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铁汉娇娃》

第18章 神秘兮兮简家堡

作者:秋梦痕

科布多丞相和哈拉尔公主早已吃过饭,这时只以喝茶相陪,庄怜怜向哈拉尔问道:“你们对简家堡连一点都不清楚?”

哈拉尔笑道:

“都木丞相是何等人,金九爷不肯透露,那是没有用的。”

车战急急问道:

“丞相有何所得?”

科布多丞相笑道:

“三十年武林中有七个字,可说是人人都知的,不过到现在谈的已不多了,那就是‘生,杀、予、夺、财、色、恨’,车老弟难道没听说过?”

车战骇然道:

“这个人说不会武功的简金童就是七字中之一!”

科布多丞相道:

“你知道这七个字,当然也知道那七字代表人物了?”

车战道:

“生字听说是个带发修行的和尚,他的名字叫‘佛心子’而没有俗家姓名,已三十几年下落不明了,‘杀’字就是北极派掌门谷不凡……”

科布多丞相连忙打断他向下说,笑道:

“你可知道,你已会过‘佛心子’其人了?”

车战大惊道:

“我会过佛心子?”

哈拉尔格格笑道:

“他还给了你一瓶花漆呀!”

车战惊讶道:

“啊呀!花漆帮主就是‘佛心子’,真是作梦都想不到啊!”

科布多丞相道:

“三十年前,他隐居千里森林,听说生了一场奇病,后来被老花漆帮主,也就是江湖所称的鬼脸帮帮主所救,后来老帮主死了,他就继承其位。”

庄怜怜道:“那第三字‘予’又是谁?”

科布多丞相道:“车老弟也见过,而且他对车老弟非常爱护。”

这一下车战又愕然了,眼眼睁得大大的,简直不信他的话,又听哈拉尔轻笑道:“难道你没有见到文不名?”

车战大叫道:“哎呀!是他!”

科布多丞相点头道:

“他本来叫文闲生,因为他身上存不得一文钱,只要有点钱,他都要送给可怜人,所以当年江湖送他‘一文不名’,因之他也就乐意接受,甚至改名文不名,目前只有‘夺’才真正下落不明。”

车战道:

“夺字不是‘九剑派’掌门涂光峰?”

科布多丞相摇头道:

“涂光峰最爱夺的是名剑和各种武功秘发,其实这两种东西,凡是武林人都爱夺,但什么东西都有贪心的,只有金元厌,他才是真正贪得无厌的家伙,第五个‘财’字你该最清楚了?”

车战道:“金银岛‘黄金帮’帮主万百通,他已死亡。”

科布多笑道:“现在轮到又一个下落不明了,那就是‘恨’字,她叫燕独芳。”

庄女向殷爱奴和白姣姣道:

“我们看到那个老太婆可能是她!”

车战道:

“你们知道燕独芳这个女人?”

白姣姣笑道:

“因为我们也是女人呀!你可知道他为何落个‘恨’字?”

车战道:

“听说她被一个她所刻骨相爱的男人所遗弃之故!”

殷爱奴道:

“那男人就是谷不凡,谷不凡对燕独芳始乱终弃,那是因为谷天鹰的母亲,而谷天鹰的母亲又是杀死燕独芳哥哥的凶手。”

车战啊声道:

“你还得到这些消息,可是谷不凡又把谷天鹰的母亲别开了?”

“那是报应,不是别开,而是玄冰夫人谋害的。”哈拉尔生气插嘴。

车战吓声道:“难怪谷天鹰要闹分裂!”

科布多丞相道:

“闹分裂的因素很多,我虽全知道,但一言难尽,告诉你,谷不凡现在传言成了废人,其实不可能,只怕玄冰夫人也上了当,以谷不凡的出神人化的功夫,焉能成为废人?”

车战急急问道:

“以你老的观察又如何?”

科布多丞相道:

“以北极派的传言,谷不凡是因练什么神功走火入魔,以老朽猜想,谷不凡已将某种神功练成了,故意装出走火入魔,使玄冰夫人看不出,这还不算,北极派的两大谋士——达不花、柯哥林本为谷不凡死党,你想他们会服从玄冰夫人?甚至与谷天鹰作对?这中间问题太多了,不过玄冰夫人有了‘大漠金戈’哈沙图在握,她什么也不怕。”

车战越听越感不对劲,神情十分沉重,他把科布多丞相的话重复思量一番,似有某种断定。

科布多丞相笑道:

“话儿拉远了,现在剩下一个‘色’了!”

庄女跳起道:

“这简金童就是三十几年前号称‘百变色狼’其人?”

哈拉尔道:

“他现在表面上不会武功,但他的二十四位夫人却人人武功高强,事实上他不会武功可能驾驭嘛?我们前来此地,当然有很多事情,但也想查查他的底儿,他如果是‘百变色狼’,这‘变’字只怕有问题,我父王所失的‘大神眼’,也许落在他手中,因为我们毫不怀疑鬼脸帮。”

车战道:

“你是说,你宫中守卫所见的鬼脸……”

哈拉尔道:

“会易容的多得很,我知道你更是此中能手,盗我父王宝物之人,很明显,他是要嫁祸于鬼脸帮。”

车战跳起道:

“丞相武功极高,他又与金九爷是好友,从各种角度揣摩,嗨!那就不必多说了。”

科布多丞相道:“当年‘百变色狼’又是佛心子最恨的人,他假扮鬼脸,也许想挑起我去与花漆人作对。”

车战道:“我本来要连夜去阿雅格库木库里湖,现在又要暂缓啦!”

科布多丞相道:

“你要追‘七星海龙’三弟子?”

车战惊问道:

“你为何突然提起‘七星海龙’,他是我父亲当年打败的人。”

科布多丞相骇异道:“这样说,你还不知道天王塔是落在‘七星海龙’三个弟子手中?可见你的消息太慢了。”

车战道:“这到底是什么一回事?”

哈拉尔道:

“七星海龙不但未死,而且也进入了中原,他有三个徒弟,大徒弟名叫高日谋,属东北疆最大帮‘朝日帮’首领,这帮中成员,全为高丽和倭人组成,他有两位师弟,也是帮中二首领和三首领,老二叫东阳相,老三池田中,武功都高深莫测。”

车战道:

“七星海龙师徒入中原,为的就是寻找‘天王塔’而来?”

科布多丞相道:

“原来老弟居然有很多事情都不明白,告诉你,‘天王塔’本来是‘七星海龙’与你父亲同时在东海底发现的,当年令尊与七星海龙为了争夺‘天王塔’,曾经在海底打到东海岸,传言打了三日三夜,后来七星海龙终于落败逃走,宝物落在令尊手中,谷不凡闹分裂,后来灭了令尊南极派,最主要起因还是为了天王塔。”

车战恨声道:

“他好狠的心!”

科布多丞相道:

“你家的事情,最清楚的我是第三个外人了,你父亲八成在未悟出大王塔之前就看出谷不凡的野心了,所以他把天王塔藏了起来,谷不凡虽然灭了南极派,可是他没有达成心愿。”

车战道:“结果天王塔又被七星海龙徒弟找到了!”

科布多丞相点头道:

“你己探得高日谋去了木库里猢?”

车战道:“他们没有地方可逃,这个地方适合他们逃入西藏转天竺的捷径。”

科布多丞相道:

“你错了,他们的动向全在老朽掌握中,最近数日,这三人不知为了什么,似在到处找人,露面的时间愈来愈多,老朽非常疑问,到了这里,他们等于脱困了,你说的理由没有错,只要他们进入西藏,谁也拦不住了,可是他们不但不逃,反而一日数次现身,这是为什么呢?”

车战道:“有这种事!”

科布多丞相道:

“我怀疑他还在这简家堡内吧!”

车战道:

“如果真是这样,那太好了。”

哈拉尔道:

“我们准备探查简金童,你认为如何?”

车战道:

“只怕难以瞒过金九爷这人,我想他已怀疑你们了!”

科布多丞相道:“我们如何展开行动呢?”

车战道:

“传言简家堡无人能在堡内生事,我看当前的情形,只怕保不住了,只要高日谋师兄弟在堡内,不到三更必定有乱,到时那金九爷也看不住我们了。”

哈拉尔道:

“你判断一定有事情发生?”

车战道:

“那要看高日谋师兄弟是不是混在堡内,也许还有更大的问题出现。”

科布多丞相急急问道:

“何谓更大的事情?”

车战道:

“如果简金童真是‘百变色狼’,你想他会对天王塔无动于衷?金九爷刚才出去,只怕就是最好的证明,简家堡只有简、侯两姓,我猜金九爷就是简金童的副手。”

科布多丞相道:

“对呀!老朽为何没有想到这一点上去,那我们只有等机会了。”

车战道:“堡中如有动乱,我们还是要戴面罩。”

科布多丞相道:

“对!刚才如果不是庄女侠取下面罩招呼,老朽根本不认识是你们。”

就在这时,意外地冲进了金九爷,只见他气喘吁吁,向科布多丞相道:“老友,不好了,我堡主大宅遭到外人闯入,来者全是武林高手。”

科布多丞相问道:

“看出是哪路人物?”

金九爷道:“全是蒙面高手,身法如风,无从识别,我想请老友相助一臂之力。”

哈拉尔道:

“这是应当的,敌人有多少?”

金九爷道:

“有二十几个已攻进堡主大宅,还有不少在外围打斗,公主,老朽想请你的朋友在此勿动,以免出去发生误会。”

车战笑道:

“九爷!我们马上要连夜赶往木库里湖,叨扰之处,谢谢了!”

金九爷似感意外,一顿拱手道:“怠慢、怠慢!”

他立即拿出两面铜牌交与科布多丞相道:

“都木兄,这是堡中信符,你与公主带着,动手时,堡中人不会发生误会,我这就送你四位朋友出堡。”

科布多知道他不相信车战等人来路,笑道:“九爷!既然如此,我也不好多说什么了!”

他又向车战道:“老弟,我们只好在木库里湖见面了!”说时递过一眼神秘的微笑”

车战起身笑道:

“丞相!你要留心花漆人啊!”

金九爷道:

“什么!还有花漆人进了堡?”金九爷面色一变。

科布多丞相会意,哈哈笑道:

“老弟,你已看到他们的行踪啦?”

车战道:

“我看到花漆人第一护法胡来带着一批在堡外出现,不知是向堡中有企图或是追赶什么人,总之不与花漆人冲突为最好,这批人不分男女,功力都是出神入化的。”

金九爷大惊道:“不好!本堡真正多事了!”

科布多丞相道。

“老友,你快送老朋友出堡,我们就此各行其事。”

车战向三女道:

“我们走吧!九爷还有事,别耽误人家正事。”

走出石屋,行不到两条巷道,耳中已听形势不对,车战急向金九爷道:“不止一处有打斗,到底为了什么?”

金九爷忽然改变了风度,发出阴冷的笑声道:“武林人物想在我简家堡寻事生非,那是自我麻烦!”

车战暗笑道:“露出狐狸尾巴啦!”

又问道:“金老,你不担心简堡主的安全?”

金九爷大笑道:

“哈哈!大宅院机关重重,堡主不会有问题,老弟,本想恳请你们帮忙,但初次见面,难以开口,下次有闲来我简家堡,老朽一定要好好招待。”

车战拱手道:“不敢!九爷,你太客气了!”

金九爷指着远处另一道栅门道:“四位,老朽不送了,那是直通木库里湖的捷径,再见了。”

车战拱手为礼道:

“九爷请回,别耽误大事。”

分手后,车战直出栅门,头也不回。

庄女忙问道:“我们怎么办?”

车战道:

“当心暗中人,不要说话,我们离开两里后再回来。”

庄怜怜轻声向殷爱奴道:

“你们听到没有,我是看不到影子?”

殷爱奴摇头道:“我们不及他功力三成,如何听得到?更谈不到看见了!”

三女追上去,靠近同声道:

“真的有人在暗中监视?”

车战道:

“而且是四个女中高手,我想她们就是简金童妻子中人,不过不要紧,她们不会盯出两里外。”

庄怜怜道:“简金童有二十几个老婆,难道真的人人都是功力高强之人?那我们进堡怎么办?”

车战笑道:

“见机行事,问题是藏宝之处不明白,还有,大神眼还不知道是不是简金童所盗哩!不过我的目的在试探一下,这个人虽说好色,但好色有好多等级,人家不也叫我色鬼!”

庄怜怜道:

“呸!你只是风流鬼,谁说你是色鬼?”

车战哈哈笑道:

“没有美女如何风流?美女成群,色字难免,不过我自认是上流罢了,不强姦、不抢夺、不主动,你们心甘情愿,我又能不动心,简金童不知是哪一等级啊!”

自姣姣格格笑道:

“你希望有个同行嘛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18章 神秘兮兮简家堡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铁汉娇娃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