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铁汉娇娃》

第11章 三更日当顶,午正月临头

作者:秋梦痕

在摩天岭上,武林中两个奇特的人物,居然谈得情投意合,车战与巴力克一直谈到天亮,在阳光高升才分手。

车战,巴力克离开摩天岭顶峰不到半个时辰,意想不到,这时在半山中追逐着两个人影,前面走的是个非僧、非道也不像儒着的中年人,衣装怪异;后追的竟是二十七八的少妇,身材苗条,仪态万千,可惜美中不足,在她风情楚楚中显得轻浮而带煞气,说来实在不调和呢!

“符鸩、符鸩!你到底为了什么要离开我,我对你那样好,你还不满意?”

中年人脚步慢了下来,最后回身道:

“谷天鹰!我西域神魔不知杀了多少女人,不管她有多年轻、多么娇美,我得手后,从不想两次就要她的命,可是我对你……”

谷天鹰道:

“符鸩!你是真心喜欢我,可是我对你何尝又不是百依百顺?”

中年人叹气道:“嗨嗨!谷天鹰,我老了,我不如史脱拉那样年轻。”

谷天鹰道:“哎呀!你说什么呀?咯咯!原来你是吃醋呀!”

中年人道:

“哼!天亮前,我亲眼看到你和他在林中眉来眼去,你把我符鸩当傻爪?”

谷天鹰道:

“哎呀!你太不了解我了,我已对你说过真心话,难道你忘记了,目前我是用人之际,我需要一批史脱拉那样有力的帮手,我对他还完全是假意呀!”

中年人道:

“谷天鹰!别来这一套,你的所作所为我不在乎,我也不嫌你嫁过‘飞天饿虎’侯冠,可是你跟我‘四域神魔’好过之后,你就不能跟别人好。”

谷天鹰道:

“符鸩!你要不要听我解释?史脱拉喜欢的是我三妹谷天虹,可是我三妹却又瞧他不顺眼,我也曾把二妹谷天恋介绍给他,然而史脱拉又说我二妹生得太笨,你说,你叫我怎么办呢?”

中年人道:“所以你就自我推荐?”

谷天鹰道:“不是啦!我在无计留住他时,我不能不施点假意思呀!”

中年人道:

“谷天鹰!我告诉你,一个史脱拉又算得了什么,你要跟继母玄冰夫人斗,我能胜过十个史脱拉,你要我,就不能把他留在身边,否则我们就此算了。”

谷天鹰道:

“好啦!好啦!我的好人……”说着就向西域神魔身上靠,嗲声嗲气,作出各种肉麻举动,一切手段全出笼。

所谓一物克一物,西域神魔软化了,双手一抱,光天化日,就在阳光下……作其云雨巫山之梦。

中年人道:

“谷天鹰!我还是那句话,只要你一心属于我,杀车战、侯冠,夺取血龙杯,复兴北极派,有一天我得到阴阳符,助你横扫中原。”

谷天鹰道:

“符鸩!我也是那句话,我的心属于你,但你不能阻我发展势力,将来我们如正式成为夫妻,你可知道你已是北极派掌门。”

良久,西域神魔虽不作声,似已投降了,居然喘着气,可是“战斗”已各出奇招,难解难分。

所谓色不迷人人自迷,以西域神魔和谷天鹰那种人,一经进入慾境,居然也把四外失去视听之能,就在他的战场附近的石后,不到五尺处就藏着两个少女,那竟是玄风和妙品。

玄风和妙品本来想藏着探听秘密,可是她们做梦都想不到西域神魔和谷天鹰竟做出那种事来,她们听得到,看得见,事到临头,不要说出手,连动都不敢动,真是诱惑加恐惧,一种心跳两种情。

足足有两个时辰,战斗终于停止,敌对双方不打不相识,狐仙与魔鬼言和,双双携手而去,只留下一片零乱的山地。

妙品道:“玄风,我们今天倒媚透了,阎王为什么不收拾他们?”

玄风道:“妙品,都是你,我说太危险,你要藏着听,现在好啦,危险虽没有,却见到那一场恶心事!”

妙品道:“哎呀!玄风,这是阳光下呀,我怎知他们会做那种事?”

玄风道:

“好了,好了!我们找处清泉,好好洗洗眼睛,清清耳朵。”

妙品道:“我们知道的消息太多了,非得找到车公于告诉他才好。”

玄风呸声道:“刚才的事也能说?”

妙品道:

“哎呀!这种事连小姐面前都不能提啊,怎么会向车公子说。”

玄风道:“妙品,我已看出你对车公子入迷了!”

妙品道:

“喂、喂、喂!玄风,你还说哩,你做梦都在叫车公子,但白说,连小姐都迷上了,何况你我?”

噗嗤一声,玄风笑了,轻声道:“别说了!迟早我们都是同一命运,快走吧!”

二人刚刚奔出摩天岭,妙品突然一指前面道:“你看,那三人是谁?”

玄风欢叫道:

“是小姐、纪小姐,还有艾姗小姐。”二人猛地向前冲,同声娇呼!

前面山道上行着三个少女,真是余微微、纪翠羽和艾姗,她们听到后面呼声,一齐停步回头,看到二女,也很高兴。

玄风抢在前面,一到高声道:

“小姐,车公子呢?”

余微微笑道:

“阿风,你只想着他?”说完轻笑不已。

玄风嘟着嘴道:“哎呀!小姐,你是跟车公子一道呀!”

纪翠羽娇笑道:“被人家抢走了!”

妙品闻言哈哈笑道:

“车公子被抢走,你们三个早拼命了。”

五女闹着,直向祁连山进,玄风在路上,立将谷天鹰与西域神魔的谈话该说的全说了,可是她边说边脸红。

余微微向纪、艾二女道:“这是意料中事,我们所见,料得不错。”

艾姗道:

“想不到,谷天鹰竟是这种女人,她居然要杀亲夫哩!”

纪翠羽道:

“这种毒妇,为了目的岂择手段,不过西域神魔也不会有好结果,恐怕谷天鹰还有其他目的。”

余微微道:

“她会把西域神魔的本事全学会。”

纪翠羽道:“她会与西域神魔长期相混?当她把西域神魔的东西掏光时,也就是那魔头归西的一天了。”

余微微望望天色,吩咐玄风和妙品道:

“你们两个到前面去,看看有没有镇市吃饭,已经过了午时啦!”

玄风招手妙品,加快脚步,顺着山路抢先冲去,纪翠羽看到二女背影,笑向余微微道:“你这做主人的今天可能看走眼了!”

余微微笑道:“纪姐,什么地方不对?”

艾姗笑道:

“玄风向你说出看到谷大鹰和西域神魔时,脸色红得有点古怪。”

余微微噫声道:“有什么古怪?”

纪翠羽道:

“一个妖騒女子,和一个婬邪魔头走在深山野外,你该想得到会做出什么事?”

余微微道:“会做出什么来?”

纪翠羽笑向艾姗道:

“她还不通窍呀!她跟阿战还没?……”

余微微道:“哎呀!你们两个疯啦!”

艾姗轻笑道:

“纪姐!她会意了,看样子,阿战忽然正经了。”

余微微笑道:

“原来你们还不知我和阿战那段时间,他呀,他被雷节度之死伤心透了,与我化成各种形相,展开暗杀行动,只杀得玄冰夫人那些堂主、香主、舵主胆战心惊,我记得共有十四次之多,玄冰夫人带去泰山的人马,最少也去了二十几个。”

纪翠羽叹声道:“阿战做事,公私分明,这是他最可爱的地方。”

余微微道:

“你们看出玄风见到那种事了?”

艾姗道:

“玄风和妙品十几了?”

余微微道:

“都是十八岁,玄风大妙品三个月。”

纪翠羽笑道:

“那就对了,她们看到那种事无疑了,但不好意思说出口,不过这种事,我们也不好意思问,但已证明谷天鹰的手段是成功了。”

翻过一座长山坡,艾姗在前面忽然叫道:

“微微,玄风单独回来了,奔得很急,莫非出事了?”

玄风奔近大叫道:“三位小姐,不好了!前面有场非常少有三角大战,其中竟有巴力克!”

余微微道:“三角?还有两个是谁?”

玄风道:

“快点赶去,其中一个全不相识,剑术与巴力克同样高深,另外一个好像是你说过的史脱拉。”

余微微道:

“是的,史脱拉的剑术非常高。”

玄风道:

“在我看,三个人只有他最差,”

余微微道:

“史脱拉确实不差,这证明巴力克出乎我想像的高,另外一人又是谁呢?”

赶到三里处,那是一条小镇的前面,只见在刚刚收割的稻田之中,三把长剑舞起一片寒光,剑术精妙,已经战到人剑难分之境,确是三个难得一见的高手。

纪翠羽向余微微、艾姗问道:

“哪个是巴力克?”

余微微道:“年约二十六七,身穿蓝衫的。”

余微微说到这,一拉艾姗道:“那史脱拉好像有心事?在这种场合,岂能分神呀!”

艾姗道:

“也许被谷天鹰迷住了,他不应分神的。”

纪翠羽道:“是哪一个?”

玄风接着道:

“是穿青色紧身装的那个,你们看,着贵家公子装的,黄衫飘飘,剑术好紧啊!”

余微微忽然道:“妙品在哪里?”

玄风道:

“四面围观的人群更多了,她刚刚还在这里,现在那去了?”

正说着,忽见妙品由右面人群中挤了出来,如飞奔到道:

“我查出来了!”

她手中还拿着一包东西,余微微知道那是吃的,笑问道:

“查到什么了?”

妙品道:

“有两个老人在右面那几株野桃树下,喏!在那群人后面,他们口音是北方的,看到嘛?”她指给大家看。

艾姗道:“看到了!他们认得黄衫青年?”

妙品道:

“对!他们说,黄衫青年是什么‘监军侯’姚殿封!从来不入江湖的人物。”

余微微道:

“八成是京里的什么武官?‘监军侯’也许是官衔。”

纪翠羽道:

“四面上百观众,多半是武林人,这一场不知要打到什么时候?有巴力克在,我们不能离开,当心血龙杯落到别人手中。”

纪翠羽忽然一拉余微微道:

“阿微,看到没有,我们后面出现了一群美人儿!”

余微微回头一看,高兴道:

“是我的好朋友,七仙女!”

忽然看到一个其中穿红衣的少女向她招手,立即道:“那是老大朝容,不知要我去做什么,为何不过来?”说完,单独迎过去。

一到,只见七女一涌而上,大家欢笑着拉手拥抱。

这时余微微向红衣女道:“阿容,叫我来有什么事?”

红衣女道:

“阿战已与巴力克交换了血龙杯,巴力克似对阿战非常崇敬,他现在身上是阿战的那只,你要当心他受伤害。”

余微微啊声笑道:

“风流哥儿又套住你们了,那真热闹,你们快去会见艾姗和纪翠羽,将来都是一个笼子关的啊!”

红衣女笑道:

“阿微,你代我向她两个问好,我们还有急事去办。”

余微微道:“什么事?”

红衣女道:

“嵋山双剑死在阴阳符下,而且又不是‘三色毛’易根生下手的,因为易根生还不懂,这证明易根生已经遭人套符所杀,目前阿战对此事非常担心,我们非查出夺符之人不可!”

余微微道:“有了眉目?”

红衣女道:

“八成就是‘疯儒’符书痴那个精通各种中外文字和符法的人,已经有人发现他已出现江湖,你们保护巴力克脱险后,也要全力追查阴阳符。”

余微微道:

“好,你们走!对了,阿战现在有消息?”

红衣女道:

“他现在是单独一人行动,可能又要延迟去祁连山了。”说完遥向艾姗,纪翠羽挥挥手。

余微微回来,立将对话内容向大家一说,引起众女又笑又紧张,艾姗道:“阿战成了众香国王啦!”

纪翠羽道:

“愈多愈好,将来金银岛要改名了。”

余微微急急道:

“阿姗,史脱拉见不得你,你一走近战场,他必定撤走,剩下巴力克和什么姚殿封的再看情形解决。”

话未收口,突然远远传来一声长啸,啸声未停,空中落下一个青年,飘飘然到了斗场。

众女一见,同声叫起来:

“阿战!阿战……”

没有错,落下的确是车战,而且是本来面目,只见他走近斗场朗声道:“姚兄、巴兄!二位请退下,小弟想要领教领教那史大侠几招!”

巴力克一见车战首先后退,可是那个姚殿封居然大笑走向车战道:“车兄,什么风把你吹来了?”

车战大笑道:“哈哈!姚兄!两年不见了,怎么了,锦衣玉食不享受,跑到江湖来餐风露宿?”

那个史脱拉看到两个强敌竟对车战同样友善,心知不妙,连下台话都不说一句,突然拔腿开溜。

车战装作不见,立向姚殿封道:

“是皇上派姚兄出来找血龙杯的?”

姚殿封摇头道:

“皇上心中有数,想派也不会开口,否则就不会派八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11章 三更日当顶,午正月临头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铁汉娇娃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