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铁汉娇娃》

第05章 浪子独占玉女心

作者:秋梦痕

车战心中非常激动,他何曾想到庄怜怜是如此钟情于他,暗叹一声,伸指连点,立将庄怜怜麻穴解脱。

庄怜怜良久才站起,拿起长剑,指着车战道:

“这个仇我会报的,武功打你不过,我会施展其他手段杀你。”说完冲出洞去。

车战怕她深夜遇险,立即巧妙跟踪下去,同时把易容变回去,似另有试探。

直到天亮,只见庄怜怜走人一镇,于是挤进人群,在一批生意人里面混了进去。

车战忽然想到衣服和包袱,非立即换不可,可是大街上找不出方便的地方,左想右想,直至他看庄女走进一家馆子,这才放心,转入背街,一看清早无人,火速更换。

这时正当街上人潮不断之际,车战回到庄女那家店前,他故意不察,直奔柜上大声叫道:“店家,可有清静上房?”

老店家一看是位异乡口音的公子,连声道:

“公子,你搞错了,这是食馆,不是客栈。”

车战故意啊声道:“对不起,打扰了!”说完转身就走。

庄女哪有看不见的,人多不敢叫,立即结账追出。

车战这一手,百灵百应,他明知庄女在后,但不回头,终于找到客栈,开了上房。

没有多久,忽听房门敲个不停,装出惊讶之声道:

“谁?门未闩上,请进!”

门开处,只见庄女如飞扑上,一头钻进车战怀里,忍不住低声哭泣。

车战慢条斯理道:“庄姑娘,你怎么了!”他也不关门,任其倒在怀里。

庄女哭了一阵,忽然抬头道:

“我被独孤乙捉住了。”

车战装作大惊道:

“有这种事!糟啦,那是个大色狼!”

庄女猛地离开道:

“他没有,他没有……”

车战这才把门关上,扶她坐在床上,叹声道:

“真不幸,你怎么遇上,我早有预感,自你与我相见后,我就担心你遇上他,结果还是遇上了,不过不要紧,这人武功、人才一品,满腹文章,我替你们撮合,他不会抛弃你。”

“不要、不要、不要!”庄女跳起来乱叫,接着道:“我是清白的,你不要乱想,他问了我一些话,最后放了我。”

车战故意疑问道:

“这家伙我很清楚,到口的肥肉,从来不放过的。”

庄怜怜急道:“阿战,你是不信我的话嘛?”

车战道:

“怜怜,你也没必要使我相信,我也无必要知道真假,何必争执呢,你不要我撮合,证明你恨他,这样好了,你救过我,我一定要报答,今后我如见到他,我会狠狠地揍他一顿,替你出出气。”

庄怜怜摇头道:

“不、不、不,他的武功神奥无比,我不要你冒险。”

车战叹道:

“那你此时寻找我有什么事?”

庄怜怜道:“阿战,我是北极派的人。”

车战哈哈大笑道:“别开玩笑,你对我这样好,会是北极派的?”

庄怜怜道:

“真的!北极派首席谋士达不花,现已广搜天下美女,投你所好,不择手段对付你,我只是其中之一。”

车战闻言,这下可大惊了,正色道:“有多少?”

庄女道:

“凡是经过个别训练的,都互不认识,我只知道已经有好几个了。”

车战道:

“过去你对我说的那些——比方认识倩云……”

庄怜怜道:

“阿战,你不要疑心,温倩云确是我的密友,我阻止苗女害你才是故意的,否则我无法亲近你,也因温倩云之故,我一开始就喜欢你。”

车战点头道:

“我想你是真心话!”伸手将她抱在怀里。

车战道:“派你来对付我的任务是什么?”

庄女立觉通体如触电,偎得更紧,嗯声道:“北极派命我查探他们疑神疑鬼,暗生恐惧的东西。”

车战笑道:“你没有查出来?”

庄女道:

“是的,你真有?”

车战道:“无形神剑,你要看?”

庄女急忙道:

“不、不、不,我不要看。”

车战深深地吻她道:“看看没有关系,你不会出卖我!”

庄女道:“不要,不要,等你消灭北极派再给我。”

车战道:“你如何回去复命呢?”

“北极门只是怀疑,他们根本不敢确定,我只说无法接近你就行了,不过他们不会死心,像我这种使命,只怕还有美女派出,告诉你,他们研究很久了,知道暗杀的希望太少了。”庄女皱了眉说着。

车战道:“我有一事拜托你,打听一下,谷不凡的秘密石洞里面,关的那些人物,有没有我的爹?”

庄女道:“你真是南极派唯一后代?”

车战点头道:

“我的真名就是车战。”

庄女道:

“谷不凡曾经下过严厉的命令,除了首席谋士达不花。副谋士柯哥林,任何人物都不许去秘洞,听说秘洞机关严密而奇险,有三十个高手守住洞外,形容如铜墙铁壁一点不为过,车伯伯的消息只怕难以知道,不过我会尽力的。”

车战急急道:

“那太险,你不必探听,我只希望你安全的卧在北极派中。”

庄女道:

“阿战,目前我知道你在帮助朝廷查探阴山双鹗,告诉你,北极派得到消息,现也派出大批高手了。”

车战道:

“这是意料中事,现在你先走,防人耳目,以后要见面,非得小心不可。”

庄女反手抱住,亲了良久,这才整衣溜出房门面去。

好在店中人数不多,都是当地乡民,车战吃过饭,收拾行李,随即结账动身。

离开该镇,时又不早了,认定方位,照常西进,看情形,他要单独夜行。

出了城,看到一位老者,车战迎上拱手道:“请问老丈,照大路走,前途是什么地方?”

老者呵呵笑道:“年轻人,你要去哪里?”

车战笑道:

“出外游历,无一定地址。”

老者道:

“呵呵,青年学子,老汉失敬了,照大道走,不出百里即牛阑关,不过天已不早了,年轻人,再走三十里就别再走,过了大山塘再无镇市啦!”

车战拱手道:“多谢老丈!”

车战别了老丈一想,毫无所得,去牛阑关干啥,见了雷节度使不好意思,于是他走了二里就拐弯。

刚刚拐弯,走还不到半里,耳中传来喝叱之声,车战一愣,忖道:“这里有人动手。”

抬头一看,满眼参天森林,察出打斗是在林中发出,于是提劲走出。

在森林深处,有片很大的空地,这时有两个人物盘圈飞腾,寒光映着天空,泛出银光万道,车战一到,见是两个中年人,不由暗道:

“噫,这个地方居然有两个非常高手拼命!”

车战藏在树后,仔细观察双方剑术和功力,他发现双方各有所长,如果要分胜负,非千余招不可,而且是败者必死,胜者非重伤不可。

当此之际,忽然有个奇快的人影在车战背后闪动,居然没有把车战惊觉。

猛地一点东西,直飞车战头顶,这下可把车战惊动,顺手一伸,立将该物抓住,原来是个纸团。

这种地方有纸团出现,车战愣了,打开一看,只见上面小字一行:“当心寒鹰、七变魔身”,车战悚然一震,立即提功,忖道:

“鹰即谷天鹰,寒为寒冰灵魂,近来知道这妖女练成七变魔身。”

想着之际,忽觉侧面寒风袭到,强劲无比,车战顺手一掌拍出,冷笑道:

“鬼鬼祟祟!”

突见一个老婆婆露出头来道:

“小子,再见了!”

车战这时并不迸,朗声道:“谷天鹰,七变魔身现形了!”

忽听远处冷声道:

“姑奶奶迟早要你的命!”

人走了,车战也呆了,他手中的纸团成了谜,那是谁打来的呢?

“别发呆,观斗要紧!”

闻声不见人,听声音如银铃,八成是少女,车战忖道:“北极派又有美人计了,这次又耍什么花样?”

斗场这时拼得激烈异常,双方绝招尽出,车战对场中人物一个也不识,根本插手不得,谁是非?谁是是?不能相助,不能叫停。

正当生死立现时,忽听林梢发出一声娇叱,红影一闪,由空中射下,寒光如电,顿将一个劈倒在地。

另外一个中年人喘声道:

“多谢姑娘援手!”

车战这时看清楚,原来是个红衣绝色少女,只见少女气定神闲的拱手道:“雷镖头,你怎么与北极派人交上手的?”

那中年人叹道:“北极派人做事,没有理由可讲,请问姑娘如何称呼?”

红衣女娇声道:“晚辈天山纪翠羽!”

中年人道:

“啊呀!姑娘大名,老朽久仰,‘天山雁’威震罗刹,我雷镇湘有幸,得蒙姑娘援手!”

车战一听“雷镇湘”三字,立即走出树林,朗声道:

“雷大叔是你呀!”

中年人一看来了个青年,但却不识得,拱手道:“老弟,你认识雷某?”

车战笑道:

“晚辈车战,曾在雷节度口中,听说大叔在长沙开镖局?”

中年人大笑道:

“哈哈!车战!原来你是车战,听说你在家兄家中做客,可惜老朽穷忙,老想前去会你,但始终不能如愿,没有想到,却在这里遇上,真正大巧。”

车战道:

“大叔!晚辈抱歉,晚辈在林中看了很久,只因不识双方,未能出手,请见谅!”

红衣女笑道:“我叫你注意斗场,原来你们只是闻名而未见面?”

车战拱手道:

“姑娘,原来纸团是你打来的,在下谢了!”

少女道:“叫我翠羽好了,何必姑娘、姑娘,七变魔身法一击不中,她还会来的。”

车战笑道:

“如果姑娘不杀北极派高手,我这时还得提防你哩!”

雷镇湘道:“三位在说什么?”

车战笑道:

“晚生在林中,曾遭一个妖女暗算,多蒙翠羽姑娘事先示警。”

雷镇湘叹道:

“嗨!北极派真正势力强,到处都是他们的人,老弟,恕老朽不再耽搁了,老朽有事赶往牛阑关。”

车战和纪女同时抉手道:“前辈请便!”

雷镇湘一走,纪翠月笑道:“风流种仔,大名真是如雷贯耳,怎么样,找个地方谈谈好吗?”

车战笑道:“有美人当前,不谈太可惜了。”

纪翠羽道:“跟我来!”

说完,去势如凤。

车战如影随形,在后笑道:“好快的身法!”

纪翠羽笑道:

“你不是轻松地跟上了。”

车战道:“我在尽全力呀!”

纪翠羽奔着回头道:“别虚伪,北极派人很清楚,你的轻功,也是他们头痛之一。”

车战闻言不觉吓一跳道:

“咦!姑娘怎么知道?”

纪翠羽道:

“我之所以要以轻功奔着与你说话,那是谁也无法听到的,你要问我如何知道,我说出来你会双脚不动了。”

车战大惊道:

“姑娘又是北极派派来对付我的?”

纪翠羽道:“你很精灵!”

车战道:“你的纸团?……”

“绝对不是与谷天鹰作圈套,首席谋士达不花收买我,又以我家人作人质,这事只有谷不凡一人知道。”

车战道:“你杀哪个……”

纪翠羽立即打断道:“达不花有命,为了取你信任,必要时,杀死几个北极派高手那不在乎!”

车战道:“好毒的北极派!”

车战听来,真是有点寒心。

纪翠羽道:“我本可逐走那个家伙就算了,但想到杀一个少一个,如是假戏真做,要了他的命!”

车战想到纪翠羽比庄怜怜更干脆,干脆得使自己难以相信,他沉住了。

纪翠羽回头道:

“你别钻牛角尖。”

车战笑道:“大使我迷惑啦!”

纪翠羽轻笑道:“你认为再不会有第二个庄怜怜了,也许有第三个第四个,不过总有几个不是的。”

提起庄怜怜,车战不由一愣,问道:

“你与庄怜怜有认识?”

纪翠羽郑重道:

“那是在达不花买我之前,达不花千虑必有一失,他收买人家就不应把人家的家人当人质,手段够狠。”

车战道:

“我担心你们的家人!”

纪翠羽叹道:“牺牲一家比牺牲整个中原武林,请问何轻何重,没有你,北极派早已横扫中原武林了。”

这一阵全力狂奔,纪翠羽忽然停住道:

“到了红枫岭了,我们已奔出一百七十里啦!”

车战急刹冲势,停住问道:

“这是什么方向?”

纪翠羽道:“正北方,还是跟我来。”

车战跟着她走进一谷,又问道:“去哪里?”

纪翠羽笑道:

“有幽洞可住,你不喜欢?”

车战道:

“翠羽,别开玩笑!”

东转西拐,走到一座崖下,纪翠羽笑道:“这里有一古洞,北极派人找不到,你不要心跳,怎么啦,风流公子,这下正经啦!”

车战连忙道:

“翠羽,别耍我了,你一定还有什么指教!”

进了洞,直至深处,忽见纪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05章 浪子独占玉女心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铁汉娇娃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