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铁汉娇娃》

第04章 巧妙布局探情敌

作者:秋梦痕

车战一听老化了有了转机,他的心情可乐了,也暗暗吁了一口气,但灵机一动,故意摇头道:

“老前辈,我这人也有个牛脾气,对人对事有原则,就是不能下决心,下了决心非干不可,现在我己决心干下去,就这样雷大雨小可不行,要罢手容易,但要有条件。”

老化子急急道:“什么条件?你说!”

车战道:

“叫大佛儿作我助手,一切听我的。”

老化子为难道:

“大佛儿要找娘,他如何能跟你?”

“我帮他找,这样两得其利。”

大佛儿高兴道:

“我答应!但你要供我吃。”

车战大笑道:“这个当然,天子不差饿兵。”

老化于哈哈笑道:“我可安心入武林坟场了。”

就这样,大佛儿成了车战的跟班,事后,车战想到穷人关原来如此。

老化子走了,留下巨人“擎天神”大佛儿跟车战,两个走在一路,真如高楼下配小亭,实在不相衬。

大佛儿一点不笨,长相粗中有秀,他跟着车战夜宿朝行,其性情已被车战发现,那是十分忠厚。

在第五天的早晨,天老爷不早不迟,当他走在一条蛮荒似的山道时,天空乌云密布,南天上浮云滚滚,狂风大起,雨点如豆,不一会,滂沱大雨势如倾盆。

大佛儿道:“阿战,快提罡气,否则成了落汤鸡了!”

车战喝道:

“不可,这场雨非下几个时辰不可,你把内功消耗,一旦有事,你不要命了!”

大佛儿闻言一震,再也不敢,但拉着车战直朝一处崖下奔。

还好,崖下有石窟,二人缩作一团,可是大佛儿太魁梧,怎么缩,依然露一大半,最难挨的是肚子,过了午后很久啦,大佛儿脸色有点怪样,车战问道:

“你怎么了?”

大佛儿道:“我好饿!”

车战很明白,以大佛儿的个子,食量自然惊人,食量大,消化更大,难怪他受不了,于是安慰道:“尽量忍耐,希望前面有镇。”

足足过了三个时辰,天都暗下来了,这才看到雨势减弱,车战起身道:

“找店换衣服,不能再呆了,到了夜晚更麻烦。”

二人一出石窟,立即全力飞奔,又有二十里,这才找到一座小镇。

大佛儿第一件事,就是注意饮食店。

山城小镇,客栈不多,车战看到一处包子店,大喜道:

“大佛儿,你先吃几个包子,然后慢慢找客栈。”

大佛儿闻言大喜,扑上动手,一口两个,嚼也不嚼。

店家一见大骇,连话都说不出了。

车战笑向店家道:

“我兄弟太饿了,让他吃!”

大佛儿心中没有数,狼吞一阵,这才向车战道:“阿战,好多了!”

车战一算数量,天呀!,一百零八个。

给了银子,大佛儿笑道:“再吃饭就省多了。”

车战问包子老板:

“店家,哪儿有客栈?”

店家一指:

“公子,向前走,拐个弯,你老就会看到‘三江’老栈了。”

在这时,大佛儿暗拉一把,眼儿瞄着后侧。

车战偷偷一看,问道:

“那老人怎么样?”

大佛儿推他一把,催着行走道:“不是老头,是老头后面,你不见那个中年瞎子……!”

车战道:

“你认得他?”

“你不怕毒?他是有名‘九苗盅神’,假瞎子,师傅曾警告我,遇上要当心!”

车战道:

“注意他!”

大佛儿道:

“师傅说,练成高深内功之人,一般毒物不必担心,不但侵不入,侵入也能逼出或炼化,惟有绝毒,盅毒无能为力。”

车战点头道:

“这个我明白,我曾避过上古迷魂香,那也是奇毒之一,你可知道,这九苗蛊神是哪一面的,该不是北极派的人物?”

大佛儿道:

“不,不明白!现在怪物出来大多了,有些被收买,有些独行其事。”

找到客栈,二人立即订房间换衣服,然后到厅前要酒菜。

穷人关过了,车战想到罗、齐二老的话不是信口开河,适才又得知有九苗蛊神露面,恰与巨毒关吻合,于是太紧张了,特别小心。

大佛儿在酒到菜未齐时,已经忍不住了,对伙计道:“小二哥!酒要整坛的,菜随便,加四十个馒头。”

店家一听,愣了,但见眼前这个块头,哪还敢问。

车战向店家笑道:“照他意思去办,你不要怕!”

大佛儿开动了,车战暗示道:

“食客大多,吃东西要像样儿,慢慢来!”

先上的两壶酒,哪里经得起倒,大佛儿正待催小二,但被车战示意道:“落店时,最低限度要观察环境。”

大佛儿道:

“怎么,有了疑问?”大佛儿偷偷地环顾客厅。

“毒老头何时来的你可知道?”

大佛儿吓声道:

“他什么时候到了左角上的座位?”

车战道:

“连我都大意了,刚才有一批进店,他可能趁乱进来的,但高手放蛊不会下在饭菜里,我们只注意他的举动。”

大佛儿道:

“师傅说你最风流,我也听武林说过,你是不是真的?”

车战笑道:“你忽然提出这个干嘛,难道你不喜欢美女?”

大佛儿道:“我练的是‘纯阳童子功’,不能近女色,我也不喜欢女人。”

他一停又暗示道:

“阿战,我未见你抬过头,抬抬看!”

车战听出他言外之意,抬头,猛见楼上雅座里有几双迷人眼睛射着他,不由一震,忖道:

“大佛儿不笨,他也识货,那两个姑娘好迷人!”

雅座不小,摆六张座位,车战暗暗留意,发觉在座的食客最少有五批不是同路的。

酒菜全上了,大佛儿哪有时间多注意,只顾自己猛啃不停。

车战被楼上两位美女所引,吃东西只是意思意思,但他这时的心中不在色,而是想到“巨毒难关”和“桃花述人关”上面。

吃了一阵,大佛儿渐渐放慢了,抽出时间问道:

“那两个美女是不是同路的?”

车战摇头道:“不!”

大佛儿道:“哪个美?”

车战道:“穿白的!”

大佛儿道:“穿蓝的眼中有煞气,她眼睛看你毫无好感。”

车战道:

“噫!你说你不喜欢女人,可是你却有一套呀!”

大佛儿笑道:

“这是我老化于师傅常说,在江湖行走,最最重要的是观察人的眼睛,不管对方是何等狡诈、老姦之人,但在眼中,还是能看出破绽,所谓眼乃心之苗。”

车战笑道:

“你看那蓝衣女子会对我有何企图?”

大佛儿道:

“可惜我对推算懂得不多,注意,她起身了!”

那个蓝衣女子结账了,车战沉着观察,事情来了,只见那女子竟向车战行来。

大佛儿暗示道:

“当心!她手中扣有东西……”

话未收口,猛见那女子出手如电,一点小小的东西直奔车战。

“住手!”楼上娇叱一声,同样打出一点东西,硬把蓝衣女子的东西打落。

蓝衣女子一击不成,又如电到了门外,大佛儿吼叫一声,猛追而出。

车战这时也感到一切大快了,想助大佛儿已来不及,低头一看,只见地上有点东西在动,不由呆了!

白影一闪,车战身前多了那白衣女于,只见她绝丽绝伦,近看比远看更美,她嫣然道,向车战笑道:

“看清楚没有,那是苗疆巨毒‘黑死虫’,为蛊中之最,胜过金蚕蛊十倍。”

车战拱手道:

“多谢姑娘援手,在下感激之至。”

白衣女笑道:“我叫怜怜,姓庄。”

车战道:

“姑娘!那女子是何来路?”

白衣女子一指店角落,道:

“你看看那角上,九苗蛊神不见了,那女子是他女儿。”

车战啊声道:

“原来如此!”

庄怜怜笑道:

“食客都惊散了,你快去找你的同伴,如果他们父女联手,我保证那大个一身是毒。”

车战立即回房,拿了自己与大佛儿包袱,结了账,猛向外奔。

到了街上,看到很多惊愕的眼光,车战立即知道大佛儿是向西街头追的。

车战追出西街,只见全是起伏不平的丘林地带,看不远,毫无影子,他不怕大佛儿真功不行,怕的是毒。

穿过几处丘林,失望了,毫无动静,天又黑暗,真是进退两难,好在雨后空气凉爽,下定决心,一路照追不放。

到了深夜,突然从前方高处现出灯光,车战猜想那儿必有人家,于是朝着灯光直走,可是愈走愈觉不对,发现灯光是从一座高山上发出,车战停了一下,估计灯光处必定是庙宇寺观。

“公子,公子!等等我。”一个女子的声音在后呼唤,车战运目力一看,心中一愣,他发现是那白衣姑娘庄怜怜,等到她走近时,正色道:

“姑娘,赶夜路?”

庄怜怜道:“你追差路了,你那巨汉回去找你,我告诉他你由这方来了。”

车战疑心一放,啊声道:“姑娘真是热心人,你来追我回去?”

庄怜怜道:

“不!你同伴先追来,我在他后面。”

车战奇怪道:

“先追我的不见,反见到在后面的姑娘你?”

庄怜怜也愕然道:“他走出客栈不到一刻,我就追出来了,为什么不见他?”

车战苦笑道:

“我同伴又追错啦!”

庄怜怜一指高山灯光道:

“会不会追到那里去!”

车战道:

“他也许心急,奔得快,我们去看看!”

庄怜怜笑道:

“我从你同伴口中打听,原来你叫车战。”

车战道:“姑娘府上何处?”

庄怜怜笑道:“你听说过牛栏关庄家塞嘛?家父庄西田。”

车战歉然道:

“对不起!请恕在下阅历不深,西疆路上很少走动。”

庄怜怜轻笑道:

“何必客气,谁敢走尽天下路,近来你的名气好响啊!”

车战笑道:

“姑娘,你话中有话哩,指我哪一方面的名气?”

庄怜怜瞟他一眼,嫣然道:“包括很多,听说有很多女孩子都迷上你!”

车战笑道:

“没有呀!姑娘别无中生有。”

庄怜怜靠近一点,轻笑道:

“我提三个女子你可知道,不许撒谎啊!”

车战道:

“请说,我一定照实招供。”

庄怜怜道:“你确实很风趣,比方殷爱奴、白姣姣,尤其是温倩云。”

“温倩云”三字特别加重,车战怦然心动,犹豫一下,在她耳边轻声道:“你都认识她们?”

庄怜怜笑道:

“咯咯!我这是从黄花岭来的,温倩云还告诉我很多悄悄话。”

车战大急道:“倩云怎么搞的!”

庄怜怜道:

“别急,别急!她是我的密友,我们之间什么也不瞒,她告诉我你的长相,在店中,我留了心,后来越想越对,因此我就追来了,不过巨人追来也是真的。”

车战对庄怜怜不无戒心,罗,齐二老的话,言犹在耳,忖道:“假设她是对手摆下棋局,她凭什么向我下手?”

想到这,立即假戏真做,自然地一手勾住她芳肩,轻声道:

“怜怜,我与温倩云的事情,你听了不害羞,敢向我出口

庄怜怜大笑道:

“咯咯!这儿是深夜,又没有第三人,我才不哩!”

车战不与太紧凑,以退为进,指道:“你看!真是古刹。”

庄怜怜道:“呀!我忘了,这是妙莲庵呀!”

车战笑道:“尼姑庵?”

庄怜怜道:

“对!里面近半年只有两个少师傅。”

车战道:

“这样进去不方便吧?”

庄怜怜道:“不要紧,我和她们是熟人,进去喝杯茶又不住宿,怕什么呢?”

车战道:

“在这种深山高峰的古刹里,住着两个年轻尼姑,难道不怕那个?”

庄怜怜轻笑道:

“她们都有武功。”

车战道:“啊!那我不进去了。”

庄怜怜道:“干嘛呀!走得好好又不进去了?”

车战道:

“假使她们因久旱而思甘霖时,我可受不了。”庄怜怜居然很快会意,狠狠地打他一拳道:

“缺德鬼!好啦,随你便!”

车战道:

“我刚才留心过,我大佛儿并没有在里面,唯一的理由,他是追过头,追到前面去了,姑娘,你请入庵,我们后会有期。”试探一下,也存心摆脱,可见他对女人真正是有分寸的呢!

出乎意料之外,庄怜怜笑道:

“我也想去看看她们,不过,你入了我的地盘,我会找到你的。”

车战笑道:

“欢迎!看我们有没有缘?”

分手后,车战在想:“她不似敌人安排的美人计,否则她怎么会把倩云的话告诉我,那是我和倩云的私事,不对,前途另有问题,我不能松懈,不过我倒是想美人计到底有什么把戏对付我?”

到了天亮,还是追不上大佛儿,好在有庄怜怜证实,大佛儿没有遭遇毒害,车战最感麻烦的是大佛儿的包袱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04章 巧妙布局探情敌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铁汉娇娃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