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铁汉娇娃》

第07章 一战巧得血龙怀

作者:秋梦痕

少女一番话,深深地把玄风、妙品感动了,只见她们的泪水,不知不党的流出来,少女自己的眼睛也湿了。

良久,只见少女叹道:

“我们下山吧!赶到车战前面去,我知道,他在找寻阴山双鹗,要替朋友夺回血龙杯,我们替车战在暗中行事。”

“小姐,你不是要我们去接近车战?”玄风问。

少女道:“那是不能性急的,要有机会,表现自然,对了,近日有了消息。”

玄风道:

“八奇探由罗刹回来了?”

少女道:

“回来六个,我又分发到中原各地去了。”

妙品问道:“什么消息?”

少女郑重道:“八罗神女、西罗煞星、黑手杀神都进了中原,现在另外两奇探还在东疆没有消息,大概也快回了。”

玄风道:“小姐,你说这一女两男是全罗刹最强的高手,可是真的?”

少女道:

“我都交过手,除了在八卦谷遇上那蒙面老人,论武功,以我所遇的,就是他们了,尤其是‘八罗神女’艾珊,冰魂刀快得不得了!”

妙品道:

“小姐,你们没有分胜负?”

少女笑道:

“你真是,非要打破沙锅问到底,三千招后,她突然停手,原来是她小白猿不见了。”

玄风吓声道:

“能和小姐打三千招,她太强了,这次进中原,如果她与西罗煞星、黑手杀神联手,小姐可要当心啊!”

少女道:

“全罗刹共有数十余国,他们根本不是一派的,‘西罗煞星’史脱拉,是西罗九国武林第一高手;‘黑手杀神’狐斯柯是南北罗刹十五国第一高手;‘八罗神女’艾姗没有帮派,她是个游踪不定的人物,也好像我,高兴去哪里就去哪里,谁也管不着,反过来说,艾姗还看不起史脱拉和狐斯柯哩!我想他们之间都存英雄主义。”

玄风道:

“小姐,我和阿妙联手,对付‘八罗神女’艾姗怎么样,有没有取胜希望?”

少女道:

“不行,但可以拖到三四千招,对方除了剑术,依我看,只怕有名堂,我看得出,她的本领中有邪门,不过她在我面前未施展,可见她也有对手之分。”

玄风道:

“小姐也会过‘西罗煞星’史脱拉,‘黑手杀神’狐斯柯吧?”

少女点头道:

“都交过手,不过这两个东西十分阴险,我不愿与他们久斗。”

忽见一个大汉迎。匕道:

“小姐,前面山谷已搭好草舍了,请小姐安歇。”

少女摆手道:

“大金刚,谢谢你!你去通知十八罗汉,今晚大家都休息,附近如有村镇,你去喝酒,不必巡夜,但勿单独行动,最少要三人以上。”

大汉躬身道:

“我们买有酒菜,也替小姐准备好了。”

玄风道:“那你走吧!”

大汉走后,妙品笑道:“小姐,你教他金刚阵,看情形全会了,不知十八罗汉阵怎么样了?”

少女笑道:

“他们既忠实,又肯下苦工,在八卦谷,他们充分发挥了,八卦谷人多势大,如不是这两个阵法,根本不能取胜。”

到了草舍,一看松油火炬早已点上,照得草舍通明,不知从何搬来乡民使用的桌墩,虽说陈旧,但能看出大汉们对少女的尊敬。

桌上摆着食物,热气未散,玄风笑道:

“这一带确实荒凉,他们找来的东西太差了。”

少女道:

“在荒山野外,能有这样还有什么说的,可见他们尽力啦!”

玄风道:“小姐,你将他们当亲人一样看待,别人办得到嘛?他们却把小姐看成神哩!……”

妙品道:

“小姐,吃完了早点打坐,明天再找人家借民房给小姐洗澡换衣。”

少女笑道:

“只怕这几大都不容易,野外有山泉,我又不敢。”

玄风道:

“我们人手多,明天吩咐十八罗汉,抽出几个带家具走。盆哪、桶呀、帷帐什么的部买齐,连碗筷都带着。”

少女轻笑道:

“最好买栋房子带走,你也真是的,别替他们找麻烦,这种日子不多,何必呢,要享受还有什么江湖可走,野外生活,我已渐渐习惯了。”

妙品道:

“对呀!这是西南边地,到了内地就好了,大客栈、大馆子,我们有的是金银,还怕没好享受!”

“阿妙,你错了!我们不是为享受的,我们是为行侠才来的,我们金银要救人,不是给自己花的。”玄风理直气壮他说。

少女笑道:

“当用的就用,不能过于浪费,有好的食、衣、住,我不会阻止你们。”

玄风道:

“小姐,南罗巨霸的库银,我们什么时候运来中原?”

少女道:

“找到适当地点,建下我们山庄之后再运,足有十几大箱金银珠宝,不是喊运就运那样容易,久闻西湖山水名胜,我想在西湖建庄,你们同意嘛?”

玄风大喜道:

“你说什么都好,还问我们干啥?我真想立即去西湖,听说苏州也不错,”

妙品道:

“上有天堂,下有苏杭,不知到底怎样呢?”

少女笑道:

“妙品!我看你呀,好像着迷了,我还不一定在杭州西湖建庄哩,将来的事,谁有把握无变化。”

吃过饭。正当主仆要休息时,忽然见到一个四十几岁的精明人匆忙地来到草舍外恭声道:“小姐!赵甲天回来了。”

少女笑道:

“又有消息了,进来!”

精明男子走进草舍,躬身道:

“小姐,科布多丞相,哈拉尔公主到了西南,中原巨富万百通亲率内、外总管也来了,北极派派出大批高手,总之一句,他们是为了夺取血龙杯。”

少女噫声道:

“血龙杯只是交趾人进贡朝廷古董玉杯尔尔,为何会引起武林巨亨争夺呢,万百通故然又当别论,他是金银珠宝迷,北极派志在称尊武林,他要夺血龙杯实在说不通?”

玄风道:

“难道血龙杯里藏有什么秘密?”

少女道:

“东西是交趾人的,如有重大秘密,交趾人绝对不会拿来进贡的。”

大汉道:“宝物如果对武林没有重大关系,再值钱也不会重视,属下拟请小姐注意。”

少女道:

“深更半夜你都赶回来送信,真太辛苦你了,快去休息,我会留心的。”

大汉又道:

“风传双鹗之一已被杀,另一个行踪如谜,还有是罗刹三强已在云贵高原出现。”

少女惊讶道:

“艾姗、史脱拉、狐斯柯来的这样快,八成也是为血龙杯来的,好!你去吧!一切行动要小心,同时把消息告诉十八罗汉和四大金刚,没有我的吩咐,禁止与任何人动手。”

大汉应声退出之后,玄风道:

“小姐,这下可热闹啦!”

少女笑道:

“双鹗是什么样的人,血龙杯是什么样子,谁也不知道,双鹗之一被杀,又是谁见到?江湖人,风风雨雨,不可深信,依我看,双鹗之一被杀绝不可能,这件事,你们会见了车战时,试探他看法,考考他的见解。”

妙品道:“过了半夜啦!小姐快打坐。”

大亮时,车战恰好带着纪翠羽从山下经过,他们一路谈着,根本不知山上有人,纪翠羽正向车战道:

“阿战,客厅那些人的谈话,你相信是真的嘛?”

车战似毫不在意道:

“除非真正见过双鹗之一的对我说,那些江湖人的茶余酒后之言,十句中没有一句可靠,双鹗不是无名之辈,能在高手如林的京城盗走宝物,岂是省油灯,武林不说,机智行动我把他们算入一流,不过他们提到有罗刹人出现的事,我倒是有儿分留意了。”

纪翠羽道:“在北方,罗刹人到关内关外多得很!”

她不以为奇,又道:“川康一带,还有不少的罗刹居民,流动商人更是不计其数,你留意个什么劲?”

车战道:

“罗刹男女到南疆来干吗?语言不通,难道是游山玩水,南疆又没有什么十分出名的名胜,你不信,等着瞧,不是肥田不栽苗,不是猛龙不过江,迟早我们会遇上。”

纪翠羽道:

“除非是北极派用重金请来的,否则我们与他们不会有冲突,对了,北极派掌门谷不凡也许真会聘请罗刹高手利用呀!”

车战忽然问道:

“你知道北极派的机关秘洞在哪里?”

纪翠羽摇头道:

“你以为在八卦谷附近?不对,听说总堂设在金山,行堂,也就是临时总堂,又叫前进总堂,设在祁连山,秘洞地点我不知,不过如不在前进总堂就在金山总堂。”

车战点点头,望望前途道:“那是什么山?”

纪翠羽辨别一下方位,笑道:

“小山峰,江湖无名,土人称之为五通岭,属娄山脉,因为北通大定城,东走黔西,西到纳雍,中到织金,南到普定,确确实实是五通。”

车战笑道:

“你真是西南通,加上去变六通岭了。”

纪翠羽呸声道:“我又不是路!”

车战正要调笑,但忽然正色道:“注意前途那个中年人,不!两个,再前面拐弯处还有一个,现在转到弯路那面去了。”

纪翠羽道:“你看出什么毛病了!”

车战道:“他伸手在脸上摸了两下。”

纪翠羽笑道:“哎呀,那是抹汗呀!”

车战道:“不!在整理面容。”

纪翠羽惊奇道:“那中年?……”

“对了,他是易容的,也许不高明,自己没有信心,因此养成随时整理的习惯。”车战很肯定的说,又道:

“加快一点,跟上去。”

纪翠羽无意中回头,发现五六个大汉,一拉车战道:“对呀!这个地方突然来了这些江湖人,阿战,莫非上了北极派的包围了。”

车战回头看看,笑道:

“后面人的气势不同,不是北极派的,如有对我们不利,早已拉开架式了,你看他们,走在一块,有说有笑,毫无敌意,阿羽,在江湖上行走,你还不够老练,我说的都是经验,你要多学习。”

“我哪里懂得这些小枝节,算你精明好了!”

二人刚刚转过弯,忽见那两个中年人已经奔走如飞,远离半里了,车战笑道:“一定有什么名堂!”

他又向纪翠羽道:“不管他!追上去。”

纪翠羽道:

“这两人定有什么心虚处,他们的轻功不错哩!”

车战跟在纪翠羽后面,稍微加点劲,又只距两中年十几丈了,于是维持距离,不再使他们脱离视线。

就在这时,左侧响起银铃似的声音,出车战意外,认出是玄风和妙品。

纪翠羽道:“阿战,她们为何在这里?”

车战笑道:

“人家也奇怪我们,这有什么不同,你怕她们把我抢去?”

纪翠羽道:

“抢去最好,免得夜晚找我麻烦。”

车战轻笑道:

“那怪你自己!假如照着达不花的计策行事,我现在内功早散了。”

纪翠羽似想揍他一拳,但见二女接近,只有狠狠地白了车战一眼,迎着二女笑道:“两位姑娘,真巧啊!又见面了!”

玄风笑道:

“纪小姐!你不奇怪我们知道你的芳名吧?噫!还有三位小姐哩?”

车战不接腔,仍由纪翠羽道:

“她们有事,暂时离开,二位真是有心人?很快就查出我们的姓名了!”

玄风笑道:“纪小姐,放心,我们不会有恶意的,只是车公子常常遭人盯着,故而好奇!”

车战不接也不行了,笑道:

“在江湖上走动的人物,除了他的同行友好,没有不被人注意的,比方两位姑娘来自西疆,我也查出了,查归查,好奇的盯查与查敌人是不同的,查字的区别很大。”

二女同声娇笑道:

“公子爷,你在给我们上课了,说得真对。”

卒战笑道:

“二位姑娘!把步法加快点,我们追上前面两位不明来历的人物,现在是咱们同时查,看看他们是哪一条线上的。”

玄风道:

“为何不注意后面,后面比前面多两倍呀?”

车战道:

“前面的两人,是在逃避他人跟踪,后面六人是正常走路,他们无可疑之处,这有轻重之分,缓急之别。”

妙品望望玄风道:“我们见到老江湖了,我们要多多领教才行。”

走近车战道。

“公子爷,我们早已看到那两个中年人了,你说呀,他们是什么来路?”

车战道:

“是黑道人物是不会错的,八成作了什么案子,怀疑我们是八字门中人。”

妙品道:“干脆追上叫住,硬查一下。”

纪翠羽连声道:

“不行、不行,无凭无证,岂可仗势欺人,二位姑娘武功虽高,处事一定要有道理,冒充官人,那是犯法的,以力压服,情同霸道,这怎么可以。”

玄风白了妙品一眼道:“阿妙,你真是,乱说什么?”

纪翠羽道:

“二位姑娘,我是直性子,请不要见怪对才好。”

妙品急急道:“怎么会,是我错了!”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07章 一战巧得血龙怀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铁汉娇娃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