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铁汉娇娃》

第25章 棋逢敌手,鹿死谁手

作者:秋梦痕

一行三女两男,一直走到日出,这时马五拳停住问道:“你们夫妻四人,谁知石帽峰地点?”

余微微笑道:

“马大侠假如不知,只要向西北走五十里,见到一座圆顶高峰就行了,但不知哈沙图为什么偏偏相约神螺剑煞到那儿决斗是什么意思?该不会有阴谋?”

马五拳拱手道:

“管他有什么阴谋,到时我们在暗中观察自能看出。”

车战笑道:

“马兄,我虽然将你看成一半邪门,但我还是要提醒你,神螺剑煞和哈沙图背后都有问题,石帽峰决斗,八成不单纯,到时候,多注意暗处,少看打斗,一方有‘魈迷魅惑’阴功,另一方又有骷髅神功,这种至邪东西,用在暗算是最拿手的。”

马五拳大笑道:

“哈哈!风流鬼,多谢你提醒,将来我俩动手时,我不出兵器。”

车战笑道:“只怕我们两个永远也不会动手,对了,从此你少提‘天后铃’三个字。”

马五拳道:“为什么?”

车战道:

“我们到底不是千里眼顺风耳,谁都不敢担保能察出暗中无人,我们不说,谁又敢确定我们身上没有天后铃,谷不凡之所以不露面,就是无法确定天后铃的下落,他的骷髅神功始终不敢出手。”

马五拳这下可真怔住了,点点头,拱手道:

“高明、高明!我们石帽峰见。”

余微微看到马五拳走后,笑向车战道:“你关心他?”

车战道:“你们拿耳朵过来!”

三女一齐靠近,耳听车战悄声道:

“你们记得我在逍遥谷看到他的情形没有?”

余微微道:

“你说有个疯老人和他说话!”

车战道:“连武林所有老辈人物中,我都想遍了,就是想不出有个那样的疯老人,后来我几乎笑出声来!”

姜瑛姬道:“你想通了!”

车战噗嗤笑道:

“就是我师傅!”

“吓!……”三女同声惊讶了,余微微道:“你师傅不是永不离开武林坟场?”

车战道:

“对呀!所以我怎么也不会想到他老人家身上,后来我想到马五拳与他对话中,马五拳当时似也很惊奇疯老人出现,曾经说,你老人家不是不出那地方;接着我又想到我还有个既不知姓名,又没有见过面的师兄,几下一凑合;我就豁然了!”

姜瑛姬道:

“他为何不与你相认?”

车战道:

“这也许是我疯师的某种安排!”

艾姗轻笑道:

“玄冰夫人和谷不凡还要买他当杀手啊!”

余微微跳起道:“这也是安排之一了!”

车战道:

“我们绝对不可表示什么,对他、对外依然以似友似敌,使人捉摸不定。”

艾姗道:

“阿战,他当然知道你是他师弟啦!”

余微微笑道:

“那就不必问了,可笑的是阿战师傅,带起大徒弟耍小徒弟,真有意思,暗地里必定很得意。”

车战笑道:

“家师的性情,从来不把我当徒弟,什么玩笑也开,什么话也说,毫无半点严肃之情,看似疯疯颠颠,其实他是乐天派。”

姜瑛姬笑道:

“难怪他一点也不管你!”

车战道:

“现在不谈家常了,注意一路上的动静,左侧似已传来一批人物的奔驰声,前面有山峰,赶快登上了望一下。”

艾姗立即奔出道:“你们慢慢来,我先登上去看一下!”

车战忽又止住道:

“慢点!已经有打斗了,不知是什么人?艾姗,向左走,不出一里外。”

艾姗改变方向,抢先奔出,到了一座林边,她忽然向后一退,原来她已发现两个老人正在拼命,独自噫声道:

“他们是谁?好高的功力!”

那是一片草地,大不过数亩,四面全是树林,这时车战、余微微姜瑛姬全到了,艾姗轻声道:“你们看,那两个怪声老人是谁?”

车战看了一会,摇头道:

“从来没有见过,又是新出山的老辈人物!”

余微微道:

“这两个老人的功力,阿战,你找几个老辈比较比较?”

车战道:

“超过文不名和胡来,穿红袍的施展的竟是传言中‘大罗天仙’掌!”

余微微道:“穿绿袍的呢?”

车战道:“慢点,让我多看看,他的功力有点邪!”

余微微郑重道:

“我告诉你,那是最凶恶的‘赤魑功’,武林俗称‘悍鬼赤焰功’、远看只觉得有点古怪,如在他五尺之内交手,全身如人熔炉,热不可挡,这在武林异斗中有记载,数百年不闻于世了。”

车战道:

“真想不到,无意中居然发现这种异人,看情形,他们是棋逢对手了,微微,你们注意,四面林中藏着不少人!”

姜瑛姬忽然道:

“阿战,我们在蜈蚣集与大佛儿、麻不乱他们分手后,那个在暗中警告你的老人,说什么来着,他说神螺剑煞……”

“对!”余微微接口道:

“他说神螺剑是谷不凡直接布下两个暗兵之一!”

艾姗道:“阿战又警告过马五拳了,忽然提这个干什么?”

车战道:“微微,你怕这老头也是谷不凡布下另外一个?”

忽然有人在暗中接口道:“一点不错,就是那个穿绿袍的,他和穿红袍的是目前江湖露过面人物中最老一辈。”

车战急急道:

“前辈请赐法号!”

那人轻笑道:

“你居然察出贫道是出家人了,了不起!真是了不起!贫道精精子,暂时不能露面,少施主,你要特别注意绿袍老人,他不是一个作恶多端之人,神螺剑煞是他徒孙,他们是谷不凡不知用什么手段请出来的。”

车战道:

“他叫什么法号?”

暗中道人郑重道:

“赤魑天尊,年过百岁了,他施的‘赤魑魔功’,已成不死之身,他当年唯一强敌就是那红袍老人,这老人叫‘红云祖师’,是你师傅请出的,他的‘大罗天仙’掌与‘赤魑魔功’是棋逢对手。”

车战道:“精精子道长,你老为何不肯现出法身?”

那精精子道:“贫道有不得已的苦衷,少施主请别多问,贫道也不能久留。”

说完,车战察出他已退去,立向三女道:

“我们快奔石帽峰!”

余微微道:

“精精子道长说赤魈天尊不是大恶之人,这是暗示什么意思?”

车战道:“叫我手下留情!”

四人不再偷看,立即朝着石帽峰急奔出,但又慾速不达,他们忽然看到一个少女躺在路中央,似还没有断气。

见死不能不救,车战急急道:

“你们快过去看看,那女子是什么人?”

原来那女子衣服破损,大半露出肉体,车战不好接近,姜瑛姬首先抢出,诅料她一到即认出,大声叫道:

“阿战,她是谷天鸾,被人强暴又杀成重伤了。”

车战急急道:“微微,你们将她移到左面林中,我不便来,你好好救她!”

三女立将伤者搬移,车战守在路上,过了一会,只见姜瑛姬奔出道:“心脉己断,说几句话就死啦!”

车战叹声道:

“只怪她投错了胎,可怜!你回去,大家将她埋葬。”

姜瑛姬道:“要不要立碑?”

车战摇头道:

“如何刻法?名誉不好,让她长眠和安息吧!我们又有急事,快近中午了,赶到石帽峰要紧。”

姜瑛姬去后,不一会,三女走出林,车战问道:

“微微,谷天鸾临死说些什么?”

余微微道:

“她说她不同意勾引‘黑手刹神’狐斯柯,却被谷天鹰处罚一顿,结果她想刺杀狐斯柯,但未成功,反被那贼强暴杀伤,逃到这里再也不能动了。”

车战不说话,面色十分难看,良久才向艾姗道:

“此人要你亲手除掉!”

艾姗问道:“这时就去找他?”

余微微道:

“阿战的意思,要你用罗刹话先教训他再下手,并不是马上办。”

艾姗点头道:“希望这次去石帽峰能见到他,还有‘西罗煞星’史脱拉,同样不能放过他,”

在行程中,余微微指着远处道:

“阿战,前面最高又光秃的山峰就是石帽峰,糟!时间已经到了。”

车战道:

“不会这样快就结束吧,快点走!”

在后面落了伍的艾姗突然感到侧面林中,好似飞过一只大鸟,身不由己,拔身升到一株大树梢。

余微微察出有异,急问道:

“阿姗,发现什么?”

艾姗举手乱招道:

“微微、阿瑛,快上来看,‘赤魑天尊’飞过去啦!”

车战大声叫道:“快下来!好戏看不成了,再迟,连最后压轴也散了。”

余微微道:

“红云老祖和赤魑天尊如何罢斗的?”

车战道:

“老辈人物性情无常,说打就打,说散就散,这有什么稀奇。”

姜瑛姬道:

“还有二十几里,足有四座山峰要过,都是那谷天鸾耽误了!”

追过两座峰,车战忽然一顿,眼睛望着一处山路,好象发现什么怪事,余微微急问道:

“你看到什么?”

车战道:

“你们看,赤魑天尊扶着谁?”

余微微道:“吓!神螺剑煞!”

车战道:

“他伤得不轻,不然不会要他师傅扶着。”

余微微道:“阿战!我们心中有数,神螺剑煞是个什么样的角色?我们虽没有与他交过手,但也有个八成明白。”

车战道:

“我明白,大概不出两百招就败在哈沙图手中了!”

他忽然机智一动,长身扑出,大声道:“快跟我来!”

余微微急问道:

“你要做什么?”

车战道:

“赤魑天尊不把他徒弟放下治伤,必定是有困难。”

三女来不及多说,紧紧跟上,一口气,车战到了赤魑天尊面前。

“前辈!快把令徒放下,再走会误了令徒性命!”

赤魈天尊道:“小子,你是什么人?”

车战道:

“前辈,问我姓名重要还是令徒性命重要?”

赤魈天尊叱道:

“滚开!你有多大道行?一郎死不了,老夫难道不明白!”

车战冷笑道:“你看令徒面色发黑,可知原因?”

赤魈天尊道:

“是中了阴阳符,老夫自能运功力逼出。”

车战哈哈笑道:“假如兼有中奇毒呢?不先治毒而逼符,符不逼出,毒攻心,那你就准备棺材吧!”

赤魑天尊闻言大惊,立将阴一郎放下,急急一查,面色变了,吼叫道:“好个哈沙图!竟敢同时施两种阴功。”

车战道:

“前辈!快查看是什么毒?”

赤魃天尊道:

“是他养的阴毒蝎,小子!老夫大意了,谢谢你提醒。”

赤魃天尊急急从身上拿出一只丹瓶,倒出一粒丹,顺势要把阴一郎的口挫开……

“慢点!”车战猛地扑上阻止。

赤魃天尊道:“小子!你想干什么?”

车战道:“前辈!你看令徒的眼神,他想说话,但却无法出声。”

赤魈天尊噫声道:“阴阳符、阴毒蝎都不能控制他不说话?对了,他一直未说一句话!……”

车战回头道:

“微微,你过来,阴兄是不是还中了什么邪功?”

三女本已愣在一旁,这时走过去,仔细查看阴一郎,半晌才道:“确是中了什么邪功,他眼神中浮出暗影。”

赤魃天尊大叫道:

“阴魂铃,那杂种身上有阴魂铃!”

车战道:

“前辈!哈沙图三功齐施,无疑,他是决心要令徒的性命了,现已查出就好办,赶快施救,当心阴阳符,一旦侵人心脏,那比奇毒攻心更严重。”

赤魃天尊道:

“小子!阴魂铃能控制心神,治毒则加速阴阳符攻心,逼符则奇毒加速,这简直左右为难,一郎死定了!”

车战道:“这样说,前辈是无能为力了?”

赤魃天尊老脸一红,两手搓个不停。

车战不再开口,立即蹲下,示意三女,小心将阴一郎扶住,暗运五雷神功,单掌一伸,按住伤者胸口,左手一拍身上口袋,一只金光闪闪的蝎子爬了出来,三条尾巴飞也似地在阴一郎颈子上一扎,同时听他念念有词。

这时赤魃天尊在旁看得目瞪口呆,简直不知所措。

约有一刻,车战收手,立向三女道:

“快把阴一郎扶到树下靠着!”

三女不客气,一人一手,硬把阴一郎拖死狗一样,拖到树下靠坐。

车战跟上去,再将双手按住伤者心口,这次他是逼符了。

突听阴一郎吭地一声叫出,眼睛有神,面色转顺,车战这才放手,笑向赤魃天尊道:“前辈!令徒无事了,休息一会,静养两天即可正常。”

赤魃天尊道:“老弟,你是?……”

车战道:“小事情,我们是对立的,说出姓名难为情,再会!”说完一拱手,带着三女扬长而行。

赤魃天尊道:“喂、喂、喂!老弟,你不能这样就走!”

忽听阴一郎轻声道:“师傅,他叫车战!”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25章 棋逢敌手,鹿死谁手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铁汉娇娃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