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铁汉娇娃》

第28章 以魔装妖除强敌

作者:秋梦痕

黑猩猩居然也懂人话,甚至灵性异常,可是它只哇畦叫个不停,不肯带路。

巴力克看出古怪道:

“老哈!它对你叫什么?不灵啦!”

哈沙图道:

“我到这森林不下十几次了,从来没有这种情形发生,这次怎么搞的?”

阴一郎道:

“原来你也不懂它的意思,我当你懂猩猩之语哩!”

马五拳道:“那‘绝地’一定发生了什么事,难道蛇海四怪已经侵入‘绝地’,把猩猩赶出来了。”

“不可能,蛇海四怪不可能就撞进‘绝地’,可能另外发生什么事!”

黑猩猩领着四人,缘林边而行,这时快近申正,巴力克问道:“老哈!我们都没有带吃的,一旦深入森林吃什么?你说里面连鸟兽都没有?”

哈沙图道:“确实没有,我也不明这片森林居然如此古怪!”

阴一郎忽见林梢飞起一群小鸟,笑道:“不对,这不是鸟是什么?”

哈沙图道:

“这是林缘,深入十里后,连吃虫子的小乌也没有了。”

马五拳道:

“绝地又是什么情形?”

哈沙图道:

“是一口冒热气泥浆湖,湖中是,尽是煮粥的泥浆!”

巴力克道:

“我们为什么不到那里去?”

哈沙图道:

“凡是误入森林的,他们久而久之都会被迷进绝地,我们何必冒险在森林中搜寻,绝地北面有石山,里面就是大力士住的地方,占住那儿,等于控制整座森林。”

阴一郎道:

“我们这时去哪里?”

哈沙图道:“西面有条河,河这边是这座述魂森林,河那面也是森林,但情形不同,鸟兽山果都有,大力士日常吃的必须过河找,河中还有鱼,我曾经在那儿搭了一座小木屋。”

马五拳道:

“你的意思,我们在那儿多准备吃的?”

哈沙图道:

“你说对一半了,从那儿起,我自己能找到路线人绝地,大力士不敢带路,我们不能不去,我想,八成是泥湖中出了古怪!”

阴一郎道:

“你说泥湖中有妖物?”

“猩猩不怕人,也不怕猛兽,物以克制为惧,这森林中没有克制它的东西,它为何这么怕?这森林本来就不可思议,我对那泥湖早有怀疑之心。”

马五拳笑道:

“老哈!别耸人听闻,那泥湖形如煮粥,无疑是火山口,甚至妖物敢在沸泥湖中存在呢?”

哈沙图道:

“小马,你可知道?你师弟就收伏两只妖怪,你们三个至今恐怕还不清楚,吸血阴母就是被那只妖怪攻退的。”

马五拳假装惊奇道:“那是什么东西?”

哈沙图道:

“是两只变化玄妙的三尾蝎王,能大能小,大如海龟,三尾高举有一丈多高,犹如三只巨龟之臂,全身金光耀眼,它小到如同一根手指,平时藏在风流鬼口袋里,不知者谁相信告诉各位,天地间不可思议的事情可多哩!”

“好家伙,阿战的神通真大啊!居然能收妖怪当助手!”阴一郎显得十分惊奇。

哈沙图道:

“阿战不但是大豪杰,也是得天独厚的英雄人物,说句真心话,我得到阴阳符,他就得到克制阴阳符的五雷神印神功,现在不必说了,过去害怕得寝食不安。”

巴力克哈哈笑道:

“老哈!说真的,阿战曾经对我说过,他把你列为第一流对手,不过我知道,他从来未把你看轻,也不当你为死敌。”

“我知道,否则他不会救我,这家伙就是能叫人心服口服,说起来,黄金帮主万百通也是他义岳丈了,我以阴阳符收拾了万百通,这个仇应当报,可是他一点不放在心上。”

巴力克道:

“万百通一生做的坏事不比你少,他当然不会放在心上,以我这黑心狼来说罢,想当年杀人又何尝眨过眼,而他却视我为兄弟,总之一句,老哈!他不管过去,只计未来,我黑心狼如果仍我行我素,他会放过我嘛?”

“巴力克,你的话我明白,我已把信送回给手下,叫他们全部回大漠去了,我决心与你们三位共同替武林做点有意义的事情,我要对得起风流鬼!”

马五拳大笑道:

“要你这魔头放下屠刀,谁也不肯相情,好,我们总算见到这个事实了,我风流师弟一旦知道,他会乐死啊!”

阴一郎笑道:

“世间事,真是变化无穷,我是干什么出来的,别说了,做梦都想不到,今天与你们共一条裤子,哈哈!你们说有多玄!”

哈沙图领着三人刚走进森林,立即指着外面道:“你们看,这条河虽不大,但长有两百里,而且是条秘河,”

马五拳道:“什么是秘河?”

哈沙图道:

“连藏人都不敢经过这里,只有极少数胆大的猎户敢来,但午后一到就走了,你们看,前面林边的木屋就是我搭的。”

黑猩猩这时连连叫起,而且以手指着木屋。

哈沙图噫声道:

“有人在我的木屋里,你们看,有烟冒出来。”

巴力克道:

“一定是藏人借用了!”

“不,这是什么时候,藏人走光了。”

马五拳道:

“我们上去看看就明白。”

哈沙图向黑猩猩挥挥手,叫它退回林中,同时向三人道:

“天近黄昏了,这个人敢在这时不离去,只有三个理由,一为追蛇海四怪来的,再就是迷失路途,不然另有企图。”

到达木屋,炬料大出意外,里面虽有一堆熊熊旺盛的柴火,火上还架着三条鱼、两只大土鸡,烤得黄油油、香喷喷地,使四个肚子空空的不速之客,真是馋涎慾滴。

巴力克欢叫一声,不顾一切,首先捞条鱼,立即一阵猛啃。

“小巴力,当心哟!这些鸡、鱼上面恐怕有问题!”哈沙图故意吓唬他。

“放心!有位邪门高手在场,他不会叫朋友遭暗算。”巴力克啃了大半天笑着说,又把手一指道:

“你们动手呀!”

哈沙图示意道:

“管他娘!大家吃饱再说。”

哈沙图道:

“我已听出声音,那是‘贞女教主’袁如研!”

马五拳道:

“对!是她!想不到,她们五姐妹也来了。”

哈沙图道:“不要到明天午后,这座森林我敢说,所来的人物,只怕会聚集天下高手于一林耳!”

“什么?为了蛇海四怪那四个包裹?”

哈沙图道:“这中间,我在追赶蛇海四怪的时候,有一点消息我没有向三位说!”

马五拳道:“什么消息?”

“谷不凡不把堆集如山的金银财宝放在心上,他却出动两极盟全部力量保护那四个豹皮包袱,可想而知,四个包袱里面所藏的是何等珍贵之物了!”

巴力克想道:

“到底有些什么玩意呢?”

哈沙图道:“我只知道一件就价值连城,这件东西,谷不凡曾经想拿给马五拳作为聘礼!”

“寒龙珠?”

哈沙图道:“对!那只是小小的一件而已。”

马五拳道:

“只怕一些老辈武林人物,不会在乎这种奇珍。”

“哈哈!可是像阴一郎令师和红云老祖偏偏也要来呢!”

阴一郎诧异道:“家师也会来?”

哈沙图道:

“你知道为什么?”

阴一郎道:

“他不会要那些奇珍。”

哈沙图道:

“假使是天王塔和天后铃呢?”

“吓!蛇海四怪的包袱里还有天王塔和天后铃?”马五拳几乎跳起来。

哈沙图笑道:

“你不信!”

马五拳道:

“老哈!你说话有点颠三倒四。”

哈沙图哈哈笑道:

“假设有人放出空气,硬说天王塔和天后铃是落在谷不凡手中,你们想想看,谁还能不动心,不动心的人就不是武林人物了。”

阴一郎道:“又是谁放出这种空气呢?”

哈沙图道:

“除了真正得到天后塔的人还有谁,这家伙八成是一招诡计,自己安心练,却将天下武林骗到这鬼地方来,他也够聪明够狠了!”

马五拳跳起来道:

“那我们还在这里干什么,快去搜他出来呀!”

“哈哈!我得问你,等我们找到他时,他已经练成了,岂不空找一场。”

巴力克道:

“这家伙一旦练成,谁还是他对手?”

哈沙图道:

“他不会杀我们的!”

马五拳跳起来道:

“老哈!你已经知道是谁了?”

哈沙图道:

“我只是心中猜想而已,能使这种绝招的只有一个人!”

“是阿战!”巴力克大叫起来。

哈沙图吁声道:“轻声点!以免点醒邪门人物。”

“对!不要破坏他的阴谋。”

马五拳吓声道:

“你敢确定?”

哈沙图道:

“他救了我的时候,带着老婆和妹子,加上薛九令急急向南,无疑是在寻找最隐秘的地方,同时又怕万一有武林人物闯去,于是放出空气,也算他运气好,恰逢外盟攻破谷不凡宝藏地,两下子一凑合,这小子的阴谋刚好成功啦!”

巴力克道:

“你不能说得如此活龙活现!”

哈沙图道:

“我敢以人头打赌……”

他的话未完,突听木屋外面响起一声娇喝:“好哇!四个小偷!吃掉我的东西,一个也别想逃掉!”

倏忽间,木屋门口立着一位如花似玉,娇憨可爱的女孩。

马五拳一见,惊喜大叫道:

“师妹,师妹!你怎么出现在这里?”

少女哼声道:

“少拉关系,快还我的鸡和鱼!”

马五拳哈哈笑道:

“我们吃的东西,原来是小师妹的杰作,对不起!我们四个承认是贼好了,快进来,我介绍你认识三位大哥哥!”

“哼!一个是杀人不眨眼的黑心狼、一个自认不可一世的神螺剑煞,还有个最可恶的大魔头,有什么好介绍的。”

哈沙图哈哈大笑道:

“骂得好!骂得好!”

转过头又道:“小马,你还有这样一个小师妹?”

马五拳道:

“我小师妹叫兰儿,原来她早已认得三位了!”

巴力克道:“我没有听阿战提起过呀!”

兰儿娇声道:

“二师哥没有见过我,师傅又不向他说,他从什么地方知道?”

阴一郎向马五拳道:

“这是什么一回事?”

马五拳道:“那是家师的古怪性情所致,我们三个都不在一地授艺,所授的亦各不相同。”

哈沙图拱手叫道:

“兰儿小妹!你别讨厌我们,自从我们遇上你二师哥后,我们都变了!”

噗嗤一声,兰儿笑了!

“咯咯!得啦!我如果讨厌你们,我就不现身。”

马五拳吁口气,他似最怕这个小师妹,只见他哈哈笑道:

“小师妹!你为何来到这里?”

“我呀!我在这迷魂森林住了三天啦!”

“什么?”哈沙图惊叫起来了,诧异道:“去过绝地?”

兰儿哼声道:

“这种天成的迷魂森林算什么,比我住的地方差多了,我走在里面,等于我走在自己家里一样,你们听着,绝地四周已经死了百多个江湖人物了。”

马五拳道:

“如何死的?”

兰儿道:

“被泥湖妖怪杀死的!”

哈沙图跳起道:

“小师妹!你见到妖怪了?什么样子?”

兰儿道:

“我何止见过,还和它打了三架啦!……”

只见她有点泄气似的,马五拳急问道:

“连你也打他不过?”

兰儿点点头,颓然道:

“每次都被它打败了,我的轩辕神功震他不死,我的轩辕神剑也毫不锋利了,斩在它身上都被弹了回来,好在我的轻功胜过它,否则就逃不掉了,不过我不服,每到深夜,等它出来我就攻击它。”

巴力克道:

“是个什么样的妖怪?”

兰儿道:

“是个全身都是泥的妖人,除一双绿光射人的眼睛,什么也认不出。”

哈沙图大惊道:

“泥湖中的稀泥,连钢铁都能熔化,它能住在泥湖底下,这太可怕了!”

兰儿道:

“刚才我见到五个女子在林中迷失,我怕她们被泥妖杀掉,所以去救她们,想不到,烤好的鸡、鱼被你们偷吃了!”

哈沙图哈哈笑道:

“我马上过河去,多打几只来!”

“不用了!黑猩猩洞中我存了很多。”

“啊!原来黑猩猩是被小妹妹赶出来的。”

“什么小妹妹,我今年十七了,别废话,你们也准备进林的?”

马五拳道:

“正是,现在有小师妹在,我们不怕迷失啦!”

兰儿道:“那妖怪出没无常,只在半夜一次必定出现,今夜看看合我们五人之力能否打败它?”

马五拳道:

“小师妹,你见到四个中年人背着四个豹皮包袱没有?”

兰儿道:

“你说的是蛇海四怪呀!他们被妖怪杀死了,四个包袱却没有见到。”

“哈!妖怪也要珍宝,这真稀奇了!”巴力克叫起来。

马五拳道:

“也许蛇海四怪在未遇害之前就藏起来了。”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28章 以魔装妖除强敌第[2]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