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万世雷池》

第15章 一洞葬两僧

作者:秋梦痕

秋风吹起满天黄叶,清月洒下一地银霜,这正是肃杀声声遍原野的秋夜。

拔杜似已察出冷风怀有杀机,相距还有二十余丈,他就身不由主的停止接近,张口又叫道:“冷兄……”

他的下文没有出口,忽被冷风沉声打断道:“拔兄你莫非是怀疑我姓冷的?”

冷风在说话之际一幌身,如电接近了十几丈,硬迫对方身前,简直快到极点。

拔杜自己不是冷风对手,一见大震,但已失去退避之机,立将神气收敛,狡猾的笑道:“冷兄不要误会,咱们相交已有数十年的感情,小弟不过是问问而已!”

论心计,冷风岂是上当之人?闻言淡然笑道:“拔兄既不怀疑,那就请随在下去找那真正下手之人如何?”

冷风怕他背后之人追到,因之虚邀实迫,存心先离开当地再下手。

拔杜心里雪亮,知随行必凶多吉少,然而又不敢即刻翻脸,因他知道冷风手段狠毒无比,于是只希望背后快点出现六王。

冷风何等有经验,一见对方犹豫,又淡淡的损他一句道:“拔兄,你认为我们不能将下手之人找出吗?可惜六王走得太慢。”

出言愈显平淡,拔杜竟愈感不安,立即道:“冷兄,小弟决无他意,但不知向什么方位去找?”

“我们的路线不变!”冷风将手一指正西,意思是叫他带路。

拔杜再也不敢拖延,因他已看出冷风有点不耐烦了,同时又看冷风让开正面,于是提心吊胆的快步行出。

冷风让他走过数步之后,立即紧紧跟住,同时朝沟中传普道:“孩子,你仍隐身勿露面,只跟着老朽就是。”

龙太华已着出冷风不在当地下手的原因,那是怕惊动一大批劲敌,闻音后顺着深沟跟进。

拔杜走过数丈后即运出轻功,他不是想凭轻功脱身,而是迎合冷风赶快脱离当地的意思,免得冷风提前下手,同时亦想假装他并非确定冷风是杀哈呼之人,其实他真正的希望寄脱在前途,希望前途有河流或险峻的转变之处。

冷风只看出他前面心意,却未料到其仍存逃走的企图,因为拔杜不问在哪一方面的功夫都不如他远甚,料他是逃不出掌握的。

龙太华却不然,他在暗中一见拔杜愈走愈快,直觉上感到有逃走之心了,因之立即放弃后跟之计抢先超出,自侧面暗暗监视。

冷风竟与龙太华相反,他只要拔杜走得快,甚至还故意落后十几丈,这就叫做大意失荆州,几乎铸成大错。

在逐次加快之下,不到半晌功夫,拔杜已奔驰了五十余里,这时龙太华竟比他超出了一箭之地,同时还立身在一处高地之上,他一眼看到有条河流,不禁大急,立即提前扑了下去。

拔杜始终没有发现龙太华,他登上高地就敏感地看到下面有大河,立即大喜,猛回头,朝着相距甚远的冷风厉笑道:“冷风,你杀死哈呼的手法只有我知道,现在又想杀我灭口,对不起,我姓拔的失陪了。”

冷风听他口气不对,立知有变,急往高地猛扑。

登上高地一看,不禁大喝道:“拔杜站住。”抖手发出一根细如发丝的长绳,绳端飞起一只小爪,形似鸡脚,同时两臂齐张,自肋下鼓出两张形似编幅的翅膀,他竟连绝响江湖的看家功夫全都抖出。可见急到了什么程度。

距离已不只百丈,飞爪鞭已莫及,加之拔杜已拼命赶到河边,哪怕冷风再快亦徒唤奈何。

“卟通”一声,拔杜全身钻进水里,冷风眼看无能为力,自知追下河去也是由费气力,因之立在岸上长声叹道:“我为何想不及此?”

河水激湍,滔滔奔流,突然自浪涛里涌出一条水柱,隐隐似藏着一个人在里面。

冷风一见大喜,腾身扑去,大喝道:“拔杜,你还想逃嘛?”

他认为拔杜还未离开,这一扑之势,又急又猛,冲进水柱就将那人影捞住。

奇怪,那人影虽是拔杜,但他感到对方毫无反抗,捞起反身急窜,回到岸上一看,谁料他竟愕然叫道:“是谁杀死他的?”

拔杜的喉间有一道刀口,连血水都没半点流出,这使他惊疑莫名。

忽然自河岸下纵出龙太华来,显出疲劳的向冷风叫道:“老前辈,他是晚辈杀的,我快脱力了。”

冷风闻言更惊,顺手将尸体掷到河里,走上前将他扶住道:“你是用赤幅刺死他的?”

龙太华缓缓坐到地上,点头道:“就近搏斗,我的功力太差,好在他想将我生擒带走,否则我必遇害。”

冷风一面查看他是否负伤,一面夸奖道:“孩子,这件事情如果被武林人物知道,足可使你名传遐迩了,真亏你有这种勇气。”

龙太华道:“老前辈,不要查了,晚辈得哥哥传授雷池后宫秘法,现在已能抗拒较强的压力了,伤是没有负,我只感到疲乏而已。”

冷风爱惜地道:“那就好了,否则老朽真无脸再见你哥哥,同时老朽也惭愧极了。”

休息一会,龙太华跳了起来,伸个懒腰,笑道:“不能耽久了,提防有人追来。”

冷风怕他休息不够,顺手抱起道:“孩子,老朽背你一段路,对河就是量泰城,他们追到也无事了,不过老朽进城就要替你易容。”

龙太华也是疲乏过甚了,因之不说什么,让他背着走了河。

进城已是深夜,冷风穿城而过,他并不在城中找店睡,轻声对龙太华道:“西门外有个好去处,咱们今晚到长城上过夜去,那儿有个五佛寺。”

出城不到十五里,忽见路旁立着七位大汉,龙太华看出竟是冷风灵骨派的人物。人人项上都戴着一串骨头。

七个人一见冷风,一致躬身相迎,为首的快走数步恭声道:“令主,这儿有封信。”

冷风接过信,先不拆开,沉声道:“本主有命,从此不许带骨骼,人人须改邪归正。”

递信之人立即将项上骨骼取下,同时吩咐随从一律去掉。

冷风这才拆信展看,皱眉道:“这封无名信是哪儿来的?你们又因何知道本主要从此处经过?”

那人道:“属下等奉了大公子段于玎之命赴戈壁先进天堂岛,途经五佛寺时遇上一个不知名的黑面青年,他说令主必在今晚经过此地,并请将这封信呈令主亲看。”

冷风挥手道:“你们继续快进,但勿与各路兄弟脱了联络。”

七人去后,他将背上龙太华放下道:“孩子,有人警告我们前途当心了!”他将信递给龙太华过目,又道:“这人是谁?显出恐吓之言!”

龙太华见信上写着:“祁连山谨慎提防!”

简简单校六个字,龙太华怀疑道:“除了六王番僧,以及吉而吉斯派那些人,此外还有谁对我们不利?”

冷风领着仍往前进,想了一会道:“也许就是这批人对老朽起了疑心!”

不出四里,冷风指着前面道:“长城到了,孩子,你到城墙上去,让老朽到五佛寺找点吃的来。”

龙太华独自奔出,回头道:“那批人不会向这条路上来吗?”

冷风道:“老朽将他们走的路线错开了。”

城墙非常荒芜,杂树和荆棘丛生,但显出古人的精神伟大与工程的惊人,龙太华登临一望,但见四野茫茫。北面黄沙千里,南面奇峰绵延。

五佛寺的方向在东北角上,龙太华估计有四五里,他想冷风去找食物不会马上回来,于是准备坐下来等候……屁股还没接近石头,突然他觉出背后来了两条人影,回身惊视,不由得大吃了一惊!

“嘿嘿!”在前面的黑影发出冷笑之声!在后面的却是一妖騒妇人。

龙太华伸手一探,暗道:“原来是‘吸髓狐’高位和‘百宝妖姬’蒲柳枝。”,他准备以赤辐冒险,却摸到了那只小金锤,同时取得后退的有利位置。

“吸髓狐”回头向着蒲柳枝怪笑道:“好人,你可认得这个小子的来头吗?哈哈!他就是农小子的弟弟。”

妖妇冷哼一声,抢身上前道:“死鬼,提防他背后有靠山,还不快下手!”

高位大笑道:“农小子此际只怕已回老家,除了此子外还有谁?……”说到中途,他陡一停,同样抢出叫道:“他为何单独呆在这儿?”

龙太华恐防“霹震挝”不宜远打,藏在背后,紧张的让对方走过。

高位郑重道:“你哪里知道?这小子就是‘天雀剑’龙老鬼的孙子。”

妖妇冷笑道:“就让他们全出来又怎么样?难道他们躲了几十年就能了不起?”

龙太华听出这两人的口气不对,冷笑接口道:“我父母原来就是你们害死的?”

原来他还不知仇人是谁,这一问本存试探之心,谁料高位嘿嘿笑道:“好小子,凭你还想报仇吗?相反的老夫倒要斩革除根了。”

龙太华假装向后退避,同时希望拖到冷风回来。

高位哪会将他当回事?近在五尺之内他还不肯下手,看其神情,似想先折磨龙太华一番后生擒。

龙太华的脑筋这时动个不停,他怕自己一击不中而落人敌手,又怕成功时必惊走那个女人。

高位这时又嘿嘿笑道:“小子,那个姓农的难道竟没传你一点功夫?嘿嘿,竟吓得像兔子一样,站住和老夫拚两下。”

龙太华将牙一咬,运足全身功力,大喝一声,扑出就是一锤。

高位没想到他的功力竟已有惊人的成就,眼睛一花,就觉得他到了身前,然而他并不当心自己的空门暴露,双手一张,居然想将龙太华擒住。

未容高位有一发之机,陡然一声巨响升起,霹雳挝的威力竟将他打得血肉横飞,也许他的惨叫被盖住了,因之连一点声音都没有。

妖妇一见,简直被惊得三魂出窍,全身发抖,尖叫一声,掉头就逃。

龙太华已被霹雳挝带得如断了线的风筝,“嗤”的一声射出,方向居然与妖妇成了直线,同时竟超过了她的头顶。

龙太华已有了一次经验,这次并不慌张,一觉劲尽,提气一沉,恰好挡住妖妇去路,机不可失,回身又是一锤。

妖妇措手不及,又在一声巨响中被打得全身粉碎。

龙太华始终掌握不住那只小锤,这次却被带得飘下了城墙,但到底得了几个要领,立住后兴奋至极。

他一举手连连消灭了两个强敌,同时还是杀他父母的仇人,这种轻而易举的成就,简直使他乐坏了。

两声巨响并未将冷风引来,相反的他发现西面赶来了五条快速的黑影,因为他刚刚纵到城墙上,于是一惊又往不退,料知那是敌人,无暇再等,拔腿就逃。

慌慌张张的,他顺着城墙猛窜,一口气奔出二十余里,回头一看,侥幸还没看到一个追来之敌。

略停一下,抬头望望天上,发现自己走对了方向,于是仍旧向前猛冲。

快天亮了,他又翻上城墙,谁料一抬头,恰好撞上那面也翻上一人,这种巧遇,几乎将他吓得立足不住。

那人亦大震,但很快就出声道:“孩子,你居然跑回来了!”

龙太华拍拍胸口道:“原来是老前辈!”

事也凑巧,来的竟是冷风,只见他环顾四下一眼道:“孩子快吃东西,敌人大概还没到!’龙太华由他手中接过一包吃的,打开只见是一块很大的烧牛腓,知是西北民间常用食物,边吃边问道:“前辈你何以久久未回,晚辈几乎遇险了!”

冷风道:“老朽遇上六王也在五佛寺,本来不想再找食物了,后来闻到两声巨响,同时引去六王,老朽乘机入镇,等找到食物回头时,发现那城墙上竟都是敌人,因之不愿与他们见面,同时料到你必脱身了,惟不知那声巨响是何原因?”

龙太华暗忖道:“这只宝锤除了见到哥哥才说实话,否则就是天王老子我也不讲!”装着猛吃牛腓,含糊的嗯了一声。

冷风哪能想得到其中奥秘,只判断龙太华是见了敌人早溜走的,眼看他狼吞虎咽,遂也不再追问他是否亦听到响声。

龙太华将牛腓啃完后,摸摸肚皮道:“老前辈,可以走了,趁天还未大亮,早点脱出敌人的视线要紧。”

冷风点点头,指着左侧一排山峰道:“孩子,咱们为了掩蔽,还是走山路好!”

龙太华一跃扑下城墙回头道:“前辈,我如果走错,你老要说一声。”

趁着晨光,二人奔进了崎岖的山径。此后一连数天没有发生事情。

第四日,二人正在找野果当午餐,冷风似已发觉有点动静,他抛掉手中两只梨子,很快奔近龙太华道:“孩子,快进前面山谷去。”

龙太华一惊问道:“什么人?”

冷风道:“看不清,左侧山峰上有衣襟带风声!”

龙太华一面走一面道:“今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15章 一洞葬两僧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万世雷池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