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万世雷池》

第12章 神功压奇僧

作者:秋梦痕

在黑黑的后谷方向,突然响起一声佛号,音量之大,简直好似古刹钟声,四山响应,全谷轰然!众人闻声俱紧张,惊视待变。

未几,自林石之间步出一个不像出家人的高大头陀,金箍束发而蓬乱,满面乱发如刺猬,赤着上身,肌肉隆起,真有点像大佛殿上的忿怒金刚。

百谷大士一见有所悟,轻声而郑重的向大家道:“这就是‘无人头陀’现身了,你们看到他腰间所挂的那把巨剑吗?家师曾说那剑名为‘屠鲸’,可做飞剑之用。”

猛见头陀行到五丈之处一停,巨目如灯,精光熠熠地向这方直射,阔嘴张处,发出如狮吼一般狂声大笑,那简直有我无人,大有睥睨不可一世之慨,紧接宏声道:“闻天一响,佛爷便知发之因,原是那老杂毛竟在这里逗人玩耍!”

“满口粗言,他哪里像个佛门弟子?”众人一致在心里嘀咕。

农米耳挺身跨出一步,冷冷的问道:“和尚可是‘无人头陀?”猛头陀又是-声狂笑道:“哈哈!佛爷并不惊奇你小子的猜想,原因是你身后还有一个当年‘无觉神尼’的弟子,不错!”

百谷大士慢步行出,合十道:“大师请了!”

猛头陀摆摆手,老气横秋道:“小尼姑,你叫百谷?”百谷大士庄严的道:“大师乃我佛弟子,为何出言状!”

猛头陀仰天大笑道:“佛爷我不管三规五戒,既不吃斋,又不念经,无忌于言,无忌于行,修的是快乐法,练的是‘混沌九式剑’,满眼是色,一脑袋瓜子不空,小尼姑,你别向我佛爷说教啦!哈哈!……”

农米耳早将“金龙吐纳”收起,这时双掌已运足了全劲,他不忍百谷大士受辱,再次跨进五尺,怒叱道:“野僧,要滚就快滚,别在此地啰嗦!”

猛头陀立即收起毫不在乎的笑容,变色指着百谷大士道:“小尼姑,这小子如想多活几岁,那你就将他唤回去!”

百谷大士道:“贫尼对大师的功力估计错了!”说完转身,向乐天翁道:“诸位老施主,退后一点,大家来欣赏那位大师的超凡剑术!”

猛头陀显然没有看出农米耳的功力,经百谷大士隐含轻视的语意一触,他才再将目光投在农米耳的身上。

农米耳冷笑道:“大和尚乃当年剑术名家,在下有心领教几式稀世之学如何?”

猛头陀巨掌朝腰间一柏,仍旧不屑地怪笑道:“佛爷这把神剑,天下只有两人配接!”言罢一伸手,顺势向身旁折根树枝,道:“凭这,你这小子已经够看了。”

农米耳突然用脚一姚、顺势勾起一根两尺长的细草,冷笑道:“发招吧!我不愿用手来侮辱你!”

众人见他比敌人更做,莫不暗暗叫好!猛头陀一见大怒,起手一式厉攻,树枝如电扫出,大

喝道:“小子你找死!”

农米耳不识对方剑式何名,灵机一动,全身直拔,冷笑道:“让你三合!”

百谷大士惊喜之情露于面上,向冷风道:“此子心灵性巧,口中说让,实际是摸清对方剑法!”

猛头陀气上加气,树枝带出锐啸之声,抖手一变,突然竟成满天罗网,大吼道:“我叫你从此无落足之地!”

农米耳身在空中,俯首只见脚底的的树枝简直似密林一般波动,居然连猛头陀的身形也不见了,不由大震,左掌向下一按,全身不惟不坠,反而向上加空数尺,朗声笑道:“第二合了!”

百谷大土吁了一口气,又对冷风等道:“这两式他已有了心得了!”

乐天翁道:“假使对方这式施展不变,农小子真无落足之地了。”声还未完,突见猛头陀将树枝一收,单足立地,大喝道:“小子,你死定了!看看佛爷这是什么招式!”

农米耳仍旧不识,但却知道对方是以静制动法门,不管自己向什么位置落地,他总会快上几倍赶到!纵算不死,亦从此落了下风,再无还手之力,心念一转,冷笑道:“我看你倒有点像笨熊一只,和尚,三合已让过了,我要攻你头顶了。”

猛头陀见他身悬空中尚能吐语悠闲,这才感到对手功力惊人,心中立感-惊,手掌的树枝无意中向头上竖起。

农米耳何等精灵,他就是要对方稍分心神而乘机反攻,同时也只有这一线希望才能找到落足之隙,细草贯劲,草尖朝下、左手扣住一式剑诀,大喝一声,全力俯刺!

猛头陀顿觉头顶压力如泰山下塌,势不可挡,被迫亦运全力硬顶,简直不能施展招式,心知上当。

在电光火石之委,农米耳的草尖已与头陀树枝相触,两劲一抵,立刻发出如雷一般的巨震,地面被震得摇来晃去!

紧接着,双方同时一声厉喝:“滚开!”

农米耳被震得升高三尺,而头陀踉跄倒退半丈!

时机不再,农米耳翻身落地,惟觉手中细草仅只剩下数寸而已,但看头陀时,见他所持的树枝、居然也只剩下盈握一段罢了。

这种情形落在百谷大士等人眼里,人人都知道农米耳已仗内劲取胜,但也靠了几分机智成功。

猛头陀粗心大意,他还不明白自己手中的树枝比人家那根细草短了几寸,同时以地面的优势竟比人家退得远,因此在立住之后陡拔巨剑——“屠鲸”,吼声道:“小子,现在叫你尝尝佛爷真正的‘混沌九式’了。”

农米耳并未否认他的剑术神奇,惟对刚才三式已摸出剑路,心想:“九式我己知其三,你后六式就有脉络可循!”一念之下,回头叫道:“老沙,请借你身上配剑一用!”

冷风不等沙沙保开口,立接道:“你用我的‘冰块剑’,他的是把普通钢剑!”

农米耳摇头道:“对他这种不知进退,自高自大的冒牌剑术高手就只配普通长剑。”

沙老头己将长剑拔出,脱手掷出,叫道:“少侠,剑来了。”

农米耳招手接过,面对头陀道:“我们以天亮为限,败的滚蛋!”

头陀狞笑道:“佛爷准在一百招之内要你的小命,到天亮时,你的尸体都被野狼吞掉了!”

农米耳仰天朗笑道:“原来你的名声是靠吹牛皮得来的,我真替你在百招之外难过。”

头陀更被激怒,巨剑一抖出鞘,振起九朵分明的剑花,夹声带式,如电扑出,吼叫道:“接住佛爷这招‘九日东升’!”

农米耳早将百谷大士所赠数套非常深奥的剑法练成,居然亦出九朵剑花迎敌,冷笑道:“你也看少爷的‘九莲怒放’!”

头陀突然后退,大叫道:“你是百谷的弟子?”

农米耳乘机进攻,冷笑道:“你管不着!”

头陀知道遇上剑术对手,被迫接招,猛攻慎守,身法如电。霎时之间.谷内剑气大盛,锐嘶震耳,人影不见!

冷风紧张地向百谷大士问道:“这头陀为何说少侠是师太弟子?”

百谷大士叹声道:“他是看出农米耳所施展剑法之故!”

乐天翁:“这剑法真是吗?”

百谷大士点头道:“剑法虽是贫尼所赠,但却非贫尼所教,一招一式都是农少施主自己悟出来的,原因是这剑法和另外两套乃家师生平视为佛门无上之学,且非女性所能运用,所以她老人家不但没有教与贫尼,甚至家师自己也只用一次,那-次就是对敌这个头陀和前说的两大剑术名家,是以他一见便能识出。”

众人闻言,莫不诧异,这才明白其中还有这多曲折,可能连农米耳自己都不清楚,难怪未闻大士对他出手没有什么暗示。

迦罗利和沙沙保为剑术好手,二人看罢多时,居然神往不已,同时向百谷大士问道:“当前农少侠所施剑术为何名?”

百谷大士道:“这套共有二十二式,十八式为‘十八罗汉’式,最后四式为‘四大金刚’式,总称‘如来护法神剑’法,第二套名‘诸天剑法’,只有十式,第三套名为‘菩提剑法’,那是佛门至精至纯的无上剑法,分‘日、月、星、人、道’五式,至今武林中的‘大罗天剑法’的原始剑法,它不惟使一部份波变成罗天剑法,而且发展了七十三套之多,可惜贫尼无暇一一指出。”

冷风看出农米耳攻势凌厉至极,简直就未施一招守式,不禁脱口大叫道:“农少侠,九十八招了。”

农米耳心中有数,不惟要打到天亮,而月存心要将头陀打败,闻言朗声大笑道:“前辈何必操这个心思,你老注意太阳出来多高就行了,也许我们今晚还要在谷中休息一会呢!”

言中之意,不猜办明,他在天亮之前打走敌人。百谷大土似已看出整个形势,她这时已闭目养神了。

众人一见,心中更定.但都被双方的剑术所迷,居然越看越有劲。

龙太华却与众人不同,他自开始就觉那头陀招式,一遍又一遍随着头陀循环施展,他已渐熟了,这点全仗优厚的天赋能办到,然而几个老人又何尝不在暗记,但他们却所得无几。

农米耳在数到五百招时,突然大喝道:“野和尚,你该知机收手了,再下去必将毁你数十年名声啦,”

猛头陀嘿嘿阴笑道:“佛爷生平不服输,你小子只要能胜尽管胜!”

农米耳笑道:“我想替你顾点面子,原来你竟是个泼皮,好!不给你留脸了!”

言罢,剑出如山,再不施花招,横扫直劈,有进无退!

猛头陀也一股狠劲,开始三招,他存心用自己“屠鲸剑”硬接硬架,意慾仗剑之利而来斩断农米耳的普通钢剑,但他竟忘了对方剑上全为空前的真气贯足,根本就削不到农米耳的剑身,竟是每每尚未接近就被巨大的弹劲震开!

三招硬拼过,头陀这才试出自己修炼百年的内功竟还不如一个十几岁的孩子,使他如大梦初醒,惊得面色大变!

农米耳也在这三招中,胆气立壮。再不顾忌,尽撤防守.将攻势如长江大河的施出.绵绵不绝。

头陀-见大惊,被迫左闪右避,一退再退,不到-刻,他的背后竟已靠上谷侧石壁,居然没有去路了。

猛头陀在名誉与生命双方存亡关头之际,突然怒吼一声,同样抱定作孤注一掷之拼.两目突出,怪叫如雷,显出了困兽之势。

农米耳不顾一切,劈扫依旧.硬斩硬剁.大有招穷式尽,除此别无他途之慨,简直就没有一隙停止之机似的!

这种情势,连百谷大士都坐不住了,听得慈目张开,居然率领着冷风、迦罗利、沙沙保、乐天翁、龙太华等一同跟着观看。

谷壁下如万雷俱发,崖石被震得滚滚而坠,声势之甚,确实惊人!

冷风惊对百谷大土道:“武林中像这种打法的恐怕从来就没有过,他竟继续了将近千手了。”

乐天翁抬头道:“真的要天亮了.这孩子……唉……”

农米耳看出头陀拼打的精神毫不消失,无形中起了一分好感,突然大叫道:“和尚,你这时……还不服……吗?”

他这时亦用劲过度,出言气喘,断断续续。猛头陀比他更甚。狂喘道:“不……不……不……服!”

农米耳咬牙切齿的平胸-剑,喘比道:“你……你……不服、就看这……这……一招……”头陀似知生死存亡在此-举.屠鲸剑同样当胸推出!

不约而问,两人都用上了阴劲.双剑一绕,霎时吸住!

百谷大士一见不好,大声喝道:“少施主,千万不可同归于尽!”

农米耳自己有数,他的内功胜人一筹,但他不愿使一个成名百年的能手就此毁在他的手中倒是真的,吸住不久。他猛地一抖手!

一声龙吟之声起处,陡见一道白光飞起半空,讵料竟是头陀的屠鲸剑被他-抖竟脱了手。

头陀闷哼一声,颓然坐在地上!

农米耳长剑如风,抵住他的胸口,喘息喝道:“服……还是不服……?”头陀狂喘着瞪着他,胸口起落急促!你……你……赢……了……”

农米耳困难的收起长剑,剑柄支住地面,双手扶住,身体摇摇,显然已到达立足不稳之境,但面上却显出胜利笑容!

一共五老一少,趁着晨光出了公主峰,及至一座林前,百谷大土向大家告别,单独向西而去,再经一个时辰,冷风等三老仍照计划向农米耳道:“老朽不能陪行了。”

农米耳笑着点头道:“三老要处处当心!”冷风大笑道:“老朽从此死也死得有点意思了。”

分手后,乐天翁领着走至中午,居然找到了个小镇,农米耳整夜劳顿,到镇上饱饱的吃了顿午饭,洗了一个澡,休息到晚上才又上路。

在晚风微拂中,他们已离镇西行了三十余里,当龙太华向乐天翁请示去处时,乐天翁忽见前面出现了一个道人,触目一掠,轻声向农米耳道:“我们前面有高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12章 神功压奇僧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万世雷池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