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铁汉娇娃》

第10章 侠心感动黑心狼

作者:秋梦痕

天快亮了,七女跟随车战,足足走了九十里才到牢固关,可惜在一处石室前招呼数声,那有半个人影,车战领着七女走进石屋,只见桌上还摆着未冷的食物,不禁郑重的向七女道:“食物未动,人却不见,出了什么事情?”

红衣女道:

“等一下,也许会回来。”

白衣女忽道:

“这里有张字条!”她立即拿给车战。

车战见到纸上写着:“阿战!食物请用,我们来不及等你,大佛儿发现一个老头,他说是西域神魔,他饿着肚子追,我们只好跟去。”

车战看字条是麻不乱的笔迹,终于松了一口气道:

“我们吃吧!吃完了再做决定。”

桌上摆着五个大盘,三条红烧大鲤鱼,六只烤鸡、两只大清炖蹄膀,近百个卤蛋,还有盘小菜,桌旁还摆着一桶米饭。

“啊呀!他们有多少人?要吃这样多东西,我们八个吃不了一半呀!”黑衣女五姑娘彩花惊叫起来。

车战笑道:

“你们哪里晓得,大佛儿每顿能吃五六人份,否则他会经常叫饿。”

老七青衣姑娘闲净格格笑道:

“真吓死人了!”

七女似也饿了,拿起筷子就要动手,却被车战立即阻止道:“慢点!我们来时不见人,当心他们走后有人动手脚。”

说完,亲自把菜饭检验一番,之后笑道:“你们不会笑我大惊小怪吧?”

红衣女笑道:

“你确实细心,江湖经验比我们老。”

车战突向门外道:

“哪位姑娘在外面?请进来同时用餐吧?”

七女闻言一惊,她们自问,连一点动静都没有听出。

门口走进一位少女,只见她带着笑意道:“车公子,你虽细心,只怕还有疏忽处。”

车战一看是苗女金花,不禁讶异道:“是苗姑娘!”

苗女笑道:

“你不担心我是前来放蛊的?”

车战揖手道:“请坐!别说生疏话,姑娘,你怀疑菜饭中还是有毒?”

苗女坐下后道:

“放毒之人不是白痴,在你这样精明的人物面前,把毒下在饭菜里,岂不是自费心机,公子,你查查筷子头!”

车战拿起筷子,嗅了嗅,摇头道:

“没有什么呀?”

苗女道:

“有气味的不算绝毒,无色无味的才算高明。”

她在自己面前拿起一双,连嗅都不嗅,惊吓道:

“绝毒冰蜈汁!”

车战和七女大吃一惊,愕然望着她。

苗女道:“这是谷天鹰下的毒,我看到她由这方向离开。

车战叹声道:

“好心狠的女子,姑娘!你教我何以回报?”

苗女笑道:

“我是嫁过人的,不然我也不放过你,何况你从来没有向我爹下手,这算我的报答好了,大家换过筷子吃东西吧!”

车战向七女道:

“苗姑娘叫金花,是九苗蛊神的千金!”

七女拱手,也要各报字号,但被苗女阻止道:

“七位!神屿七仙女,我已久仰,车公子是祸水,你们被掷进旋涡了,他又是武林第一号风流人物,你们可要当心,其实我说也等于白说,你们已脱不了身啦!”

红衣女笑道:

“你运气好,提前嫁了人!”

大家换过筷子,同桌饱餐一顿之后,苗女起身道:“爹在等我,我不奉陪了!”

临走又道:“这里地形畸岖,四面有石山石洞,各位不妨分开查查,保证有什么发现的。”

苗女走后,车战叹道:“我一念之仁,放了她们父女,想不到今晨被她解一次大难。”

红衣女道:

“我们分开四外查查看,不知她说得发现是什么?”

车战首先走出石屋,选一高崖走去,找来找去,没有什么,于是直奔崖下。

这时后面有三姑娘白雪追上道:

“阿战,查崖洞!”

车战等她走近笑道:

“你落单了!”

白雪瞟他一眼轻笑道:

“你该不是狗吧?只有狗在白天想那个!”

车战哈哈一笑,直奔崖脚,当前就是一洞,回头道:

“你在外面!”

他在洞口看了看,噫声道:“这里有人来过。”

说着向洞里走,但不到两丈就惊叫道:“这是谁下的手?”

白雪闻声进洞,但被车战急阻道:“别进来!”

白雪大声道:“你看到什么?”

车战道:

“一个少女,全身精光死在这里。”

白雪闻言一惊,不听阻止,闪身而进。

车战急急道:

“你要干什么?”

白雪道:

“我要看是不是熟人。”

洞中尸体是仰躺在地,没有伤痕,不知是如何死的?白雪见了,虽然羞红了脸,她靠着车战道:

“是不是邪门采补死的?”

车战摇摇头,扶住她道:

“不!你看,死者面带微笑,如是采补所至,哪会皮黄肌瘦,我明白了,这是受了慾魔幻影所迷,经过姦婬不再醒转。”

他说完,掩上沙,再以石块堆上。

白雪突然道:

“我想起死的是谁了!”

车战道:“是谁?”

白雪道:

“是交趾女子,我见过!”

车战道:

“这绝无人性的家伙,八成是西域神魔,大佛儿一定在这儿发现他才追去,如果不是看到神魔作为,他是不会追的。”

二人再向其他地方查,忽见红衣女走过来道:

“那边石后有两个男尸。”

白雪道:

“是我们过去见过的交趾人?”

红衣女点头道:“你们见到什么了?”

白雪在她耳边轻声细说,又不时瞒着车战。

“死丫头,你和他一同看!”红衣女带笑着。

车战笑道:

“这不能怪我,是她硬闯进去的。”

红衣女瞟他一眼道:“还说哩!”

大家陆续回到石屋,休息一会,红衣女问道:

“阿战,下一步向什么地方去?”

车战毫不考虑道:

“由阳平关奔祁连山,晚上必须赶到白雀寺。”

刚刚走出石屋,车战忽然看到一个中年妇人向正面走来,行色匆匆,不禁噫声道:“这妇人是何来路?”

红衣女笑道:

“她号‘神屿飞鸽’,叫赵四大娘,还有黄大娘、张三嫂、马二姑,是我神屿四大耳目,一年四季都在外面。”

说到此,妇人已到,她不管车战是什么人,一见七女,高声道:“你们真会走,我找得好苦啊!”

红衣女笑道:“赵四大娘,有事?”

妇人道:“岛主有命,叫大小姐别放过一个头上长三色毛的中年男子。”

红衣女道:

“喂!赵四大娘,师傅没有说原因?”

赵四大娘道:

“有一点!岛主说,他身上有部名为‘隐阳符’的魔书,如果这部书落到天赋高的邪门人物手中,天下武林高手都会变成凶神恶煞,目前这人自己尚未练成,那刀书又名‘万恶咒符’,是‘三色毛’易根生得自长城古窟,三色毛天赋不高,他自己悟不出符咒玄奥,目前他正在找寻一个名叫‘疯儒’的符书痴,他不会找会武功的江湖人物。”

红衣女回头向车战道:

“这怎么办?秘密迟早会泄露出去,这部书比血龙杯更重要。”

车战道:

“找巴力克、找三色毛都要找,他们的行踪不定,只有碰运气了。”

“你就是车公子?”妇人这才望着车战。

红衣女笑道:“赵四大娘,他现在是易容的,好了,你可以走了。”

妇人道:

“不!大小姐,刚才我已看到四个人,其中就有巴力克,他是与谷天鹰妖女、史脱拉、谷天鹰等三人同行,不过这时巴力克单独向东南方向去了。”

红衣女闻言一愣,向车战道:

“这如何办,我们单追巴力克?”

车战急急道:

“不!巴力克要追,谷天鹰要除掉,她是个害人精。”

红衣女道:

“你我分开追,你追巴力克,他的无影飞刀只有你能对付。”

车战道:

“好!你们七人也得小心,谷天鹰的七变魔身非常厉害。”

红衣女忽向三姑娘白雪道:

“三妹!你随阿战去,我们可以千里香联络。”她说这话时,似已向白雪递过什么暗号。

车战急急道:“何必把你们七巧阵分开,如遇强敌怎么办?”

赵四娘似已看出红衣女的心意,从旁插嘴道:

“公子,你放心,我家七位姑娘练成很多阵法,从两个人的‘双隐合击’阵到七巧,都是对付强敌用的,她们是岛主的心肝宝贝,岛主已尽其所有相授了。”

为了追赶巴力克,车战这时真的没有想到其他,只见他向白雪道:

“我们走!”

临行,红衣女又向白雪道:

“三妹,留心啊!”

车战已到十丈外,回头不见白雪,大声道。

“快!我不等了。”

白雪向她六姐妹皱眉道:

“为何要我跟他?”

红衣女道:

“你比我们更接近一步,岛主师傅的话你忘了,我们要想未来,非他不可。”

白女点点头,如飞追上去,叫道:

“阿战,不要太急,当心追脱啊!”

车战见她到了身边,摇头道:

“这次不怕他脱出掌,我就是等他落单这个机会,”

白雪道:

“你已有了成竹?”

车战点头道:

“到时别插嘴,只要配合我的行动就行,看我如何摆布他。”

白雪道:

“不是把他除掉夺取血龙杯?”

车战正色道:

“假如血龙杯不在他身上带着,杀了他再也无处可找下”

凭着车战特殊的追踪本事,一路追下去,白雪见他在路上做出各种怪异举动,那是伏在地上嗅,抓一把土嗅,沿途嗅树叶,像猴几手,像犬儿鼻,看得白雪忍不住笑。

约有四十里,车战忽然道:“很近了!”

白雪大喜道:

“冲上去动手呀!”

车战忽然摇头道:

“我如不要杀他,我就捉不住他,这个人的一身所有,最近我已查得非常清楚,他不但武功高,剑术一流,还有无影飞刀,这且不要紧,他的智慧比武功更高。”

白雪道:“那怎么办?”

车战道:

“我虽可以九成功力杀他,只怕血龙杯不在他身上,唯一方法是以智慧对智慧!”

说到此,他忽然皱眉道:

“阿雪,令师可曾知道血龙杯的秘密?”

白雪道:

“家师是何等人物,她当然知道,否则他老人家不会派我们出来争夺,不过那也是……也是……”

车战道:

“噫!为什么不说下去?”

白雪瞟他一眼,低头道:

“为了……为了……帮助你!”

车战道:“好啦!我不问帮我的原因,那你们是已知道血龙杯上刻有肉眼不见的‘三清古佛’心法了。”

白雪道:

“当然!两只杯上,各刻一半。”

车战道:

“我已得到前半心法,杯子就在我身上。”

白雪大喜道:

“你伪装北极派人,引起八大供奉向北极派要人?”

车战道:

“这是计策中某一部分,问题我已将杯上前半段心法,运功力抹掉中间几句,现在任何人得了这只血龙杯也没有用了,只有我得才有用。”

白雪道:

“你可以施展心机,与巴力克交换血龙杯呀,如我猜得不错,巴力克也把那一半心法悟出来了,与他交换,他是百分之百愿意。”

车战道:“我就是想用这个手法,不是我不愿急急行动,而是他的智慧太高,以普通手段是没有用的。”

白雪道:“你怕他看出抹掉部分?”

车战道:“对!”

白雪道:

“傻瓜!你也有高智慧,想几句似是而非的心法,再刻上血龙杯呀!”

车战道:“你说到问题中心了,请问,这时从何找寻刻那种细致字的巧手呢?也许这世界已经没有了。”

白雪忽然娇笑道:

“你要几个?”

车战愣愣的道:“几个?”

白雪道:

“对!神屿岛上就有八个,她能运毒螺针刻出肉眼看不见的字,岛主就是把她所创各种玄秘功夫刻在一株珊瑚王树上。”

车战豁然大喜道:

“你是第四把高手?”

白雪笑道:“我们一面盯着巴力克,一面找机会刻字,你念出你编的心法,我会很快刻成。”

车战喜极,一把拉住白雪,火速双双前奔。

不到五里,耳中突然传来无数呐喊之声。

白雪急急道:

“这是什么一回事?”

车战道:

“八成是夺血龙杯的,快追上,也许巴力克独力不支。”

接近时,白雪急指道:

“他,是他,他是二十几个大汉围着的黑衣青年。”

车战道:

“奇怪,看情形他已施展了全力,为什么只施放一把无影飞刀?”

白雪道:

“他只有三把无影飞刀,他如放出去没有余力收回再放,那顶多杀一少部分,看情形,这批大汉背后,似也有人懂得巴力克的弱点。”

车战立即向四面仔细观察,一会道:“不错!你猜对了,那树林后还藏着一老一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10章 侠心感动黑心狼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铁汉娇娃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