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铁汉娇娃》

第01章 江湖夜语十年灯

作者:秋梦痕

六万大山,在西粤东部,靠近东粤南部,其主峰为“九云岭”,二十年前,成为轰动江湖的大战场,后来武林称之为“四极八荒会九云”,那一战,被卷人漩涡的有中原各大门派及三山五岳的正邢顶尖高手,还有无数的奇人异士,该地至今依旧为当前武林凭吊和向往之地。

这是端阳节的前一日,自天将亮开始,就在九云岭下的丁字大道口,来了很多非常不同往日的外乡人,本来有座茶馆已在丁字路口开了几十年,对外乡人的来来往往不以为奇,但今天不同的是,凡来者都是武林客,茶馆小,客人多,座无虚席,挤得名为“九云亭”的茶馆几乎容纳不下了。

正在这时,忽然有个冒失鬼从外面冲进茶馆大声喊叫:

“丁师傅,不得了啦!二十年前的故事又上演了,大家快来看……”

一个中年人比其它饮客反应快,猛地站起,道:“二狗子,你说什么?”

冲进茶馆的大汉吼声道:“两个老人、两个青年,还有两位姑娘,现在打得非常猛烈,但……”

“妈的!但什么?快说!”丁师傅冲到大汉面前。

二狗子气喘连连道:“他们分成三个地区,居然不是两方面,好像毫无关系。”

丁师傅还想问什么,但见茶馆中人纷纷向外冲,有话问不出口,也不理二狗子,立即随着人潮,真如风起云涌。

九云岭下,全是崎岖不毛之地,这时只见一片乱石的凹地里,分成三个斗场,东面是两个青年,一回一汉,各使名剑,寒光森森,各施绝招对垒,势同拼命;另外有两个少女,但却是玉掌纷飞,腰间有剑不用,四掌如电,劲起处,砂飞石走,更奇的是在荆棘中有两位老人,他们足踏棘梢,如着平地,每个都是古稀之龄,但却动如龙飞凤舞,拳、掌交错,势若雷霆万钧,而且呐喊不停。

茶馆客人赶到不下三十余人,可是赶到时,却见四面八方已经是没有好位置观赏了,人数比茶馆赶到的还多好几倍。

“这真是一场少见的决斗,二十年难得一见了!”在人群中,有个花甲开外的老人,不自禁地发出了警叹之言。

“老哥!这场决斗的三批人,你老可认识?”这是丁师傅,他恰好就在老人身侧,忍不住,靠近去轻声问。

老人不答,侧转头道:“老弟,刚才听那大汉称你为丁师傅?”

丁师傅道:

“不敢!在下丁冲,请多指教!”丁师傅有礼貌地拱拱手。

老人点点头道:

“镇南镖局总镖头丁三胜你可认得?”

丁师傅连忙又拱手道:“那是家兄。”

老人笑道:

“你回镖局时,替我问声令兄好,只说我陶西陵好久没有见到他了。”

丁冲讶异道:

“吓!原来你老是恩公,我真该死,失敬失敬!”丁冲赶紧长揖。

老人道:“丁老弟,在这种场合里,你就省着点,你想知道对敌双方是些什么人物吗?……”

丁冲道:“请多赐教!我冲仔在江湖上跑了二十几年了,怎么从未见过他们?年轻的不说,可是那两位老者?……”

老人陶西陵正色道:

“若说江湖黑白两道的二流货,你不认识当然说不过去,但眼前六人,连老朽也只是近一月来才查出来。”

丁冲道:“恩公,先说那两位姑娘。”

陶西陵点点头道:

“先说那个白衣姑娘吧,她父亲就是鼎鼎大名的公孙度。”

丁冲道:“啊呀!四十年前名震江湖的‘四海神捕’,现在他又有一个如此高强的女儿!”

陶老人道:

“公孙度早已退隐了,但他仍旧被京师王侯看重,每逢重大刑案,他虽不亲自出马露面,可是操纵天下名捕还是少不了他,代他出面的就是这位姑娘,她叫公孙红,不但尽得家学,而且另有来头,不过今天她却遇上棘手货了,虽不曾败得惨,但却毫无胜望。”

丁冲道:“恩公,那位红衣姑娘的掌法奇特,出手十分阴险,说毒确实毒,再加变化莫测,在下是第一次见到这位姑娘,她到底出自何门何派?”

陶老人沉重地叹声道:“二十年前,在这里发生那场号称‘四极八荒会九云’的大战,其起因为何你当然知道?”

丁冲道:“听说起因于‘两大派’的分裂?”

陶老人道:

“对!两大派闹内江,争掌门,使得正派人物出来讲公道,但也引发四极八荒的邪门出来趁火打劫,结果死人遍野,南极派被消灭了,掌门人下落不明,北极派大胜,但也是高手损了人成,从此退出中原,…

丁冲道:“恩公,你老是江湖达人,无所不知,无所不明,北大派掌门人谷不凡离开中原时,是否己把南极派掌门人带走了?”

陶老人叹道:

“这是江湖人说法各异的话题,南极掌门车自强在自己派内瓦解时,连人影都不见了,生死成秘,若说他是死了,可是谁又见到尸体?同时,大战过后五六年,北极派掌门谷不凡,甚至还不断派出高手人中原搜查什么东西?”

丁冲道:“这位红衣姑娘就是北极派掌门人谷不凡的女儿?”

陶老人点头道:“谷不凡有一子三女,莫不武功绝代,这姑娘名谷天鹰,在西北一带,名声比雷还响。”

丁冲道:“吓!莫非是西北武林称之为‘寒冰灵魂’的?”

陶老人道:“不错!此女已嫁了人,丈夫是罗刹人,是个杀人当早餐的魔头,”

丁冲惊道:“晦晦!该不是‘飞天饿虎’?我大哥曾经遇过他。”

陶老人道:“令兄去过西北边疆?”

丁冲道:

“不但去过,还丢了三十万官银,现在我大哥全凭保小镖度日了,三十万官银虽然赔不垮他,但也无人要他保大镖啦!”

陶老人叹道:

“那趟镖,他八成是遇上‘飞天饿虎’侯冠了,令兄是放得开的人,他如果不服气。八成会死在侯冠手中。”

丁冲道:“恩公料事如神,前年家兄一见镖银被动,曾经打探了十日,后来一听是‘飞天饿虎’所干,他就立即离开玉门关。”说到此,他瞪眼望着那位红衣女子,口中喃喃,不知说些什么。

陶老人会意,叹声道:“你担心他们夫妻两个在内搞得鸡犬不宁?”

丁冲道:“‘寒冰灵魂’谷天鹰来了,‘飞天饿虎’候冠自然会出现。”

陶老人道:

“老朽还见到她的兄长‘北极龙神’谷清风、二妹‘镜美人’谷天莺。”

丁冲大惊道:

“这两位兄妹难道比‘寒冰灵魂’谷天鹰更厉害?”

陶老人道:

“谷天莺不如她的姐姐,也不狠毒,不值得担心,她的哥哥谷清风可就是非常可怕的家伙,心机、武功在年轻一辈中尚无出其右,不过他们兄妹之间,独独畏惧一个少女。”

丁冲惊奇道:“那少女是谁?”

陶老人道:

“也是北极派掌门人谷不凡的女儿,那是最小的一个,名叫天虹,名气之大,在西北边疆号称‘绝世双剑’,人美不用说,性情好,武功绝,简直不似谷不凡的女儿。”

这时三起打斗已到生死一发之际,陶老人反而笑道:“要看高招,这才是时候了,老弟,他们施展出来的,先由高深武功而进入真正难得一见的绝招了。”

丁冲道:“恩公,在下不是自贬,现在连招式都分不清了,不过我很奇怪那个衣着随便的青年,他的剑式变化虽不多,但那种龙腾虎跃之势,的确威猛绝伦。”

陶老人道:

“此人在东北出道虽只有两三年,但字号却连小孩子都怕。”

丁冲道:“啊!他就是号‘死神之使’的人?”

陶老人大笑道:

“哈哈!他的人你没见过,居然听到他的字号了,不错,‘死神之使’麻不乱,在东北武林的确叫得响,可是,他却是出自中原各大门派不太看重的崆峒派弟子,他施的‘八式龙虎’剑术,是崆峒失去八十年又回笼的镇派之宝。”

丁冲道:“对方那青年又是谁?”

陶老人皱眉道:

“你当然听过‘九剑派’这个新兴门派?”

丁冲道:“掌门人‘古剑魂’涂光峰,这青年是他儿子?”

陶老人叹道:“其父是中原诸霸之一,其子却是秦淮河两岸的花花公子,人称‘秦淮公子’他除了找人斗剑之外,就是妓院常客。”

丁冲道:“看样子,‘死神之使’麻不乱占了上风,秦淮公子向峰上退,这是什么打法?”

陶老人道:“这小子有鬼!八成要居高临下施暗器,不过他会打错算盘,麻不乱正好是施暗器的高手,看样子,秦淮公子涂一快非栽不可。”

话未收口,突见秦淮公子一声不响,翻身一挥左臂,真的发出三件小小的东西。

就在一霎之间,麻不乱大喝一声,同时也发挥左臂,而且是四件小玩意,其中三件将秦淮公子暗器击落,另外一件直奔涂一快咽喉。

偷鸡不成,丢了把米,涂一快痛叫一声,提剑就逃。

“哈哈……”陶老人大笑!

“那小子命大,只射一道小口儿。”

在陶老人得意时,‘寒冰灵魂’谷天鹰硬把白衣女公孙红逼到一处绝地了,丁冲不由警叫起来。

陶老人推他一把道:“不要紧,有救星。”

丁冲疑问道:“救星,谁有本事去救?”

陶老人道:“你看到公孙红背后那座大石没有?”

“有!上面坐着一个蒙面的人物,不起眼呀,八成也是个青年,他能出手,我看他毫无动静?”

陶老人道:

“这个蒙面人,我已见到十次之多了,虽然看出他是一个青年,但却从来就查不出他的底牌,他每次出现,八九不离十,总会救人。”

丁冲道:“连你老都查不出,他真是神秘得很!”

陶老人点头道:

“何止是神秘,他的武功,连眼前打斗中的二老也自叹未见过,说到这,丁老弟,我一定要问这两个老人了?”

丁冲道:

“是、是、是,正是想问,请多指教,我连问的机会都没有。”

陶老人笑道:

“他们都是武林怪人,辈份比你我高得多,矮胖的叫‘高谈先生’名罗新民,高瘦的号‘海涵子’,名齐天飞,谁也不知他出自何门何派,不过他们是好朋友。”

丁冲道:“好朋友、恩公,你说错了吧?他们现正在拼命呀……”

陶老人道:“哈哈!你才错了,他又是为了打什么赌。”

“打赌”丁冲有点湖涂了,睁大眼睛望着陶老人,好似满脑疑问。

陶老人道:

“对!打赌,这两个老顽童,最爱打赌,动不动为一芝麻小事打赌,一赌就争吵,吵火了就动手拼命,一直拼到打赌的事儿有了分明才罢手,罢手后,谁输谁请客,大吃大喝,不醉不休。”

丁冲道:“你老猜猜看,这又为什么打赌?”

陶老人笑道:

“也许是在为另外两场打斗的胜负打赌吧!”

猛然一声娇喝,只见“寒冰灵魂”谷天鹰甩掉公孙红,拼向高崖死追不舍。

丁冲讶然道:“恩公,这是什么原故?”丁冲望着高崖。

陶老人道:“像是那蒙面人出了手,谷天鹰吃了小亏。”

真奇怪!公孙红居然在后面死追,看在丁冲眼中,又愣了。

陶老人道:“老弟,这有什么奇怪的,假如有人暗助你,难道说你不想见到出手之人?……”

丁冲尚未同意,突听打斗中的二老之一大叫道:

“罗胖子,这次你输了!”这是陶老人所指的高瘦老人在大叫得意哩!

“豆杆子,你瞎了眼,寒冰灵魂是被独孤乙的暗器引去的,根本不是公孙妞打败的,今天我们要各吃各的。”

陶西陵老人一拉丁冲道:“我们走!”

丁冲道:“去哪里?”

陶老人道:“追查罗新民口中的独孤乙。”

二人追出三十余里,一点不见人影,丁冲停住叫道:

“恩公,我们追错路线啦!”

陶老人正色道:

“老弟,为时不到一杯茶久,我还没有老到那种程度,前面是城隍镇,到镇上就明白了。”

二人进了镇,走至大街,忽见一家店前停有女轿一乘,快马四匹,陶老人一指道:“那乘女轿好面熟!”

丁冲道:“噫!我也见过几次。”

陶老人道:“我想起来了,那是老友雷节度使闺女的轿子。”

“雷节度使!告老归田雷震远老节度使的闺女?”

陶老人点头道:

“雷老友有一子一女,女的貌美如仙子,惜武功不高,不过那是表面的,性情乖巧伶俐,人见人爱,确是老友掌上明珠。”

丁冲道:“恩公,是不是叫雷龙女?”

陶老人道:“对!那名字还是我取的,因为她生得像观世音菩萨身边的龙女。”

丁冲大笑道:

“晦晦!恩公,使双剑的女孩子,若说武功平平,谁相信?”

陶老人道:“噫!我只知她有一双古剑名为‘蜃楼仙剑’,只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01章 江湖夜语十年灯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铁汉娇娃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