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万世雷池》

第10章 乱世神童

作者:秋梦痕

在南五台山东面的森林中,此刻自夕阳斜照里冲起一条人影,慌慌张张的向峰顶狂奔,但在这条人影的后面,又陆续不断的紧跟着九人,那种唯恐少生了两条腿的样子,看来使人有点怀疑。

在最后一人刚刚奔到半峰时,他忽见侧面冲出一个异常高大的凶恶老人,一见即朝前面大叫道:“大哥!快唤住叔叔,齐大叔由高原赶到了。”

原来那高大而相貌凶恶的老人,就是人称“胜雷神”齐天同,前面八人一致停止纵跃,同时向最前单独奔驰之人大声呼叫!

最前面那人也是个老者,他就是“灵骨令主”冷风,只见他闻声猛转,回头沉声叫道:“请齐大叔上来就是,何必大声嚷叫,你们不怕‘金龙吐纳’斩头吗?”

凶恶老者显出大惊之色,他没有向后面九人答话,即急扑上峰,张口大叫道:“老二,什么事?使你这殷慌张?”

冷风气色不佳,音带消极的答道:“一言难尽,老三,你为何这时才赶到?”

高大老人急答道:“金光洞主最近有事外出,我等了七日,才等到他回洞,因此误了时间。”

冷风叹道:“为兄的这次栽了跟斗,连带九侄也一败涂地了。”

凶恶老人大惊道:“凭武帝和百谷尼就有这等功力不成,你不是已与‘灵尸教主’携手合作了吗?”

冷风又叹道:“贤弟可知中原武林突出现一个青年名叫‘金龙大侠’吗?为兄的与九侄就是……”说着一顿,紧接长叹一声道:“不说也罢,真正不知从何说起,总之,今后传次为兄的竟是未战先怯,说出来岂不是栽到了家,今言武林,我这‘灵骨派’的威风恐怕要一落千丈了。”

凶恶老人闻言不服,嘿嘿冷笑道:“老二的雄心怎么判若两人呢?数日之隔就会畏缩如是?我不相信凭一个胎毛未褪、rǔ臭未干的小子竟能震慑住高原群雄?”

冷风接头道:“老三不知道那小子的功力已到什么程度,你问问于玎大侄就知道了。”

凶恶老头道:“大不了他比于玎高上一筹,就算他与老二你在伯仲之间,这也不致使老二你如此消极呀?”

冷风大不耐烦道:“老三,你这是什么话?二兄我连武帝尚且不放在眼里嘛!那小子不是你想像的那种功力呀!能一举手在九个侄儿当中,擒于玎竟如探囊取物,试问老三又比于丁强得多少?”

凶恶老头面色大变,怯然道:“世间竟有这种事情?”

冷风哼声道:“你以为我二哥是在故意长他人之志气,灭自己的威风不成?废话不说了,我想问你,除金光洞主之外,其他还有哪些人物愿来?不过,在你本身功力之下的不用说,只说有你这等功力以上的。”

凶恶老人道:“明日能赶到的有‘毒龙丹’哈呼,‘犀牛王’迦罗刹,‘木精’拔杜,‘蓝光刀’沙沙保,‘百宝妖姬’蒲柳枝等一批出色人物,但他们答应分别还要替老二请来不少,唯不知其字号名字罢了。”

冷风道:“有了他们到来,力量大致够了,但那个姓农的小子凭力量还是不行,今后必须智取,现在我们回到‘丧门谷’先去商量一番,等大家到齐后再全盘计议。”

忽有一人在后大声叫道:“叔叔,这个峰顶要不要放个暗卡?”

冷风回头道:“于玎,就派你在这峰顶吧!除了发现武帝、百谷老尼、以及那姓农的小子,其他一概不要理。”

那个什么“丧门谷”可能就在近谷不远,段于玎看到众人下了峰后,独自一个登至峰顶最高了望,大概是心情紧张之故,他连身上的佩剑都拔了出来。

不到一个时辰,山峰脚下,在他们来的一面,忽然出现一个人影,段于玎一见并不吃惊,因为他认出来是个俗家女子,但不久距离近了,对方的面目清晰明显,竟是‘雷池派”的丹梦,段于玎面上忽然显出姦猾而贪馋之色,喃喃道:“这丫头恐怕是被派前来跟踪我们的,只要她后面没有别人,这倒是送上门来的解慾佳品!”

忖念未完,可惜那丹梦并非真朝峰上行来,飘飘的竟然向恻隐去了。段于玎一见大急,举手乱抓脑袋,喃喃骂道:“该死,我怎能离开这个地方?”

他可能是日久未接近女人了,面上的*火显露无遗,大有馋涎慾滴之势,仅在当地踱来踱去。

忽然,只见他猛朝自己人下峰一面看了-眼,摇摇头,自言道:“管他,先乐一阵再回来。”

这家伙也是被*火烧迷了心,他不仔细去想一想,居然放弃了望之责而去冒险找苟且之事。

当他追下峰去时,讵料那丹梦仍旧走得不远,这一下可将他怔住了,不禁使其猛然一停!

“她为何走得这样慢?嘿!难道是存心诱惑我的?”于玎不是傻子,他似乎有了警觉。

但时已太迟,忽听背后有人冷笑道:“美色当前,为何犹豫不决?”

音虽不重,但听在段于玎的耳里不亚于霹雷轰顶,猛回头,触目看到身后五尺处竟立着农米耳!这真使他三魂吓掉二魂。

“阁下意慾如何?”段于玎咬着牙充硬汉!

农米耳冷声道:“我想你只有两条路可走,第一、你可发出一声长啸警告!那也只能叫一声而己,因为你不可能有叫第二声的机会。第二、你就跟着我走,也许我可以让你多活几个时辰。”

丹梦这时已急急回头走近,但却没有出声!

段于玎哪里敢开口叫喊,他面无人色,低声道:“阁下要在到什么地方去?”

农米耳挥手道:“总不致送你回帕米尔高原去,问什么?”

丹梦暗暗好笑,忖道:“这家伙对敌人真厉害,说出话来竟比刚铁还硬,无怪小姐叫我千万不要顶撞于他,说他是一点也不留情的!”

农米耳示意丹梦走在前面,他自己走在中间,竟把段于玎放在他自己后面,居然不怕敌人偷袭和逃走。

段于玎见其这样大意,他的心情愈觉恐惧,居然连偷袭的念头都没有,身不由主的跟在后面,头都抬不起来,仅仅偷着向后望,他希望自己兄弟能在峰上露面。

走的路线是朝南,那是靠着山脚而行,大约经过两里路,前面现出丛林古刹。

段于玎看到古刹时,居然面现异常惊疑之色。

农米耳好似长了一双后眼,忽然回头冷笑道:“你们潜伏在这古刹中的第一批爪牙已被我全数消灭了。”

段于玎陡然恨声道:“你的手段也太毒了,你也有一天会遭到死亡之痛苦的。”

农米耳嘿嘿冷笑道:“只怕你是看不到了,现在我问你,你叔叔自高原请来的那批货色有没有‘木精’拔杜在内?假如竟将那个不分善恶的怪物招来此地危害平民,那我非将你们高原武林斩尽杀绝不可,否则,我还可以留一部分让你们挟着尾巴回去。”

段于玎冷笑道:“你也知道‘木精’拔杜的厉害吗?可惜这人的行动比我叔叔冷风和乾坤魔更神秘,来与不来谁都休想看到。”

农米耳哼了一声,立向丹梦道:“你先进寺内去看看四老等回来没有,我将姓段的带到侧面林内问完口供就回来。莫忘了告诉大家,峰那面就是敌人的聚集之所。”

丹梦长身行出,回头道:“如果大家不在呢?”

农米耳道:“你看情形,最好不要单独在寺内等候,赶快到林内来找我。”

丹梦去后,段于玎就知凶多吉少,抬头望望侧面那座森林,显出有逃走之意。

农米耳仍然走在前面,回首道:“你最好勿存逃走之意,否则,死得更惨!”

段于玎跟着行出,冷笑道:“我有九兄弟,死个把并不要紧,唯对你却有点不利。”

农米耳朗声笑道:“你的意思我明白,那要看你高原有多少人来报仇?”

深入林内约三十余丈远,前面是个空地,四周都是古松参天,静寂如死。

段于玎的双腿难移,以一个武林高手竟到了这种恐惧程度,可想其对农米耳畏惧之甚!

突然,农米耳觉出背后有异,猛一转身,顺势劈出双掌大喝道:“乾坤魔,你敢劫人?”

原来他鼻子里陡闻一股异香进入,那是他曾经识破乾坤魔近身的经验。

掌风如怒涛涌出,背后巨木如遭雷劈,轰隆打倒了数株,但竟出他意料之外,不唯没有打倒乾坤魔,相反连段于玎的影子都不见了。

学风未尽,忽在左侧内响起乾坤魔的阴笑:“小子,普天之下,你知道没有绝对的事情吗?段于玎在你手中并非毫无生望哩!你来这儿看看,他现在已变七个了,你能认出哪一个是真的而将他打死?老夫从今就不再出江湖。”

农米耳早已料到段于玎是他救了,但却想不到那魔头还要运幻术来戏弄自己,心中不服,循声而行。

于七八丈外,在十几株大树之间,每隔三四丈距离处,讵料真有一个段于玎隐隐约约的立在其中,似真似幻,出没无常,估计何止六七个。

农米耳明知其中没有一个是真的段于玎,一切都是乾坤魔的邪术所化,于是立定忖道:“这魔头的邪术不能说不神奇,这中间可能没有一个是真的,我如扑出去捉,不但白费力气,也许追断了气,也追不到一点东西,相反还要被他在暗中耻笑一场,如果不去,他又要笑我无能,我必须弄清那段于玎藏在什么地方才行。”

农米耳立着沉思,乾坤魔又在阴笑道:“小子,凭老夫这种神通,你认为武林中还有谁是敌手?”

农米耳循声一掌拍出,快得无以形容,大喝道:“这些幻术只能在城市中博赏游人,你敢在我面前夸口?”

掌风过后,轰轰劈倒几株大树,但乾坤魔又在另一方阴笑道:“像你这种举动又算什么?那不过是匹夫之勇而已!”

农米耳想不出一个办法来对付他,心中又急又躁,正感束手无策之际,忽听耳边传来一声异常慈祥的声音道:“少施主,你不要烦恼,这魔头有个平生的克星赶来了,他马上就会逃走的!”

农米耳知道是百谷大士到了身后,突闻东北角上有个尖而且嫩的童音高声响起道:“奶奶呀!我闻到一股‘荡妇草’的异香哪!你老所说的那个阴阳妖人‘乾坤魔’可能就在前面林内啦!”

紧接著有个老妇人大骂道:“顽皮鬼,我告诉你的话怎么忘了?闻到香气就勿作响呀:你这一叫,那妖人岂不给逃了。”

农米耳心中正感莫明其妙,但突见林内那些幻影如烟消云散,同时忽见百谷大士现身出来道:“少施主,贫尼料得不错,‘乾坤魔’确是闻声就逃啦!快!快随贫尼去救人。”

农米耳不明去救谁?他真想等着使“乾坤魔”闻声惊逃的人物来见见,但他发觉百谷大士有急不容缓之情,于是悄然随行。

百谷大士举步甚急,匆匆带着他奔出林西,回头道:“乐天翁、宰父明两位老施主已受伤不轻,幸好贫尼施救及时,目前已无生命之虑,唯竺全老施主和仇飞仙夫妇,现已遭敌人追得不知去向,你要循正西这方火速寻去救援,迟恐来不及了。”

农米耳闻言大惊,急问道:“是什么敌人?”

百谷大士道:“全为‘灵骨派’冷风自高原请来的高手,加上他自己叔侄九人,如无步青云父女出手挡去大半,只怕四老两少六人都得死亡。”

农米耳叹道:“这是我的过失!”

百谷大士摇头道:“这怎能怪施主呢?”

农米耳道:“我捉到段于玎时能立即毁掉,试问哪须拖延时间,现在段于玎口供未得,相反还被‘乾坤魔’救走了,这不怪我怪谁?”

百谷大士道:“凡事都有个因果,比方说,贫尼如不因发现刚才那未会面的祖孙二人,岂不是与武帝步老施主同去救援了。”

农米耳想起武帝与“乾坤魔“拼斗之事问道:“刚才‘乾坤魔’现迹,我正怀疑他与武帝是如何打散了呢?”

百谷大士道:“那也是他闻到刚才那个小童的声音而逃的。”

农米耳讶异道:“这魔头不是怕老妇,而是怕小童?”

百谷大士道:“那老妇的武功还不及乐天翁老施主,同时她孙儿的武功也不及仇飞仙施主,他所怕的是那个童子有克制他‘魔影幻形’的功夫,他的‘魔影幻形’如果被克住,他本身就有魔火内焚之危,因之他闻声必须急逃!”

农米耳惊异道:“那孙子有多大了?凭什么功夫能克制‘魔影幻形’邪术呢?”

百谷大士道:“那老妇人本为西南武林一名退隐老镖客之妻,家住在澜沧江畔,地近无量山,那孩子在无意中得到无量洞里一篇古怪口诀,而那篇口诀刚好就是无量真人防止他自己的‘魔影幻形’邪术走入歧途的最高真诀,贫尼在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10章 乱世神童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万世雷池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