害人畜,而且已能吸血,八成已成了气候!但放心,凭我们两个,它还无法逞能。”

古天凤问道:“我们在此不动啦?”

陆念宗道:“此物白天不敢出来,见不得阳光,晚上出来,其速如风,力大如牛,但这也是听说如此,我们还是向前进!”

古天凤一面行,一面问道:“一旦将它杀死,结果如何?是不是有尸体?”

陆念宗道:“传言为,是古木则死时变段木头,为不则变石,不一定就是了。”

他说完又对老黄道:“老黄,山魈能杀巨虎,你怕不怕?”

古天凤注意老黄,只见它大声吼叫,蛮神气的,陆念宗大笑道:“好,好,晚上先看你的,但当心牙齿啊,听说那东西没有肉啊!”

古天凤道:“听起来,愈听愈可怕,没有想到,世间真有这种东西!这昆仑山中,真是危险重重。”

时间过得很快,日光在群峰里最易消失,尤其是森林中白天,转眼就大地冥冥,古天凤练成一身万人中无一能及的武功,可惜她仍然不脱女性的本质,那就是胆量不及男士,你教她临敌厮杀,那是毫不含糊,可是一听到鬼呀、妖呀、蛇啦,她就难免有点儿寒兮兮的。

陆念宗见她一面走,一面左张右望,前瞻后顾,不由轻笑道:“我的大女侠,何必紧张,还早哩!就算那话儿要出来,只怕也得三更左右呀!你连武林中一等一的魔头都敢拼,那还有什么好怕的?”

古天凤道:“我不知道为什么,心中总是嘀嘀咕咕的!”

忽听暗中有人轻笑道:“最好退回去!”

陆念宗闻声,朗声道:“阁下何不出来一见!”

暗中人笑道:“你比我高明,我不敢靠近你!”

陆念宗哈哈笑道:“原来是你朋友,请教尊姓大名叫,上次尚未请教你就走了!”

暗中人原来就是扒老苗子五花洞主防毒珠之青年,只听他答道:“在下丁大化,本来要去中原,后来看到二位要由这条路上走,所以不得不跟下来。”

古天凤问道:“你要跟下来?为什么?”

丁大化道:“怕你们杀害我的朋友!”

陆念宗大笑道:“朋友,你把在下等看成杀人不问好歹的败类了,你放心,我们绝对不是那种人。”

丁大化冷笑道:“我早就听到你们商量了,只要我的朋友们一出现,你们非杀他不可。”

古天凤问道:“你朋友到底是谁,我们为什么见面就动手?”

陆念宗忽有所悟,大声道:“可是你那朋友已杀死一只老虎了。”

丁大化气道,“你懂什么,那只虎已经咬死五个人了,是我命令他杀的!”

陆念宗更觉莫名其妙,急问道:“丁兄,难道你的朋友不为害人类?”

丁大化道:“那到不一定,从此到无生谷,本来有十个之多,但其中只有两个是凶的!后来被八个良性的围攻除掉了。”

陆念宗道:“朋友,它们能说话?也有灵性不成?”

丁大化道:“不能说话,良性的确有灵,等于家畜,它不吃东西,但能吸收灵水及一切流质之物!白日不出,喜爱阴暗,良性的只要人不犯它,它绝不主动害人。”

古天凤笑道:“你们如何成为朋友的?”

丁大化道:“很简单,你们也可与其成为朋友,那是三次相遇中,只要你不犯它,今后它还能保护你,比方我在这一带森林长大,自我八岁起,自结交它后,每到夜晚,它必在我睡觉的四周护卫,任何猛兽毒物,都不敢接近。”

陆念宗大笑道:“这真是奇闻,好!你放心,经你说明后,我们绝对不会杀它,不过我们到是希望看看它是什么样子。”

丁大化道:“最好不要遇见,它们各有形像不同,高的有一丈多高,矮的如山猪,瘦的如枯木,肥的像大象,不一而足,有狰狞可怖的,有如野人的,因其转化前的本质不同而各异,总之一句话,没有可以欣赏的,也因为如此,它们撞上功力绝高的武林人,莫不遭殃。”

陆念宗笑道:“多承指点,朋友,你话罢,下次再会。”

丁大化道:“我暂时不能走,你可是姓陆?”

陆念宗道:“在下正是,不知兄台不走的原因何在,难道还是不放心?”

丁大化道:“你这人不错,我要替你解决一件麻烦,你可知道,真鬼不害人,假鬼慾要你的命?”

古天凤啊声道:“活僵尸的手下又有一批追来了?”

丁大化哈哈笑道:“不错,这次来的都是三级品以上的,他们查出你们在各尔山镇杀死了他们三个师弟,已经来了一大批,不过这次他们来暗的,不过你们放心,我也通知我的朋友,叫它们以暗袭暗。”

陆念宗笑道:“这有意思,朋友,我先谢啦!”

丁大化忽然在暗中叫道:“陆兄,那位姑娘可是古女侠?我这粒防毒珠送给她!西南多奇毒,有此物在身,那就放心前进了。”

说完,只见由远处射来一物。

古天凤招手接住一看,确是老苗子的东西,立即道:“丁兄,我如何敢当?”

丁大化道:“别见外,你能跟陆兄单身行走,显见你们并非泛泛之交,送你一件东西,这是应该的,好,我走了,再会。”

陆念宗知道他已离去,不禁叹道:“此人纯洁可爱,不知是何来历?八岁在此森林长大,可能吗?而且与山魈木客为伍,真是奇闻?”

古天凤道:“我们此行,真是意外收获,现在我们走罢,快过初更啦!”

二人继续前进,及至半夜,陆念宗道:“找个地方休息一会,森林黑暗,最易迷失方位,可惜这儿全是原始森林,简直无处可以过夜,怎么办?”

古天凤道:“边走边看,总有地方可停!”

二人又走了十余里,结果还是没有走出森林,这原始森林,好象无穷无尽。

古天凤走着走着,问道:“陆兄,丁大化说的那事情还没有动静?三更快过去啦,难道?………”

不错,森林中除了枭叫,连风都没有,陆念宗沉思一下道:“也许有某种变化?要不然的话,那些活死人在尚未接近我们就被山魈木客挡住了。”

二人想不出原因,但在这时突见前面树隙中立着一人,听其问道:“二位才来?”

陆念宗一看是丁大化,不由讶异道:“丁兄,你在这里!”

丁大化轻声道:“事情有变化,那批家伙没有向你们下手,但却超到前面去了。”

古天凤疑道:“难道想在前面布下鬼陷阱不成?”

丁大化道:“当时我也这样猜想,但根本不对,因为我在后面盯着八个活死人,他们到达森林井时,讵料那儿早有五批不同人物先到了,而这批活死人一到,各不招呼,也不说话,各成一组,烧火烤肉,各自作吃的。”

陆念宗大奇道:“那是搞什么鬼?难道专为等我去的?”

丁大化道:“不对,不对,后来经我仔细观察,连八个活死人这一批,共六批,但没有两批是同路人,不过我已察出他们有同一目的,在目的未现之前,他们绝对不会向别人找麻烦。”

陆念宗大惑不解,问道:“假使我们现在去,难道连那八个活死人也不理会?”

丁大化道:“我想有八成是如此,我们去试试,就算我判断错误,那我们也不怕他们,大不了猛拼一场。”

古天凤道:“好,我们去………”

一顿又问道:“什么是森林井?”

丁大化道:“这片森林密密麻麻,长有三百里,宽度最大两百里,最小也有八、九十里,在这个全部范围之内,只十个空地,每个空地,大的有五亩,小的只百丈方圆,人称为森林井,又名树井。”

古天凤笑道:“原来如此,我们走,到要看看这几批人在捣什么鬼把戏?”

三人一犬,到达森林井的旁边,古天凤轻轻对者黄道:“你可不要出乱子啊?”

陆念宗笑道:“没有我的许可,它比人还乖,你放心。”

丁大化奇道:“这狗会格斗?”

古天凤笑道:“你那些朋友,只怕没有一个是它对手,它能独斗五、六个武林高手!”

陆念宗忽然禁声,悄悄的道:“我已识出几批人物了,在东面的十一人,是魔教人物,偏西的是法王手下,正北为苗洞青年,加上八个活死人这一批,还有一批………对了,好象是海外来的,只有最后一批我看不出,不错,他们都不会联手,真怪,魔教与法王两方面,本来见不得面的,见面就动手,眼前的情形,好似各不相争一样?好,我们进去,也生火吃干粮。”

丁大化道:“我替你们准备好了,吃的喝的都有!”

到了天亮,各批人物没有招呼,一批一批的动身了,但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06章 山魈、木客、皆朋友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天凤神龙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