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铁汉娇娃》

第23章 贞女教主与神螺剑煞

作者:秋梦痕

车战和三女追出约三里,前途连山路都没有,甚至走进了两峰夹峙的深沟中,同时正面又是一座更高的奇峰,余微微向姜瑛姬道:

“这是三大鼎啊!我们走进死胡同啦,只是登峰翻过去了。”

姜瑛姬笑道:

“我们两个第一次相遇的地方,你的印象居然如此深刻,你记得没有错,但你没有我熟悉,不是死沟,顺水边沿石头跳下,到了正面主峰下,那儿有一大洞,直通主峰哪面,不过有七里路长,如果阿战不走捷径,而又要到主峰那面去,那就要翻大半天才能翻过去。”

车战道:

“一定要到正面高峰那边去,我已察出那杀死狐山八妖之人就由这沟中过去了,只怕他还在洞中啊!”

姜瑛姬道:

“那人不可能在洞中,他住进七里长的黑洞中干什么?一面是阴沟,一面只有条很窄的乱石径,连住的地方都没有,他是穿洞而过了。”

余微微道:“他也有必要不成,否则他何必穿洞过去?”

车战道:

“那就不必去想,阿瑛,现在由我走在前面,你和阿微断后,艾姗紧跟着我。”

艾姗道:

“为何不许我走前面?”

余微微笑道:

“傻妹子,他担心你遭遇突袭啊!”

艾姗道:

“我又不是豆腐做的。”

车战不理他,抢先奔进,回头道:

“你们动作要快,不许落后。”

四人既不怕黑,脚下又快,七里长,一口气到了出口边,但车战发现前面出口处有个人,不禁使他猛刹冲势。

那人似也察出背后动静,突然闪开。

这一闪,车战看清了,忽然高兴叫道:“老巴!是我!”

原来那人是巴力克,闻声一怔,既而轻声道:“是阿战!别大声。”

车战奔出,听他口气有异,急问道:“你在看什么?”

巴力克走回洞口道:

“有三个武功高绝的人物在下面瀑布潭边,从来没有见过。”

这时三女已到,余微微问道:

“你由金银岛来?花面胡来和文不名老头呢?”

巴力克道:

“他们在岛上享受,一天醉到晚,我没有福气,呆不住,出来找阿战。”

车战急问道:

“等我看看那是三个什么人?”

“车战,别露面!”巴力克一把拉住道:

“我们头顶上还有四个,她们是打过一场的人物,你一出去,必然会被看到。”

车战问道:

“下面潭边的,和洞顶上到底是什么样的人?”

巴力克道:

“我听出他们对话,一个叫什么金戈马五拳,一个叫‘神螺剑煞’阴一郎,还有一个是青年女子,神螺剑煞阴一郎称她为‘真女教主’真真宫主,名字叫袁如姘,我看她美是真美,可比美你现在身边的三位嫂子,不过她美中不足的是,表情冷得像座冰山,好似天生没有笑容,洞顶上是她妹子,同样是冰美人。”

车战回顾三女问道:

“马五拳我们知道了,同时我们也不知道他的来历,你们听说过另外两人没有?”

姜瑛姬道:

“我知道的,微微都知道,西南边疆没有什么‘贞女教’,什么真真宫主,袁如姘、神螺剑煞阴一郎,从来没有听人说过,八成是北方来的。”

车战问巴力克道:

“峰顶四女是与马五拳、阴一郎两人动手?”

巴力克道:

“对!三角战,毫无胜败,是那真真宫主叫开退出的。”

余微微道:

“马五拳虽然不是联手,但这四女也可怕了!”

艾姗道:“我们怕她们才不出去?”

巴力克道:

“错了,我们在尚未搞明白这三面人物来历之前,犯不着与对方发出糊涂冲突,这不是我过去的作风,而是跟阿战学的,在武林中,阿战这一套才算高明,永远不会被人称作小人物,毛手毛脚,只有那些自高自大,不知自己吃了几碗大米干饭的人才冒冒失失,结果打赢了,认为天下无敌,打输了就开溜。”

艾姗跳起道:

“哎呀!你指着和尚骂秃驴!”

巴力克道:

“嫂子,别多心,我绝对没有那个意思,这段时间,我是有感而发,今天这场合,我如在未遇阿战之前,八成也加入他们的旋涡啦,现在不同了,做起事来持重了。”

余微微笑道:

“这才是真正的大侠风度啦!已兄,现在我一个人出去,该不会引起峰上四女的注意吧?”

巴力克道:“很奇怪,下面离这不到一箭高,怎么一直没有动静,难道三方面在拼内功?”

余微微也有点起疑,立即闪到崖边,不错,她是看到有口瀑布潭,可是潭的三面草地上哪有半个人影,她再抬头望望后面山峰,当然也看不见什么四女了。

“你们出来,全不见了!”

大家闻声出去,巴力克惊讶道:

“这是什么一回事?”

车战笑道:

“没有什么奇怪的,当然有他们的原因分散了。”

“哈哈!要不要听原因?”突从瀑布后面冲出一个老花面人来。

车战一见高兴道:“花漆帮主!”

立即拱手道:“老帮主,好久不见了!”

老花面哈哈笑道:

“车老弟,原来你也在暗中观察!”

车战道:

“帮主,你看到三人如何分手的?”

花面帮主郑重道:

“请位恐怕还不知他们来历吧?老朽倒是略知两方一点来龙去脉,那阴一郎号称‘神螺剑煞’,来自瀚海,是瀚海剑派的传人,这一派在蒙古本来强盛,后来在两百年前被贺兰山派给消灭了,想不到又有这种非常高手现身啦!”

车战道:

“这一派的剑术如何?”

老花面道:

“以古怪辛辣闻名,不过这青年似又得另外一套奇剑法,我看他杀死狐山八妖,剑术成螺旋状光华,既古又怪,快得出奇,被杀之人,喉头有圆圈伤痕。”

余微微道:

“我们也见到了!”

老花面道:

“这套剑术似出自那剑上,而该剑八成就是‘大漠神冶’所练成的‘神螺邪剑’,你们今后遇上,可要小心,该剑能化飞剑了。”

车战道:“真女教又是什么来路?”

老花面道:

“这是‘玄阴谷’天女洞一个非常秘密的教派,兴起于东汉文帝年代,创始人号称‘白莲贞女’,今天出现的真真宫主,估计是第八代传人了,此女背后可能还有上一辈存在,她们五女是同辈师姐妹,当然还有不少教徒,不过全是少女。”

姜瑛姬道:

“她们的贞女教的‘贞女’两字是什么意思?”

老花面哈哈笑道:

“那是与男人无缘,车老弟一定兴叹了。”

车战哈哈大笑道:

“我才不要冰做的美女。”

巴力克摇头笑道:

“你也够多了,我连半个都没有,老天爷太不公平。”

艾姗哼声道:

“谁教你要做黑心狼!”

巴力克苦笑道:“这叫做一失足成千古恨呀!”

老花面大笑道:

“别急!缘份未到,有机会我老人家会替你牵红线。”

巴力克道:“喂!老花头,你别替我想小姐,你得说说哪个马五拳,他又是什么来历?……”

老花面道:

“只有他的来历不明,他还有四个小侏儒。”

余微微啊声道:

“原来四侏儒是马五拳的,对了,刚才他们三方为何不打自散了?”

老花面道:

“又是什么宝物出现了,我只听到一个少女向真真宫主禀报‘天’什么的,接着三方烟消云散。”

“天王塔!”姜瑛姬叫起来。

花面帮主道:“不!老朽在瀑布后面听到两个天字,其中还有什么天的?”

巴力克向车战道:

“难道是天后铃,这是七星海龙弟子在简家堡简金童家里盗走的,又不知什么人由七星海龙弟子手中夺去?”

车战道:“听说夺走的只是天王塔,哪是一个女子,但未说天后铃,不过我记不清了,要问怜怜。”

巴力克道:

“也许是同一个女子。”

余微微道:

“两样东西,绝对不会放在一人身上,七星海龙弟子有三人,八成在另外一人身上遭遇另外一人夺走,但不知另外一人又是谁?我们必再遇七星海龙问明白。”

车战道:

“凡是这种神物,都不可强求,该你得的,别人抢不走,不是你得的,到手也是白得,甚至还有生命危险。”

花面帮主道:

“总不会凭空落到你手中来,老弟,我看到真真宫主是由西南方向去的,你们不能不进去!”

车战道:“你老呢?”

花面帮主道:“当然也要去,我们分别出动。”

巴力克道:“老花头,阿战身边香气太浓,我跟你走!”

老头子闻言大笑道:

“巴小子,你真是没有那个命,好,我们走!”

三女看一老一少走了后,同向车战笑道:

“黑心狼绝对另有用意吧?”

车战点头道:

“他有心加入花漆帮了,如果老花面看中了眼,将来花漆帮帮主就是他的,加上胡来对他印象也不错。”

“好家伙,野心不小啊!”姜瑛姬叫开了。

余微微道:

“这对我们也有利,巴力克对阿战是死心塌地的,这股庞大的力量,将来如落到一个与阿战合不来的手中,恐怕有变化。”

车战道:

“老帮主和胡护法不死,那是不会变,怕就怕两老死了,帮主的权又大,换个坏蛋是可怕。”

艾姗忽然指道:“快看哪峰上,奔走的是什么人?”

余微微噫声道:

“不得了,一定是找巴力克来的,那是‘天竺十三佛’、‘交趾霸世派’、‘逞罗十七虎’,这都是巴力克的死对头。”

车战道:

“也许你说对一半了!”

姜瑛姬道:

“另外一半是夺宝?”

车战道:

“这些家伙不动心才怪,我们暗暗盯上去。”

追了五六座山头,忽然那一群人物到一座谷内去了,车战正待继续追进谷中查看,但忽然一条巨大的人影在右侧林中闪动,不由立住叫道:

“我看到大佛儿了!”

余微微道:“快去看他!”

四人火速向林中奔去,人还未到,忽听林中发出洪声但

“外联人数真不少!”

车战一听是大佛儿的声音,朗声道:

“大佛儿!什么是‘外联’?你与谁说话?”

林子里面有六个人,除了巨人大佛儿,还有‘死神之使’麻不乱、‘游七魂’桑屠,‘云中飘’陶西陵、‘中州书生’南宫超,‘戈壁之虎’疏勒王子端木沙,他们听出是车战的声音,莫不高兴得跳起来。

车战和三女一到,看到他也很高兴道:

“啊!你们全在呀!”

余微微发现地上摆了很多吃的,格格笑道:

“你们请客呀!”

麻不乱道:

“看情形,你们都饿了,快坐下来,天黑了,别吃到鼻子里去。”

大佛儿道:

“我吃过了,你们吃,我要到谷中再探探。”

车战问道:“什么是外联?”

桑屠道:

“你们还不知道,凡由西南边疆外面来的武林,他们都组成一个联盟,简称‘外联’,那是很大的势力啊!”

车战道:

“这联盟只要他们不为害江湖,我们不必管他,不知他们为首盟主是谁?”

端木沙道:

“好像是什么‘恒河活佛’的和尚,也就是天竺十三佛老大。”

余微微道:

“他们组成分子有没有波斯武士、阿富汗王卫队?”

麻不乱道:

“当然有,还有蛇海十怪哩,连狐山八妖也加入了,听说八妖已被什么神螺剑煞给杀掉啦,他们似要报仇,目前在前面谷中开会,也许就是为了对付神螺剑煞。”

车战道:

“议题不仅仅为报仇,听说天后铃、天王塔又有消息了,他们八成在想群力夺取。”

陶西陵问道:“车兄,你得指示我们的行动呀!”

车战道:

“陶兄,你与南宫兄是我们中年长者,理应做起主来才是,反把小弟抬高是不对的。”

中州书生道:

“你别脱责,很多老家伙都听你的,那还说什么,除非你见外!”

车战叹道:

“诸兄真诚对我,我敢见外,既然诸位硬要把我抬举,小弟还说什么,不过我要求诸兄,从此不能分散,分散力量太薄了,夺宝不宜急,一切见机行事,盲目争夺,冲突必多,冲突多伤亡必现,我不希望诸位少掉一个。”

麻不乱笑道:

“你越来越小心了,好!我们留着老命陪你好啦!”

大佛儿突然跪向车战道:

“我谢谢你救了我老娘!”

车战扶起道:

“你这是何苦,说过不见外,你又来了,你的老娘就是我们的老娘你知道嘛?她老人家现在金银岛很安全,你得去看看才是。”

大佛儿道:“我会的。”

车战道:

“现在我不必管‘外联’,非查出天后铃和天王塔落在什么人手中不可!”

麻不乱笑道:“你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23章 贞女教主与神螺剑煞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铁汉娇娃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