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铁汉娇娃》

第17章 生杀予夺财色恨

作者:秋梦痕

蒙面女子到底是谁?没有人知道,她这时的表情如何,也无法看到,不过她那坐着不动,抬头望着黎明时的天空,显出其心事重重却不问可知。

薛九令又是什么个人呢?他又是什么来历呢?这是多余的问号,然而他对蒙面女子的关心,可说完全表露无遗。

在另一方面的暗处,庄怜怜,殷爱奴、白姣姣她们已经远远地瞄上了,她们不敢大声,生怕惊动这一对古怪的男女,但却悄悄地细语猜测不已。

过了好久一段时间,忽然那蒙面女子开口了:

“薛九令,你过来!”

青年如奉圣旨,急急过去道:

“你不赶我走了?”

蒙面女子还是坐在一块石上未动,仅仅回了一下头,道:“这几天,你没有睡过?也没有好好吃过一顿饭?”

青年不是那种书呆子形,居然哈哈笑道:“你也好不了多少!”

蒙面女子叹声道:“你管不了我的事,我也不想知道你的来历,何苦呢!这段时间你为什么一刻不离呢?”

青年走近她后面,距离丈余立住,又朗声笑道:

“那些人为什么要苦苦追杀你?”

蒙面女子道:“你怕我被他们杀掉?”

青年道:

“我说不上来,我也不知他们是谁?不过我看不惯那批人的以多为胜。”

蒙面女子冷声道:

“为胜?你记得没有,他们死了多少个啦?”

青年笑道:

“死了九个,八个重伤、十五个轻伤。”

蒙面女子道:“嗯!你倒是记得很清楚,可是没有把你的算上。”

青年笑道:

“我的收获没有你多!”

蒙面女子道:“你过来,坐到我身边来,我有话问你。”

青年笑道:“你要突然出手,我恐怕招架不住。”

蒙面女子忽然轻轻笑了,摇头道:

“前几次是想试试你的功夫,现在不会了。”

青年走过去,坐在另外一座石上,笑道:

“你有什么话要问我?”

蒙面女子侧着头,注视青年一会,问道:“你真是由京中来的?没有同伴?出来闯江湖?”

青年道:“前面的问题我已答过四次了,你不应该怀疑我,后面的问题不对,我是纯为游山玩水。”

蒙面女子道:“你父母住在京师?”

青年道:“是的!”

蒙面女子道:“你爹是做官的?”

青年道:“是的!”

蒙面女子道:

“我看得出,你一身都是公子哥儿气,不过你的武功确实高强。”

青年道:

“姑娘,前天那个与我打到八九十招的家伙是什么人?他带来十几个老、中、青年,一个也未带回去,他好意思逃走?”

蒙面女子道:

“那个家伙是罗刹人,名叫狐斯柯,他的武功算得上第一流,我说你武功高就在这里,当初我还替你担心哩!”

青年道:“哈哈!你也关心我呀,我太高兴了!”

他忽然乐得像个顽皮孩子了。

蒙面女子嗅道:“别得意,好在你没有遇上西域神魔,否则你就连哭都哭不出来了!”

青年笑道:

“神魔?他会邪法?”

蒙面女点头道。

“哪是一个中年男子,会‘慾魔幻影’、‘魔音慑魂’,真正武功也比狐斯柯强多了,这个人是西域罗刹人,是维吾尔族,你以后要小心。”

青年道:“哈!不要紧,他敢玩邪的,我给他来正的,我曾祖母樊太夫人教了我好几套正法,我正愁着无处使用哩,对了,你怕邪法?”

蒙面女叹道:“我之所以东逃西躲,不是我的剑术不行,而是有好几个会邪法的要捉我!”

青年急急问道:“有好几个?”

蒙面女点头道:

“第一就是我说的‘西域神魔’,第二是‘大漠金戈’哈沙图,还有妖妇玄冰女,再加上几个有邪功的如达不花、柯哥林、谷天鹰等等,邪功我还可以勉强对付,邪法我只有逃走的分儿!”

青年道:“阿虹!我可不可这样叫你?……”

蒙面女轻笑道:

“叫得太早了吧!我还不明你真正的来历呢?否则我也会叫你九令了。”

青年跳起大笑道:

“你怕我是谁?”

蒙面女道:

“多哩!北极派现在分裂成两派,这两派中狡猾阴险的人物大多了,有些我还未见过,更提心的是有三个神秘家伙,他经常化装各种不同人物出现。”

青年啊声道:

“难怪你对我处处提防,我当你是不喜欢我哩,这好办,我送你一件东西,你如识得这东西,你就能证明我对你是真心的了。”

蒙面女道:“什么东西?”

青年大胆地靠近,轻声道:

“我告诉你真心话,我这次是第一次走出江湖的,也可说是逃出黎山的,我曾祖母管得我十分紧,可是自从我得悉江湖出现了天王塔时,我再也待不住了。”

蒙面女啊声道:

“你也是出来夺天王塔的,黎山,你是平獠王的后代?”

青年轻声道:

“我就是曾祖平獠王的曾孙,我叫薛九令不是假名,”

蒙面女这下可吃惊了,连忙道:

“你怎么这样出来冒险!”

青年道:“那只怪监军侯姚殿封,他把消息告诉我,还说江湖出了不少能人异士呀、奇士、隐士啊,你想想看,我练成一身武功当然技痒啊!”

蒙面女叹道:

“你还是快回去吧!江湖大险了,有好多地方,全凭武功是没有用的。”

青年从怀中拿出一个红绸小包来,轻声道:

“你把它打开看,我送给你。”

蒙面女打开一点点,发现包中是一座玲珑绝伦的小宝塔,面色突然大变,又惊又喜,火速把红绸再包起来,郑重。

“你夺到它了,是从什么人手中夺到的?”

青年道:“说来话长,我教你塔上真言,你自己慢慢悟炼,你有了它,我就放心你不怕邪法了。”

蒙面女忽然拿下面罩,现出美艳绝色,而且十分激动道:

“我们萍水相逢,你又是世袭小王子,我不能接受这种稀世奇宝。”说着将红绸小包急向青年手中送过去。

青年大急,猛退跳起道:

“你不喜欢我?”

少女摇头道:

“说真的,你一点也不讨厌,我们的身世太悬殊了,我自己到现在还是个身世不明的女子。”

青年道:

“我不管,我第一次见到你时,我就喜欢你,你骂我,你突袭我,不许我跟你走,我都不生气,现在你提出这些俗话来,我真的生气了。”

少女叹声道:

“我们作朋友好了,东西你收回去。”

青年道:

“不、不、不!我是诚心的,我要你有安全保障,你如不接受,我就把它砸烂!”

少女见他天真毕露,更加感动,低着头,考虑良久,这才叹声道:“论江湖经验,我比你老,论年纪,你呢?要说真的。”

青年道:

“今年我是十八岁十个月零五天。”

少女轻笑道:“连五天也说出来!”

青年道:“当然,你要我毫无保留呀!”

少女娇笑道:“好在这五天,我就只小你五天,如果我大你一天也不行。”

青年道:“这样说,你是答应跟我好了?”

少女点头道:

“暂时的,有一天你回去见了老太君再说。”

青年笑哈哈道:“我曾祖母那里没有问题,来,我教你真言,这个我最在行呀!”

在远处暗中的三女,因双方距离有二十几丈,根本听不到他们说些什么,仅仅见到他们的动作,庄怜怜向殷爱奴问道:

“哪薛九令交给蒙面女什么东西?”

殷爱奴笑道:

“当然是定情之物呀!这有什么看的,我们走吧!”

白姣姣笑道:“不查出那女子来历就走?”

庄怜怜道:

“我们如果不要去会艾姗和纪翠羽她们,耽误一点时间必有收获,不过我己猜到,那蒙面女子一定是谷天虹,因为刚才那青年好像叫她一声阿虹似的,虽然老远听不清楚,但不会错。”

殷爱奴吓声道:

“真的?那我们当心那小子上当!”

庄怜怜道:

“现在她已脱离了北极派,算不得坏人了,我们还是走吧……”

话未完,忽见蒙面女和那青年已经动身了,自姣姣噫声道:“他们走的方向与我们相同,盯下去。”

庄怜怜连连点头,立即与二女暗暗盯上,但还是远远隐秘而跟踪。

这时蒙面女似对薛九令所教的有了悟出之感,只听她轻声道:

“阿令!这真言好玄啊!好像与我的内功有了结合,但不知如何施展才能射出塔中飞剑?”

薛九令道:

“你别急,要多炼多悟,玄奥就在其中,真言就是无上心法,你不彻底悟出,就不懂其妙,俗谓熟能生巧,巧则妙,妙则玄;阿虹,练功在精气神,炼法靠心,性、灵、心不静,性不敏、神不明,性急不得,你刚学就有所悟,这是你天赋有超人之高所至!”

少女道:“阿令,你对我太好了,只怕你将来要失望啊,你还不知我的底细啊!”

薛九令认真道:

“将来是将来,我只要眼前喜欢你就行了,我祖母说过,她过去是番邦公主,做梦也想不到会嫁给我曾祖父,那时她还和我曾祖父在战场相互拼命,各为其国哩!后来反而嫁了我曾祖父,甚至当上我国大功臣。”

蒙面女忽然大声道:

“喂!阿令,你说说看,天王塔你是如何夺到的?从什么人手中夺到的?”

薛九令轻笑道:

“世间事,真是强求不得,我相信老奶奶的话,她说任何人事物都要有缘,又叫天意,无缘天不给,我这次出来,本来就是夺天王塔,但奔走找寻了一个月都没有结果,却意外的得到你,第一次,你如果不取掉面罩在哪山沟里洗脸,我才不会追着一个蒙面女子哩!”

蒙面女轻笑道:

“我问你的问题不答,却又扯上我了。”

薛九令道:

“那是十五天前,我在一处乡村路上,看到一个三四十岁的壮年,手中抱着一个五六岁的男孩,后面跟着两位妇人,一个五十到六十岁的老妇,一个三十五六的少妇,他们没有说一句话,一直向西走……”

蒙面女急急打断道:

“这有什么稀奇?”

薛九令道:

“别打岔!稀奇的是两个妇人的表情十分沉重,我看得出,连老妇脚下都有功夫,而她们对那个壮汉又没有亲近感。”

蒙面女道:

“他的一家定然出什么事啊!”

薛九令道:

“不!真正问题两点可疑,第一,两妇定是婆媳关系,看她们的衣着,好象经过一番拼斗而不整;第二,那壮汉手中抱的孩子垂着头,眼睛睁着,不似睡觉。”

蒙面女道:“孩子有病?”

薛九令道:

“不!面色和顺,根本不似生病的样子,当时我一看就明白,那是被点了穴道。”

蒙面女子道:“这就怪了,一家都会武,为何不替孩子解穴,难道被人点的是独门手法?”

薛九令道:

“当时我就是存了一点好奇,也想做做好事替孩子解穴。”

蒙面女道:“我来想想看……”

薛九令道:“阿虹,你想什么?”

蒙面女道:

“你当时就只有好奇和做好事之心?”

薛九令笑道:

“你问到我当时真正的想法了。”

蒙面女道:

“你当时第三种想法认为那壮汉以小孩子威胁孩子祖母和母亲?但又怕小孩不知厉害,乱哭乱叫,所以壮汉点了小孩穴道?”

薛九令道:

“对了!同时我还判断哪婆媳两人服装不整,是与壮汉动过手!”

蒙面女道:“你想到壮汉为什么要以小孩子威胁他的母亲和祖母?”

薛九令道:

“当时我不明白,后来才知道壮汉要那老妇认他作儿子,要孩子的母亲认他为丈夫,他要以这种关系瞒过江湖人物一直逃往罗刹,再由罗刹转往中原北疆。”

蒙面女笑道:

“我明白了,他不许你救孩子而暴露他的诡计,所以他就与你动手。”

薛九令道:

“动手,那怎么可以,他能拿孩子威胁他的亲人,同样也能威胁救孩子的人,其实我根本未动声色,我只在暗中眼睁睁地盯着,不过我有三个机会可下手。”

蒙面女道:

“对!他不能把孩子不离手一一吃饭、睡觉,大小便等都是机会。”

薛九令道:

“哈!你猜对了,有次机会来了,那家伙入了镇,这是五次入镇了,他每次都不落店,买了吃的又再走,这一次我到前面,在镇上留心买吃的,不出三十间街面,我看到卖烤牛排的店子,摊子不多了,我去向店家要买十人份。”

蒙面女道:“我不懂你的计划。”

薛九令道:

“明知店家没有那么多,当然买不成,我是借故和店家拉扯的,时间不多,我估计对方快到了,于是我就在肉排上动了手脚,之后就躲来偷看,因为我怕被别人买去。”

蒙面女道:“你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17章 生杀予夺财色恨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铁汉娇娃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