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铁汉娇娃》

第02章 闭月羞花一娇娃

作者:秋梦痕

麻不乱一拍车战道:

“有了油水时,老弟,千万别忘了我,对了,我警告你,万百通的九姨太,听说长得有沉鱼落雁之美,闭月羞花之貌,而且有勾魂摄魄之能,你要小心,由于你长得太英俊,我真替你担心。”

车战呸声道:

“再美也是破货了,麻大哥,你真小看我了。”

麻不乱急急摇头道:

“错了!错了,贤弟,你却大错特错了,温情云这女子,名虽是万百通的九姨太,可不是破货,告诉你,她是道道地地原装货。”

车战轻笑道:

“麻大哥,你替她治过病,看得倒是很清楚呀!”

麻不乱急急道:

“别胡说!你知不知道,万百通为什么没有儿女?”

车战摇头道:“我不是查家谱的,管他那么多。”

麻不乱嗨嗨笑道:

“万百通虽有九个老婆,可惜他是阉货,不能办事。”

车战大笑道:

“你知道女人是原装,又知男人是阉货,你专门看人家下面的?”

麻不乱道:

“阿战,你说话太不正经了,你可知道万百通为什么被阉的?”

车战见他一本正经的,笑道:“你说吧!”

麻不乱道:

“万百通在二十几岁时,遇上一个对手叫死要钱的高手,你想想看,一个有钱,一个要钱,结果怎么样?”

车战道:

“死约会!”车战听出味道来了。

麻不乱道:

“对了!二人大打出手,而且功力相当,经过千招后,死要钱施出一式平凡货一—‘海底偷桃’,万百通就这样丢了本钱,他虽然把对手杀了,但他自己只好见色兴叹了。”

车战哈哈大笑:“那就够他带绿帽子了。”

麻不乱道:

“不错,九个老婆中,是有几个红杏出墙,但那温情云却守身如玉,不过她还只有二十出头,武功又高,难免眼高于顶吧!”

车战道:

“麻大哥,你看我这个人,将来对女人怎么样?”

麻不乱大笑道:

“不要问,你不是个坐怀不乱的家伙,我也不是个闭门不纳的顽固分子,我们武林人,说真的,只要不伤道德,不强行霸,送上门的奇花异草,逢场作戏又何不可,但要把持的是终身伴侣要慎选,糟糠之妻不可弃。”

车战道:

“好家伙,麻大哥,你还真有一套,好了,我不和你乱扯了,雷老头已经去远了。”

麻不乱道:

“贤弟,你既不愿拖累他雷家,你就不必追,向左侧去三星岭更近。”

车战拔身纵起道:“好,再会!”

车战对地形似很熟悉,不出半个时辰,终于找到了三星岭,望望天色,估计已近三更,只见他静静地暗察四野,自言道:

“左侧有个东西,八成她先到了。”他装作不知。

忽然左侧人影一闪,岂知真是‘寒冰灵魂’谷天鹰,车战也不开口,转身看着她。

“姓车的!雷家人不来替你撑腰?”

车战摇头道:

“你找的是我,我又为什么要别人进来?姑娘,你约我前来,不知有什么事?”

谷天鹰冷声道:“你是独孤乙?”

车战淡然道:

“姑娘!你要我怎么说呢,我如说是,武林人定会说我冒充,我如说不是,你又非强加逼问不可,你最好当场将他捉住。”

谷天鹰道:

“哼!你认为我不是他的对手?”

车战摇头道:

“久闻姑娘炼成北极玄冰神功,杀人于掌指之间,我能说你不是对手?”

谷天鹰叱道:“今夜你就会尝到玄冰神功了。”

车战笑道:

“姑娘!你未免太好杀了,你杀了我,又有什么益处呢?”

谷天鹰道:

“住口,凡是姓车的,只要年纪在二十左右,遇上我都得死。”

车战仍旧和声道:

“姑娘,我的武功也许不如你,但你杀不了我。”

谷天鹰道:“你说你比我高明?”

车战道:

“我没有这个意思,我是说,练武的人首先在防,防守之技在轻功,在下自信轻功不弱,玄冰神功一发难收,假如姑娘三招不中,你原气大亏,结果如何,相信姑娘比我更明白啊!”

谷天鹰冷笑道:

“你不配我施玄冰神功,注意!我如十招杀你不死,今后我不再找你。”说完,双掌一搓。

“姐,你不可下手!”一条人影如电射到,直挡谷天鹰身前。

车战一看,来的是个非常美艳的少女,年纪在十八九岁之间,怔了一下忖道:“此女眉宇之间毫无煞气,难道是?……”忽听谷天鹰喝道:“天虹,你敢管我的事?”

少女和声道:

“姐!你杀人大多,不知有多少人冤死在你手下,那又何苦呢!再说罢,这人就算是真的,你想想看,车师叔已经被你整得够惨了,难道你依从爹的性子,斩尽杀绝,他如不是车师叔后代,你又要冤杀别人了。”

谷天鹰冷笑道:

“丫头,你懂个屁,你知不知道爹为什么退回漠北,为什么不把北极派移人中原?”

少女叹道:

“车师叔死也不肯交出本门令符,爹自知言不顺名不正,无法统御中原各派,可是我们杀死车师叔唯一遗孤,又与大局何补,依我之计,能真正找到车师叔之子,这才有人质逼问师叔要令符才是。”

谷天鹰回心一想,手也放下了,哼声道:“好了饶他小子一条命!”

说完,拂袖而去,可是少女却走近车战道:“兄台,对不起!”

车战忖道:“师伯居然还有一个通情达理的女儿!”

他也拱手道:“姑娘,在下没什么,请问,姑娘可是谷天虹?”

少女含笑道:

“正是!车兄,你这次好险啊!我如来迟一步……唉!姐姐的个性,真和爹爹一样,车兄,今后你得小心,最怕遇上我姐夫,我哥哥倒还稍通情理。”

车战笑道:

“刚才听姑娘口气,好像当年车自强尚在人世?”他试探一下。

少女道:

“车兄,这是我们家务事,如被我兄姐听到,你真是惹火上身啦,再见。”

车战见她飘然而去,不禁点头叹道:

“多么善良的姑娘!”

天上的月亮落下了西山,东边的天际能看出飞鸟,山里面虽然没有鸡犬,那早起的鸟儿叽叽喳喳,告诉人们已是天亮了。

车战正在勾漏山的崎岖羊肠小道上奔着,他想到过一谷,转了一弯,北峰悬崖就到啦,说不定,雷家老少正在聚精会神观察石壁哩!

“不必去了,雷家老少早在四更天被人引走了。”忽然一条飘然丽影落到车战身前。

车战大感意外道:“姑娘,你来得好突然!”

车战说着,心中在想:“她是谁?好美呀!嗯!公孙红、雷龙女、谷天虹、加上她,真是各有千秋。”

“喂!你在想什么,不相信我的话?”。

车战笑道:

“武林坟场近在咫尺之间,姑娘没有欺骗在下的必要,信不信我也得去看看,不过我想知道雷家老少是被什么人引走的?”

这女子穿的一身天蓝色,恰似清晨东边的天际,只见她落落大方地笑道:

“你该听过涂光峰这个名字?”

车战啊声道:

“九剑派掌门人‘古剑魂’他亲自来了?”

女子道:“还有四大堂主。”

车战笑道:“涂光峰吃不下雷家老少,请问姑娘,莫非也要进武林坟场?”

女子向车战道:“喂!你怎么不问我的姓名?”

车战笑道:

“我如问出来,我就无法称为姑娘了。”

女子闻言,惊讶道:“你知道我的来历?”

车战笑道:

“猜想而已,但八九不离十,温姑娘,我们进坟场为何?”

女子愣了愣,接着轻笑道:

“你真是个怪人!”

车战道:

“姑娘!我得问你,你从何得知我与雷家的关系?”

女子淡然一笑道:

“车公子,没有恶意的事儿,最好不必问,我们进洞去吧,里面还有远方客人哩!”

车战忽然一顿,望着她道:“由罗刹科布多来的!”

女子格格笑道:

“好敏感的反应,你猜对了,等一会,你见了那位公主,千万别着迷啊!”

车战笑道:

“能使我动心的还不多,我这人是被动的。”

说了半天,原来那女子就是黄金帮主‘千宝神君’万百通的九姨太,确实不出‘死神之使’麻不乱的夸奖,居然毫无半点俗气,言谈举止,落落大方,美艳高雅,哪里像个少妇,简直是大家闺秀。

在二人快到崖头时,忽然一阵香风吹来,岂料车战和女子不约而同,双方一伸手,猛向一座石后卧去,卧下时,二人的手还拉得紧紧的。

“上古迷魂香!”女子在车战耳边轻轻他说。

车战道:“是谁向我们施暗算?”

女子道:“风流寡妇齐丰姿!”

车战道:

“我从来没有听过这名字,她是什么来路?”

女子道:

“她去过金银岛,拜访过黄金帮,万百通显得很怕她,但却不肯说出她的来历。”

车战站起来道:“她走了,居然不来找我们?”

女子道:“她的举动十分怪异。”

二人在这意外的接触之下,双方都有了微妙作用,居然仍携手未放哩,尤其是女的,她在一个不正常的环境里生活,虽然守身如玉,但一触及心许之人,情窦一开,真如缺堤的河流,一放不可收拾,只见她如水秋波,脉脉含情的注视着车战,那是多么迷人!

车战虽非过来人,但因在江湖上滚大的,什么场合他都见过,男女中的底事,比别人都清楚,所欠者只是最后一关而已,他顺手把对方搂在怀里,深深亲吻着对方的樱chún,良久:

“温倩云!这是武林坟场,时地都不适合。”

“嗯!”她点头带羞,但眼波的表示,真使车战难以把持,只得把内功一提,拉她向崖下落去。

进一古洞,温情云向车战轻声道:“好宽大啊!”

车战道:

“入了洞口,四壁都是图文和符文,刻得密密麻麻的,我听麻不乱说,你的武功非常高,我想你天赋也不差,试试看,能悟出些什么?”

温情云在他耳边轻声带羞道:

“我的心情尚未平服,那能静得下心来,不!我们到处看看算了。”

车战笑道:“来日方长,提高丹田之气。”

女子忽然问道:

“喂!你与‘死神之使’麻不乱是朋友?”

车战道:“你也认识他?”

女子点头道:

“他在武林是个拼命的家伙,名声大得很,八式龙虎剑,打遍大江南北,与‘游七魂桑屠’齐名,我当然见过,不过我讨厌他们的阳刚之性太强,作为英雄有余,缺乏书香味。”

车战笑道:

“这两人都是我的好友。”

在一处洞里,忽然看到两个回人,一男一女,男的年过七十,女的豆寇年华,温情云低声道:

“不要我说,你定知道他们是谁了?”

车战点头道:

“科布多丞相和科布多公主”

温情云轻笑点头道:“她长得怎么样?”

车战道:“美!”

女子试探道:“也值得你一吻?”

车战笑道:“听说她很凶!”

温情云笑道:

“只要倒在怀里,什么煞气凶狠都没有了。”

在双方交错而过时,那个科布多公主居然偷偷地射了车战好几眼,面上露出惊讶之情。

温情云在离开数丈时,忍不住靠近车战道:

“你的心跳了吧?”

车战笑道:

“不知她有否你这样温柔!”

温情云道:

“你呀!真是,还说不采取主动。”

观看了几座石壁,温情云发现车战没有丝毫留心,不禁奇怪道:

“你常来这里?”

车战笑道:“你不要告诉别人,我是在这里长大的。”

闻言之下,温情云的心中,似有某种觉悟,居然愣住了,但她不再追间,只叹口气道:

“人之一生,真是各有际遇不同,阿战,黄金帮主万百通,他这几年无时不在注意、探查你,他的长处是对武林人物了如指掌,但他还是未看出你。”

车战笑道:

“他了解我多少?”

温情云道:

“他只说你是青年武林一位绝才,深藏不露,可是他未说你神秘莫测,不过他怀疑你就是那神秘蒙面人物独孤乙。”

车战朗然笑道:

“原来你就是他眼线中眼线!”

温情云闻言,秋波一转,娇咳道:

“你胡说,我虽暗中盯你半年了,但我另有……”她说不下去了。

车战又把她搂住道:

“另外就是这样吧!”

温情云轻轻推开车战,笑骂道:“你坏!这是武林坟场,别乱来,”

车战正色问道:“你是如何进入金银岛的?”

温情云叹声道:

“我是孤儿,从五岁开始,被万百通的手下名为‘花探队’的人带我人金银岛,说来平常,不过凡被万百通所养的,生活都过得非常享受,他对我是特别,比其他女子都好,教我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02章 闭月羞花一娇娃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铁汉娇娃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