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万世雷池》

第16章 奇客异主

作者:秋梦痕

天堂岛峰奇林秀,遍地似锦,奇花名草,映眼生辉,清风送着幽香,处处袭人慾醉,珍禽异兽,见人不惊,真是一个名副其实的世外之地。

田秋收带着三人穿林过涧,纵崖登壁,择那幽秘之径来到左岛半峰之间,指着前面崖头道:“通中岛的飞桥就在那儿。”

冷风一路留心,发现林木山石之间无处不有人影,这时向田秋收问道:“那些林石之间是些什么人?”

田秋收笑道:“不识者谁都搞不清,谁也不打招呼,管他是什么人,你老只抱定在逛名胜古迹的游览心情就是了,他们还不是游览之人!”

冷风道:“难道会着熟人也不招呼?”

田秋收道:“在路上会着最好仅用目语!”

那渡横在两峰之间的大然石桥真是造物的奇迹,宽有六尺,长足百丈,厚达十丈有余。

众人不见桥上有人走动,于是鱼贯而上,及至中间,俯首下望,假使不是武林人物,谁见了也会感头晕目眩,心惊胆寒。

冷风叹声道:“这渡桥假设再长个百余丈的话,那我还真不敢在此欣赏了。”

龙太华嘻嘻笑道:“你老能飞,抖手就可脱险,怕什么?”

冷风正色道:“孩子,你看老朽是个单独逃生之人吗?”

龙太华立知失礼赶快认错道:“老前辈见谅,晚辈失言了。”

四秋收忽将目光射到龙太华面上,暗暗点头含笑,暗在嘉许。

老和尚接口笑道:“冷施主,这渡桥如真能再长百丈,再加那面过渡也是如此的话,你想敌人会在此际下手吗?”

冷风闻言一怔,田秋收哈哈笑道:“大师想得更周到,他要下手时,那是天下英雄都到中岛上了。”

“啊!”冷风惊啊一声道:“那真叫做一网打尽了。”

过了桥,田秋收带着直朝中岛最高峰顶纵登,这时看到一栋栋构筑精美的亭台楼阁,竟是遍山都是红绿参差,花栏处处。掩映花木林泉之间,真有人间仙境之感。

一座突出的悬崖,高挂于奇峰的顶点,上伏两株虬树,苍劲如龙,浓叶遮天如盖,左右紫竹丛生,中筑飞檐奇墙,无异云中仙阁,田秋收指着道:“那就是我们的客居之所,诸位认为如何?”

冷风含笑道:“田大侠,那地方能住一辈子多好。”

老和尚接笑道:“那只适合我们出家人。”

田秋收笑道:“任何人都可以,只要他能存真正归隐之心,冷老前辈和大师也许能达到心愿!”

冷风诧异道:“通家岂能让人久居?”

田秋收道:“海家只有‘金蜈天君’排除异己,我想他已不久于人世了。”

老和尚惊讶道:“田施主,‘金蜈天君’在当今武林中是没有人能置其于死地的,同时他的势力竟比雷池派还要大一筹,你能说他在短期内灭亡吗?”

田秋收郑重道:“‘金蜈天君’的武功固然非飞剑之类的东西可以杀死,但目前已有一空前武器可以置其死地,其党羽实乃乌合之众,到时去其蛇头,势必瓦解无疑。”

冷风立接过:“田老弟,你所说的空前武器,莫非即指‘霹雳挝’而言吗?”

老和尚一听提起“霹雳挝”三字,上将目光注在田秋收面上,似在察看他的表情变化。

田秋收当然已看出,却将目光向龙太华飞快扫了一下,接着笑道:“大师,冷老前辈是猜对了,但却不在我的手中,惟此宝的威力亦看持有之人的内功而定,持有人内功愈高,其威力愈大,反之则大大逊色了。”

老和尚叹声道:“希望‘霹雳挝’不是原人持有,否则不惟不是武林之福,反而其害无穷。”

冷风已经登上悬崖,闻言忽停,回头道:“大师知道当年之事?”

老和尚点头道:“这事是本派不传之密,但说来话长。”

田秋收向众人传音道:“此屋有厨师而人,一男一女,武功都是上乘,现在还不知是海家那一房的,因为‘金蜈天君’已将爪牙打入大房不少,早已展开卧底工作,这些人就算大房的也不可深信,当心我们的谈话。”

他说完领先穿进紫竹林,一直往里行进。

阁楼分两层,底下一层有四间卧室,上一层是休息、看书及开饭合用之所,也可说是会客室,里面布置简单,但却有种古色古香的幽雅。

田秋收陪着三人先登上一层,指着四面的太师椅笑道:“诸位,随便坐,马上就有茶点招待。”

冷风笑道:“田大侠是二东主了?”

田秋收笑道:“没有来访的朋友时,咱们是客人,加有朋友来访,咱们都是二东主。”

龙太华大概是渴了,问道:“这里的厨房在哪儿?为何未见所说的厨师呢?”

田秋收道:“这阁楼一面靠崖,崖壁里有三室四间,一间厨房,一间储藏室,两间卧室,其外是雕栏飞廊,可绕到左门进来。”

正说着,楼梯上发出咚咚的脚步声!

田秋收传音道:“不要与他们客气,他们也不向客人说话,这是天堂岛招待来客的规矩。”

他的意思是指仆人们送茶点来了。

未几,忽见一个二十余岁的美丽姑娘托着一只大盘、一只大银壶上来,只见她目不旁视,不笑不言,将大盘放在阁中圆桌上,摆开磁杯,斟上四杯香茶即转身下楼而去。

冷风突然哈哈笑道:“这简直像施舍,但也很干脆!”

四个人坐近圆桌,因为圆桌边另有座位。于是大家就坐下来,龙太华渴不及待,端起一杯茶就住嘴里倒,饮完后发现那盘中有好几样不知名的点心,感觉肚子在叫了,抓起一块糕,尝了一尝,噫声道:“这是什么糕,味道美极啦.不惟香甜,而且清凉!”

老和尚笑道:“这是天山雪莲宝做的‘雪莲糕’,贫僧闻到气味就知道了。”

冷风叹声道:“海家以这种稀有之物作点心,世上恐怕没有第二家。”

田秋收喝了一口茶,同样噫声道:“这不是茶!”

老和尚端杯尝了尝,也感惊奇道:“这是比雪莲实更珍贵的雪莲花露啊!”

田秋收笑道:“当然不会全是,看是用什么泉水配和而成。”

老和尚道:“哪怕一杯一滴,试问这几天他们要用多少?”一顿又叹声道:“当年本派掌教为了去天山采集雪莲花露炼大还丹,竟以一年之功还未采到两瓶,甚至几乎死在‘霹雳挝’下,试问这雪莲花露是何等珍贵啊!”

冷风忽然放下茶林问道:“大师不提,在下倒忘了,请问当年持有‘霹雳挝’的到底是什么样的人物?”

老和尚叹声道:“那人是个下流的采花大贼,当年‘三山神君’就是死在他的手里,本派掌教几乎步上‘三山神君’后尘。”

田秋收道:“结果怎样?”

老和尚道:“本派掌教从不向人偷袭,那次几乎遭遇不测,幸而逃脱,第二次即运金刚掌偷袭成功,将他打入天溶赤龙潭内,自此再未见他出现。”

田秋收笑道:“目前武林中人就是怕那采花贼尚有后代继承,因之各方想尽量发现那人而勾结成党。”

冷风道:“听田大侠口气,那人也许与你会过面?”

田秋收笑道:“会是会过了,可惜他功力不足,同时他也来了,希望他不要轻举妄动。”

龙太华心中有数,暗忖道:“他一定是在那无名洞中偷看我杀死两个番僧了,这时他又在警告我。看来这‘霹雳挝”确实掌握不住,但我又绝对不能交与他人,除了我哥哥。”

茶点过后,天色已渐渐黄昏,接着又见那美丽少女送来酒饭,在她撤去茶具,摆上酒菜时,只见她忽从身上拿出一张字条,顺手放在桌上而去。

龙太华拿起一看,递与冷风道:“主人有通知了,上面写着:“天下武林尚未到达半数,剑会准定后天开始,须延两天,请诸君见谅,主人启。’这倒不错,我们有时间打听来了些什么人。”

冷风传给和尚与田秋收过目后笑道:“有这样的居住之所,就算多延一年也愿意。”

饭后,和尚要下去作功课,冷风怕他有失,自动留下来陪伴,田秋收恐防龙太华单独出去有危险,只好带着他到处走走。

二人不下楼,走出右门,田秋收打个手势,翻身倒窜,一闪上了阁顶。

龙太华跟着上去,轻声道:“田大哥,我们向哪里去?”

阁顶比峰顶只低十余丈,田秋收等他登上峰顶指着道:“这一面是中岛后面峭壁,壁上有洞隙无数,那也是禁区,壁下就是沉沙,我们等到剑会第一次比斗时再去查探,现在我们先探六王的住处。”

他走的右面,那是靠左岛的一面,绕着崎岖的岩石往下降,来在一处松林边缘停了下来轻轻道:“就在松林里面,你要提起轻功。”

龙太华道:“被他们发觉了怎么办?”

田秋收道:“发觉不要紧,因为中岛除了仆人都是客人,行动不受限制,就是左右两岛没关系,只要不踏入禁区,问题是一旦被发现就探不到什么秘密而已。”

悄悄的扑进松林,忽见里面已有灯光,估计距离只有十几丈了,田秋收陡地一停,轻轻的噫了一声道:“那房子竟换了人啦?”

龙太华轻声问道:“听出是谁?”

田秋收道:“是关东三派的辽宁派人物。”

龙太华道:“去不去了?”

田秋收道:“这批人我已会过,向他们打听一下,看是什么原因,你在此勿动,我去去就回来,同时注意左右两处灯光,那是番僧和吉尔吉斯派两批人物所居之处。”

龙太华点头停下,立向一株树后隐藏。

田秋收刚刚走近那栋房子,忽听里面有喝问之声传出,同时行出几条人影。

龙太华暗忖道:“辽宁派人的武功真不弱。”

正想着,突觉背后也有了动静,不禁一震,回头一看,猛见五丈之处立着三个高大黑影。

龙太华冲口喝道:“什么人?”

三个黑影缓缓走近,其一沉声道:“孩子,此岛之上不许随便动手的,你放心。”

这声音非常熟悉,龙太华陡觉大喜,低声道:“贯天道长!”

那人似觉一愕,又接近数步道:“孩子,你是龙太华?”

龙太华证实不错,大喜走出道:“老道爷,我是易过容的,那两位可是透地道长和无人大师?”

三人大步走近,同声道:“孩子,你是随冷施主来的?”

龙太华连声道:“是的,是的,我哥哥呢?大家脱险销魂谷啦?”

三人确是两道一僧,无人头陀叹声道:“孩子,贫僧等三人还不是同时脱离‘蚀元地心’的啊,甚至如不适逢子午之交也休想生还,你哥哥是在最前面引路,他受的吸力起码要比贫僧等大十几倍,不是贫僧说句不幸的话,他的生还除非有奇迹,否则……唉……”

龙太华闻言一阵头晕,几乎哭出声来,眼泪如雨点往下滴。

贯天道长伸手将他扶住道:“孩子,不要悲伤,也许尚未绝望,纵有不幸,贫道已发誓替他报仇,同时还要替他了却一切心愿。”

龙太华咽声道:“还有司寇前辈、宰父前辈、乐老前辈等怎样了?”

透地法师接口道:“他们走在后面,相信也已脱险,但尚未遇着,还有武帝父女已回雷池去了,可能想借此清理余逆,百谷大士没有赶及来此,大概明天就到,她是函谷老人专请人物,可能在幕后主持这次剑会。”

龙太华道:“三位是刚才赶到的吗?”

无人和尚道:“天黑前赶到的,但不想马上露面,现在尚未找到住处。”

龙太华道:“找住处不要紧,主人既不迎接,也不查问来客姓名,只要白天不出去,谁也见不到你们。”

贯天道长摇头道:“这点贫道等全晓得,问题是明天就要在剑王碑上刻字留名。”

龙太华想了一想,忽然道:“这样好了,三位等到人家都留完姓名再去,否则干脆不留名不行嘛?”

无人和尚摆手道:“等到最后留名是可以,不留名有点对函谷老人不起。”

龙太华道:“那这样决定罢,三位与我们住到一块去罢。”

透地法师道:“你们有几个人同住?地点在哪里?”

龙太华道:“有冷风前辈和少林长老伏灵大师!还有新近认识的怪人名叫田秋收,听冷前辈说他功夫莫测高深,我们的房子是在本岛峰顶那个阁楼。”

无人头陀啊声道:“就是和你刚才分手那个瘦青年?”

龙太华点头道:“他是一个很怪、很了不起的人物,他竟将乾坤魔打入流沙啦!”

两道一僧闻言大震,同声道:“这事当真?”

龙太华道:“看样子,他不会说假话,因为他已将杀乾坤魔的威风震住‘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16章 奇客异主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万世雷池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