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铁汉娇娃》

第13章 万百通归天,金银岛易主

作者:秋梦痕

车战靠近文不名,嘻嘻笑道:“烧松鸡的味道如何?”

老头子心里明白,这小子在此际靠过来,八成又有鬼心眼了,他赶急移开,嘿嘿笑道:“味道不错!怎么啦,五只鸡让我老人家吃几只?”

车战哈哈笑道:

“老头子,你看,我还没有动手呀!等你吃到剩下的我再吃。”

文老头道:

“噫!小子,怎么着,今天你变啦?居然懂得敬老尊贤啊!”

余微微接口道:“我的一份也不动,看你伯伯能吃多少?”

文老头嘻嘻哈哈道:

“丫头!演双簧呀?有什么事,说明白,车小子是吃定我的。”

余微微娇笑道:

“你老能不能带我们去三更山啊?”

文老头道:“不能!刚才我遇上一个丫头,她约我到一个地方去。”

余微微道:“是‘闪电剑’姜瑛姬?”

文老头道:

“除了你与她,没有第三个能使唤我,说也奇怪,她曾说过不入中原,为何突然来了?难道有特别要事?”

余微微道:

“她也是汉人,为何不肯来?这事她没有对我说过。”

车战道:

“管这些干啥!老头子,你不带我们去三更山,难道不能指示方向?”

文老头道:

“看你小子的神色,莫非对三更山有很浓厚的兴趣,好吧,告诉你,这是个鬼都不愿去的地方,武林中有句老话‘武林坟场有宝藏,三更山头鬼叫娘!’你们不怕与骷髅作伴,那就到正午谷去看看!”

他一指西北方向道:

“此去三百里,在祁连山脉中最荒凉的地方,那儿有一座峰,不长树,不生草,终日瘴气弥漫,只有三更山和正午谷没有,峰高顶日,正午人谷,月出入洞,洞中全是白骨。”

余微微道:“那个洞就是月照洞?”

文不名道:“不错!五百年前,传言那洞中出现了真正妖魔,吃人数千,天下武休关门。”

车战笑道:“专吃武林人?”

文不名正色道:

“妖魔吃的精气神,吃一个武林高手,抵得上百个平常人。”

这时文老头已经三只烤鸡下了肚,只见他酒醉醺醺地站起道:“我要走!”

二人见他歪歪斜斜的,一路摇晃而行,余微微担心道:

“这个样子,遇上哈沙图怎么得了!”

车战笑道:

“酒醉心里明,你看,他不多不少留下两只给我们,这点证明他还是很清醒。”

余微微轻笑道:

“这个老头很可爱!我想不到,他也与姜瑛姬讲得来。”

二人吃过烤鸡和馒头,不再管别的事,一心就朝三更山急奔。

三百里穿奔于奇峰异岭,穷谷幽林之间,好在北极派没有一个人现身阻挡,在第二天黄昏时,他们终于看到文不名所说的怪峰了。

余微微轻声道:

“我不信不长树不生草的地方,现在一看真奇怪,全是怪石峨峋,”

车战道:

“快提高内功,那些迷迷蒙蒙地雾,全是毒瘴。”

余微微道:

“现在不到三更,怎么办?”

车战道:

“提高内功就行,我们不似一般武林,无须等三更或正午,愈早人洞愈好,你不要认为只有我们知道,凡事不可预料。”

余微微道:“你还担心什么?”

车战道:

“我不知道,我总觉得有点怪怪的,毫无把握,因为那东西不知藏在什么地方。”

在常人伸手不见五指的情况之下,他们通过浓密的瘴气,好在浓瘴阻不住他们高强内功的视力,到了一座崖头,车战还是不敢大意,虽有罡气护体,依然不敢大声说话,用手指着崖下道:“黑黑的,怕有百丈高?”

余微微道:

“这谷很小,你看!周围的崖顶一样高。而且能看到,多估计一点过十丈方圆,简直似口大井嘛?”

车战道:

“我们提功飘下去还是沿崖纵下去?”

余微微道:

“当心谷底有东西,还是慢慢纵下去好。”

车战点头同意,领先向下分段纵,轻如猿猴,可是崖壁十分陡峭,有些地方其立如削,根本不能停足。

到达底下,余微微吓声道:

“白骨!天啦,这要死多少人?”

车战道:

“文老头的话一点不虚,这些骨头快化掉了,不知洞在什么地方?”

他顺着崖壁,一路找过去,但走不到五丈,突然停住,以手指石壁道:

“微微,你看!”

石壁有个古怪的大洞,外形如同一只怪兽的巨口,又好像是个凶鬼头,余微微惊声叫起道:“这哪是月照洞,不如号鬼头洞,我们要进洞,等于送进鬼口中。”

车战道:

“这怪洞不是自然的,巨目獠牙,全是人工的,一定是当年巨魔的亲手杰作,我们进去!”

地面全是枯骨,连踏脚的地方都没有,余微微的武功虽高深,但她到底还是女孩子,一面走,一面十分紧张道:

“我真不敢落脚呀!”

车战笑道:

“边走边踢,洞很深啊!不是真的,宽窄不等。”

余微微道:

“那倒不要紧,无数的骷髅头看着我,真不好受。”微微紧紧拉着他。

车战轻声道:

“也许我们还要在骷髅堆睡觉呢!”

余微微气急了骂道:“呸、呸、呸!在这个时候还说不正经的话。”

车战笑着道:“现在没有毒瘴啦!黑暗也减少了,这是什么一回事?”

余微微道:

“里面有绿光,当心!”

车战豁然道:

“不必担心,你看,枯骨上都显磷火来,难怪愈走愈亮了。”

再向内转,经过一道门,地面的骷髅没有了,但洞壁上的绿光更强,照得毫发可辨啦,余微微噫声道:

“没有骨头了,磷火更强是什么一回事?”

车战道:

“我也搞不明白,这洞真古怪,好像还深得很。”

余微微一指道:

“又有石门了,好似关卡一样。”

车战道:

“这洞似无石室,与一般修行洞府不同,我们已走过百多丈远啦,转来转去,连方向都估计已经过九道洞门,更奇的是磷火,这时好象全罩在绿色光环里,车战高兴道:“微微,你有什么感想?”

余微微道:

“你又来了,气氛不错,但有点阴森森的,这种情调,如在房子里多好!”

车战将她搂住道:

“可惜没有床。”

余微微抛他一个媚眼道:

“当心有妖怪出现!”

车战道:

“哪有这样不懂风情的妖怪!”

余微微道:

“哎呀!我们留心那东西呀!”她被车战一只手撩得心机摇摇。

车战笑道:

“这次我再也不放过你了!”

余微微轻声道:“找到东西再说如何,你看,那儿有块干净地方,你把我的心搞乱了!……”

车战放了她,忽然道:“这可能是最后一洞了。”

余微微忽见洞顶垂下无数石笋,一眼看不出整个洞中情形,而磷火更显强烈,低声道:“你说得对,快找东西。”

二人分开找,不放过任何可藏东西的地方,不一会,余微微忽然见到一张石案,上面光滑无比不禁忖道:“糟!阿战看到不得了!”

她想到深处,面上飞起桃花,更显得美极了,居然忘了找东西。

好在这时响起车战一声呼唤:

“微微,我找到了,是个铁盒。”

这一声,惊醒了想人非非地微微,她还没有转身,只见车战找到,手中拿着一个小小铁盒,便问道:

“看过盒里没有?”

车战点头道,“没有错,是柄古铜色桃木剑。”

他打开铁盒,高兴道:“你看,剑上刻有‘五雷令’三字,下方是符,另外一面是咒语,还有心法。”

余微微道:“我们就在洞中练,最好你练,我替你护法。”

车战道:

“不,你炼我护法!”

余微微道:

“你推什么,快坐上这张石床。”

车战道:

“我们都不必推让,我们同练,这洞不会有人闯进来,”

余微微道:

“哎呀!‘五雷令’只有一柄,不能两个带在身边呀!”

车战坚持道:

“谁带都不要紧,练就非要两人同练不可。”

余微微争他不过,于是双双盘膝坐在石床上,首先练心法、咒语,记熟后即人定,好在二人都是行家,无须决窍指点。

车战和余微微在月照洞练五雷令的时候,这时距离三更山约三百多里的千峰耸立,万谷幽深处,却掀起一场史无前例的大风波!

也许除了车战和余微微,其他所有武林都投进去了,打得十分激烈,但不是一场总斗,而是共有三十几处分开斗,更妙地不是生死斗,而是疑神疑鬼的追逐之斗,你怀疑我得到什么,我又怀疑你已得手了什么,三言两语一盘问,打开了,弱者逃,强者追,一座祁连山脉的西半部,无处不是武林人,同样也人人都在紧张中。

这个大风浪,看情形没有停止的时候,人已死得不少了,连雄据漠北,自认为是祁连山之人的北极派,开始还威风八面,视祁连山为禁地,现在呢,不但分成了两半,局势大乱,谁也控制不了,甚至连玄冰夫人也控制不了她自己手下,庞大势雄的部属无法统驭了,四十八堂、九十五舵。一百余香主,不知为了什么,分成无数批各自出动,争的是没有看到过的东西。

这一场莫名其妙的混乱,如果只是车战的人手,八大供奉,加上中原九大门派,总和起来也无法使北极派大乱阵脚,因为中原四疆在不知不党中涌来了二十几批,又加上谷天鹰已公开内变,使得玄冰夫人手忙脚乱了,她自己一乱,她真正的部属失去了统驭,私底下有了某些打算。

一连有了十几天了,局势已经由西半部山脉向东半部移动,在天色微明中,首先出现在三更山西面三十里处是三个人,一个巨人、两个青年,他们竟是大佛儿和麻不乱、桑屠三人,桑、麻两人似还负了伤,走路毫无精神。

到了一处石岭上,大佛儿似在察看地势,也在察动静,只见他大声道:“桑兄、麻兄,你们内伤不轻,一连五天没有休息了,坐下来,提功调息一会再走。”

麻不乱发出咳声道:

“什么时候才能找到三更山?”

大佛儿道:

“文不名老头的指示,我们没有走错方位,也许快到了。”

桑屠骂道:

“他妈的!一生打鹰,这次被鹰啄了眼,那家伙到底是何方人氏?”

大佛儿笑道:

“他不是宁波人,谁叫你与他拉乡亲,竟然遭了他暗袭。”

桑屠道:

“老麻不也是!那家伙说得一口宁波话,我又离开故乡很久了,哪里知道他是冒充的,他如不说湘西口音,老麻也不会受伤。”

大佛儿笑道:“那家伙真鬼!北极派人多属漠北,那家伙居然也会西疆很多语言,凭这点,听说有很多北极派就是这样糊糊涂涂遭偷袭而死。”

“会各地语言不为奇,他那‘一二三’的变化才可怕。”麻不乱捧着胸口,说起来还有点恐怖之情,又道:

“他的功力也确实高!”

大佛儿道:

“什么叫‘一二三’?化身我是看到了!”

麻不乱道:

“这是天竺人说变化的话,天竺武林有一种功夫,与对手打斗时,或者要偷袭,否则就是不敌脱身,他能变得无影无踪,但只能变化很短的时间,口数一二三的时间他又出现,这种化身不如我们中原的遁法太远。”

桑屠道:

“你说得不错,他就是以化身偷袭八大供奉中长城真人,我亲眼看到他与长城真人交手,时隐时现,不出百招,他竟把长城真人打败。”

麻不乱道:

“他的易容术也不等闲,虽然不及阿战,但也数一数二了。”

大佛儿道:“他想逃出祁连山脉也不容易。”

麻不乱道:

“他能变、能易容,武功又高,因此他把在祁连山围攻他的捣乱了,搞得疑神疑鬼,不知打了多少冤枉架。连北极派自己人都干上了。”

大佛儿道:

“别的不必说了,我们找到阿战再说,文老头说他在三更山,但我们不知他在搞什么名堂?十几天了,他还在吗?”

麻不乱道:

“不找到他,谁也没有办法对付那神秘的家伙,奇怪,连文老头也不知阿战在搞什么鬼?”

桑屠道:

“他身边有余微微,也许是在三更山过神仙日子里!这家伙什么都好,就是有不少美女在身边,真气死人!”

大佛儿哈哈笑道:

“谁叫你们两个要打光棍!我是练纯阳童子功的,又当别论了。”

“哈哈!你们这些家伙在背后咒我呀!”忽然人影一闪,三人面前多了两个青年男女。

“阿战、阿战!余姑娘,你们终于露脸了!”三人都跳起来,可是麻不乱和桑屠却咳个不停。

车战大惊道:“你们怎么了?”

大佛儿道:

“他们遭遇神秘人物打成内伤了,服了葯,但不见效。”

余微微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13章 万百通归天,金银岛易主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铁汉娇娃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