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铁汉娇娃》

第09章 七仙女险遭慾魔

作者:秋梦痕

十月的阳光,暖暖的晒在行人的身上,倍感亲切和舒适,在泰山夺宝后的一个多月,江湖上掀起非常混乱的局面,也有莫衷一是的传言,血龙杯到底落在谁的手中呢?

北极派在找寻车战,当然也怀疑其他的人,可是朝廷已派出了四批供奉,人数多到八名,他们却向北极派要夺得血龙杯的人。

这时在米苍山脉的一处山道上,正行着一个巨人和两位青年高手,他们就是大佛儿、麻不乱、桑屠,当然,他们是接到车战的指示去祁连山的,可是他们却没有看到车战的影子。

三个人一面走,一面谈着。

“大个子,阿战到底在玩什么把戏?为何一直不出面与我们见面呢?”麻不乱望着巨人说。

巨人摇头道:

“我们一直没有分开,你问我,我问谁?”

桑屠道:

“那个谷夫人这段时间不好过,一批一批的供奉问她要血龙杯,听说打也不是,不打又难以交代。

麻不乱道:“北极派虽然不怕朝廷,但又不敢得罪,八大供奉都是奇人异士,打起来损失必大。”

大个子道:

“北极派是不愿得罪朝廷,他们势大,八大供奉对他们来说,不会有多大压迫感,雷节度他们都敢杀害,证明北极派一旦在必要时同样会动手。”

桑屠道:

“雷节度到底是个归田告老的人物,官家不会把他看得比血龙杯重要,不过北极派的罪名是摆不脱的。”

一阵喊杀之声,忽然隐隐传来,麻不乱听听后笑道:“这一个月来,打斗真个多,不知又是什么冲突发生了?”

大佛儿道:

“这一路上,我们看到不少生面孔,最少也是三、五成群,不知是何方武林?”

桑屠笑道:

“看他们的气势,没有北极派人嚣张,也许是各派名门派出来的高手。”

麻不乱笑道:

“九大门派抱定保守态度近十年了,等于关闭自守,难道也忍不住了,否则就是血龙杯的引诱,不过北、南两边似也有不少人进入中原了。”

三人循声走到打斗处,发现有一批大汉困住一个老人和两位中年人,大汉人数多到十七个。

桑屠突叫道:

“被困的老人是四海神捕公孙度!”

麻不乱道:

“另外两个中年是公孙度当年助手,这是什么一回事?”

大佛儿问道:

“公孙度和阿战有无关系?”

桑屠道:

“虽然没有关系,但他是官家请出来的。”

大佛儿道:“对方又是什么人?”

麻不乱道:“八成是北极派的,我们不能不出手相助。”

大佛儿道:

“北极派至今还不知道我与阿战的关系,你们两个别动,由我出手。”

麻不乱笑道:

“我们直到现在还没有看到你大显身手,好极了!这次看看‘擎天神’露几手。”

大佛儿笑道:

“你这一说,我又不好意思了,如果不是为了救人,我就不去了!”说完,大步奔向斗场。

人未到先出声,大佛儿发出洪钟一般的大喝:“住手!”

北极派人一见来了个巨人,全都愕然,可是他们自认高手,虽觉惊讶,但却无人住手。

大佛儿一看无人理他,心中有气,猛扑而出,冲进斗场,他全身刀剑不人,双手叉开如铁钳,抓着到,剑折为二,捞着人,臂折骨裂,一会儿甩出七八个。

这种形势那还有什么打得,斗场突然发声大喊,北极派人猛朝四外逃窜,受伤的也顾不得痛了。

四海神捕和其他两个同伴也傻了,喘着气,话也说不出。

麻不乱和桑屠大笑奔到,挤向大佛儿竖起拇指道:“兄弟,痛快痛快!”

四海神捕认得二人,立即拱手喘声道:

“麻大侠、桑大侠,这位是谁?”

麻不乱笑道:“公孙老头,你老没有听说‘擎天神’三字?喏!就是他。”

三个老人同时拱手道:

“多谢大侠救援,感激不尽。”

大佛儿回礼道:

“三位前辈!小事,小事,为何被他们围困?”

公孙老头道:

“雷节度被杀,外甥、儿子完了!只有女儿雷龙女下落不明,小女与其感情不错,四出寻找,谁知亦如石沉大海,老朽认为全落在北极派手中去了。”

桑屠接口道:

“你老暗探祁连山,因此被他们发现围攻?”

公孙老人道:

“正是如此,全亏三位遇上,否则又全完了。”

麻不乱道:“你老太冒险了,金山和祁连山都是北极派重地,势力大得惊人,晚生打听京中已派出八大供奉,现在也向祁连山来了,你老最好追随供奉走,不宜深入。”

公孙度道:

“老朽有一大秘密奉告三位,血龙杯共有一对。”

大佛儿啊声道:

“除了双鹗盗走那只,另外一只又在何处?”

公孙度道:

“这一只连北极派都不知道,是老朽无意中听到两位交趾人秘谈,这两个交趾人又在追查另外一个交趾人,可见另外那只血龙杯是在被查的那交趾人手中。”

麻不乱道:“现在只有你我六人知道……”

说着观察一下动静又道:“为了我们自己,千万别把风声泄露,我们尽量查出那交趾人。”

公孙度拱手道:

“当然、当然,三位再会了!”

分手后,麻不乱道:

“这事必须设法告知阿战才行,不知他在哪里?”

桑屠笑道:

“只怕他比我们先知道了,这个风流家伙已与上帝之女同行,而那少女又有十八罗汉、四大金刚、八大奇探、两个武功高强的丫头,消息比谁都灵通。”

大佛儿问道:

“我们还是向祁连山直进?”

麻不乱道:

“离祁连还有数百里,但这已是北极派范围内了,不过我们要在牢固关停下来,先等一等阿战的消息。”

桑屠道:

“你准备到你嘉陵江朋友家去?”

麻不乱笑道:

“你说‘剑门快手’唐康扬?哈哈,他也是你我一样,无家无眷,孤家寡人一个,牢固关的石室,经常是空的,不过遇上他在家当然好。”

大佛儿问道:

“剑门快手是什么意思?”

桑屠笑道:“剑式快,暗器快,反应更快,又号‘唐三快’是麻木乱最好的朋友。”

麻不乱笑道;

“他住在北极派势力之下,不知他有什么本事活下去?”

三人在天黑之前就接近牢固关了,可是大佛儿忽然立住道:“大家注意,我已感到有点不对,当心暗袭!”

麻不乱已知他修炼的是‘纯阳童子功’,急问道:

“有什么不对?”

大佛儿道:

“由晚风中送来奇异的香气。”

桑屠笑道:

“这一路到处都有山花,有何出奇?”

大佛儿道:

“不!是女人身上的香气,不过这种香气与艾栅、齐丰姿、纪翠羽她们的不同,没有她们纯正。”

麻不乱道:“难道是谷天鹰要向我们下手,她会七变路影,真要当心!”

大佛儿道:

“绝对不只一个女的,她们更近了,大家提功,香气愈来愈浓了,在我的经验,不到十丈了,她的功力非常高,我竟察不出她们的行动声。”

桑屠道:

“不一定是对我们而来……”

话未完,大佛儿立即轻声道:

“出现了,是七个少女!”

麻不乱回头一看,吓声道:

“晦!七个都是二十左右的年纪,居然是七个美女,这从哪里来的?”

桑屠道:

“该不是北极派的?”

大佛儿道:

“看她们气势,似不是对我们而来的,阿战说得对,她们的眼神未带杀气。”

麻不乱道:

“你看她们衣裙,竟是红黄蓝白黑紫青,背上一致带剑,七人的身材也同样苗条,姿色也同样迷人,这到底从什么地方来的?”

“喂!前面那个巨人,你可是武林传言的‘擎天神’?不要那样疑心嘛!我们没有敌意呀!”

麻不乱一推大佛儿道:

“红衣女在叫你!”

大怫儿立住身子,回头道:

“姑娘!有何指教?”

红衣女笑道:

“嚏!个子大,人却不粗嘛?”说着,七女接近了。

桑、麻也跟着立住,七女一近,看得更清楚,七个少女的容貌看得更清楚了,愈近愈显清秀动人。

红衣女望着大佛儿,笑道:

“这两位八成是麻、桑两位大侠了?”

麻不乱拱手道:

“不才麻不乱,他是桑屠,请问七位从何而来?”

这时黄衣女接口道:“海上来,三位可听过‘神屿’两字?”

大佛儿啊声道:

“神屿七仙女!‘朝辞’白帝彩云间。”

红衣女笑道:

“我们都没有姓,我就是朝容,穿黄的是二妹辞归,蓝衣是三妹白雪,白衣是四妹帝姬,五妹是穿黑的,叫彩花,穿紫的是六妹云霞,七妹闲净。”

大佛儿道:

“七位姑娘从来不进中原,这次是什么原因?”

朝容道:

“我们是由交趾来,要查一个交趾人的下落!”

麻不乱道:

“一个叫巴力克的交趾人,号‘黑心狠’的浪人,又号‘无影飞刀’?我们见过,他现在北极派,跟着北极派掌门之女谷天鹰一块。”

红衣女朝容道:

“我们也有所闻,就是找他不到。”

大佛儿口快心直道:“七位姑娘该不是为血龙杯而来?”

红衣女轻笑道:

“三位的消息真灵!告诉三位,交趾方面也有不少一流好手进入中原了,不但要追巴力克,也想要皇上失盗的那一半。”

麻不乱笑道:

皇上所失血龙杯,连北极派是否得手还不清楚,现在八大供奉出动向北极派要东西,将来的发展必定激烈无疑,现在又有另外一只出现的消息,看来更乱了。”

红衣女道:

“那要看最后结果了,还有一事我要请问三位,听说中原出了两个怪人,一为独孤乙,从其现身至今,听说无人知其底细,神秘异常,另外一个叫车战,这人对我们女孩子非常坏,名声不好,可是真的?”

大佛儿哈哈大笑道:

“这两个家伙!确实与众不同,独孤己神出鬼没,车战嘛……他坏是坏,但我奉劝七位姑娘,最好见了他别接近,如果被他看中了,或者七位接近他,哈哈……”

“喂!擎天神,你笑什么?”黄衣女辞归追问。

大佛儿道:“不说也罢,总之七位小心为上!”

他说完拱手道:“我们要去牢固关,时间不早了,再会。”

麻、桑二人同时拱手,告别后,立向另一条山道而去。

红衣女回头道:

“大个儿说话那么神秘,这是什么道理?”

蓝衣女白雪道:

“阿容,难道那车战有邪门?”

红衣女笑道:

“江湖女子中,公认上帝之女是第一高手,近闻那余冠英都成了车战的情人,我不信车战有无可抗拒的邪门?”

白衣女帝姬道:

“大个子似对车战毫无恶感,这又是什么道理?照理说,武林人提起风流二字都无好感呀?”

红衣女笑道:

“车战这人到底是个什么样子,我们都没见他一面,我们只知余冠英都爱上他而好奇,一心想见见他的真面目,同时又怀疑他就是独孤乙,所以非找到他不可。”

出乎七女意外,这时在她们后面竟跟着一个单身青年人,相距不到十丈,不时向七女打量,既不超前,也不太落后,甚至不走别条路。

“阿容,你们看看那个家伙!”这是青衣女开口了。

红衣女道:

“七妹!人不犯我,我们也不犯人,天下路,天下人走,如果他有什么坏举动,那他是自己找的,怪不得我们。”

紫衣女道:

“阿容,也许他就是神秘人物独孤乙哩!”

红衣女笑道:“阿霞,哪有如此巧的事,假如你怀疑,我们就等他接近谈谈,神屿七女不是小家气!”

脚步放慢,那青年为势所通,不得不接近了,但他不搭讪,自然的,也不注意七女,侧身要过。

“喂!你姓什么?”老七青衣女忍不住问了。

青年毫无表情的道:“在下万重山,姑娘有何指教?”

红衣女笑道:“阁下的易容术的确高明,可惜遇上我们六姐妹,你却逃不过了。”

青年道:

“在下能易容不稀奇,江湖人莫不都有几分隐秘,姑娘能看出在下,这倒不简单,神屿七仙女名不虚传。”

红衣女子道:

“吓!你知道我们的来厉?”

青年道:

“距离金银岛两日船程的神屿,算是南海神秘岛屿之一,七位由芒街登陆交趾,再由交趾追赶巴力克入中原,沿途大战天笑十三佛,逼问血龙杯的秘密,又与交趾‘霸世派’冲突;在五鬼岭力拼退罗十七虎,与无敌帮结下梁子,这些在下都知道。”

红衣女噫声道:

“你的神通真不小,你是独孤乙?”

青年摇头道:

“独孤乙永远是蒙面的。”

红衣文道:“你的名字只怕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09章 七仙女险遭慾魔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铁汉娇娃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