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铁汉娇娃》

第26章 天王塔与天后铃

作者:秋梦痕

店子内的客人愈集愈多了,房间不多,全在前厅坐着,这种情形很明显,完全是一些武林人物不敢走夜路啦,这一来,害得店家无法关门。

未到三更,忽见真真宫主只带着她的二妹繇梨,闪出她们住的屋顶,无巧不巧,车战亦恰在这时与艾姗闪出房门,发现真真宫主行动有异,轻声向艾姗道:

“她们要干什么?”

艾姗道:“也许与我们一样,要冒险。”

车战道:

“暗暗盯上去,她们一定知道怪物的隐藏处。”

艾姗道:

“一旦异声发动了怎么办,听说闻声晕迷,一旦晕迷,怪物就会接近。”

车战道:

“有些事情,江湖上传言不尽然,声种声音也许有某种魔力,但不会那样可怕,西域神魔的魔音慑魂,不也同样可怕,但功力练到出神人化时,那种魔音就无法侵入了,不过你要当心,一旦听到什么异声时,你要紧紧靠近我,你的内功尚不到火候!”

艾姗道:

“贞女教主也有这种想法嘛?”

车战点头道:

“我想她的内功与微微和瑛姬差不多,比她们要强一点,她不把四个妹子带出来,只带一个出动,那是她没有把握住四个之故。”

这时贞女教主已经离开镇后有半里了,只见她忽然和繇梨花闪到一座岩石后面。车战立即把艾姗一抱,同样躲到一堆岩石后,轻声道:

“她们看到什么了?”

不会儿,艾姗直向车战怀里靠,惊声道:“我看到了!”

正面山坡上,忽然出现两个黑影,脚不落地,飘飘浮浮地,真的似游魂野鬼,车战道:“确是店中见到的那两个人!”

突然间,那两个飘起的黑影忽然停在空中摇摇荡荡,显然察出前途有人了,紧接着,传来一阵阵嚎嚎异声,车战立将艾姗抱住道:

“不要怕!提高内功!”

声音入耳,连车战也觉得威力强大无比,轻声向艾姗道:“这不同于‘音杀’,太可怕了!”

艾姗颤声道:“我有点头晕!”

车战道:

“不要紧,我抗得住!只怕贞女教主不行了,我们快过去。”

艾姗道:

“声音愈来愈强了!”

车战道:“不要怕!怪物接近啦!”

说完抱着艾姗向贞女教主藏身处奔去,刚到那座石后,忽见真真宫主正抱着繇梨花苦撑,全身都在发抖,于是轻声道:

“宫主!多控制一会,相信你的内功还能控制一刻,等怪物近了在下好解决它!”

“不!”真真宫主急急道:

“车公子,怪物看似人,但刀剑斩到它身上犹如无物。”

车战道:“有这种事?”

真真宫主道:“是真的,可说是五金无用武之地!”

车战啊声道:“我明白了,那是金遁法,不是邪术,我有办法了!”

说完,举手一拍衣袋,忽然飞出两道金光。

“车公子,那是什么?”

车战道:“三尾蝎王,你等着瞧!”

说话之间,忽然发出两声大嚎,紧接着异声停止了,异声一停,真真宫主立感压力全消,喘口气道:

“这种异声真是可怕极了,胜过音杀十倍!”

车战道:

“我们快去看看,那是人,不是鬼,只是被‘九泉地狱王’利用的武林人,也许是受了什么禁制,身不由主。”

四人奔到十丈外,三尾蝎王不见了,但见地上躺着两个中年人,四条腿都被锯子锯断一节。

真真宫主惊奇道:

“三尾蝎王有多大,能把四条人腿锯断?”

车战笑道:“能大能小,宫主就别问了,我们回镇吧!”

真真宫主道:

“不,等一会它的同伴来了,这两具尸体还会被利用,快找他们身上,听说被制者身上插着一根阴魂发!”

艾姗道:

“阴魂发是什么样子,找到又怎么样?”

真真宫主道:

“找出来拔掉,然后运三昧真火烧掉,这样才不会被利用尸体了。”

车战道:

“这真是奇闻,原来九泉地狱王是用阴魂发控制被害人的,但一根毫发如何能找到,人的一身,何止上亿毫发,从何认出哪是阴魂发?”

真真宫主道:

“听说阴魂发是赤色,比头发还粗,长有五寸,硬如铁丝。”

车战道:

“这就容易了,你们女孩子退开,等我慢慢找。”

真真宫主道:“多半插在头上,小心!勿被刺破手,见血你自己就会被控制。”

车战忽然急催道:

“你们快回镇上,又有怪物快到了!”

艾姗大急道:“你呢?阿战,大意不得!”

真真宫主道:

“车公子,别管了,我们一道回去,也许来的更厉害,这种半人半鬼的东西有很多等级,如果来的是‘半鬼大臣’或‘吸血阴母’,哪更不得了!”

车战急急道:

“你们快走,趁异声未起,否则你们走不动了。”

真真宫主自知无能为力,立即带着繇梨花和艾姗,全力向镇上奔。

进了镇,艾姗提心吊胆,她却立在屋上不肯动了。

“别看了,快下去,现在我知道,你那一半神通太大了,他不会出事的。”

艾姗被拉下屋面,一同进了自己房中,但一进门,忽见房里坐着一个青年,认出是马五拳,不禁噫声道:

“你为何在这里?”

马五拳轻声道:

“别大声,这条小镇上,今夜聚集了天下正邪两面最顶尖的货色,有些还没有听说过,海内外到了十几个,那些二三流的不下百十个,等而次之的,最少上千人,连民房都挤满了。”

真真宫主冷声道:

“你姓马的又算哪一号?”

马五拳笑道:“我算什么,凑数罢了!”

真真宫主道:

“你说的顶尖人物又是谁?”

马五拳轻笑道:

“谷不凡、赤魃天尊、红云老祖、令师老教主,九泉地狱王算不算?”

“什么!你见到了九泉地狱王?”

马五拳道:

“他的半鬼大臣、吸血阴母到了镇外,他还会不来,我亲耳听到令师与红云老祖的谈话,这假得了!”

真真宫主道:“你的神通真还不小,家师现在何处?”

马五拳道:

“在镇北两位老妇家中,宫主现在去,也许能会到。”

正说之间,忽见车战闪了进来,看情形,他很疲倦,艾姗顾不得外人看到,冲出扶住道:“阿战,你怎么了?”

车战坐下道:

“不要紧!我被一个怪老太婆缠着,加上十几个黑影,几乎脱不了身!”

说完,拿出两根猪鬃似的东西交与真真宫主看,问道:“宫主,可是这东西?”

真真宫主惊声道:

“你找出了,正是这东西,快毁掉!”

马五拳骇然道:

“阴魂发!阿战,你是如何得来的?”

真真宫主冷声道:

“当然是从九泉地狱王手下身上拔到的,你能嘛?”

马五拳看到她对车战十分夸赞,笑道:“宫主,你是怎么了?你很讨厌这家伙呀!”

真真宫主冷声道:“你也是阿战对手之一,为何进了人家房中。”

她急向车战道:“阿战,又是三尾蝎王助你脱身的?”

车战点头道:

“没有三尾蝎王,今夜我身上最少也要被打中十几根阴魂发,这种半鬼半人的东西太厉害了,我的掌力打出,明明将他打中,但打得翻了几滚又回来,根本不受力,整得我筋疲力竭。”

真真宫主道:

“阿战,我要去见家师,今晚你不可再出去了,我如得到好的对敌之策,立来告诉你,马五拳这人不可靠,不要与他太接近。”

真真宫主说完,带着繇梨花离去,马五拳目送其走后,神秘地笑道:“冰山快溶化了!……”

车战忽然道:

“师哥!情势大变了,你也别瞒我了,今夜来此有什么事?”

马五拳闻言大惊道:

“混小子,你早已知道了!”

车战笑道:

“我们师兄弟,虽然从未见过面,但你的一举一动有点象家师,何况在逍遥谷,师傅与你谈话我还见到。”

“好家伙!我反而被你耍啦!你真厉害,难怪师傅都服了你。”

车战笑道:

“师傅这次来了没有?”

马五拳摇头道:

“疯师没有来,我看我己打不进谷不凡身边啦!不过我们还是对外不公开,对了,你的妹妹我已证实八成了!”

车战惊问道:

“你是说谷天虹!”

马五拳点头道:

“她与平辽王曾孙薛九令形影不离,两人感情非常好,不过你如不拿出象牙筷子作证,她是不会认你的。”

车战道:“她现在哪里?”

马五拳道:

“白天我看到她与薛九令在这镇上出现过,他们好似得了什么东西,始终遭到各方攻击,尤其是谷不凡和玄冰妖妇两方人马追查非常紧。”

艾姗跳起道:“该不是天王塔!”

车战道:

“我也怀疑,这样说,非提前找到她不可!”

马五拳道:

“今夜不能出镇了,天一亮你们向连环峰去找寻,我看到大批谷不凡人马向那儿去了,还有玄冰妖妇和哈沙图,他们的行动十分可疑。”

车战大惊道。

“我不能等到天亮了,这就非动身不可,师哥,你准备怎么样?”

马五拳道:

“你不要管我,你要走,那得千万小心,这镇外全是妖人,行动要快!”

车战急急向艾姗道:

“快收拾,再危险我也要走。”

艾姗笑向马五拳道:“师哥,店子交给我了,身上有银子没有?”

马五拳哈哈笑道:

“弟妹,我看你跟着阿战学坏了,连揩油也学到了。”

车战笑道:

“这是祖传,师傅是揩油大王!”

“阿战,记住!连环峰在此镇正南面要走九十里,但这一面又是半人半鬼出没最多之地,不可太大意,我是不可能送你。”

车战笑道:

“师哥,我对妖物看出一点秘密,他们的半鬼不是真的,问题出在那种赤色阴魂发上,一旦中了阴魂发,整个心神被控制,所谓刀剑不入也在阴魂发上,妙在如同练成金遁,金属兵器伤不了,你如使用竹剑木枪,照样能杀死他,杀死后注意,从他太阳穴处,拔走赤色阴魂发,否则他真会成真鬼!”

“原来如此,好,这一来,我的胆就大多了,阿战,可能还有秘密,那种要吸取精气神才能发挥神通,似对某种有毒物非常怕。”

“对了,我放出三尾蝎王就能收拾两个,师哥,我送一只给你带着。”

“不,物各有主,也许它不服我!”

“师哥,不会,它已通灵!”

马五拳道:

“师傅对我说过,你收三尾蝎王时,他在暗中看到,听说能大能小,大如海龟,小如指头,是真的?”

车战从袋中摸出一只金色活蝎子,看起来真可怕,交与马五拳道:

“这是千年灵物,一公一母,母的略大,这是公的,只要心念一动,拍拍口袋,它就会发动。”

马五拳真不敢伸手接,惊奇道:“那已得道了!”

说完小心接过,在灯下仔细观察,哪与普通蝎子没有不同,惟通身闪着金光,多了两条尾巴,看罢啧啧称奇道:

“灵物,灵物!真是希世之宝!”

车战一拉艾姗道:“我们走!”

由屋面跳落镇后,再向南方民家悄悄穿行,好在民房散居甚多,那种妖人在晚上不会接近,艾姗轻轻道:“这又不可思议!那种东西为什么不走近有人住的地方?”

车战道:“我也搞不明白,难道怕狗叫?”

艾姗道:

“我有一事不明白,好像你向真真宫主撒了什么谎?”

车战道:“你说我被攻击的事?”

“对呀!你身上没有被中上一根阴魂发,那是不可能。”

车战笑道:

“除了我,别人真不可能。”

“原因在哪里?”

车战悄声道:

“开始,我运出的是无形神功,那种阴魂发打上,意外的打不进,后来我就冒险运出五雷印,未料阴魂发打上就被熔化了,你想,这两种内功只有我练成,别人行嘛?”

“原来是这样啊!刚才那两根阴魂发你把它收下做什么,为何不毁掉?”

车战道:

“赤色阴魂发上有古怪,不仅仅九泉地狱王的人可用,我也可用。”

艾姗道:“可能嘛?那发上附了阴魂,不懂心法如何能用?”

车战道:

“你想想看,那些被控制的江湖人,本来不属九泉地狱王徒子徒孙,当然也不懂心法,但一旦被控制后,他就能放出阴魂发,这证明阴魂发是种能自主的东西,无须心法控制。”

“啊!这真是非常可怕的东西,这秘密如被谷不凡和玄冰妖妇知道,他们也会利用啊!”

车战道:“可惜他们无法收拾那种半鬼半人妖物。”

“不见得!妖物怕毒,一旦这事泄露,只怕人人能得了。”

车战道:

“此言不可靠,三尾蝎王钳死的那两个,我仔细看过,身上并未中毒,三尾蝎王未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26章 天王塔与天后铃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铁汉娇娃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