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铁汉娇娃》

第24章 萍水相逢两美人

作者:秋梦痕

车战和三女,带着救来的两个毫无关系的姑娘,回到店中后面上房,艾姗和姜瑛姬把人放下,只见其中一个开口问道:

“你们是什么人?”

艾姗道:

“你们追的是假车战,现在你们面前的是真车战!”

那女子啊声道:

“可是那个家伙是什么人?”

姜瑛姬笑道:

“你们被人家捉住,至今还不知是什么人呀?他叫‘神螺剑煞’,你们两个如无哪贞女教主出面,这时只怕……”

另一女子恨声道:

“他自己承认是车公子啊!因此我和悠悠不防他。”

余微微道:“他的点穴手法奇特,一下子还看不出来,两位是何方人氏?”

眉悠悠道:“芙蓉家在敦煌,我在玉门关。”

余微微道:“你们找车战做什么?”

阿芙蓉低着头道:

“你们也是女孩子,难道不明?”

车战在一旁静静地看着,一时摇头,一时又皱眉,不知他在心中想什么,这时淡淡地笑道:“我是一个大坏蛋,找我没有好处。”

余微微道:

“她们被点了什么穴?”

车战道:

“你运出你的青冥指,点她们灵泉穴,她一旦好转来,请她们立即离开,我到废寺去了,瑛姬,你来!”

微微不明车战心意,立即运功,姜瑛姬更加糊涂,跟在车战后面,到达门外,只听车战吩咐道:

“芙蓉和悠悠没说实话,十分可疑,你们三个提防一点。”

姜瑛姬惊讶道:“我看她很天真嘛!不像坏女子,你为什么忽然对她们起疑心?”

车战道:“你认为我是见了美女就要的婬棍?不必多问,快回去,提防她们一点,最好叫她们快走。”

姜瑛姬道:

“她们走了之后,我们是否要来找你?”

车战道:

“不必,呆在房中勿出来!”

车战把姜瑛姬逼回去后,自己翻身上了屋,他居然藏起来了。

不一会,只见那阿芙蓉和眉悠悠一声不响的向店外走,出了店,快步朝山坡登,车战一点不放松,掩着身形,从侧面紧紧盯上。

一会儿,耳听那阿芙蓉冷声道:

“今晚真有鬼,倒尽了媚!”

“她们太不近情理!”悠悠突然回身又道:“那姓车的难道也是假的?”

阿芙蓉道:

“不会错,那个逼我们出来的叫姜瑛姬,那罗刹女子叫艾姗,还有解穴的就是上帝之女余微微,也许她们吃醋吧?”

眉悠悠道:

“不,姓车的临走有交代,绝对不是三女的意思,这个姓车的名实不副!”

车战这时只距二女不到五丈远,可是他连一点点想知道的都没有,可是他却察出背后有了动静。

“阿战,是我们!”

耳中听到了余微微的声音,车战提聚的功力又放下。

余微微、姜瑛姬、艾姗都到了,车战轻声道:

“店子退了?”

余微微点头道:

“换了另外一家,原来的被二女看到了,不妥当!怎么样,查出她们的毛病没有?”

车战道:“还没有,但绝对不可靠。”

姜瑛姬道:

“还要盯?你到底看出什么不对?”

车战道:

“有两点可疑,第一,她们不说实话,明明她们的家不是敦煌和玉门关,因为那两处口音是东回音,而她们说的是西回音,甚至带有北天山口音,第二,她们身上的香气!”

艾姗道:

“香气?我们三个都带香囊呀!哪个女孩子没有香气的?”

车战道:

“纯洁少女不会带浓郁香囊,她们身上的香味浓而带诱惑力,使人起慾念。”

余微微这下真正惊奇他的精细了,忖道:

“他才是真正风流不下流了,对我们如此放纵不羁,但对这两个毫不动心,可见他真是把握分寸很紧。”

这时那二女已经脱离市区了,当他们刚抵一座崖下时,突然看到一条黑影由空而下,直落二女面前,同时发出冷笑道:

“两位姑娘,你们不是被救了,为何还在这里?”

阿芙蓉娇叱道:

“神螺剑煞,你到底要怎么样?”

神螺剑煞大笑道:

“哈哈!你们终于知道本公子的字号了,哪好,该不再反抗了?”

眉悠悠冷笑道:“别做梦!我们不喜欢你。”

神螺剑煞嗨嗨笑道:

“你们的来历本公子早已知道,如果你们已经不是*女,本公子早就下手了,告诉你们,本公子需要两个侍妾,你们乖乖地跟着本公子,总比找那车战好多了,他已妻子成群,有你们不多,无你们不少,何必去凑数!”

阿芙蓉冷声道:

“那是我们的事,你管不着!”

神螺剑煞狂笑道:

“你们大自不量力,假如他查出你们是玄冰夫人身边的堂主,他不宰了你们才怪,哦!我明白了,你们找车战是有目的啊!”

二女闻声,同时娇叱,双双扑出。

神螺剑煞巧妙地闪开,又发狂笑道:

“哈哈!被我揭穿了,原来你们找车战是有阴谋,哼!这种女人我也不要了!”说完,大笑腾身,霎时去得无影无踪。

二女如何肯放,亦同时腾身紧追不舍。

在暗中,余微微一拍车战道:“你比我高明!”

车战叹声道:

“我如见色就要,这一次可真危险,她们表面多纯洁啊!”

姜瑛姬低头道:

“我和艾姗从此不自做主张了。”

车战笑道:

“不怪你们,在那种情况,应该救人的,她们也许盯了我很久啦,当然是没有机会接近,我想,她们是因为有你们在我身边之故,这次是意外给了她们地机会。”

艾姗道:

“假如没有你的细心,真是不堪想象。”

车战哈哈笑道:

“那也不一定,纪翠羽、庄怜怜她们不是已经接近了,结果变成我的老婆。”

余微微急急道:

“不一样、不一样,翠羽和怜怜是被压迫的,这两个是玄冰妖妇的死党。”

车战道:“我是不要了,我已满足了,有了你们,再添半个都加不进去,我如要,我敢说,她们就是玄冰妖妇自己来,也难逃我的手心。”

余微微笑道:

“她们此来,不知想要施展什么,你根本不知道?”

车战哼声道:

“我还有不知道的,不过我不好意思说出口。”

姜瑛姬道:

“说嘛!这里没有外人。”

车战道:

“回到店中再告诉你们。”

换了一家店子,上房是在店后的竹林内,进了门,余微微忽然道:“糟了!那店前的蝎子没有收回来。”

车战道:

“不必收,它会自动回来,不过这店子所在,只怕大佛儿他们找不到啊!”

艾姗道:

“神螺敛煞出现,他与贞女教主当然打完了,废庙之斗散场啦,为何不见诸位大哥找来?”

车战道:“也许另有原因!”

余微微向姜瑛姬道:“阿瑛,你去找店家要吃的来,阿姗你准备阿战的洗澡水,我来准备他的衣服。”

车战道:

“你们先洗,我去找找麻大哥他们,马上就回来。”

余微微拉住道:

“要去也得先洗澡,一身臭死了!”

车战道:

“好罢!好罢!我洗过就走,你们吃饭别等我。”

这时麻不乱等六人根本未离开哪株松树,原因是神螺剑煞和贞女教主发现人被救走了,真真宫主迈开一招,转身不斗啦!同时神螺剑煞又听到庙后有动静,他不愿让人家隔岸观火,当然也趁机离开,不过另外四男四女已打到数里外去了。”

麻不乱一看戏散了,正待溜下松树,但意外地看到另外一条人影进了大殿,那就是马五拳,同时,一个蒙面女子跟踪而到。

“马大侠,天下无双的玛瑙萧,能不能成交?”

马五拳道:“你就是玄冰夫人?”

蒙面女子道:

“不错!只要杀三个人,一手交人头,一手交萧。”

马五拳道:“不干!”

蒙面女子道:

“代价不够重?你可知道玛瑙萧的用途?”

马五拳哈哈笑道:“不是代价不够重,我也知道玛瑞萧的用途,但另有人出价更重。”

玄冰夫人急问道:“谁出什么更重的代价?”

马五拳哈哈笑道:

“行有行规,杀手也有杀手的买卖道德,不过我可告诉你他的代价是什么,这样使你知道我说的不是信口开河,也不是要你加价,人家已经以十颗寒龙珠开盘了。”

玄冰夫人道:

“哼!原来老鬼也在抢生意,喂!你准备接受?”

马五拳见她问出那句话时,目光露出一丝杀机,不禁哈哈大笑道:

“夫人,别走极端,你如能杀得了我马某人,你就不会出一支玛瑙萧啦!人家出十颗寒龙珠,证明他也无奈我何,做买卖、生意不成和气在,告诉你,十颗寒龙珠还打不动我姓马的!”

玄冰夫人忽然格格笑道:

“你能看出我的动机,证明你确是超过玛瑙萧的价值,不过我得告诉你,超过玛瑙萧代价的,现在不止你一个了,也许我任何人都不买,而我要的人头快到了。”

马五拳大笑不禁,笑完嗨嗨道:

“你说的不止一个我明白,神螺剑煞也许会被玛瑙萧打动,贞女教主恐怕连话都不会和你说,另外一件事我更清楚,可怜的阿芙蓉和眉悠悠,早已碰过钉子了,现在却被神螺剑煞耍得不亦乐乎!”

玄冰夫人闻言大怒,尖叫一声,腾身如电,霎时射出大殿。

马五拳朗声大叫道:

“夫人,莫忘了,生意还有谈头啊!”

空中传出玄冰夫人的尖声道:

“价钱不要太高,下次再见!”

马五拳忽然向庙后招手道:“伍修功伍堂主,你是听清楚了,贵上来了没有?”

庙后走出一个中年人来,正是伍修功,只见他拱手道:“马大侠,我盟主想请大侠一晤,但不在此地,不知马大侠意下如何?”

“哈哈……贵上真个神秘!”他向庙外松林一望,接下去道:

“贵上在什么地方?”

伍修功考虑一下,哎哎两声,又干咳道:

“马大侠,你不能马上去?……”

马五拳道:

“哈哈!伍堂主,这里没有别人呀!说个地点又何妨呢?好罢,咱们过后再面谈,目前我还有点要事去办,再见了!”

伍修功送马五拳出了山门,独自沉吟一会,接着返口庙后去了。

在松树上,中州书生噫声道:

“马五拳向我们这面故意望望,这是什么意思?”

端木沙摇头道:

“那是告诉我们,他已察出我们了。”

麻不乱道:

“不止此,他望过我们后,接着向伍修功打听谷不凡的居处,这是好像叫我们注意听啊!他的动机真令人不解?”

另外一株松树上发出轻笑声道:“不难解。”

“阿战!”陶西陵冲口叫出。

人影一闪,他们身边真的出现车战。

“阿战,真是你,你说什么不难解?”

车战道:

“可惜伍修功不敢说出来,他如说来,我们不是全找去了。”

陶西陵道:

“对、对、对!马五拳的动机,好像对我们不坏呀!”

车战道:

“正邪现在难分,好字说得太早了,假设他想挑起我们与谷不凡大打出手,他不是袖手旁观了!”

桑屠道:“你那里也发生事情了?”

车战道:“走!回店去告诉你们。”

七个人溜下树,悄悄地向蜈蚣集跑,可是他们离开不到半里,庙中又来了几个人。

“修功,马五拳没有与你约定时间地址?”

一个蒙面老人发出沉沉地声音,他身边还有五个老人,这时都把目光看着伍修功。

伍修功道:

“盟主,属下焉能告诉他,马五拳虽然不属任何一方,但他终归不是我们的人呀!”

“好,很好!”回头向一老人道:

“不花,下一步行动如何?”

老人道:

“盟主,目前最要紧的,必须夺到天后铃,天后铃不得手,盟主永远自己不能出手,盟主不出手,眼前就有车战、‘神螺剑煞’阴一郎、‘神秘客’马五拳、‘贞女教主真真宫主’,加上‘大漠金戈’哈沙图及玄冰浪妇无法除掉,如此一来,两极盟也只是个空架子、人多毫无用途。”

蒙面老人当然是谷不凡了,只见他连连点头道:

“你们都知道,天后铃是本座‘骷髅神功’唯一克星,除此之外,连车战的‘无形神剑’都无法伤本座一根汗毛,可是,那该死的天后铃到底落在谁人手中呢?”

另一老人道:

“盟主,你不能把大先生所说的这些强敌除一个算一个?”

达不花连连摇头道:

“隆中山人,你是‘汉江七剑’之首,当知‘万一’这两字的危险性,盟主一生效法汉丞相武候、‘谨慎’为上,万一哪天后铃落在盟主下手之人手中,岂不陷盟主于死亡绝地,请问,天后铃是个什么样的东西?”

那隆中山人摇头道:“兄弟不知!”

达不花道:

“那就对了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24章 萍水相逢两美人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铁汉娇娃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