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铁汉娇娃》

第27章 迷魂森林猩猩王

作者:秋梦痕

提起内功,车虹忽然后劲不足似的,一下落到二十丈外,车战发现,猛地一顿,急急道:“妹妹,你怎么了?”

他一停,全都停下来,余微微返身走近车虹道:“妹子,你不舒适?”

原来她看到车虹非常伤感,立即将她扶住。

车战放下艾姗,走近急问道:

“你到底怎么样?”

车虹戚然道:

“我的内功本来不好,谷不凡不教我,他大老婆也只教些皮毛,当我十四岁时,北极派有个名叫古义的堂主,把他从天山得到的一部‘天山八绝’神功,秘密教我,而且不许我告诉任何人,可是前天我已得到消息,他被谷不凡杀害了,我想起他,我心中就难过。”

车战闻言大惊道:

“难怪,我好久不见他向我联络了,他是我们南极派唯一生存的人,是我后来联络上的,我叫他在谷不凡身边卧底。”

车虹流着眼泪道:

“那他是被谷不凡查出什么破绽才加害的,我的身世也是他提醒我的,他叫我赶快离开,要我尽快查出我的真实姓氏,他也叫我找你,因为他不敢确定我是不是姓车?”

车战恨声道:

“谷不凡,我要把你碎尸万段!”

车虹道:

“我与阿令打进天牢谷,破了生、老、病、死、苦五个机关洞,我想找寻我的身世,结果还是落空。”

余微微啊呀一声道:

“牢不可破的天牢谷,原来是你们破了的!”

车战急道:

“阿虹,你没有看到囚禁什么人?”

车虹道:

“除了谷不几手下,没有一个外人活着。”

车战低头叹声道:“我们的爹,八成是被谷不凡折磨死了,现在我连一点希望都没有了啊!”

薛九令突然抓着车虹道:

“我们发现那么多白骨,有一堆立的木牌,不是刻一个强字,当时你根本不注意。”

车虹闻言一震,呆了!

余微微道:

“只有一堆立木牌?”

薛九令道。

“少部分白骨有,但部只有刻一个字,强字牌我疑为就是车大哥令尊灵骨。”

车战深深悲叹道:

“既然一个活的都没有,不可能将家父事先移走了,今后唯一能查的,只有生擒谷不凡盘问了,可是这老贼比狐狸还狡猾,始终不肯与我照面。”

余微微道:

“放心!只要他对霸占武林之心一日不死,他迟早会露面的。”

车虹道:

“哥哥,我想和阿令两个到处搜查老贼,我不情搜他不出。”

车战道:

“妹子,我们没有证实是亲兄妹之前,你的行动我管不着,现在不行,我不是要摆出做兄长的嘴脸来管你,而是你找出他来毫无办法对付,你在北极派长大,但你对谷不凡的了解不如我,告诉你,这里没有一个是外人,我说自大的话,包括微微,瑛姬、艾姗,加上你与薛兄弟,你五个人联手来对付我,你们在我手下走上一百招,你想想看,我以自己这种力量,也绝难有把握打败谷不凡,谷不凡之所以不敢与我当面交手,那完全是被我一开始就给他一个莫测高深所震惧,说真的,你们五个人合起来,看能不能打败玄冰妖妇和哈沙图,哈沙图除了实力非常高强,近日我已查出他还有三只小袋中所藏的东西。”

姜瑛姬道:

“除了阴阳符还有什么?”

车战问余微微道:

“你是最灵敏,你猜猜看?”

余微微摇头道:

“毫无一点消息,我如何凭空乱猜,江湖上古怪玩意大多了。”

车战道:

“第二只袋中藏有‘阴毒蝎’,这不同于我的三尾蝎王,那是戈壁沙漠下面有好几道阴河,阴毒蝎生长在阴河两岸石隙中,一生不见阳光,其毒绝伦,比普通蝎子小十数倍,大只大如小黑蚁,再加哈沙图培养教练,已经到达如手指的地步,不过白天他不能放,因为怕见光,他袋中养有三千只。”

薛九令大惊道:

“那有什么办法抵抗?”

车战道:

“蝎子始终是蝎子,不但有天敌,也有统属性,我的三尾蝎王就是它的皇上,只要你们不单独与他动手,哈沙图这一手先能为力。”

艾姗道:

“还有一只小袋中是什么?”

车战道:

“也是一个小铃子,其名叫阴魂铃,那是一种音杀之器,一旦对敌震动,我想与九泉地狱王手下的鬼哭神嚎声有异曲同工之妙,这只有高深内功之人可以抵抗,如果有练音杀者,还可发出音杀反击,因为他的震动也要内功,问题是他的内功非常高,一旦压制不住,自己就会五脏糜烂而死。”

余微微道:

“合我们之中三人内功就可压制,可是他还多一个人。”

车虹道:

“对!他还多出玄冰妖妇。”

车战道:

“谷不凡身边两大谋士——达不花,柯哥林也不可轻视,还有谷天鹰身边的西域神魔也是一大强敌,他的慾魔幻影、魔音慑魂,根本不弱于哈沙图,很难对付。”

车虹道:

“哥哥,你为什么不用个个击破方法下手?”

余微微道:

“妹子,你哥哥在未确定有把握之前,他要利用这三面互相敌对之势呀!”

她忽然向车战道:

“阿战,现在谷天鹰可能明白她父亲的计策啦,当心她会去合并啊?”

车战道:

“有可能!问题在西域神魔,他之所以留在谷天鹰身边,那是被妖女迷住了,也许他还想另创势力呢,以这种不可一世的老魔头,他肯屈居人下才怪,一旦妖女要与其父合并,只怕老魔会脱身而去哩!不过我们不能不防着点。”

“阿战!我们这一绕大圈去逍遥谷,起码要多走七八大了,再向前走一百里,就是喀喇昆仑山脉,向右偏一点点,有座巴格哈都镇,我们吃过午餐,再走三十里,有座无名湖,根本无人屋,哪儿地形十分奇特,湖西有石山,奇洞无数,你可在那儿悟出天后铃玄奥,何必去逍遥谷呢?说起来比逍遥谷更安全。”

车战道:

“我怕有人在后盯着,不绕圈摆脱不了!”

余微微道:

“你如不放心,这样好了,你带瑛姬就在这里藏起来,我带他们先走,如有敌人盯上,你就解决他。”

车战道:

“这样可以,你们快走!”

余微微向姜瑛姬道:“无名湖只有你我两人知道如何走法,你留下就是由你带阿战走,记住,估计我们走过几十里尚未发现敌人,那就证明没有人盯上了,这时你和阿战也可动身了。”

车战急急道:

“微微!你把三尾蝎王带着,以防万一。”

“不会啦!短短百十里,你又在后面,哪还怕什么,你们两个快躲起来。”

目送她们走后,姜瑛姬指着林中道:

“登上那株大树比较看得远,我不信有人盯着我们。”

车战突然吁声道:

“你不信,偏偏要你信,听听后面!”

在不到一箭远的后面,这时走着两个不太快的人物,看情形,那不似存心追赶什么人,车战的估计也许是错了,那是两个少见的人物,走在前面的是个三十余岁的女子,乍然一见,姿色、身材,真有点像玄冰妖妇,然而年纪小得多,风騒却毫不相差,后面紧紧相随的是个快近七十的老头子,看起来怪怪地。

“师傅!一般人,为什么把你叫作半鬼大臣,那是什么意思?”

后面老人似在望前方,没有开口。

“喂!你说呀,又在摆架子了,当心,今夜我不和你那个了!”

“哎,雅西,你又来了,前面有生人。”

“不!你要答应我的问题,管他什么生人!”

老头伸手勾住他的肩头道:

“离开黑暗岛,你不叫我师傅,我才说。”

“啊!要我叫你当家的,像嘛?好!反正我们师徒、夫妻都不分,不叫就不叫。”

“雅西,我有一半像鬼嘛?”

“屁!师姑才像鬼,我最讨厌她。”

老头道:

“不许你对师姑无礼!”

“哼!你还想她那老胃口!”她忽然挣脱老头的手,猛地冲出。

怪老头急急追上,伸手将她抱住,连声道:

“雅西,你误会了,我怕她害死你,我与她三十年前的关系早断了,她现在身边有三条牛作乐,不会再找我啦!”

女子瞟了他一眼,忽然格格笑道:“你怎么把三位师哥叫牛呢?”

老人道:“你师姑喜欢他们的牛劲呀!”

“别说了,你也是条老牛,别拉开了,快回答我。”

老头道:

“一般人只看到被我们制住那些东西痴痴呆呆,飘浮不定,又只在夜晚不动,形同幽灵,当然也把我们看成半鬼了,当年我又是南斯国大臣,现在你懂嘛?”

“啊!原来如此啊!可惜我与三位师哥在江湖还没有字号,多没意思!”

“哈哈!那‘红云老祖’不是叫你‘鬼妓’,怎么没有字号?”

“哼!那老贼,我总有一天要把他变成男妓!”

“吁!那两个男女是何来历?”

女的发现了车战,忽然呆了,低声道:

“那青年是我的!”

老头道:

“可以!那女的我要留下。”

“不行!”

“喂!雅西,莫忘了,我还是师傅,当心我毁了你。”

“好呀!见了美女你就要毁我,我也不是好惹的!”

老头沉声道:“雅西,本派的规矩,男女之事,各不相犯,你找男的我不干涉。”

“可是你还没把金鬃传给我?”

老人道:

“你祖师未下令,谁敢传授?”

“哼!他已不能动了,你有权!”

老人道:

“那也要回岛面告祖师才行。”

女的道:“什么时候回岛?”

老人道:

“夺到天后铃,使本派武功天下无敌才能回岛。”

“这要什么时候?难道叫我永远停在绿鬃级?你把你打入赤鬃级好了,我不在乎。”

老人和声道:

“雅西,极阴五遁,你三位师兄还只得授三遁,你已得授四遁,只差一遁你就是金鬃极了,那时你就是师妹了,何必急在一时呢!”

女的似感满意,不再生气了,回头道:“现在就下手?”

老人道:

“慢点!不可冒失,那个青年男子有问题。”

“什么呀!我们怕过谁来?连红云老祖被都我们打败了,不是他的音杀能抗得,早已变为我们的赤鬃级了。”

老人道。

“雅西,你睁大眼睛,运出‘火遁灵光’看看,那青年头上显出什么?”

“哎呀!金、紫两色灵光而已,那是他练有两种内功罢了,大惊小怪!”

老人道:

“金光冲空有三尺,这种内功太古怪,紫光中含有火焰,恐怕含纯阳,这是本派内功劲敌,另外一种你还看不见。”

“我看不见,那是什么东西?”

老人道:

“是一种玄妙的白色波状光体,藏在金光与紫光之间,好像不是内功,甚至发出震撼之音,千万要小心!”

这时只距二十余丈距离了,车战和姜瑛姬从未回过头,只听他轻声向姜瑛姬道:“阿瑛,你从来没见过他们?”

姜瑛姬道:“毫未见过。”

车战道:

“那就不对劲,我们做最坏的准备。”

“阿战,做什么最坏的准备,难道那老怪是九泉地狱王!”

车战道:

“不是九泉地狱王也是半鬼大臣,不过他身边的女子又是谁呢?那不像被制的情形。”

“他们是在注意我们,而且在商议什么,阿战,如何应付?”

车战道:

“纯阴五遁又称极阴五遁,哪怕在数尺之内,如不扣住他,不管用什么功力他都能逃脱去,但时机要把握恰到好处。”

姜瑛姬道:“装作中了赤色鬃?”

车战道:“恐怕比赤色鬃更强。”

姜瑛姬道:“我能闪得开?”

车战道:“打不到你的身上,我会护住你,但必须要装出象样才行,凭你的武功,相信能办到。”

“阿战,你呢?”

车战笑道:

“为了诱他靠近,当然也要装。”

姜瑛姬道:

“为何不放出三尾蝎王?”

“不行!不能把他们估计太低,这种妖人如一次不成功,再想制住他就太难了。”

“阿战,他们快上来了,但有点怪,他们为何那样慢,难道看出你什么了?”

“不好!铃子,阿虹的铃子在我身上。”

车战道:

“练纯阴功的人,不管练任何阴功,他们眼睛和别的人不同,这就是比练纯阳的高明之处,我们看人家的眼神、气色,身上冒出的阳刚之气,那要特别细心才行,练阴功的一看就明白。”

姜瑛姬道:

“他们不采取行动,对他毫无办法,如此跟在后面,岂不是把我们要去无名湖的行动暴露了,这怎么办?”

车战道:

“离开无名湖还有很远,我们慢慢行去,看一下他们有无变化。”

“阿战,快看左侧!”

左侧有个老妇人,身后跟着三个牛强马壮的大汉,可是三大汉中竟押着一个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27章 迷魂森林猩猩王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铁汉娇娃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