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铁汉娇娃》

第20章 子午谷是要命谷

作者:秋梦痕

余微微、姜瑛姬、纪翠羽和艾姗等似早已知道车战的行踪,她们迎上同声笑道:“阿战,听说哈拉尔公主、殷爱奴、白姣姣都加入我们阵容,恭喜你了!”

车战苦笑道:“僧多粥少,只怕我吃不消,你们何时会上的?有大佛儿、桑屠和麻不乱的消息没有?”

姜瑛姬道:

“还有端木沙、陶西陵,他们都在一块,我们昨天会到,他们五人现在向西行。”

车战道:

“齐丰姿带着殷爱奴和白姣姣来了后又回金银岛了。”

纪翠羽格格笑道:

“她带走玄风和妙品,你还不知道吧?听说我们有了第一个小宝玩意儿哩!”

庄怜怜笑道:

“他高兴死了,但还不满足,还在查问你们有没有啊?”

艾姗笑道:“阿云真有了喜!”

车战跳起道:

“那快回金银岛,不宜在外面跑,”

纪翠羽红着脸呸声道:

“你急什么?看你那样子,哪里像个做老子的!”

众女闻言,忽然哄笑起来,笑得一个个前俯后仰,还是余微徽冷静,笑完问道:“阿战,你要去子午谷?”

车战把一切经过告诉她们后道:“我本来要追高日谋三师兄弟,现在不必了,子午谷去过后,我要再探天牢谷。”

姜瑛姬问道:

“子午谷在什么地方?”

哈拉尔道:“我去过。”

庄怜怜忽然觉得车战皱了一下眉头,当大家行出后,闪到余微微身边道:“阿微!他忽然有心事似的,你细心,猜他为什么?”

余微微笑道:

“除了在金银岛的倩云、玄风、妙品,还有那些没有在他身边?”

庄女哎哟地叫了一声道:

“真是这样?那只有七仙女了!”

余微微道:

“这才证明他对我们丝毫没有轻重之分,同样看得重要。”

“我去问他!”靠近的姜瑛姬听到,就要追上车战问,但被余微微拉住道:“朝容姐妹也在这条路上,不久必定能会到,你现在问他,他不会承认的。”

横过了西南大道,又要走长长地崎岖穷山野岭了,车战看看天色,回头向诸女道:“已到申正时刻了,我们加点力,看申末能不能赶到子午谷?”

哈拉尔走在他身边,接口道:“一定能到,何必急,大家难得会在一块,慢点来,好说话呀!”

车战道:

“别只顾说话,当心敌人奇袭,告诉你,处处都有敌人。”

哈拉尔笑道:“现在我们的力量有多大,不要算你,凭微微、瑛姬、艾姗三人,合起来已经找不出对手了。”

车战望她一眼,问道:“你是早已知道她们的武功了?”

哈拉尔笑着点头道:

“微微号称上帝之女,在西南武林的眼中,那不仅仅称她美,多半是赞美她的武功,瑛姬与微微齐名,是‘无上陀罗’的弟子,‘闪电剑’三字谁也不敢惹,艾姗是全罗刹第一把高手,她会过四十年代老少高手不计其数。”

车战轻笑道:“你呢?”

哈拉尔轻笑道:

“我美不及微微,瑛姬,武功更差,对了,你为什么会要我?”

车战笑道:

“因为你丑得使我心动呀!”

哈拉尔道:

“呸!真是风流鬼!”

忽听余微微如风赶上道:

“阿战,左右两侧后面都有动静。”

车战道:

“距离多远?”

余微微道:

“阿瑛察出左侧有两个,距十丈外,我察觉右侧有三个也在十丈外,后面有四个是艾姗察出的,发现距离差不多。”

车战郑重道:

“那是非常高手,要沉住气,再进一步留心,看看他们有何企图?”

说话之间,进入森林区了,忽然听说三面有了人影闪动,这时众女全集中在车战身边,余微微低声道:

“艾姗,你与翠羽、姣姣,爱奴向后面迎上去,瑛姬,你与怜怜向左,我和哈拉尔向右,全把他们逼出来。”

众女闻言,立即分开就要动,但车战忽然轻喝道:“不许去!”

余微微惊讶问道:

“有什么不对?”

车战道:

“我已察出确是七个顶尖高手。”

瑛姬道:“你怕我们不敌?”

车战摇头道:

“他们七个中,我还找不出一个是你和微微的对手,顶多有一个是艾姗的对手,问题不在这里。”

余微微道:

“我看不出有什么不对,这时不出手,只怕愈来愈多。”

车战道:

“你察出他们的用意没有?为何分三面盯上?为何又不露面?为什么没有一个是普通高手?而且我判断不是三十四五岁以下的人物,全部超过六十岁以上的武林中人。”

余微微道:

“你推出这些问题我都不明白,你到底想到什么不对的地方?”

车战道:“诱敌之计,而且要把你们调离我身边。”姜瑛姬道:

“把我们分成三面调开?”

车战道:“你们都过来,我有交代!”

众女集中他身边,大家靠近他,都把耳朵侧过去。

车战轻声道:

“你们照阿微原计策分三面迎出,如果他出面动手,那是我猜错了,假设他们露面不动手,甚至出言相激,你们不可上当,立即回来。”

众女闻言点头,立即分开,各自迎上前去。

车战见众女去后,并不停止脚步,依然慢慢向前。

没有一顿饭久,八女真的全部退了回来,余微微立向车战道:“真的如你所料,他们一见就跑,根本不是北极派的,这是什么一回事?”

车战道:

“绝对是北极派的,而且是玄冰妖妇一方的,不过是威胁利诱靠拢的。”

余微微道”

“他们有什么企图?”

车战道:

“问题在前途,我们的行踪全在敌人掌握中,前途定有什么名堂。”

纪翠羽道:“有陷阱,甚至只想对付你一个人?”

车战忽然道:“这时吹的是什么风?”

艾姗道:“西南风!”

车战注视大家一眼道:

“香气是由前途吹来的,你们嗅嗅看!”

庄怜怜笑道:

“你不觉得我们身上都有香囊?”

车战郑重道:

“我连你们身上的香气都分不出,我还算你们的丈夫,你们带的香囊,全部是清香。而吹来的香气特别浓,浓得有种挑逗成份,这要在不正经女人身上才有,而且散布很广,不是少数几个女人身上发出的。”

纪翠羽轻笑道:

“也许敌人摆下什么美女阵在等你去享受哩!”

车战道:

“别胡说!玄冰妖妇名堂多,刚才那批人想调走你们,前后一对照,难道又要施展什么玩意了,我们快上去看看!”

再向前进、香气更浓,余微微忽然大叫道:

“彩红粉,大家快提高内功。”

香气吸进大家鼻子,不论功力高低,众女都感到心机摇摇,车战自己连一点感觉都没有,只见他靠近余微微轻声问道:

“是婬者?”

余微微点头道:

“已经吸入不少,如果再不发觉,我们都要把持不住了。”

车战道:

“我为何没有?”

余微微道:

“你练的神功不同,邪门东西侵不进,”

姜瑛姬脸显桃红,其他六女更加严重,余微微急急拿出一瓶葯丸,每人给一颗,吩咐道:“快吞下,否则你们会出丑!”

森林尚未走完,突见四面八方起了五颜六色的光影闪动,余微微叹声道:“武林传言的事情终于出现了,当我识出彩虹香时,我就知道事情不妙。”

车战道:

“到底是什么事?”

余微微道:

“你看,四面八方的光影里是什么?”

车战定晴一看,发现彩虹光隐里全是无数少女赤身幻影,不禁吓叫道:“又是什么魔头弄邪法?”

姜瑛姬道:

“那些影子不是邪法幻影,而是真的。”

庄女道:

“是真的!那有这样多,她们是什么来路?”

余微微道:

“武林传言,四十年前,西南武林出现了两个武功高强,又练成大采补功的女子,不知害死了多少青年剑士,凡被迷住的,只要与她们交嫡一次,不出十日,全身枯瘦如柴,无疾而亡,这两位姐姐叫‘*火魔姑’,妹妹叫‘大慾仙子’,她们还要立什么彩虹教!”

车战道:

“这些女子就是那两个女人培育出来的徒弟了?”

余微微道:

“一定是,武林中传言昆仑山中有个沉谷叫云虹谷,八成就在附近,那两个女子就是藏在该谷之内,现在一定很老了,自己无法迷人,当然要教出一批徒弟了,不过想不到她们教出这么多!”

车战笑道:

“她们想要以这种方法来害我,岂不是白费力。”

余微微道:

“害你不成,留在江湖也是大祸呀!”

车战道:

“等我来除掉她们!”

姜瑛姬道:“你别说大话,除非当前是一批杀人不眨眼的男子,你能下手宰一批一丝不挂的女子?”

车战望着余微微道:“那怎么办?”

余微微笑道:

“你是下不了手的,除非她们彩虹教无法迷住你而采取武斗,假设她们只来软的不采硬的,你的手举不起来,现在只有向前继续走,看看她们的最后手段。”

车战道:

“最后手段是什么?”

余微微道:“温柔洞!”

车战不解,问道:

“要我进入她们婬窟?”

余微微道:

“那制住哪两个老婬妇,这批女子失去了控制力,其本来的女性就会慢慢恢复。”

纪翠羽道:

“那要看这批女子受毒有多深才行,受毒深了,采补成了习性,要想她们恢复本性?绝对不可能了,奇怪,采补多半为了注颜,她们为了什么?”

余微微道:

“当然是为了注颜和长寿,不过不能生产,生产一胎就完了,当年那两个老婬妇听说就是生产过小孩,现在除了长寿一途,注颜绝望了,因此她们注颜的愿望改为爱财和权力上了,她们发展彩虹教又要富甲天下。”

白姣姣道:

“人已老了,又没有后代,要权力和富贵有什么用?”

姜瑛姬笑道:

“和尚也爱财呀!他们又有什么后代?还不是依靠徒子徒孙,‘*火魔姑’八成也是这种思想,不过她要与阿战作对只怕另有原因。”

余微微道:

“难道她与北极派有勾结?”

车战笑道:

“管她,快看!那七彩光影愈来愈近了。”

纪翠羽轻笑道:

“这下你有眼福可饱了!”

车战摇头道:“我看到的,只是一群脱光毛的动物!”

那些七彩光影,绕在四周数丈外,同时发出诱人的情慾之音,如同撒下一面情网,一阵一阵地激荡,极尽挑逗不已。

余微微偷看车战,只见他泰然处置,表情非常正常,不由暗暗叹道:“他的确不是常人!”

纪翠羽忽然走近余微微道:

“她们好像不打算动手。”

余微微笑道:

“一动手就会破坏她们的彩虹阵,我们现在将计就计,大家装出精神不振,情绪混乱之态,看看她们下一步行动。”

车战笑道:

“那能装得出来?照常前进好了!”

余微微道:

“你不想引出老的了,再怎么说,走路也不带精神才行。”

车战笑道:“叫我装假真困难,好吧!假设散步好了。”

余微微道:

“对!闲游散步,不似赶路的样子,好叫她们看到以为我等中了道。”

不出半里,森林未完,忽见前面现出一处谷口,哈拉尔走近轻声道:

“子午谷到了!”

一进谷口,那些七彩光影全部消失了,耳中却听到谷中有个老妇声音传来。

车战忽然道:

“这声音我听过。”

余微微笑道:

“点子露相了,一定是你见到北极派的那妇人!”

车战道:“对!正是那老妇人的声音。”

余微微道:

“如我估计不错,她就是当年‘大慾仙子’,见到时有多少岁了?”

车战道:

“在北极派围攻混乱中,我哪有机会仔细看,估计也有五十岁出头了,我们进去看看,不知她摆的是什么场面?”

余微微道:“不是装重伤,就是被捆绑。”

车战笑道:

“该不会也脱光衣服?”

艾姗打他一拳骂道:

“一个老妇人,你也想看她脱光,真没正经!”

余微微一旁轻笑道:“打得好!”

进入谷,忽见不远处有株大树,树上吊着一个满身带血的老妇,车战一见,惊声向众女道:“如果不事先有数,这种布置摆出来,我非上当不可,正是她!不过那些少女怎么都不见了?”

余微微道:

“装作被关进洞里了,这样才能使我们进入温柔洞,现在你怎么办?”

车战道:

“我们只有显出吃惊的样子去救她。”

余微微点点头,轻声道:

“在她身上暗暗施点手脚!”

车战道:“假如弄错了怎么办?”

艾姗道:

“绝对不会,妖妇只是一厢情愿的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20章 子午谷是要命谷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铁汉娇娃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