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万世雷池》

第19章 奇计惊异人

作者:秋梦痕

这是古堡被发现后的第三个黄昏,千余年的遗迹,不再是武林的神秘之区了,且经超凡大帝的突然出现,立给古堡带来恐怖的煞气。

三日三夜的时间不短,但在五老的苦思下,他们并未找出破解“超凡剑法”的办法,因此人人忧心如焚,一筹莫展。

农米耳自从超凡大帝离去后,得五老指示,叫他苦练超凡剑法,意在使他先求自保,再寻破法。

厅内经白俊点了几把松油火,总算将黑暗驱走大半,石桌边围坐着七个人,这是吃罢晚餐后不久,龙太华都尚未离开。

大愚老人在沉默中忽然叹了口气,继而向大家道:“此地不宜久停,一旦超凡取到一颗防雷珠。他就会毫不旁顾的卷土重来。”

这是人人担心的事情,函谷老人接口道:“大哥,再多待一天如何?”

大愚老人叹道:“最多只能延到明天早晨,我知道超凡必在明天会到,他一个人还事小,凭我们合力尚可应付,假设他连女儿和超凡四圣全部带来,那就无法应付了。”

函谷老人惊骇道:“四圣是什么人,我怎不知呢?”

大愚老人叹道:“就是‘沉海四子’啊,当年被我论剑气走后,一直不知下落,谁料竟被老二请去,甚至尊号‘超凡四圣’,居然气味相投。”

函谷老人大惊道:“老二竟将强敌引为己用,其后果岂堪设想?”

大愚老人道:“我们自己尚且顾不了,你还替他担什么心。”

无人头陀接问道:“这四人中,贫僧无一得闻,老施主能否说详细一点?”

大愚老人道:“沉海四子从不出现江湖,他们一生就住在海啸岛上,论武功,足可敌我三兄弟,当年我兄弟同往该岛海底探奇时,被他们无理阻止,结果以论剑分胜负,老朽侥幸将他们气走。”

贯天道长向农米耳道:“少施主,雷池之行看势不能再耽搁了。”

农米耳道:“道长怕超凡大帝将那批人全部收为己用?”

贯天道长点头道:“那是必然的趋势。”

农米耳道:“只怕赶去也来不及了,唯今之计,以求打胜超凡大帝为上策,如不能将他克住,一切都没有希望。”

透地法师叹声道:“几日来,脑子都挖空了,看势已无破解之法。”

农米耳郑重道:“晚辈已略有所悟!”

众老陡然站起,莫不惊喜道:“你想出一套剑法去破解了?”

农米耳道:“不是全套,只是一招,便不知可不可用。”

大愚老人急问道:“这一招变化如何?用在什么时机?”

农米耳道:“变化毫无,就是过于激烈!时机在换招变化之霎那出手!”

函谷老人诧异道:“超凡剑法快速无比,那一霎那何能捕捉?”

农米耳道:“这就是晚辈最感烦恼的事情!”

无人头陀道:“这又是快中快!恩施主将那一招取名什么?”

农米耳:“晚辈暂时将它取名‘绝处逢生’!亦可命名为‘余息犹存’!不过非以‘超凡剑法’作基础不可,否则将无用武之地。”

众老豁然道:“你要以超凡剑法对超凡剑法,将这一招乘隙下手?”

农米耳道:“诸老明见,除此别无他途!”

大愚老人叹息道:“这太困难了,超凡剑法快得无以复加,而又要在快中取快,且非得隙不可,这真是谈何容易?”

农米耳道:“问题在‘快’字上,现在请众老指点这一招是否可用再说。”

他向无人头陀借过宝剑,又道:“诸老先商量一下,按秩序预先在心里选定一处作攻击之点,当晚辈将超凡剑法施展到某一时机时,立出声,晚辈即可以该招下手。”

大愚老人急道:“慢点,先后秩序咱们可以排定,那是没有问题,以老朽第一个先叫,函谷第二,大师第三,贯天道长第四,透地道长最后,即依这秩序即可,但叫我们如何能指定某点使你攻击呢?不能叫老朽等以身体作剑点?”

农米耳道:“这个容易,可在这厅内四壁上写一千个不同的字在上面,于晚辈施展紧急时,请老可按先后叫出某一个字就行了,晚辈即可以该字作剑点,闻声攻击。”

五老闻言,莫不悚然一震,谁都不敢相信他有那种准确和快速,于是分别出动,各走一面,写一字叫一字,恐防有相同的。

字迹分布全厅壁上,农米耳一见,大声道:“请诸老重新再写,字迹太大了!”

无人头陀问道:“恩施主规定多大?”

农米耳道:“能在厅中央看出即可,晚辈非作最难的打算不可。”

大愚老人叹声道:“都是黑字,晚上更难辨识,老弟你不要自寻麻烦!”

农米耳叹声道:“不是这样练,到时没有希望。”

在众老重新写字的时候,龙太华突有所悟,暗忖道:“只要哥哥真能作到这一点,我可想出克敌之计了!”

未几,众老将原先的字迹擦去,重新将一千个不同的字写在四壁上,农米耳大声叫道:“太华,快将火光吹息!”

大愚老人急急道:“这已够你办到了,同时也够快够准。”

农米耳道:“前辈,现在没有敌人,以难的作比较有益,做不来时再点火光。”

众老无奈,大家只有将自己所写的字记清楚,因为连他们也不知自己写的字在何处了。

龙太华让五老退到正面三大拱门时,这才将火光吹熄了,同时也退到右侧拱门口观看。

农米耳已将超凡剑法发动,厅内渐渐充满了劲风!他以假作真,全神打斗,一丝也不马虎。

超凡剑法初式快到中途,厅内只听到一遍嘶嘶之声,可见其剑上的真气是何等强劲,大愚老人是见过超凡大帝施过的,这时亦不禁传音函谷老人道:“老三,此子何以这般神奇,他没有该剑法口诀,居然竟不弱于老三!”

函谷老人急急道:“大哥,别只看,你得叫字了,初式快完啦!”

大愚老人闻言一愕,冲口而出:“中!”

农米耳如有预感一般,手中宝剑立起银芒,居然在一出口之间,应声攻出。

人不动,剑在手,仅只一道剑气攻抵左侧墙壁,同时停剑叫道:“老前辈,请你老去看看,不知中了没有?”

大愚老人闻言闪出,直向左面墙壁查去,可能连他自己写的“中”字在哪里还不知道哩。

忽然,只听他惊叹一声道:“老弟,一点不差!”

农米耳剑式又起,叫道:“你老请退,再试中式如何?”

函谷老人立即叫停道:“少侠,不用试了,中式、上式、绝式绝对不差,现在就只看超凡剑法是否有这一线空隙可乘了。”

农米耳自己也知没有把握,于是收剑道:“晚辈愁的就是这一点,如根据超凡剑法本身来说,那丝空隙是没有的,除非与超凡大帝动起手来才知道。”

大愚老人叹道:“他的功力依老朽来看,竟与老弟你在同一个阶段,你如认为刚才所施没有空隙,那他也就没有了。”

农米耳想想后摇头道:“这套剑法太绝了,在他手中,相信比晚辈要强,如此说来。我这一招仍就白创啦,这如何是好?”

五老确实叹服刚才之技,同声鼓励:“不要灰心,你既创造这种奇招,不如再加思考!”

农米耳道:“晚辈才尽于此,只怕再无能为力了。”

龙太华突叫道:“哥哥,我有意见!”

农米耳陡觉一震,兴奋道:“你看出破绽了?”

龙太华急急走近道:“超凡剑法没有破绽,但我看出它有可击之点!”

五老闻言大奇,同时围了上去问道:“在那一招中可击?”

龙太华道:“不在招式之中,而在每段之后!”

话一停,急向农米耳道:“哥哥,你使完初式之际,接着不是即使中式?”

农米耳道:“那有空隙,初式与中式之间……”

他忽然一顿,跳起叫道:“有了,换式有隙……”

他忽又叹道:“太华,你很聪明,能看出这点空隙,然而这太短暂了,等我出那招时,他的剑式换过了,因为那点空隙还没有叫出一字之长。”

众老虽觉如此,但也感到龙太华精细非常,大愚老人答声道:“咱们三日三夜连这么简单的毛病都找不出,还说没有空隙,现在被他找出来,总比没有好,老弟,孩子似乎有下文,你莫阻他。”

农米耳望望龙太华问道:“太华,你还有什么意见?”

龙太华紧张道:“我想问哥哥几个问题?”

函谷老人抢答道:“孩子,你只管问,不要含糊,问错也没有外人。”

龙太华恭声道:“第一,超凡剑法对超凡剑法,是不是抢先手的为攻?”

大愚老人急答道:“抢先手的是攻,但被攻的他可以避开,在闪避中可用第一招亦采攻势,循环不息,永远都是攻势。”

龙太华道:“第二,请问抢先手的是不是落在最后倒数第二招?”

农米耳似已有了觉悟,急答道:“不,你的重点在倒数第一招!”

龙太华郑重道:“是的,假设哥哥一开始就让对方先发招,你就可以落到最后一招采攻势了!”

众老见他兄弟愈说愈传神,都知有了大发现,于是亦紧张静听!全神贯注。

突然只见农米耳大叫道:“最后一招我用自创的这一招代替超凡剑法!”

龙太华急叫道:“哥哥正是这办法,初式最后一招如未得手,迫使他必施中式第一招,如此你又可落到最后一招,惟在该剑法打到三绝式时,哥哥必须抢先,这样你可占住第三招,如此循环不息,看他怎样招架得了。”

众老齐声大叫道:“好!好!好!孩子,你是天下绝才!”

农米耳忽又郑重的向大愚老人道:“上风绝对有把握了,晚辈只怕伤不了他。”

大愚老人道:“老弟,你要特别注重他腰际一手!”

农米耳诧异道:“他有弱点在腰际?”

大愚老人摇头道:“他周身已无弱点,所有罩门都练死了,老朽要你注意他的衣袋!”

农米耳豁然道:“将他的防雷珠挑掉!”

大愚老人点头道:“老朽与他断绝结义之情,就算不然,为了挽救武林浩劫,老朽亦要大义灭亲了,你不挑掉他的防雷珠,你就永远要不了他的命。”

大家有了破敌之道,莫不心安理得,于是齐向前途进发,须臾离开古堡。

函谷老人担心他的女儿,与农米耳商量分途而进,他与大愚老人即由森林西南角奔出,余下三老和农米耳、龙太华、白俊仍旧走正面。

这是午夜过后一点点,无人头陀向两个老道一打手势,回头向农米耳道:“恩施主,仍由我们三人开路了。”

农米耳急急道:“大师和两位道长慢点,暂时不可急走。”

无人头陀诧异道:“还有什么事?”

农米耳道:“先选个隐秘之处,晚辈想请三老练熟超凡剑法。”

贯天道长骇然道:“那不是一下可成的!加之也不是超凡大帝的对手。”

农米耳恭声道:“三老是晚辈最大依靠,晚辈虽知三老不是超凡大帝对手,但也不愿让超凡大帝之外的人物来损害三老的声誉!”

三老闻言激动无比,同声叹道:“这套剑法恐怕不易练成,徒使你多操一番好意。”

农米耳道:“三老练全一套是多余的,只要将绝式练成就够了,其他三式的精华已包罗在内。”

这又是老头们没有想到的地方,闻言欣然,无人头陀哈哈笑道:“咱们愈来愈糊涂啦!”

贯天道长叹声道:“只怕连大愚施主也未想到哩!”

他们找到森林一块空地,农米耳耐心地将超凡三绝式慢慢演了五次,然后在旁详加指点,使三老一直练到天亮才停。

名震武林的当年三神剑,居然被超凡三绝式练得筋疲力尽,虽说练到神领意会,纯熟异常,但都是满头大汗,气喘吁吁,尤其是无人头陀,他竟大叫吃不消,虽然是笑话,然也够受的了。

龙太华与白俊不要说想学,他们连看都看得头晕目眩,最后只好快快离开。

农米耳见已成功,不禁乐不可言,拱手道贺,喜极大笑道:“恭喜三位前辈,今后晚辈有挡住超凡四圣的帮手了。”

贯天道长抢答道:“这都是少施主所赐2”

农米耳摇头道:“道长言重了,慾度患难,应该同舟共济。”

白俊在这时打开一包树叶,居然替大家准备了吃的。

众人借此休息了半个时辰,于是再向西进,一直走到中午还没走出森林,这时三老已抢在前面开路。

和尚突然冲两个道土道:“前面似经过一场猛烈的打斗。”

农米耳道:“可能另有他们的敌人。”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19章 奇计惊异人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万世雷池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