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天凤神龙》

第08章 孤剑客独战子午河

作者:秋梦痕

四个中年之一的看出陆念宗毫无停止之意,他抢出一步大喝道:“你想找死!”

此人功力奇高,死字出口,人如风驰,八掌一分,劈头向陆念宗罩下。

如果这四人是陆念宗知道其来历,也许他不会下重手,可是这四人出口猖狂,下手狠毒,见其来势目中无人,不由冷笑,随即右掌一挥,卸去对方来劲,左掌一举吐劲,内力如雷霆般吐出,便将对方反震如飞,打出数丈之外,只有一声破鼓响起,没有痛叫发出!

另外三人一见,又惊又怒,齐声喝叱,同时扑出!

陆念宗为了掌握时机,不待对方扑近,主动出击,身形化散,倾成数影,掌、指兼施,眨眼之间,连闻数声闷哼,三个强敌,就此尸横在地。

时间在瞬息之间,变化太快,押解之人来不及布防,只见黑影卷到,简直无从招架,势如披麻,形同伐木,只有那右国师还挡了两家伙,但也见势魂飞,负伤而逃!其余的,不重伤即死亡,明镜和海棠,明知来人是救援,但也惊店得呆如木鸡。

古天凤虽在婢女背上,然而只有四肢麻木变形,其它身体无恙,她见来人的武功高不可测,又惊又喜,可是对方是幪着面的,不明其谁,及至对方扑到,不禁娇声喝道:“你是谁?”

陆念宗一看还有重伤的,生怕露出破绽,偷偷的把面具揭开一点让三女看,立又带上,催着明镜道:“快将你小姐放下,同时将你们腰带解下,紧紧的把你小姐捆绑在我的背上,后面定有数百高手追到,再迟就逃不脱了。”

三女看到是他,真是各有心情不同,两个丫头是喜出过望,闻言忙手忙脚,可是古天凤就心思复杂了,一开始,她想到男女之间,一会儿又想到蓝衣神龙,当然这是无法表达的微妙心境,还有一点,她看到地上死了那些人,居然表现出莫名之情,是恨?是怜?谁都不知道。

古天凤四肢不但不能动,甚至小如婴儿,软软如棉,她如反对,但又开口,如果情愿,她又扭动扭动,这就叫半推半就吧!

两丫头,四手不停,好不容易才把古天凤绑在陆念宗背上,之后,陆念宗叫道:“快把你小姐的太阴神剑给我!”

明镜道:“公子,你自己不是有剑,我们没有捆住它呀!”

陆念宗忽然发现左、右、后三面都有人影追到,不由大叫道:“死丫头,我的剑不能用,你们看看,大批敌人追到了!”

海棠从明镜手中夺过太阴剑交与陆念宗道:“公子快走,不要管我们!”

陆念宗一见敌人如潮水般涌到,但还是沉着不乱,先把宝剑插入腰间,准备再拉两位丫头………

事实上已不许可,左侧有白骨王率领百余活僵尸扑上,右面是罗剎幽灵、血魔王、罗斯神巫等三大魔头率领上大教主及百余高手,正后面是法王率领两百余雷霆军,但正后面有部分很乱,原来是袁凡,刘绿萍、张楚红、丁大化在拖法王的后腿。

陆念宗心中明白,如不大杀一阵,乱了敌阵,这时想逃,绝不可能,于是他把插好的太阴神剑,锵的一声,拔出一横,回头道:“明镜、海棠,你们只要紧紧跟住我,不要出手,也不必害怕,今天教你们真真正正开次眼界,看看我的功夫!”

古天凤在他背上,这时也在想,她怕道:“蓝女神龙和你,我真左右为难,今天看你到底有何本领!”

敌人已成四面包抄,阵势缩得很紧,任何人都看得出,这种阵势,在江湖武林打闻来说,那是绝对空前的!也许是绝后的,问题是,数百高手加上五、六个大魔头,围困的只是一个青年,除非是神仙和天将,要突围,谁相信?

面对四百余高手,围成二十余圈,是天将也会紧张,可是在敌人的眼中,他们看被围的人,真正面不改色。

正面人墙中的法王,双手一分,走到前面,手指陆念宗道:“小子,看势你还想反抗?”

陆念宗冷笑道:“老喇嘛,你们又为什么不出手?”

法王哈哈大笑道:“不说动手,就是挤也把你挤成肉饼,不过本座还有两句话没有问完。”。

陆念宗大笑道:“问罢?”

法王道:“你是不是蓝衣神龙?你为什么要劫人?”

陆念宗哈哈笑道:“老喇嘛,你真笨,第一个问题,我如果说是,你相信吗?我说不是,你相信吗?你得派个象样的高手出来一试就明白啦!”

法王一想,这小子绝对不会说,忖道:“你今天说不说都是死,不过蓝衣神龙是否在姓刘的女子手中拿到‘玄秘’还是问题?”

他沉思一会又道:“小子,第二个问题呢?”

陆念宗又大笑道:“老喇嘛,我说你笨,你是真笨,你们有本事,就将我拿住,没有本事就是我脱了身,拿住我还怕不说,拿不住我肯说吗?还是动手吧!”

法王连连被骂,面子挂不住,举手一挥,喝一声:“上,要活的!”

陆念宗回头向二女道:“紧紧跟住我!”

敌人形成剑海,刀山一般,立由四方八面涌上,但这是陆念宗所想要的,他在恰到时机,左掌右剑,如电卷入敌群,霎时之间,风卷残云,如汤泼雪,敌阵惨声四起!

古天凤在他背上,看也看得心惊胆战,不时转首背后,但见两个丫头,就是跟着旋转,二女也感十分困难,甚至全身大汗。

陆念宗心中有数,他肯定敌人的首脑人物,绝对不会施出毒手,因为那会连带他们自己的手下遭殃,所以毒是不必提防。

时间过了两刻多,地面上尸体纵横,陆念宗忽然灵机一动,暗暗转了方位,传声两丫头道:“明镜、海棠,右面的活死人已去大半,我们要在这方突围,小心紧跟,落后就无法脱身了。”

直跟比转动攻杀容易,两丫头低声答应,惟直进当中,陆念宗无法顾及背后,这要突袭的,又要迅速,是以陆念宗徒然长啸一声,太阴剑卷起斗大旋风,滚滚推进,剑气夹带寒风,势如怒海洪涛,挡者无不披靡。

另外三方淹攻不及,瞬息之间,便被陆念宗攻进白骨王阵内,势如破竹。

白骨王一见有异,大喝手下力堵,可是他的那些活死人如何挡得住,早已空门泄户了。

陆念宗抓住空隙,一蹲身,双手抄处,明镜和海棠被他抄入胁下,一边一个,连剑带人,腾空而起,越过敌人,如夜莺投林,倏忽间隐入右侧丛林。

敌人当然不放,群起抄进,喝声雷鸣。

在斗场远处,这时有四人亦隐隐进出,那就是丁大化、袁凡、和刘绿萍、张楚红,他们本来拖住法王一部份雷霆军高手,可以减轻陆念宗负担,但他们看出陆念宗根本就如入无人之境,因之杀了几个雷霆军随即撤走;远远隐身观斗,及见陆念宗脱身,因之亦隐身追去。

四人走了不久,又有三批老人在不同地方悄悄的也离开啦,打斗之处,霎时寂静,但却留下遍地伤者和尸体,只有地方人士报官处理了。

陆念宗奔出百余里,渐渐感到后面没有声音了,但还是不停,不过他已放下两个丫头,叫她们跟着,以普通轻功,转向南方。

古天凤在他背上,轻轻的向他耳语道:“念宗,你累了,让我下来,叫明镜她们换着背吧?”

她一直都没有开口,当然她是满腹心事,不过,她这时似下定某种决心了,所以她想到陆念宗太累了。

陆念宗不但不放下古天凤,相反又把两个丫头拦腰胁住,郑重道:“大群高手虽已甩脱,但几个老魔绝对不会那样容易,最难的有三个,他们有特殊功能。”

古天凤道:“你是指罗剎幽灵,老巫婆?”

陆念宗拔身冲起,竟施展御风凌空之术,离地数尺回答道:“还有白骨王,他们练成特殊本领,任何人留下足迹,他们都能感觉出来,我如在地面上展出轻功,脚必落地,那是永远摆不掉他们。”

古天凤道:“你这样太消耗内力了。”她开始关心了。

陆念宗道:“不要紧,走一段路,落地休息一会,这是施展兔子脱猎法!”

古天凤轻声笑了,呸声道:“除非你是兔子,我们三个却不是!”

明镜忽在陆念宗胁下叫道:“公子,好痛啊,你胁得紧死啦!”

陆念宗笑道:“对不起,我是运功之故,可不是在地面上,忍耐点,这一口气,非走两百里不可。”

古天凤问道:“我们去那里?”

陆念宗道:“第一站去华山,等在华山将你的毒除了之后,再转地方设法恢复你四肢。”

古天凤叹声道:“我四肢还能复元?”

陆念宗道:“我会想一切办法解脱你的巫咒,好在你有五花洞主的防毒珠护住五脏,不然就麻烦多了。”

古天凤道:“这要谢谢丁大化大哥,对了,丁大哥在那里?”

陆念宗笑道:“他和袁凡他们在一起,只怕同样被我甩掉啦!”

海棠关心主人,她的腰儿也如铁夹一般,可不叫苦,这时出声道:“公子,小姐的符咒能治好嘛?”

陆念宗道:“符咒我本来是不相信的,岂知真有其事,竟能使人四肢缩小,这比葯物还厉害,不过我已想到一个人能治,问题是找他太难,同时他又不怕威胁,不听好话,更不卖人情,好在他对我十分友善,只要找到他,八成有希望。”

古天凤问道:“我们去华山,准备到华山派暂住一天。”

陆念宗摇头道:“千万不能连累他们,法王正无借口扫荡华山,同时华山派亦早已关门了,整个华山派都隐起来啦,目前各大门派都怕元庭下手,只有少林,因他们是佛教,元庭重佛轻道,佛都暂时能安一时,久了可就难料啦,因为他们不是喇嘛教!”

在未入夜前,陆念宗已踏进山区,这才把两丫头放下,只见他吁口气道:“就算他们查出我们,那也要到明天了。”

古天凤道:“你把我放下呀?”

陆念宗摇头道:“还不行,休息一会,叫明镜和海棠找吃的,我来时看到五里外有人家,买一天吃的就够了。”

两丫头闻言,舒展一下筋骨,随即向陆念宗指处奔去。

当二女尚未回时,陆念宗已察出有两个武功奇高的人物已到左侧数丈之内,但左侧全为乱岩,无法知其藏处,立即轻声向古天凤道:“好在没有放你下来,有高手追到了!”

古天凤道:“明镜和海棠尚未回来,怎么办?”

陆念宗道:“我们装作未察出他们,现在去迎接二女,看这两人进不进来?”

陆念宗慢慢移动,装作没有察出暗中之人,可是他移动,对方竟也移动,这使陆念宗已知摆不脱,立即分开问道:“是什么人,何不出来一会?”

暗中人忽然响起一声大笑道:“好小子,原来早已知道了,我老人家还自作聪明哩!”

人影一闪,只见一个生意人,背上背个竹箱子,一人是个土道人,手中持面白招子,上写收惊、驱邪四个大字!

陆念宗豁然拱手道:“原来是两位老前辈,晚生失敬了!”

这两人就是荒货郎和假道人,为江湖辈分最高的几人之二,只见他们走近陆念宗同声笑道:“小子,你认为你已摆脱那些邪门了?不出数个时辰,他们的首脑人都会追到。”

陆念宗惊诧道:“他们凭什么?”

假道人道:“小子,你们在转换方向时,确实是将他们骗过了,可是你明知他们练有‘元神’,现在他们就是运用‘分神’法查出你的,我们两个老不死怕你大意,特地赶在前头,岂知你果然自认摆脱了。”

陆念宗大急道:“那怎么办,古姑娘的伤毒必须急救,迟恐四肢定形了。”

荒货郎问道:“你准备去‘古龙洞’?”

陆念宗连声道:“正是,正是,原来二老也知道那密洞?”

荒货郎哈哈笑道:“五十年前,我们两个老不死的就查过该洞,可是几乎不能出来,你小子去过几次?”

陆念宗道:“去查过五次,但仍神秘莫测,连华山掌门人都说太险,禁止门人前去,不过中洞正好替古姑娘治伤!”

假道人点头道:“这样好了,我们两个老不死的在前洞与你看门,如果敌不住,你就出来!”

陆念宗大喜道:“能得二位老前辈相助,晚生感激不尽。”

荒货郎哈哈大笑道:“小子,这件事情,如果传到江湖上去,谁相信吗?”

陆念宗也哈哈大笑道:“孔老夫子尚且师项橐,二位前辈只替晚生守关把洞,那又算什么?”

假道人大笑道:“好小子,你竟认为理所当然呀!”

陆念宗笑道:“波浪鼓和灵魂钟尚且割爱,这是长辈提拔晚生的必然之理。”

这时两者摇头同声道:“好小子,得寸进尺啦,快走罢,邪魔快到了。”

两丫头已适时赶回,陆念宗立向二老拱手道:“二位前辈请!”

两个老人带路,直奔华山深处,山路越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08章 孤剑客独战子午河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天凤神龙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