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铁汉娇娃》

第16章 天牢谷中救岳母

作者:秋梦痕

提起巴力克,车战居然有些怀念道:

“他不知是去苦炼还是也来到金山?这个人的本质并不坏,也许有一天,他真要以‘三清古佛’功与我比划比划。”

余微微问道:

“你还没有告诉我你是否在练?我总没有看到你安安静静过,难道你走路也在炼功?”

车战道:

“睁着眼,你们何时看到我有时间,你们睡觉时,那就是我悟功和比手划脚的时候,好在我的无形神功,能容纳各种不同功夫。”

姜瑛姬问道:

“三清古佛又是什么一种功夫?”

车战道:

“以禅宗、密宗交互运用,唯心法以禅宗为主,密宗为辅,内炼精气神,参照道法,性近则性见,佛为佛理,外功有禅门罗汉拳中伏虎、降龙,有由大法金刚拳改变体材,有比丘五式、迦蓝三式等等,共十七式,上十式讲力,下七式求变,的确非常玄奥。”

余微微笑道:

“你现在有用不完的功夫了,奇奇怪怪地装了满身满脑,又要夺天王塔。”

车战道:

“我情愿得而不用,绝对不能让神功神器落入邪门人物手中。”

三人正在走着,忽听后有个老人的声音大叫道:

“小子,慢点走!”

车战回头一看,追来的是两个老人和一个青年,不禁认出大喜,向二女道:“是文不名和胡来,噫!还有‘黑心狼’巴力克,他为何与二老走在一块?”

余微微笑道:

“那还不是因了你的关系!”

文不名和花漆老人胡来同时追近,哈哈大笑道:“看样子,你们夫妻已经知道神魔峰天牢谷了。”

车战道:

“我们就是要赶去,喂!文老,巴力克又是什么一回事?”

文不名大笑道:“他成了你的朋友,我们自然拉近了。”

巴力克走上笑道:

“风流鬼!有了你,我的身份值钱啦!”

花漆老头胡来大笑道:

“我鬼脸帮本来要找巴小子夺血龙杯的,可惜,现在告吹啦!”

车战道:

“血龙杯早已送到皇上手中去了,你想夺也白费,喂!说话别乱嚷嚷,当心有外人,我们三个现在是花漆人的护法啊!”

胡来怪笑一声,轻轻道:

“你们冒充这段时间,又会到什么人了?”

余微微道:

“有一个满头白须遮满五官的老人,功力高得惊人,二十几个北极派高手,加上三位堂主围困他,反被他杀了五六个。”

文不名骇然道:

“不知他的来历?”

姜瑛姬道:“我们从来不知有个叫‘须弥子’的老辈人物啊!”

文不名吓声叫道:“有这个字号?”

侧顾胡来道:“我不知的你应该知道才对呀?”

胡来摇头道:

“我也不知,我们两个不知的人物那就怪了!”

一顿又道:“文不名,还有比我们知道更清楚的就只有天乞子了!”

车战道:

“天乞子已经入了武林坟场,他这一辈子像我师傅一样,永远也不出洞了。”

文不名道:

“是自称‘须弥子’的指引你们去天牢谷?”

车战道:“正是!”

胡来郑重道:“有问题。”

文不名道:

“你认为他是故意引车小子入困的?”

胡来道:“北极派闹分裂了,谷天鹰一面有西域神魔符鸩作后台,又勾引了史脱拉和狐斯柯两人,加上分裂去的七位堂主、十九位香主、二十一位舵主,总计起来还没有一个号‘须弥子’的老人。”

余微微惊骇道:

“两个罗刹高手都被慾天鹰勾引上了。”

车战道:

“谷天鹰以妹妹为饵,自己又会迷,史脱拉和狐斯柯一定会被勾引去。”

文不名道:

“谷天鸾已经嫁了史脱拉,但谷天虹却为了不嫁狐斯柯而失踪了,那个‘须弥子’绝非谷天鹰一方的,此人十分可疑,胡矮子,我们要仔细调查才行。”

胡来道:

“从何调查?现在出世的隐士和炼气士大多了,你我昨天所见的那几个,一个也不知道他们来历?我担心他们加入了北极派,不管加入哪一面,对整个武林都是威胁。”

巴力克道:

“大家不要把隐士和炼气士看得太高,三日前我就遇上一个炼气士,他自认为奇人异士,年纪在六十开外,炼成一对蛾眉飞刺,他把我看成狗粪一样不值钱,但被我在一百五十招内打得他口喷鲜血而逃。”

车战哈哈笑道:“他叫什么?”

巴力克道:

“他自称鬼湖隐士。”

文不名大笑道:

“鬼湖有八隐,五男三女,各不联手,你小子真有一套!”

车战向巴力克道:

“该不是施展‘三清古佛’功?”

巴力克笑道:

“你猜对了!我想你比我更强,有空我们印证一番如何?”

余微微笑道:

“不久前,他还在想念你哩!”

巴力克大笑道:

“我心中有数,走!咱们一同去天牢谷。”

车战道:“两个老头也肯去?”

文不名道:

“不去追你干啥?不过那神秘洞府据说是‘鬼斧手’余瘤子设计的,鬼斧手本为谷不凡至交,但设计完成后,他就下落不明了。”

车战道:

“那又是谷不凡的杰作,鬼斧手八成也在关禁之中。”

余微微向文不名问道:

“我们去天牢谷会受到什么样的欢迎?”

文不名道:

“也许是高手如林,排队‘恭候’?”

胡来哈哈笑道:

“先要看秘洞落在什么人手中,如落在谷天鹰手中,她的本钱不足以排队,顶多展开奇诡攻击,加上西域神魔的‘慾魔幻影’、‘魔音慑魂’;假设落在玄冰妖妇手中,那就不但会排队,而且哈沙图的阴阳符,玄冰自己也要施展‘玄冰极光’掌、指,甚至会发动她‘魈迷魅惑’的箱底阴功。”

车战大惊道:“玄冰妖妇炼成‘魈迷魅惑’极阴邪功了?”

胡来郑重道:

“原来你还不知她的厉害,她这种极阴奇婬的邪道,连谷大鹰也己炼到大成,凡人谷内定力不够的武林人物,只要定力稍欠把持,绝难脱其掌握,终身任其摆布,生死听其一念而已。”

车战道:

“我倒不是怕她,我提心的是整个正派武林,这种奇婬邪道,是对正派人物最大的破坏力,只要上了她的当,真是道基全毁,永远抬不起头来,”

文不名道:

“这妖妇似还未想将这种邪功大事施展,可能她还未到认为施展的时机,因为她目前的势力依然十分强大。”

车战道:

“我们此去,是分批搜查秘洞?还是不分开为上?”

胡来道:

“在一切情况不明之际,分开必被个个击破,听说天牢谷是十三座高峰围成的大谷,沿壁走一圈,常人要走七天,也就是走到原来的地方要七天,秘洞在哪座峰下还不知道。”

车战啊声道:

“有这大一座奇谷,如果慢慢寻找,那要找到什么时候?”

文不名道:

“那还要北极派人不闻不问哩,假如他派出大批高手在暗中展开奇袭,事情更麻烦。”

余微微道:

“如此说来,我们只有集中全力沿壁细查了!”

胡来道:

“我帮主在北极派尚未占据天牢谷之前,在无意中经过一次该谷,他说谷中全是杂树和怪石交错其中,易守难攻,当然,这点困不住我们,但要找出北极派秘洞也是十分困难。”

车战向二老问道:

“能布机关秘洞的武林奇士,大体分为两派,一派擅长动态布置,一种擅长静态布置,动态布置以杀人为主,机关内装置各种古怪暗器和毒气,如是静态布置,那以困人为主,等受困者在经过多日后,心身俱疲,无力反抗时再生擒活捉,‘鬼斧手’余瘤子是属于哪一派呢?”

文不名道:

“这个人在江湖上很少露面、名气却非常大,恁他的名气来推断,只怕两者兼而有之,不过我们对毒气暗器都不在乎,怕的是静态,假如他还懂得‘河图洛书’、‘九宫八卦’、‘奇门遁甲’那就更可怕,这次我们探天牢谷不是一件轻松事。”

正说着,突从暗处发出一声锐啸,一件东西奇速打来,余微微正当其冲,只见她出手如电,立将来物抓住。

“微微,是什么暗器?”姜瑛姬靠近急问。

“不!”余微微轻声道:“是一张纸条。”

她立即当着众人打开。

车战急急拿过,悄声道:

“是古义的消息。”

胡来急问道:“古义又是谁?”

文不名轻声道:

“是车小子派在北极派唯一卧底人物。”

说着追问车战道:

“上面写些什么?”

车战郑重道:

“他说秘洞非常危险,入口有岔路,分五个人口,按生、老、病、死、苦五大洞道,各大洞道内各有玄妙,而且互不相通。”

文不名吓声道:

“探完一洞又要退出再探一洞,就是这点?”

车战再往下看,叫道:

“好厉害、好歹毒的秘洞,他说生洞是囚活人的意思,老洞是把拷问过口供的人关进去,以老死为止。病洞是把生病的人关进去,死洞是把死了的敌人放进去,苦洞就是拷打逼供之洞,也就是刑堂。”

他说到这里,忽将字条交与大家看道:

“什么还有……还有几句我不懂?”

文不名看完,侧顾胡来道:

“什么是慎防双足离地?”

胡来皱眉道:

“双足离地很易懂,那是不要跳跃,也就是勿施轻功,慎防什么呢?”

车战道:

“洞里面必定另外有古怪,看样子,古义也不明白其中深奥,不过我们记住,绝对不可双脚同时离地,离地就会中了对方古怪。”

余微微忽然叫道:

“快看,背面还有一行小字。”

姜瑛姬抢过读道:

“谷天虹不姓谷,与公子似有什么关系,她现在失踪了!”

车战大惊道:“与我有关系?”

文不名道:

“你师傅没有向你说?”

车战道:

“他老人家什么也未说,只交给我两极派令符和一支象牙筷子。”

胡不道:

“哪支筷子千万别遗失,其中必有名堂。”

车战道:“象牙筷子还在,我不会遗失的,上面还有我的名字‘战’字!”

文不名道:

“筷子为何只有一支?小子,注意,这太浅显了,你如遇到谷天虹,一定要追问她有没有一支筷子,如果有,也许她是你的亲妹子!”

车战大急道:

“我如何去找她?”

余微微道:

“探完秘洞,大家展开找寻,目前你要以车伯伯的下落为重。”

姜瑛姬道:

“五条洞道我们先查一洞了解实情,当然这一洞不可能知道车伯伯的消息,留下四洞过后再走,如何?”

余微微道:“当然只有这样了!”

文不名向胡来道:

“天色暗下来了,你看前面那些群峰,是不是已经到了?”

胡来道:

“文兄,你别急,到是到了,但还要走三十里,眼前这个地方叫‘巧女林’,我帮主当年蒙老帮主收留做弟子就在此。”

文不名道:

“现在你可以发干粮了!”

胡来拿出一小袋东西,哪是一些葯丸,每人分十颗,笑道:

“这是我花漆人独一无二的小玩意,但是江湖武林看成至宝的东西,名叫‘饿不死’,一天只能吃一粒,吞下不饥不渴,入天牢谷秘洞,希望只被困十天,过了十天不出来,那就只有听天由命了。”

车战接过大喜道:

“有这种好事,为什么不多炼一点?”

文不名道:

“过了十天,你的肚子就会冒火,必须大量喝水,给你们十天是极限,‘饿不死’是鬼脸帮取的俏皮名,实际名字叫‘金不换’,葯物配方胡矮子连我都不肯说。”

胡来笑道:

“不是不告诉你,这是帮规限制。”

大家接过葯九,继续前进,一路上连个影子都不见,文不名疑问道:“胡矮子!你觉出有什么不对?”

胡来道:“怪!我们算已到了北极派的上房啦,怎么不见人影?”

巴力克笑道:

“明知阻挡我们不住,派出来没有活的回去,当然以唱空城计为上。”

车战道:

“不是这么简单,到了谷中再说。”

在老少六人的急奔之下,到了一座崖脚,胡来急急道:“大家停止!”

文不名问道:“干啥?”

胡来道:

“现在有两个方法入天牢谷,一为顺前面狭沟下降,到三百丈处再沿沟而进,一为翻上眼前高峰,再由峰顶内侧下降,据帮主说,那有千丈之深,除此没有第三个人谷之法。”

文不名道:

“你带路,不管哪一种都可以,总之大家要提高警觉。”

凭着六人的功力,任何地形也是无法难住他们,胡来老人直奔峰顶,没有路,一直踏着树梢飞跃,真个如履平地一般。

登上峰,转到内侧,在黄昏中,树梢上犹如飞起六只大鸟,此起彼落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16章 天牢谷中救岳母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铁汉娇娃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