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铁汉娇娃》

第08章 怒火烧毁万重山

作者:秋梦痕

奔出几十里,终于找到一个山洞了,车战把艾姗抱进洞,放在一块干净石上,喘声道:“艾姗,你不轻呀!”

艾姗笑道:

“你走得太快了,能在半个时辰之内,抱着一个人奔走三十多里,能办到的人恐怕不多,现在你采取行动呀?”

“大胆的丫头!”车战暗骂,笑道:

“你们罗刹人有句俗话,“在做之前要想七次”,比我中原人的“三思而行”更加谨慎,你忘了不成?”

艾姗惊讶道:“你懂得不少呀!”

车战休息一会,摸出一颗丹葯喂她道:“决吞下!看看我运内功能否逼出毒来。”

艾姗吞下后轻笑道:“你不趁火打劫呀!”

车战也轻声道:

“你不能动,没有意思。”

说笑归说笑,他运起无形神功,按住艾姗背后,不一会,忽见艾姗嗯了一声,张口吐出一股异香之气,不久,车战松手道:

“你行好运,我成功了!”

艾姗道:

“心中好难过呀!好似无数蚂蚁爬动。”

车战道:

“这是气被内功所逼,由各处血脉中集于咽喉,我想如不要急于治好你,过了十天也会好的,他这毒物本名十日眠。”

艾姗的手脚能动了,她握拳伸腿,忽然跳起来,扑上车战,紧紧抱住乱亲,边亲边笑道:“你真好!唷,你太可爱了,难怪微微降到你怀中。”

车战真没有想到她来这一手,扶住她道:

“你真火辣!别闹了,我要去山东办急事。”

“我跟你去。”艾姗松手,认真他说。

车战道:“好,你快拿衣包宝剑,我们这就动身。”

艾姗急急拿起衣包,背上长剑,开心地抢在前面,回头道:“阿战,你看,快近黄昏啦!”

艾姗的纯洁和天真,车战愈看愈有好感,笑道:“这一路,特别要小心,跟在我身边不是好事,我是北极派眼中钉,随时都有麻烦。”

艾姗道:

“我才不怕,打架算什么?”

车战道:

“明的当然不怕,暗箭最难防,北极派各种邪门人物多得很,他们在真正武功占不了上风时,下流手段层出不穷,你被九苗蛊神整倒就是一个例子。”

艾姗道:

“我知道,谷不凡的续缘夫人就是我罗刹北极诸国第一号人物。”

车战急急道:

“谷不凡有续缘夫人?还是邪门人物!”

艾姗道:

“原来你还不明白,谷不凡的老婆死了多年了,他到漠北不久,在罗刹游历了七年之久,于北极结识了“玄冰神魔”之女,还生了个女儿叫“冷艳幽灵”谷月影,不过未入过中原。”

车战道;“艾姗,你不说,我真的不知道。”

艾姗道:

“北极派的内情,没有人比我清楚的,告诉你,达不花、柯哥林还是谷夫人的心腹,整个北极派大权,实际上操纵在夫人手中,谷不凡大女儿谷天鹰的丈夫,还是谷夫人外甥。”

车战道:

“我与北极派的恩怨,可说势不两立,其中原因一时说不完,我会慢慢告诉你。”

经过好几天日夜奔走,这日到了苏州金坛城,时正中午,二人落在一家名为洪湖客栈里,梳洗后正当客栈内客满,车战在房中向艾姗道:

“这是真正中原内地了,好在你这罗刹女子大部分象中原汉人,如果是白种人,那会把你当动物看。”

艾姗笑道:“进店时,老板当我是你太太,你为什么不解释?”

车战笑道:“我很荣幸,何必解释?”

艾姗笑道:“你是假风流,这段时间不短,你却正经得很。”

车战在她耳边道:

“不到时候!”

艾姗画脸羞他道:

“错过机会,以后你休想。”

车战亲她一下道:“你忘了,我定的只有一个房间。”

“哎呀!你!”艾姗叫起来了。

车战把房门一关,抱起艾姗向床上放,笑道:“你叫吧!”

艾姗这时半推半就,二人扭作一堆了,如火如茶。

艾姗笑骂道:

“哎呀!坏蛋,这是白天嘛?”

车战轻声道:

“窗户关得紧,房门上闩了,我怕失去机会。”

其实艾姗早已心许,这时已到神魂颠倒之际,那话儿就不必说了。

如胶如漆了半天,房门开了,双双走到前厅进餐。

喝酒时,艾姗横了车战一眼道:“你是暴君!”

车战轻声道:

“小声点,厅里有可疑人物。”

艾姗忽觉东角桌上有两位老人在注意她,轻声道:

“是什么人物?”

车战摇头道:

“看他们眼神,不但内功高深,而且有邪光,今后夜晚要小心。”

艾姗哼声道:

“除了你,别人休想动我一根汗毛。”

忽见店外走进两个面罩黑纱的少女,居然一直走向车战。

艾珊突然闻到一股与众不同的异香,似有所悟,起身招呼道:

“好不久见了,请坐!”

车战莫名其妙,正在疑问之际,其中一个己在他右侧坐下啦,同时耳中传来轻轻地声音道:“阿战,别露相,店中有两个大邪门人物。”

是纪翠羽的声音,车战豁然,接口道:“是何来路?”

另一黑纱女子道:

“北极派的堂主,‘屠魂鬼手’真名不详,‘毒莽无常’姓名亦不详,是两个可怕人物,他们是第一次进入内地。”

车战听出是余微微。

店家解事,走到车战面前问道:

“公子,须要添杯筷吧?”

车战正要说话,忽见艾姗道:

“她们先吃过,阿战,我们三个要回房去一下,你在这里监视。”

车战点点头,当三女起身去后,车战忽见东角上两个老人站了起来,料定他们要走,不禁暗急,忖道:

“糟!他们要走了。”

料得不错,两位老人结帐出店了,车战无暇回房通知三女,立即暗盯而上。

过了一刻,三女出来时,一看不见车战,同时东角上的两个老人也不见了,三人都知是怎么一回事,纪翠羽急问道:“我们怎么办?”

余微微道:

“回房去,再等一会,如果屠魂鬼手等的落脚地,被阿战找到,阿战就会回来,假如到了天黑不回来,那就是追赶前去了,我们也好走。”

纪翠羽道:

“阿战见不得北极派的人,这一追,不知追到什么地方去了。”

余微微道:

“我想尚未离开此地,这样好了,我们分开寻,寻不到还是回客栈,以明天早晨为最后限期,吃过早餐还不见回来,那就直向山东走。”

艾姗道:

“我对此地不熟,怎么办?”

纪翠羽道:

“跟我一道走好了,微微,你呢?”

余微微道:

“我想我的手下也到了吧,你别担心我不熟悉。”

纪翠羽道:“好,我们立即分开。”说完带着艾姗向东街奔去。

纪翠羽奔东街,微微自然走西街,但她走不到街尽头,忽见一个大汉在街上东张西望,微微认出大汉,立即走近道:

“大金刚,你们全来了?”

大汉一听声音,立即躬身道:

“小姐,大家都到了。”

余微微道。

“快!吩咐下去,全部展开找寻车公子。”

大汉道:“吓!小姐,车公子追着两个老人出北门了。”

余微微急急道:

“十八罗汉全部北上,你们四个展开寻纪姑娘,寻到了告诉她,车战公子追敌出了北门,我先追下去了。”

大汉躬身道:

“玄风和妙品有消息,她们早到苏北了。”

余微微道:

“好!大家在泰山见。”

余微微真是江湖空前未有的奇女子,她不知凭着什么,根本不在城中停留,也不直向北追,一路凭着她的观察,居然拐向西追。

余微微没有错,车战追盯两个老人,他只知把敌人掌握在视线下,早已错了方位,这时已深入茅山,那正是金坛城的西面,离城足有五十里了。

两个老人似知背后有人盯着,他们也似故意引诱,可是这回的车战为什么还不出手呢?他又有什么打算?难道他不知对方在诱导自己?

两个老人这时进入座小山谷中,说来不算山谷,那只是一处凹地,林深而密,忽然,又有一个老人出现,身边还有六个中年人。

双方一会面,被追的两老之一在前,居然向后出现的老人拱手为礼道:

“大先生,车战引到了。”

那老人道:

“两位堂主辛苦了,我们快人茅山,继续让他追。”

堂主之一急急道:“大先生,这时是下手的时候了!”

后现身的老人道:

“张堂主,你错了,我们的目的,最主要是把车战引离方位,拖延他去泰山的时间,这时动手,只怕杀他不成,反把我们元气大伤,他的武功已到不可思议之境,掌门人也想早除掉他,但夫人力主暂缓,目前夫人只要血龙杯。”

另一个堂主道:“大先生,涂光峰父于怎样了?”

那老人道:

“郭堂主,涂光峰父子已在掌握中,他拿到草图也好,让他取到血龙杯更好,他父子绝对活不成。”

三位老人走着谈着,忽听后面有个中年人报道:

“大先生,车战追得更近了。”

那位大先生忽然向张、郭两堂主道:“现在绕南走。”

又对六大汉道:“你们注意,每隔数里,必须有两人在他前面闪动,但要小心。”

车战这时刚刚登上一崖,但忽觉方位不对,正不知如何处置之际,忽听崖下有人叫道:“阿战,快下来!”

那是余微微的声音,车战大感意外,反身扑下。

余微微迎上道:

“你中了敌人的诱导之计了,正面是南方。”

车战道:“星月元光,天空全是乌云,我对地形又不熟呀!”

余微微道:

“傻子!你追他们又不下手,一路盯着,到底为什么?”

车战道:“我想谷不凡一定在附近。”

余微微道:“啊!原来你想找他们头子?你错了,谷不凡的行动,比你更神秘,他能被你找到?”

车战道:“现在怎么办?”

余女道:

“我猜对方还是不会放弃诱导你,他们的目的,八成在拖延你去泰山,现在我们在此山区故意到处找,左右前后乱追一通,也给他个莫名其妙,然后我们展开身法过扬子江。”

车战点头道:

“阿羽、阿姗呢?”

余微微笑道:

“为了追你,全走散了!”说完,拉他一把,不再说话,立即照计行事。

二人在茅山区到处飞奔,不时发现有黑影出现,可是他假追一下又放弃,当到起更时,二人突然身法如电,连人影看不见了。

天亮了,江都城门口走进了一对青年男女,那正是车战和上帝之女,微微已取下黑纱,打扮得素净无花,但她那天仙般的容貌丝毫不减。

进城只吃了一顿早餐,连休息都没有,紧接再向北赶。

二人足足走了三日三夜,这时微微道:

“已进山东了,我们又有人盯上了。”

车战道:

“现在不管他,如果有人硬阻,我们就杀,由他盯去。”一顿,他又皱眉了。

余微微无时不在看他,尤其他那最吸引微微的眼神,这时见他有点心神不定,问道:“阿战,你怎么啦?”

车战道:“为何不见阿羽和阿姗?”

微微轻笑道:

“怎么啦!这几天我冷淡你了?”

车战道:

“不是啦!我担心她们出事情,阿羽是达不花放出来的,如果遇上达不花,后果不堪设想,我估计,北极派己倾巢而出了。”

余微微道:“阿姗的武功,你还没有见到,有她在,保你有惊元险。”

车战道:

“靠不住!她已上过九苗蛊神的道,何况她又是谷不凡慾得之人。”

余微微道:

你锗了,目前你是最重要的人,北极派的全部精神现在是血龙杯,而你又是争夺血龙杯的最强对手。”

车战道:

“这倒是我希望的,希望北极派全部来对付我。”

微微不自禁的地拉住他的手,轻声道:“白天不能快,敌人也是一样,我们租马骑好不好?”

车战道:

“骑马我内行,但我不喜欢骑马。”

余微微道:“为什么?”

车战道:“马能载人,也能累人,在我想,有匹马在身边,等于带个比你走得慢的从人,要照顾它吃,照顾它喝,一旦有事,或它又不能走的地方,你想多伤脑筋?”

余微微笑道:

“当然啦!有好处自然也有坏处,好吧,我们还是靠着两条腿。”

车战侧头看看她,手也拉得紧紧的。

余微微有了感觉,瞄他一眼,忖道:

“他真是有分寸的人,无怪他能如此吸引人!”轻声道:

“阿战,阿姗怎么样?”

车战一看四下无人,低头亲亲她的秀发,笑道:“你忽然问这个干什么?”

余微微依偎着他,瞟着眼道:

“她说你是暴君!”

车战笑道:

“那是她引发的。”

余微微扑嗤笑了,轻声道:“怎么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08章 怒火烧毁万重山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铁汉娇娃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