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铁汉娇娃》

第15章 人魔峰与天牢谷

作者:秋梦痕

车战等送走小花面胡来后,余微微问道:“你要冒充花面帮人的用意,是怕北极派移走车伯伯?”

车战点头道:

“移走不移走我不知道,总之使他们不明了我去处最重要,因为我还不明家父是不是还活着,我不出现真面目,事情简单多了。”

三人加紧赶路,日夜不停,在渐近金山山脉中部时,这才仔细观察,小心查寻北极派禁地。

在月上东方,估计时到初更之际,三人正处于崇山峻岭,森林无际之中,余微微向车战道:“我们三人都不知道北极派重地在什么地方,如何找寻呢?”

车战道:“这是急不得!过去有金山派可问,现在金山派被北极派压制得大气都不敢出,一个人都不见了,我们只有慢慢找。”

姜瑛姬道:“我们找个地方休息,大家好好商议一下如何?”

车战道:

“当然好,这时能有北极派人可查问多好!”

余微微道:

“这里离北极派重地一定还有很远,连个影子都没有。”

三人顺着一条崎岖石径,沿着半山腰向下走,约有数里,姜瑛姬叫道:“我们进入谷地啦!”

车战道:

“注意附近,能有野兽打一只最好,半天没有吃东西了。”

转过道急弯,突见远处灯火通明,居然有座大镇,人声隐隐,热闹非常,姜瑛姬惊奇而高兴叫道:

“想不到,在这金山山脉中居然有镇市,而且非常热闹。”

微微立住向车战道:“吃的不成问题了!”

车战不语,立住向镇市探望,面上没有一点高兴的样子。

姜瑛姬道:“喂!阿战,你看出什么不对呀?”瑛姬伸手摇摇他。

良久,车战郑重道:

“这是金山中部,据说连乡民都没有,那来镇市?你们留心看看,镇市中所有灯火,似乎有点什么不对劲?”

余微微道:

“你看出什么不对啊?”

车战道“

“通常灯火都有旺盛之感,但这镇上的灯火,看起来总觉得有点阴沉沉地感觉,毫无旺气,好似萤火一般。”

姜瑛姬疑问道:

“你不说,我们倒不觉得,你这一说,确实有点不对啊!”

余微微悚然道:

“不好,这是鬼市!”

车战道:

“我正是这种想法,不过我们还是要进去看看,这种事,实在难得一见,江湖上虽有传说,但我只认为是迷信,现在我们亲身所见,岂能避而不去。”

姜瑛姬道:“有什么危险?”

车战道:

“武林传说,一旦遇上这种事,第一不要与对方说话,第二不要有买卖交易行为,我们肚子再饿,也不可吃他的东西,最重要的不要有冲突发生。”

二女虽是武林少有高手,但她们到底是女孩子,她们这时心中总有点悚然之感。

车战领头,直向市集行去,二女却紧紧靠着他身边。

不到半里,进入市口,只见市内人来人往,简直没有什么异样,余微微向车战道:“我们想错了吧?”

车战道:

“不会错!”

姜瑛姬轻声道:

“什么都有卖,各行各业未见异常呀!”

车战道:

“热闹非常对不对?全镇人声哄哄,有说有笑哩!”

余微微忽然道:“阿战,你看,那不是文老头文不名?”

车战点头道:

“还有不少活的在内!”

不一会,只见文不名迎面而来,他一见车战等三人,似感一怔,立即走近道:“你们……”

车战笑道:

“你敢开口,我就放心了,不然我还以为你是这市上市民哩!”

文不名吁口气道:

“原来你们也是活的,小子,你们已经知道了?”

余微微急急道“

“老头!这儿真是那种市?”

文不名点头道:

“见了熟人,最好也别交谈,老人家我刚才是相信你们功夫才开口!”他忽然指着左侧人群中年人道:

“他叫马中和!我亲眼看到他在五日前死在北极派一个堂主手下,现在却又大摇大摆地走着呢,他是北疆高手啊!”

姜瑛姬吓声道:

“竟有这种事,那我们还在这里干什么?”

文老头道:

“你们既已懂得其中禁忌,绝对没有危险,问题是心中不自然,对了,车小子是否在找北极派禁地?”

车战道:

“你老一定知道?”

文老头道:

“论辈份,谷不凡还比我老人家小一辈,论心机,他是武林中第一流,他又是布置机关的能手,其禁地外人无法知道,就是他自己的人,只怕并非全知道,他如不是栽在玄冰女手中,你小子真还不是他的对手。”

车战啊声道:

“难怪啊!古义始终没有消息告诉我。”

文老头道:“你说的古义,难道是卧底北极派的人?”

车战点头道:“是的!是前两极派一个香主,现在干上堂主了。”

文老头道:

“在北极派中,就是死党也没有用。”

车战道:

“你老会过花面帮主了?”

文老头笑道:

“那倒是没有,我与‘老头鼠’小矮子胡来是至交,没有他给我消息,我怎能认出你们三个花面来,目前玄冰夫人正想勾搭花漆人,你这计策是不错,但想查出北极派禁地,只怕要费点力,再前进,眼前百里方圆不会有。”

车战道:

“你老如果没有别的事,不妨请一同走?”

文老头道:

“不!我在追查几个东疆进入中原的家伙,我想他们之间定有一个是得手天王塔的人物,”

余微微惊讶道:“那神秘人物真的窜来西疆了?”

文老头道:

南、北、东被千余武林封得连鸟都飞不过去,这中间已有数十个飞剑手,只怕你们还不知道。”

车战啊声道:

“这天王塔的诱惑力竟有如此之大!”

文老头道:

“天王塔中藏有三支小神剑,一旦得手者练成塔上神诀,像练成普通飞剑的人,那就是死神照命了!”

车战惊奇道:

“你老想在这里找收获?”

文老头郑重道:

“可以说,我是所有武林中第四批西来的,这面武林大网,由南、北、东三面抄来,层层叠叠排搜西进,你还不知道呀?”

余微微道:

“我们想到这点,但不知有这样快!”

文老人笑道:

“这个地方,每逢太阴之夜都出现,我怕那几个神秘家伙混进来以作喘息之所,你们就不必等天亮了,快点赶到前面去,不然北极派全部回巢就不容易搜了。”

车战拱手道:

“好,那我们就告别了!”

三人别了文不名,急急离开鬼市,直向前进,但走不到两箭地,文不名又追上了,出手一掷,招呼道:

“这里是吃的!今晚你们别向人家找吃的,如果遇上有人家,那都是不可靠!”

车战接下一包东西道:

“老头子,多谢了!”

奔到天亮,忽见山峰幽谷之间都有了人影,余微微道:“文老头的话,确实不错,围搜的武林愈来愈多了。”

姜瑛姬道:

“我们自己的人,为何一个也看不到,不知她们来了没有?”

余微微道:“我真担心她们安全。”

这时车战只注意左侧一片特别黑暗的森林,时已接近天明,那森林却还是如大海一般,二女靠近上去,姜瑛姬问道:

“阿战!你看什么?”

车战道:

“那片大森林中,不时有奇光闪动,你俩估计,我们要到中心地去有多远?”

余微微望望,估计道:

“大概要走四十里,你想查一查?”

车战道:

“我虽然不想到那森林中有北极派的禁地,但那种闪光十分古怪,不是鬼火,也不像练剑,更不是灯火,那是什么闪光呢?”

余微微道:

“我和阿瑛为何没有看到?闪了几次?现在没有了?”

车战道:

“不但是闪动,而且有流动,流动成圈形,共闪了五六次,也许天亮了,现在不见了!……”

姜瑛姬道:“西疆多毒物,有很多种奇毒之物身上也发光。”

车战道:

“那我更要去看看,你们如果不愿去,那就顺着前面山谷前进,我会赶上你们。”

余微微笑道:

“你去哪里我们会不跟去?走吧!查个明白也好。”

向左走一箭之地就进入森林边缘,只见全是合抱以上的大树,树与树之间,有些地方连两人排行都无法通过,地面上落叶盈尺,不放轻功,人必陷入腐叶之中。

车战道:

“看形势,这是古森林,没有人走过,大家小心点,当心巨兽和毒物。”

三四十里远的森林中心,要小心慢行,那比普通人行路还慢,三人走到日出,估计尚未走到闪光的地方,虽然没有遇到猛兽和巨毒之物,但还是不敢大意。

三人再走两里不到,耳中突然听到阵阵怪声,其中有数人喝叱声,又有如宰猪的声音,余微微急急将车战叫住道:

“别动!等我听听那怪声。”

车战道:“八成是几个武林人在围杀一只野猪。”

姜瑛姬郑重道:“才不是哩!”

她靠近余微微道:

“是不是西昆仑魔蝎到金山来了?”

余微微道:

“声音很像,三个人声又是谁?他们是被魔蝎堵住或是围攻魔蝎?”

车战急问道:

“你们说什么呀!我一点也不懂?”

余微微道:

“你听出怪声没有?那不是宰猪声,而是西昆仑山脉中有只怪物,是只比虎豹还大的奇毒绝伦三尾蝎,已经得道啦,变化无穷。”

车战道:

“有这种事,你们两个都见过?”

姜瑛姬点头道:

“不但见过,而且看到它杀死十个天竺邪门高手。”

车战道:“那不是成了蝎精!”

余微微道:

“是只不乱害人的三尾大蝎精,它可以日走数百里,本来有虎大,但可变小到手指一般,三只长尾有七尺,攻击如三只手,剧毒就在尾尖,就算它不放毒,一旦刺中,比利剑穿心还严重,再加上前面两只大螫,等于五种兵器,行动怪异而快速,通身甲坚如钢,凭这些就知有多厉害了,如果再加上变化,只怕无人能敌!”

车战道:

“有这稀奇事,我非去看看不可,不知是三个什么样的人物在拼呢?”

姜瑛姬道:

“绝对不是普通武林!”

三人悄悄接近,岂知又把车战惊愣啦,他看那只巨大三尾蝎不算奇,居然发现与三尾蝎火拼的竟是三个无头人,头是有,竟是提于手中当兵器用。

二女似先有所闻,互相望了一眼,面上亦有惊讶之情,同声道:

“提头三怪!”

车战轻声道:“你们知道?”

余微微道:“须弥山中怪异多,他们是须弥山中奇人!”

车战道:

“哪有把自己脑袋取下当兵器用的?”

余微微道:

“提在手中的是假头,是用寒铁精英铸造的,头发为天蚕丝,七窍中暗藏四种不同细小暗器,挥动时,你看像不像飞锤?”

车战啊声道:

“真头仍旧在脑上,只是隐去了,那他们还会幻术。”

姜瑛姬道:

“他们的幻术止于隐头,无法全身隐去,你看他们背上各有一只袋形包裹,那是装精钢头用的,当然也装衣物。”

车战道:

“他不是经常隐的?”

余微微道:

“平时把假头装入袋中,现出真头,与普通武林无异,又很少出现江湖,因此江湖上还不知道有他们这号怪人。”

车战看到三个怪人正在全力拼斗三尾魔蝎,不禁奇怪道:“他们为了什么要与三尾蝎拼命呢?看情形,他们根本斗不过呀!”

余微微道:

“无疑,他们想把魔蝎收服,作为己用,因此魔蝎已通灵。”

车战道:

“既已通灵,绝难力服,他们想错了。”

姜瑛姬道”

“你注意他们手中挥动的假头,那是经过精心铸造的,形象就似他们的本来面目,假头黑发无须,你就能知他们年纪了。”

车战啊声道:

“他们不到五十岁?”

余微微道:

“还不到四十岁,又不出山,对外毫无交往,在须弥山脉里,是拜火教的死对头!”

车战忽然道:

“看情形,他们要退走了。”

余微微道:“你看出什么了?”

车战道:

“他们的假头中已经发出暗器,真个小到无法看清,但魔蝎无损,这证明他们无能为力啦,再斗也白费。”

在这时,突见地面落叶都起了变动,余微微急急道:

“不好!腐叶下都藏蝎子,我们快退开。”

一霎哪,腐叶下钻出无数毒蝎出来,最小蝎子也有拳头大,由四面八方涌向三个提头怪人。

三个提头怪人一看大急,作势向树上拔升。

车战突然大叫道:

“别向上拔,树上也有。”声落,人己落在三人之间。

三个提头人似感一震,他们同声道:“花漆人!”

车战道:

“少说话,当心毒蝎,你们还不发出罡气?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15章 人魔峰与天牢谷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铁汉娇娃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