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铁汉娇娃》

第06章 虎穴义救无名女

作者:秋梦痕

一块小小木片,立把蝙蝠洞中情调搞乱了,三个美女和车战,大家沉思不语,“玉观音”三字尤其捉摸不清。

最后还是车战打破沉寂道:

“我们管他那么多,只有走着瞧,老化子说厉害,可是我们不能呆着不动,阿羽,你带路!”

纪翠羽道:

“我担心突袭八卦谷有变化,那会害死四位老人家。”

车战道:

“我决定的事,死也不改。”

大家出洞,直奔苗岭山脉,走了一天,车战问道:“阿羽,路线没错吧,离八卦谷还有多远?”

纪翠羽道:

“再走一天半就到了,不到三百里了。”

车战着急道:“大佛儿为什么还不见?没有他,计划困难多了。”

庄怜怜道:

“正面高峰就是云雾山。”

车战道:

“快点赶,今晚在云雾山找洞隙。”

温倩云轻声道:

“心情不好,你还要找洞隙过夜!”

车战大笑道:

“人生苦短,行乐及时,天塌下来我也不管。”

纪翠羽皱眉道:

“偏左一点,到羊场镇落店好,山洞内岂能常来。”

温倩云道:“落店订两个房间,他带阿怜一间,我和你一间,四人一房,那像什么样?……”

车战道:

“不行,找大客栈,住院落,夜晚有事也好预防,客栈容易被敌发现,地头蛇的眼线,离不了茶楼酒馆和客栈,再有就是渡船和凉亭。”

三女听来连连点头,庄怜怜道:“那就不必找客栈了。”

温倩云笑道:

“客栈比野外方便,食宿自然,尤其我们女孩子,有客栈方便多了。”

尚未及镇,耳听前面娇叱声,四人一怔,停步愕然。

车战道:“莫非大佛儿在前面出事了!”

温倩云道:

“你乱想什么?难道大佛儿晓得我们要从这来?”她白了他一眼。

纪翠羽道:

“一看便知,前面是山坡,声音发自山坡下面。”

四人奔至山坡上,忽见一树下立着一个女子,车战噫声道:“那不是齐大姐吗!”他发现风流寡妇了。

“谁!她是谁?”纪翠羽问。

温倩云道:

“是她!风流寡妇!”

车战道:

“不要乱叫,她是清白的,她对我视如兄弟,你们从此叫她大姐,她本名齐丰姿,她这次西来,一定是找我。”

说完,带着三女过去,朗声叫道:“大姐,你在这里!”

走近了,忽见坡下打得翻翻滚滚。

齐丰姿闻声回头,一见车战,高兴笑道:“风流弟弟,想不到你在这里,啊呀!还有三位美人儿!”

车战立即替双方介绍,笑道:

“我是诸葛孔明,大姐一定在找我?”

齐丰姿道:“不错!先别说找你为什么,请观斗要紧。”

纪翠羽问道:

“大姐看了很久了?”

齐丰姿笑道:“打斗一开始就看到,现在有半个时辰了,对了,你号天山雁对吧?”

纪翠羽笑道:

“别人乱喊,我有什么法子。”

齐丰姿道:“很有名气,比我风流寡妇强多了。”

车战郑重道:“大姐,你何必菲薄自己。”

齐丰姿正色道:

“管他!我有你这弟弟了解就够了,对了,你们看,三十几个西南高手,围攻两个丫头,结果如走马灯一样团团转,大家开了眼界罗?”

温倩云道:

“那两女子的剑术,真是奇绝无比,功力比我强十倍。”

齐丰姿道:

“她们还只是丫头,其主人可不得了,伊犁河流域一带,称她为‘上帝之女’,功力之高,剑术之玄,我在中原跑遍了,尚未见过及他十分之一的女子。”

车战道:

“那三十几个高手中,也有妇女,这批人又是谁?”

齐丰姿道:

“西南武林十分杂乱,我也不清楚,看情形,这批人分好几帮,似被什么力量凑拢来的,也许就是北极派,不过这场打斗起因非常好笑,只是两个丫头被调戏引发。”

车战道:“大姐,我们想知道‘上帝之女’来历,你一定很清楚。”

齐丰姿摇头道:

“要说清谈不上,不过我经过伊犁三趟,略知一点点,那被称‘上帝之女’的姑娘,前年还不到二十岁,现在算来二十一岁了,而且是汉人,她有一批哈萨克手下,号称‘十八罗汉’、‘四大金刚’、两个婢女,两婢女就是眼前打斗二女。”

纪翠羽道:

“大姐没有说她姓名?”

齐丰姿笑道:“啊!我湖涂了,她叫余冠英,意思是胜过男人,也因此她把男人看成臣属一样。”

车战吓叫道:

“玉观音,老化子提醒我慎防玉观音。”

温倩云道:“错了,大姐说的是余冠英,不是玉观音。”

车战道:

“不,老化子有时湖涂,也许他把名字当字号,字眼搞错了。”

齐丰姿道:“余冠英进了中原,事情更乱了,目的是什么?”

车战笑道:“只要她不与北极派勾搭,我认为反而好办。”

纪翠羽道:“风流种仔你对她可风流不上了!”

温倩云格格笑道:

“那块肥肉吃下不好受,没有我们好欺侮!”她说溜了嘴。

齐丰姿闻言,向着车战神秘地笑笑,她豁然三女与车战的关系了,忖道:“糟糕!短短一段时间,他搞上了三个,真是!”

坡下这时发出死亡之声了,阵势大乱,三十几个高手,一连倒下好几个了。

纪翠羽靠近车战悄悄道:

“你的眼睛不是在看打斗。”

车战道:“不看打斗看什么?”

纪翠羽道:

“那两个妞儿的长相如何?”

车战笑笑,不与理睬。

“二女身材苗条,脸蛋如瓜子,眉目口鼻,无一不美,真是上上之选,有婢如此,其主不问可知,无怪人称‘上帝之女’,公子爷,只怕你会灵魂出窍啊!”温倩云挤过来帮腔。

纪翠羽接口道:“那当然,正在因婢思主哩!”

声音愈来愈大,在树下的风流寡妇听到了,大声道:“兄弟,这下好了,真正最难消受美人思啦!”

车战哈哈笑道:“你放心,她们的嘴巴厉害,心却不妒。”

他忽然问道:“大姐,你这一路上,看到我有朋友从这个方向来没有?”

齐丰姿道:“有,而且就在前面羊场镇上,那是麻不乱和桑屠,加上一个巨人。”

纪翠羽高兴道:

“原来他们追过头了,”

车战道:“桑屠好久不见了。”

齐丰姿道:

“吓!,二女开始追逐啦,快看,那批高手四面逃奔。”

车战笑道:

“死的死,逃的逃的,真替西南武林丢人。”

齐丰姿道:

“兄弟,你可别小看西南武林,西南边疆武士,论真才实学不怎么样,不喜苦练内外功力,邪门歪道却十分了得,因边疆地区人民最好迷信,又因地域关系,毒是家常便饭,男女都有一套,此外就是施法,你别搞错了,不是中原人所崇高的佛法和道法,他们的法力是邪法,高明的并非虚幻,真是神通广大。”

车战道:

“也离不了符咒之类。”

纪翠羽慎重道:“你认为符咒是骗人的,真正高手却非常可怕,达不花和柯哥林就是此中最强的。”

车战道:

“他们为什么不以邪法来捉我,反使你们施美人计?”

庄怜怜道:

“只怕这是初步之计,初步使尽了无法成功,第二步又会来,不过达不花这人做事十分谨慎,他要尽一切能力摸清你,等全部了解你之后,他下手是十分可怕的。”

齐丰姿哈哈笑道:

“这些妹子说的全是真心,阿战,你真福气,告诉你,达不花不但怕你武功,说来好笑,据说他还怕你会法术。”

车战忖道:“无形神功的‘九天真言’可避一切邪幻,岂不等于法术,达不花真是可怕之人!”

“你想什么?”庄怜怜望着他。

车战笑道:

“没有!你们看,那两个少女由坡上行来了。”

齐丰姿道:“我们下去,二女是发现我们了,最好别惹她们。”说完领先朝坡下走。

车战等跟着,鱼贯而下。

到了半坡上,双方相遇了,只见二女向五人望望,岂料又互相私语,其中一女子道:“诸位,请问是由内地来的?”

齐丰姿抢先答道:

“二位姑娘!有事嘛?”

问话的少女道:

“我叫玄风,她名妙品;这位大姐,三年前,好像在伊犁见过你?”

齐丰姿笑道:

“姑娘好记性,不错!伊犁好地方,我去过三次,可惜未与两位姑娘谋面,但我知道姑娘由伊犁来的。”

那名妙品少女道:“请问,中原有两位最出名的青年武林,不知大姐你见过没有?”

齐丰姿笑道:

“出名的一定知道,见不见过很难说,听口气,又在刚才看到两位的武功,莫非想找那两位出名的青年武林人印证武学,说说看,是哪两位?”

自称玄风的道:

“刚才那批人,只是江湖混混,下流东西,打赢他们不算勇,不说也罢,我要问的是独孤乙、擎天神?不是我们要找他,问问罢了。”

车战间言一怔,不接口,齐丰姿啊声道:“擎天神只是号,叫大佛儿,也只是名,见过,至于独孤乙……”

她望望车战,又道:“这人神出鬼没,闯江湖,见到的也不认识他,不过听说他也来到西南了。”

车战灵机一动,接口道:

“我曾见过!”

妙品插口问道:“公子,请你告诉我,他在什么方向?”

车战笑道:

“好像他在八卦谷出现过,姑娘可知八卦谷这地方?”

玄风冷笑道:“是北极派人的禁地,好!八成他是北极派的人,再会!”二女拱手走了,霎时上了坡。

“喂,你捣什么鬼?”齐丰姿抓住车战问。

纪翠羽格格笑道:

“替八卦谷招灾引祸呀,他真鬼!”

车战大笑道:

“我车战不如独孤乙名气,叫他找八卦谷要人好了。”

齐丰姿道:

“喂!兄弟,你猜她们找大佛儿和独孤乙做什么?”

温倩云道:

“上帝之女初入中原,如果不找几个名气大的显显功夫,名儿怎能一下子轰动,我说呀,阿战也随着麻烦来了。”

车战笑道:“我担心大佛儿!”

说话之间,快到镇口了,齐丰姿道:

“先找客栈,落好店再找大佛儿他们,不过在街上走走也好,此镇不大,也许他们会看到。”

上了一条大街,大出五人意料之外,忽听后面响起打锣一样的声音,除了大佛儿还有谁,车战急急回头,笑着向大家道:

“真是大佛儿,还有麻大哥、桑大哥。”

游七魄是个单单瘦瘦地青年,眼睛会说话,眼神明亮而隐藏机智,充分表现是个聪明多谋的人,比麻不乱那英气勃勃地样子,很多地方不同,只见他快步走向车战道:

“我的风流又多情的兄弟,好久不见,把哥哥想死了。”

车战大笑道:“七魄不守舍,踏遍江湖尘,日奔三山,夜宿古庙凉亭,想找你也找不到。”

麻不乱赶上道:

“兄弟,他是有计划的人,七魄虽然在外,三魂尚能守家。”

大佛儿吼声道:

“你们别乱扯,我在前面落店,大家一齐去。”

车战一面走,一面将双方引见,之后齐丰姿道:“桑、麻二侠早有数面之缘,可惜尚未交谈。”

麻不乱大笑道:

“那是你不理我们,自己闹意气?我们可没把你当寡妇看。”

齐丰姿道:

“我明白,我明白,二位从未忌视我,我内心非常感激,不过我告诉二位,自从我遇上车弟,我的个性改了,从此不再乱杀人。”

桑屠哈哈笑道:

“阿战的神通真个非同小可,了不起,了不起!”

车战一看前后没外人,立将突袭八卦谷的计划,详细说了一遍,之后郑重道:

“落店吃过饭,阿羽就动身,一路上留下暗记,引导我们去八卦谷,当她一切差不多办妥时,这时也是我们到达的时候了,想来在二更前后,一到就发动。”

麻不乱道:

“把人救出来如何安置?”

车战道:“这点本想找雷节度派人护送去京,现在联络雷老不上,只好改变方法。”

桑屠道:

“就算联络上雷节度,那也不行,去北京路途太远。”

车战指着温倩云道:

“你在金银岛吃得开,人质救出后,你与庄怜怜,还请齐大姐帮忙,直赴钦州湾出海,搭海船去金银岛。”

桑屠鼓掌道:

“这是好的办法,北极派做梦都想不到。”

纪翠羽道:“我呢?”

齐丰姿道:

“你是西南通,你必须留在阿战身边。”

大佛儿道:“攻八卦谷我打前锋,我闹过好几次了,我一动手,谷内绝对想不到是去动人质。”

车战点头笑道:

“人说,九个巨人八个笨,你就是那个不笨的了!”

一齐进入客栈,吃过饭,车战把纪翠羽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06章 虎穴义救无名女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铁汉娇娃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