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铁汉娇娃》

第22章 神螺剑煞独步武林

作者:秋梦痕

三女一男,有说有笑,在不知不觉中,已经走过几十几里了,轻功好,走直线,又一路没有发现什么情况,难怪连他们自己也不知道快近逍遥谷了。

车战忽然问道:“还有多少路程?”

姜瑛姬道:

“你看到最前方那三座成三角形高峰没有?三峰之间就是逍遥谷。”

车战道:

“看起来,三峰距离不近,这样说,逍遥谷很大了?”

余微微道:

“站在三峰的任何一峰看逍遥谷,形同破开的葫芦,横有一里半,纵如一里多一点,无山峰的那面很小,是唯一的缺口,谷中央有个湖,缺口也是湖水流出口,形成弯弯曲曲的小溪。”

车战道:“这谷一定很美!”

余微微笑道:

“瑛姬曾经有个计划,要把逍遥谷开辟成世外桃源,养一批婢女,她要在逍遥谷当老*女。”

艾栅格格笑道:

“现在告吹了,她已成为金银岛主夫人,”

姜瑛姬骂道:

“小罗刹,你又不是嘛?”

艾姗娇笑道:“我没有说呀!”

车战道:

“别闹了!快点登上峰去看看。”

余微微道,

“明天决斗,这时八成没有一个人,天色这样黑,从何看出,不如一直进谷,先进瑛姬发现的秘洞去。”

姜瑛姬道:“那在东面峰下的悬崖上,离谷地足有百多丈高。”

车战道:

“太好了,在洞口一定能看到全谷?”

余微微道:“不可能,除湖的沿岸有数丈宽的草地,其余全是树林,人在林中,很难看出动静。”

车战道:

“我不要看蚂蚁啊!能看到全谷大概就够了。”

姜瑛姬笑道:

“我还不想让你去。”

车战惊奇道:

“那为什么,难道你有什么秘密在洞内。”

余微微神秘笑道:

“秘密倒是没有,不过我也不想让你去。”

车战如坠五里雾中,他想不到二女在捣什么鬼?但艾姗忍不住,靠近余微微,轻轻问她道:“阿微,连我也不说?”

余微微悄悄地道:“里面有秘室,瑛姬在里面住过很长的日子。”

艾姗会意,格格笑道:

“有床铺被子?”

余微微点头道:

“应有尽有,里面通风干爽,放几年都不会坏。”

车战见她们嘀嘀咕咕,心中当然有数,这时拔身而起,独自冲出。

三女一见,知道他要去那秘洞了,于是一同急追。

到了东峰悬崖下面,车战抬头上望,只见壁立如削,怎么也看不出洞口,正在怀疑时,瑛姬已赶到,只见她轻声道:

“这是黑夜,凭目力找不出的,快跟我来!”

车战问道:

“干嘛说话这样小声?”

姜瑛姬道:

“你只顾找洞,不听听谷内动静。”

车战道:“谷内有外人?”

姜瑛姬道:“是啊!微微和艾姗去查啦,而且不止一两个哩!”

车战道:“洞在哪里?”

姜瑛姬道:“不看看清楚,百丈上哪几株生在岩缝中的石松,枝叶全部将洞口封住啦!……”

车战道:

“由这里拔升?”

姜瑛姬道:

“不,你看看左侧那一蓬如瀑布般,由百多丈高处挂下来的藤萝,藤后有很宽的石隙,钻进藤去,顺石隙向上登,到达与洞口平行时,有条外面看不见的暗道通恫口,当初我是无意中发现的。”

车战道:

“这真是一座奇洞,我们上去。”

照着瑛姬的话,车战领头而入石隙,虽无石级,但在二人的轻功,真是非常容易的到了洞口,车战回身,望着谷中,从松树枝叶间看下去,不禁惊叹道:

“真是一览无遗啊!”

姜瑛姬笑道:“可以了,我们下去找微微和艾姗。”

车战一把搂住她笑道:

“别捣鬼!我要进洞去。”

瑛姬轻笑道:

“洞就是洞,很深,有什么可查看的。”

车战不理,抱起她往内走,转了几个弯,发现里面越来越宽、干净、清爽,还有泉水,不禁高兴道:

“这里只要有米菜,真个可以长住啊!”

瑛姬在他怀中,指着一处石壁道:

“你推推看!”

石壁毫无破绽,根本不像有门,车战走近,抽出右手一推,忽听轧轧之声,瞬息之间,石壁转动,突然现出一门,这下车战果真惊讶了,走进一看,大叫道:“是卧室!”

姜瑛姬噗嗤一声,笑道:

“现在你知道为什么不让你进来!”

车战猛地亲她一口道:“有床有被,太妙啦!”

他把姜瑛姬放在床上,哪还忍得住,只差没有那个了!

姜瑛姬被他逗乐了一阵,轻声道:“微微和艾姗快回洞了,她们看到,不说你偏心才怪!”

车战道:“凡经过我挑选的,都不会是俗女,我也不会偏心任何一个,否则金银岛就难长久了。”

姜瑛姬笑道:

“我当然知道,我们之间,全靠人之宽宏大量来维持。”

“不错!这样才能使老太爷纵横江湖。”忽然,余微微艾姗出现在门口。

车战笑道:

“发现什么了?”

余微微道:

“可能不是某一方面的,我们看到五条黑影,人人身法奇快,都是蒙面的,而且都不同路。”

车战道:

“那是探察地势的!”

车战道:

“酒不怕时间久,牛肉不可吃,不坏也不能吃,大家喝酒算了。”

洞中是黑暗的,但在四人的目力下,他们根本不要点火炬,姜瑛姬取来一大坛陈酒,三女一男,边喝边乐,真不知天高地厚啦!

余微微道:

“阿战,这个洞府还没有名,你替它命个名吧!将来我们从金银岛人内地行道,这儿算是一个落足地啊!”

微微靠在车战身上,有了三分醉意。

车战哈哈笑道:

“就叫它为‘逍遥洞’好了!”

姜瑛姬躺在他怀里,娇笑道:

“好极了!这座谷内奇洞可不少,有很多洞,我嫌它太明显,只有这个最奇特。”

艾姗抱住他的脖子,她的酒量最大,闻言笑道:“这个寝室小了一点,将来都到齐了,如何容得下?”

车战乐道:“可以开大,除了门口一面不动它,其他三面都可以打进去,我在武林坟场没事干的时候,师傅就叫我打洞练掌力。”

不知不觉,时间估计快到深夜了,车战起身道:“我要洗澡!”

余微微向二女瞟了一眼道:

“我们麻烦要来了!”

车战听到,得意大笑,急急奔向后洞去了,余微微一见立向姜瑛姬道:“他乐糊涂了,连换的衣服也不拿,快给他送去。”

姜瑛姬道:

“不,进去就出不来,我们一同去。”

余微微道:

“哎呀!一同去就会被他缠着陪他一同洗。”

艾姗笑道:

“管他,喝了酒,大家冲凉也好,最近他心情不好,一切顺着他。”说完,拿起衣包,拉着微微就走。

逍遥洞中春色无边,可是逍遥谷里却在风雨慾来中,在那个小湖的四面,这时正人影隐现频繁,看情形,各方的先锋人物都已到探察地势了。

最奇怪的是,在深夜过后不久,也就在车战和三女所住的逍遥洞下面平地上,不知什么时候来了一个非常魁梧的青年人,看他年纪比车战大五六岁,约有二十八九了,三十似还不到,个子高大,但比起大佛儿却就逊色了,然而要武林找出他那种身材的人物却少之又少,妙在他手中持着一支竹竿,竹竿上挂着一面黄布,上面写有,“以武会友”四个大字;黄布侧面还有一行小字,写有:“动手不限点到为止,认输者不得追杀,赢我一招,赠银百两,马五拳告白”。

此人真个有点古怪,以武会友不去城市挂牌,却来深山群岭找对手?看情形,他是唱独脚戏的。

逍遥洞下有块大空地,但却岩石交错,魁梧人标有姓名,他叫马五拳,只见他把竹竿插在石上,竿子深入石中近半尺,可以想见,他的内功十分惊人。

巧!他坐在石上还不到一刻之久,忽然有个蒙面人出现了,而且直奔马五拳。

“五拳兄,想不到你由西方回来了!”那蒙面人一到就叫出来。

马五拳不起身,问道:“阁下是什么人?”

蒙面人哈哈笑道:

“在下伍修功呀!”

马五拳闻言,面上没有会见老友那种笑容,相反,只见他冷冰冰道:“走开、走开,你这种人我不欢迎!”

伍修功道:“喂喂!马大侠,何必生气呢?我来是对你有利呀!”

马五拳叱道:

“废话!你对我有什么利?我既不求名,也不求利,生平好武,能与我打百招的才真正对我有利。”

伍修功道:

“有五千两黄金可拿,难道你不想?外加十颗寒龙珠。”

十颗寒龙珠,这比五千两黄金诱力大,只见马五拳道:

“姓伍的,你要小心,在我马五拳面前,你是不能信口开河啊!谁有十颗‘寒龙珠’?该不是要我和你合伙去抢?”

伍修功连连道:

“马兄,我干什么的,敢在你大侠面前说抢字,我家主人愿出黄金五千两,加上他得自北极玄冰中的十颗寒龙珠,聘请你去对付几个人。”

马五拳讶异道:“哦!你主人是谁?原来要我当杀手!可以,不过话我可说在前面,要不要对方的命,其权在我。”

自称伍修功的蒙面人,一见马五拳有点心动手软啦,立即接近马五拳道:

“马大侠!只要你同意,细节问题见了我主人再说,成不成在你,到时你不同意,这个武林中,谁也留不住你,好在你离开中原十几年了,谁也不认识你。”

马五拳道:

“不行,要与你主人会面,那也要等过了明天,我之所以来到这逍遥谷,目的在看热闹,也想看看有没有几个称得上高手的人物,对了,伍修功,你目前在何方得意,该不是依然干黑道?”

伍修功大笑道:

“哈哈!马大侠,我现在是‘两极盟’中的堂主之一了。”

马五拳不懂什么“两极盟”,他也不追问,挥手道:

“你走罢!我要独自清净。”

伍修功显然对这马五拳十分畏惧,再也不敢多说,拱手连声,立即退去。

一个武士干上堂主的人物,在武林中不管怎么样,如没有两套真功力,真货儿,那是办不到的,伍修功居然怕马五拳怕到近于连大气都不敢出,可见马五拳的武功之高了!

从伍修功口气中、听出他是谷不凡的手下无疑,一个刚从外国异邦回来的人物,谷不凡居然立即派人来收买,这又证明谷不凡的消息之灵通可怕啦,由此可知其势力之广大。

伍修功离去不到一刻,岂料又有一个蒙面人出现了,这次出现的,从衣着上看,居然是个女的,只听她人未到,声音先到,而且带着银铃般的声音,在数丈外就叫道:

“马兄!我找你好苦啊!我知道你一定要来逍遥谷。”

从这几句话的声音中,不但听出她是少女,甚至她与马五拳还非常熟哩!可是出人意外,只见马五拳依然坐着未动,脸上也没有见到女人那种礼貌上的笑容。。

“你是阿芙蓉?为何蒙着脸,你也人了什么帮了?”这几句话,马五拳不但老气横秋似的,而且一点不客气,口气冷而硬,与少女的口气一点不调和。

蒙面女似感不对劲,噫声道:

“马兄,你怎么啦!我戴上面罩你就生气啦!”

马五拳道:

“戴不戴面罩都是一样,我不喜欢你那种热情,阿芙蓉,你的举止言行太浪,我不敢领教,你找我做什么?说完请离开。”

蒙面女子撒娇道:“哎呀!今晚怎么了?好好!我说,我现在是玄冰夫人的左右手了,想请你帮个忙,只要……”

马五拳忽然大声阻止道:“好了,要帮忙找别人。”

蒙面女道:

“马兄,你等我把话说完好嘛?”

马五拳道:

“阿芙蓉,没有什么可说的,我不管什么玄冰夫人,我回来还不到十天,再好的朋友我也帮不上忙,我也不帮忙,何况是你,你在西方的一切行为,我听了就生气。”

蒙面女子道:

“好、好、好!不帮就不帮,谈条件该可以吧……我知道,金银珠宝你不要,干脆送你一支稀世之物‘玛瑙萧’,你不是精通吹萧?”

提起“玛瑙萧”,马五拳似乎有点动容,这才正眼望着蒙面女阿芙蓉道:

“什么条件?”

阿芙蓉道:“杀几个人!”

马五拳哈哈笑道:“谁?”

阿芙蓉道:“这是秘密,要与我掌门人当面谈。”

马五拳道:“现在不行,过了明天你再来找我,现在你可以走了。”

阿芙蓉道:“好,再会!”

马五拳见她走后,忽然发出冷笑,自言道:

“时来运转啦!嗨嗨!”

时已到达黎明前,讴料逍遥洞口有几个人影一闪,居然走进洞去了。

车战向余微微问道:

“微微,那个人你未见过?”

余微微道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22章 神螺剑煞独步武林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铁汉娇娃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