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铁汉娇娃》

第14章 花面帮江湖奇闻

作者:秋梦痕

车战不许余微微离开,姜瑛姬更不让她走,他们在房中如何治法,外人哪个知道,照常理,治疗阴阳符不须半个时辰,可是二女一男却过了四个时辰还没有开门,时间都到达三更啦!

古浪城地处四通八达,三更天的街道,依然热闹,甚至有些做山产买卖的才赶到。

房开了,车战好像还在整理衣着,姜女躺床上,那不是旧伤未愈。

余微微在洗脸,向着镜子,面上露着古怪地微笑,车战走过去问道:“肚子饿不饿?”

“你真坏!”余微微笑骂:“一个还不够。”

车战轻声道:

“阿瑛睡觉啦!轻声点!”

余微微道:

“都是你,把她累坏了,快去叫店家把吃的送进房来。”

车战道:“好好!快把阿瑛叫醒来一同吃!”

说完又亲她一下道:“你要准备后半夜!”

余微微狠狠地打他一下道:“才不哩!我要睡觉。”

车战管她不了,一路笑着到前面去了,余微微又气又笑,正感不知如何是好,忽闻姜瑛姬笑道:“阿微,用计呀!否则你要单挑啊!”

余微微听了骂道:

“哎呀!你也坏,你醒来了也不吭声,如何办?用什么计?你快整理衣裳!”

姜瑛姬道:“你不是有很多探子!”

她一面起床整装,一面走到妆台前。

余微微走到她背后,替她整理头发,笑道:“他还要去联合镖局,我们不能调开他太远。”

姜瑛姬笑道:“由我来说!”

忽见门外有了谈话声,二女向门口一看,只见车战领来一位老人。

车战进房向余微微大笑道:

“你们猜,这是谁?”

余微微道:

“联合镖局,古浪城分局副总镖头!”

车战摇头笑道:“不对不对,这是正牌总镖头‘开山手’马如龙前辈呀!”

二女一同拱手道:

“马老好!怎么这巧?马老也来古浪啦?”

老人连声道:

“两位女侠好!巧在老朽会到麻大侠和桑大侠,还有巨人大佛儿,他们说,车公子要来古浪,所以老朽日夜兼程。”

请客坐下后,车战笑道:

“本来我们三个人要在古浪镖局找份镖师身份作掩护,等到那神秘人物来投红镖,将他捉住,可是我把情形向马老一说,以马老的经验,说那人投保是可靠八成,但绝对不会在古浪投保,古浪太近,做得太明显,破绽容易被武林看出来。”

姜瑛姬道:

“以马老之见呢?”

马如龙道:

“以老朽之见,那人要脱身绝对不可能,沿途数千里,他飞不出去,装扮一般商人绝对不行,保长途镖也不行,他只有保短镖,一节一节投保,不过另有一点三位要当心,这人能说各地方言,这证明他有语言才能不错,但绝对不是新进中原的人物。”

车战道:

“你老说,他已在中原待了很多年了。”

马如龙道:

“待了很多年不为奇,异域人来中原待一辈子的大有人在,而这个人,也许不止一个,他在中原一开始就有某种野心,查察我中原武功,夺取中原武林奇珍只是某种野心之一而已!”

余微微道:“他们寄身何处呢?”

马老人道:

“姑娘问到老朽所怀疑的核心了,请问姑娘,从小被异域武林打进中原武林的寄身处,以何方法为最安全、最有利?”

余微微惊叫道:

“寄身各大门派作弟子!”

车战吓声道:

“这人学会他异域武功再投身各大门派之一了!”

马老人道:

“虽非绝对,不无可能,但寄身的地方又以少林、武当为最好,不过这两派也有难寄之处,因为必须当和尚或道人。”

姜瑛姬道:

“也有外家弟子呀?”

马老人道:

“问题是,外家弟子必有家,异域来的哪有家?”

车战道:

“愈说愈麻烦了,我希望他不是这条路上人物,否则根本抓他不着了,目前来祁连的各大门派人数大多了,他根本不必投保镖局,其掩护之处谁能查出?”

马如龙道:

“这是老朽的猜测之一,当然不能确定,九大门派不是乌合之众,收一门徒都得经过考察才收。”

车战道:

“你老刚刚说过,夺天王塔的恐怕不止一人,所指之意何在?”

马老人道:“你莫听差了,老朽是说,得手之人有一党,不是一个。”

车战诧然道:“你老必有所据呀?”

马如龙道:

“假如要老朽说出心中所预测的,那就话长了,我得先问老弟,你可是两极派掌门车自强的后代?后来车掌门被谷不凡闹分离,自成南极派。”

车战道:

“你老创设联合镖局已有几十年了,威名与公正,武林无不尊重,晚生没有隐瞒的道理,晚生正是。”

马如龙道:

“你已二十三岁了?”

车战点头道:

“你老算得出?”

马如龙道:

“二十五年前,你父亲曾经打败一个叫‘七星海龙’的海上霸王,夺得一件宝物,它就是‘天王塔’,也就是今天出现的天王塔。”

余微微惊叫道:“原来如此!这中间似有不少渊源?”

马如龙道:

“谷不凡闹分离两极派,不仅仅想当两极派掌门,夺到两极令符,真正的目的是要夺天王塔,这只有几个人清楚,那是老弟的师傅,也是我大师伯,还有天乞子、文不名、四海神捕加上老朽。”

车战大惊道:

“家师是你大师伯,他一直未提过,这样说,谷不凡是二师伯了。”

马如龙道:

“你师傅只醉心于‘武林坟场’,大权多半操纵在谷不凡手中。”

姜瑛姬道:

“这问题愈扯愈远了!”

马如龙道:

“姑娘想急急知道天王塔的事?好,现在转到正题了,谷不凡第一步闹分离,分离成功后,他发现车战的父亲立即成立南极派,势力还是比他大,于是不敢下手,因为两极派令符还在车战父亲手中,没有令符,车战父亲手下不会心服,也没威信,何况天王塔又被车战父亲藏得非常秘密,于是这野心家伙动脑筋找别人相助了。”

车战道:“找谁?”

马如龙道:

“他无法找九大门派,因为两极令符还是九大门派的当时掌门歃血公送的。”

余微微道:

“谷不凡只有向四疆势力最强的帮派重聘了。”

马如龙道:

“对!他找到了七星海龙,那时七星海龙既与车战父亲有仇,又想把天王塔再夺回去,于是一拍即合。”

姜女道:

“可是南极派虽被毁,谷不凡与七星海龙依然美梦落空了。”

马如龙道:

“七星海龙与谷不凡都有野心,有心机的人物,他们当然不会罢手。”

车战跳起道:

“目前夺得天王塔的,一定是七星海龙。”

马如龙摇头道:

“七星海龙的年纪,已与老朽差不多,都在七十开外了,也许他比老朽还大,可是这次得手的人不到五十。”

车战道:

“晚辈有个人,是当年南极派唯一活着的香主,他一定能认出当年与谷不凡联手之人!……”

马如龙连连摇头道:

“当年七星海龙自己未出面,派给谷不凡的人物也不是本来面目,那人蒙面参加的,连谷不凡自己都认不出来。”

车战泄气道:

“这就难查了!”

马如龙道:

“整个联合镖局由老朽替你安排,一有可疑投镖人,老朽自有方法通知你,你自己还是另想计策追查,老朽是昆仑派长老,各大门派由昆仑派出去查,我们不放过任何可能之处。”

车战拱手道:

“晚生不在乎天王塔,当年既有七星海龙派人参加,晚生要查出目前得手天王塔的人物是不是七星海龙派来的。”

马如龙道:

“老朽一定尽力,因为令尊当年对联合镖局可说是恩人,好!老朽这就告辞了。”

车战和二女送走马如龙后,大家再商量一番,余微微知道他已心中平静,问道:“我们如何进行?”

车战道:

“你们两个稍微易动一下形象,年纪不变,不要真像这样美,衣着太鲜艳了。”

余微微笑道:

“你要捣什么鬼?”

车战笑道:

“装普通武林!”

余微微道:

“这样一来,连自己人也认不出了?”

车战道:“我想你有你的办法,我有我的办法,阿瑛本来是一个人,她就不必作暗号了。”

余微微想想后道:

“我实在一直没有规定暗号,你忽然又想到易容是怎么一回事?”

车战道:

“第一要避开北极派人,北极派认得我的虽然不多,但闹出去会影响我们夺取天王塔,当然对付‘西域神魔’和‘大汉金戈’哈沙图更有必要。”

姜瑛姬道:

“我如见到哈沙图怎么办?”

车战道:

“不可出手!这个人我还没有摸清楚,但在我猜想,连我也不容易除掉他,何况我还要利用他,他是对付西域神魔最好的人选,他更是对付夺到天王塔神秘人物最好的猎犬。”

余微微道:

“你的意思,今晚不在这客栈过夜了?”

车战道:“我已叫店家准备吃的,吃过后再休息一会就动身,时间也快天亮了。”

二女对望一眼,知道他这时心中很乱,于是各自准备。

“店钱我算了,阿瑛,微微,打过四更很久了,我们走吧!”车战从外面走进房门。

姜瑛姬道:

“古浪城好像来了不少武林人?三三两两地经过我们上房去后院。”

车战笑道:

“你凭这一家客栈来估计全城?”

余微微笑道:

“阿瑛这点比我强,阿战,前面更多吧?”

车战点头道:“所以我们更要快点离开,好在我们易容早,不然引来很多俗套。

姜瑛姬道:

“有不少是你认识的?”

车战道:

“各大门派高手,认识我的有多半,但又是些点头朋友,谈不上交情。”

三人由屋面翻出,车战一手一个拉着余微微和姜瑛姬,直向西南,可以说毫无目的地走,一心打算凭运气遇上夺得天王塔的人。

不出三五十里山路,天色大亮了,姜瑛姬道:“前面有庄院,我们怎么办,向人家要吃的?”

车战道:

“讨饭是男人的事,哪有要妻子抛头露面的,你们在此勿动,我马上回来。”

余微微见他走后,笑向姜瑛姬道:

“他居然说出我们是他妻子了!”

姜瑛姬笑道:“最好我们都是他情人,虽有三妻四妾名份,但他会以哪几个为妻,那几个为妾呢?”

余微微笑道:

“他的眼睛只怕没有‘妾’这个字,他看中的都是妻。”

姜瑛姬道:

“这不合礼制呀?”

余微微郑重道:

“我们喜欢一个守礼制的俗物嘛?我们自己又是一个俗物嘛?阿战眼睛里没有富贵贫贱之分。”

姜瑛姬笑道:“也许我们就是这样看中他,对了,怎么了,阿战去了不少时间啦?怎么还没有回来?”

余微微忽然一撞姜瑛姬道:

“有人接近我们了!”

姜瑛姬道:

“不少,大概活得不耐烦了!”

四面忽然冒出十几个怪物,余微微四面一看,立即道:

“不要出手!”

原来冒出来的全是野人一样,面上画着五颜六色,男女都有,姜瑛姬似认识,轻声道:“是千里森林里的‘鬼面帮’人。”

余微微道:

“他们从不入市镇,虽然不是野人,但从不入中原呀!”

姜瑛姬道:

“当然也是前来夺宝的。”

忽见一个花面人行出道:“两位姑娘,快报出来历和字号来!”

余微微笑道:“你们来了多少?”

花面人道:

“七十二煞全部到了!”

姜瑛姬道:

“花漆帮主也到了,真是难得。”

那花面人忽然收回手中怪刀道:“能道出我帮主来历的,没有几人,这证明两位姑娘与我帮主有交情了?”

余微微道:

“我们正想与贵帮主相商一件事情啊!队长可否引见?”

花面人道:

“两位在此稍候,我们去请帮主来!”说完,忽又全部隐去。

“哈哈!你们认得这批怪物?”车战一闪而出。

余微微笑道:

“他们不是怪物,不过他们喜欢用各种颜色的树漆涂脸,在须弥山区立帮。”

车战道:“啊!是武林传言的‘花漆帮’,又叫‘鬼面帮’的神秘组织?”

姜瑛姬笑道:“你也知道呀!”

车战道:“听说他们帮主武功奇高,手下没有尊卑之分?可是微微又称那个花面的为队长?”

余微微道:

“队长是临时指定的,今天他当队长,下次他也许变成队员了,他们个个都是非常高手!”

车战道:

“你要见他们帮主有何用意?”

余微微笑道:

“我们隐身鬼面帮,你认为不好?”

车战会意大笑道:

“那我们也要画成花面?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14章 花面帮江湖奇闻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铁汉娇娃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