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万世雷池》

第17章 城门逢姹女

作者:秋梦痕

在绿焰波荡扩大,愈见愈激烈之余,突然闻到隐隐的喝叱和尖锐的竹哨之声,农米耳向四老哈哈笑道:“他们急了,看势是藏头露尾啦,千万蜈蚣敌不了我两只蝎儿,这叫做兵在精而不在众,他也想收竹哨镇阵,让我来吹动铁管猛攻。”

铁管的声音与竹哨大不相同,在农米耳口中竟吹出象爆竹一样的响音,连继不断,炸声震耳。

两只金蝎闻声发威,其飞舞扑击之势,自那四点红目中看来,简直是成了四条红线交织,其速度快得惊人。

贯天道长大笑道:“妙极了,这确是一场别开生面的古怪打斗,我们紧紧跟着,不能拉下过远的距离,否则又要被绿焰涌上。”

冷风笑道:“道长,蜈蚣是虫类,你莫把它当作人,现已失控制,那就一乱无法收拾,金蝎这一攻,凡经之处,再也不会平息了。”

无人头陀忽然指着沙上道:“大家快看,全蝎不仅扰乱了阵,它还能将敌人弄死哩,这里死了十几条蜈蚣啦,嗨嗨,还未断气。”

农米耳暗暗忖道:“阵既然不能控制我们行动,那就是已失作用,不知这时施展‘霹雳挝’的结果怎样?”想着偷偷的拿了出来,运起八成真气,反臂猛挥而出。

巨震应手而发,漠地黄沙涌起,只震得绿焰如风卷浮云,一下扫空了半片。

他不敢向金蝎一面出手,生怕危害自己的灵蝎,紧跟声响未停,绿焰中竟是惨叫四起。

四老未料他竟来上这样一手意外动作,在摇摇的陡惊之下,同时大喝道:“冲、冲,隐敌来了不少!”

农米耳一见试探成功,朝前一行,‘霹雳挝’连连猛挥不停,真是打得黄沙冲天,天摇地动。

阵势不破自解,四老已向四方分开,拳掌齐施,朝著有绿焰处就劈。

农米耳一直朝正面冲去,他想借这突然之势找出‘金蜈大君’,可惜黄沙过处,始终看不出一个人影。

忽然一个警惕声升起,他立将‘霹雳挝’收起,悚然暗道:“如再胡打,非伤自己人不可。”

正在这时,突觉前面一股巨劲迎头压到,不敢冒失还手,闪开大喝道:“什么人?”

喝声未已,忽听百谷大士发出急止之声道:“老施主快住手,是自己人。”

农来耳听口气知是函谷老人在前面,大叫道:“海老不可乱出手,我和四老都分开了。”

耳听函谷老人愧然道:“少侠,阵势用什么方法破了?逆弟可能已逃!”

农米耳眼看他后面有百谷大士、乐天翁、海女、龙太华,以及两个老人,拱手笑道:“出乎意料之外,是我两只金蝎之功!”他将经过说出后又道:“金蜈天君带来之人,可能被我‘霹雳挝’打死不少!”说完拿出铁管,发出一声长长锐声。

两点金影,带出四点玄光,如箭落在他的肩上。

百谷大士合十念声佛号道:“劣徒有眼识英雄,她居然舍弃此物赠与施主。”

农米耳面睹众人惊视着肩上金蝎,笑道:“没有它们之功,此际还不知结果如何哩。”

俄倾之间,绿焰全灭,突见冷风与两道一僧自三个方向齐到,同时发现冷风手中还抓来一个中年凶汉,农米耳笑迎道:“四位前辈搜过了?”

无人头陀哈哈笑道:“黄沙太厚,此际无法明了,不过阵是破定了!”

农米耳指着冷风笑道:“你老拿住个尸体何用?”

冷风闻言一愕,诧然道:“老朽就只抓着这一个活的!”

农米耳笑道:“那就是他嚼舌自杀的了,你老看他满口流血,气早断了,还提着干啥。”

冷风满面尴尬,引起众人哈哈大笑,气得猛的甩脱,骂道:“我真糊涂,怎不点他穴道?”

农米耳笑道:“沙上似还有四窜的蜈蚣,‘金蜈天君’不知从哪儿弄来这么多,而巨都是半尺以上长的异种,如不收拾干净,将来必遗患牧民!”

函谷老人叹道:“这种金色毒虫世上极少,那是逆弟费十年工夫培养成功的,他有三十六个专事培养和训练之人,少使这一无意得手,逆弟必哀痛至极,这也是他多行不义必自毙的时候到了,不过这种毒虫沙漠中是无力生存的,日久必死,少侠不必担心。”

贯天道长道:“老施主,咱们仍旧分开前进罢,这下可惜没有查出敌人的去向。”

函谷老人道:“道长放心,我们仍须向高原前进,逆弟最后被迫,他非走雷池不可。”

农米耳拱手道:“那晚辈就先行一步了。”

说完带龙太华与四老同时向众人告别。

一路上四老依然向两侧分开前进,但不再离得太远,及至天亮,前途已现出托克他格。

龙太华这时没有受到一点惊恐,笑对农米耳道:“哥哥,在绿洲上那条黑影,我看他是有心引诱你去破阵的。”

冷风笑道:“这叫作‘画虎不成反成犬’,可说‘金蜈天君’已走上末路了。”

农米耳道:“四老到底发现什么尸体没有?”

无人头陀道:“尸体只看到五具,连冷施主活捉的算上也只有六个人,据贫僧推测,伤在‘霹雳挝’下的可能不少。”

农米耳笑道:“我们没有问函谷老人,那‘金蜈天君’的名堂听说非常多,不知还有些什么名称?都似三绝阵这般厉害,那今后真要处处当心了。”

透地法师道:“不知前面镇上有没有眼线?”

农米耳道:“那是难免的,不单是‘金蜈天君’这一面,1六王同样在沿途要放眼线的,只怕还不少,我们的行动要想隐秘是不可能的。”

漠地的镇市与内地不同,一切都显得简朴和单纯,他们进了镇后,没有什么山珍海味,只有牛腓和老酒,吃饱了就休息。

四老找到一家简朴的客栈包下上房,准备作半天休息,因为经过“三绝阵”那一拼斗,走到镇上都觉有点倦态。

农米耳本想请四老分开查探一下敌方的眼线,见情也就不再开口,只好带着龙太华说到外面转一圈再回来。

托克他格镇并不小,各色人等都在那里作落足之地,在镇口有一条小河,两岸住了不少人家,这是沙漠中不可多见的事情。

农米耳忽见有个慌慌张张的小女孩奔往郊外,满脸呈现惊惶失措的神态,不由诧异,急向龙太华道:“追上问问,那女孩是受了什么恐怖刺激,神志竟成那样?”

龙太华道:“她竟是学过武功的,这不是奇怪吗?”说着急奔而出。

前途渐趋荒凉,龙太华追到一处林前就追到,闪身一栏,急问道:“姑娘,你被谁欺负啦?我帮你,快说!”这正是孩子与孩子的口气。

小姑娘大约也有十三岁,和龙太华差不多,也许是被什么惊破了胆,闻声一个踉跄,惶然闪开,两道恐怖的目光停在小龙的面上。

龙太华见她惊惧稍平,忖道:“她似见我也是孩子啦。”

接近一步,又道:“姑娘,我哥哥来了,你能告诉他吗?他会替你帮忙的。”

小姑娘突然哇的一声大哭起来,又朝前行!

龙太华一见大急,闪身将她抓住道:“你有什么事啊,为何不说呢?”

小姑娘披头散发,泪流满面,穿着倒不像个贫寒人家孩子,一被拉住,更急得跳起哭叫道:“放手啊,我哥哥被人捉去,我嫂嫂被人杀死了哟!”

农米耳急急赶上,对龙太华道:“你放手,让她走,我们只跟着,现在她不会说的!”

龙太华依言松手,心中也有点别扭。小姑娘被放又走,直朝一条低沟中行去,且边走边哭。

农米耳急对龙太华又道:“你陪她走,我到前面去看看,也许她哥哥是被捉往这边去了。”

沟的尽头是片密林,农米耳突见林边躺着三条血淋淋的人身,其中一个大汉似还未死,走近朝他全身连点数指。

这时他才看清楚,不禁啊声道:“原来都是雷池派的。”

他向那未死的大汉详细检查一番,发现他胸腹及背部连中了十几下重击,同时左腿骨也已折断,暗忖道:“只要他五脏不烂,也许尚可救活!”

雷池派人物他都视为杀父仇人,叫他求活一个仇人自难办到,然而他又想借那人之口探听消息,因之正感犹豫。

恰在此际,龙太华已跟着小姑娘追到,只见小姑娘一见大汉就嚎啕大哭扑上,大叫哥哥!

农米耳立知其中有因,伸手将她拦住,喝道:“不要触他!”

龙太华急急将她拉住,问道:“哥哥,还有救吗?”

农米耳道:“先要看他五脏是否糜烂再作决定。”

经过一番诊断,他立即道:“心还在跳动,此人尚可救活!”

小姑娘已哭得晕了过去,龙太华轻将她放在地上,帮着哥哥将那人翻转仰卧,四肢摆好。

农米耳先将大腿骨端正,小心合上,继则向龙太华道:“将短剑拿来。”

龙太华道:“你又要放血给他?”

农米耳道:“我没有灵丹妙葯,除此别无他途,何况这人流血过多,腿骨折断,加上重伤难救,非此只有看他死去。”

龙太华叹声道:“假使此人是你仇人怎办?”

农米耳道:“一切先救活了再讲!”

龙太华递过短剑又道:“看情形,此人不是被捉,而是追逐到此,不知是哪一方人物下的手?”

农米耳道:“醒来还怕他不说。”挑破指头,顺势向大汉口中滴了三点。

他将短剑交与龙太华右掌一伸,按住大汉胸口。

紫龙血的功效真是神乎其神,化在农米耳身上居然仍未消失其灵,大汉仅须臾之时翻身坐了起来,伤势已全好不说,竟连腿骨都如未折一般,他怔怔的半晌,一眼看到农来耳时,显得惊喜至极,一伏拜倒地上道:“大侠,你来了!”

农米耳不由一愕,扶起道:“阁下认识区区?”

大汉喜极道:“小的吴直生,是雷池派中宫巡察,见过大侠十几次了,已往为了伪装服逆之故,不敢向大侠表明身份,现在我已成了六王必杀之八,再也不敢隐瞒了,同时间况小的此次还是向大侠求援,望大侠速赴雷池。”

农米耳知他言简意深,虽不明其究竟,但也有悟其因,笑道:“阁下详细说来如何,因何被人打伤在此?”

那小姑娘这时已醒,但见哥哥无恙,因之怔怔如痴。大汉环顾四望,一见小姑娘就叫道:“妹子,你请得农大侠来的吗?”

小姑娘摇摇头,似不知从何说起。

农米耳立将经过告知后笑道:“听说你是被人捉去,区区无意中遇上,是以跟她到此。”

大汉声道:“小的本是此地人,自从投身雷池派以后,一直很少回家,昨天经六王死党发现小的有脱离迹象,即遭注意,当小的偷偷离开时就被追上,身将到家,即破四面困住,因此贱内不敌而死。”

农米耳道:“你为什么要马上脱离呢?”

吴直生道:“小的知道六王回雷池必向令主展开公然叛乱,是以想赶在前面报信,同时又想先回家通知贱内和小妹隐藏。”

农来耳道:“这两个尸体是你打死的?还有多少人逃走了?”

吴直生道:“小的不止打死两人,还有三个死在林内,另有四人也是负伤逃的,他们共计是九人。”

农米耳忖道:“雷池派的巡察只次于前、中两宫八将,这姓吴的功力确实不弱!”一顿,正色对他道:“我就是要赴雷池去的,但不知六王已走了多少时间?”

吴直生道:“六王早去了,我们是被派在沿途作眼线的,这一路上估计派下人数不少。”

农米耳道:“你的功力和伤势复原了,现在即跟我走罢,一路上有你很重要。”

吴直生道:“请大侠准许小的安置了小妹再走如何?有她在旁太不方便。”

农米耳见那小姑娘长得活泼美丽,十分可爱,又向龙太华看了一眼,微笑着道:“你妹妹孤单无依,留下不妥,还是带去吧。”

吴直生大喜拜倒道:“小的蒙大侠活命之恩,小妹又由大侠收容,此恩此德,小的没齿不忘。”

农米耳扶起笑道:“不必挂齿,你我都是同病之人,应当互相照顾。”

小姑娘似已清楚一切,跳起向农米耳扑近道:“你就是‘剑王霹雳侠’呀!”

农米耳见她天真可爱,笑问道:“你听谁说的?”

小姑娘眼泪未干,这时又娇笑道:“这两天说的人太多了,我们托克他格镇简直轰动了!你说要传我功夫?”

农米耳道:“先叫他教你,以后再由我教你,你高兴吗?”

他指着龙太华。

小姑娘两只水汪汪的大眼睛看定龙太华,似有不敢相信之感,疑问道:“他是谁?”

农米耳道:“他叫龙太华,是我义弟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17章 城门逢姹女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万世雷池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