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万世雷池》

第02章 白日现鬼

作者:秋梦痕

农米耳正想着,忽见书房门内伸出一个头来,叫道:“农米耳快到后堂去,四小姐在等你。”

农米耳闻言转身,一路想道:“可能没有什么事了。”

后堂门口站立着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女,眉目如画,娇小玲珑,一见农米耳即高声叫道:“小农,你吃过早点吗?”

农米耳摇摇头道:“四小姐,叫我有什么事?”

“暖哟!你怎么啦!老记不住,又叫我四小姐了,当心,爹听到了会发脾气的。”

农米耳皱眉道:“我又不是你家亲人,怎好叫你名字?旁人一定说我不懂身份。”

四小姐噘嘴道:“我家上上下下谁不叫我‘微微’,你的年纪又不比我小!”

农米耳没有办法,又问道:“到底有什么事呢?”

四小姐道:“一定要先叫我,才告诉你!”

农米耳无奈,叫道:“微微,别耽搁时间了,快说呀?”

四小姐高兴的笑了,嘻嘻两声道:“你知道有大批人物要到山海关去吗?”

农米耳道:“只知有大批人物要出动,但不知是到山海关去。”

四小姐道:“爹本来要你跟去见见场面。”

农米耳道:“现在是不是不叫我去了?”

四小姐娇声笑道:“还是要去,但不参加打斗,只伴我在暗中观察。”“小农!”她接着又道:“马已备好了,应带的东西也在马上,我们先走,跟大伙在一块不好玩。”

农米耳知道无拒绝余地,唯有点头应是。

正当二人要走之际,忽听门外有人咳嗽一声。

四小姐闻声道:“爹,他们已经动身了?”

门口出现庄主,只见他摇摇头,面对农米耳道:“小农,你知道作什么了?”

农米耳侧身应道:“四……不,微微已经跟我说过啦i”

庄主姦笑道:“你又差点叫错了,好,一路上小心照顾她,这是微儿第一次出门!”

农米耳道:“大概要多久才能回来?”

庄主道:“随她高兴吧!不一定要与大伙儿同回。”

四小姐叫道:“爹,我的双剑分给小农一把好吗?”

庄主道:“他可以用,但要当心被别人抢去。”

四小姐高兴的跳起道:“爹真好,还有吩咐吗?”

庄主道:“天下武林的人物特征为爹已经告诉你了,除非不得已,最好不要与人动手!”

四小姐伸手一拉,拉着农米耳就往外跑,一路笑着道:“咱们到路上买点心吃去,多有意思啊!”

两个时辰之后,在王屋山的大道上出现了两骑白马。农米耳和四小姐居然驰出有八十余里了,可见他们坐下是两匹不同寻常的良驹!

大道上车马络绎不绝,有南来,有北往,尘灰冲天,喧哗哄然,加上天晴气爽,行人愉快异常。

农米耳一路上毫无心情欣赏,他只在心里想着,他想到如何先向聚珍帮的帮徒下手,他知道,目前是无法对单独富下手的,唯一要先剥削他的爪牙,第二步才杀死他的儿女,等自己武功足可对付老魔时,那时才是杀主凶的时机。

“小农,你看呀!多美的风景!”

农米耳点点头,突然问道:“微微,这次是哪个带队呀?”

四小姐格格笑道:“什么是这次那次,你根本就是第-次才知我家的秘密。”

突然她又叹声道:“爹就是这点不好,见了人家的宝物就要。”

农米耳不加批评,唯对这个少女毫无恶感,也许是从小就有了良好的认识之故。”

四小姐瞟了他一眼,问道:“你为什么要到我家来?唉!是我的话,我就不会来,我家里的人个个都讨厌,嗯!除了苟东溪、师古宗、卓忠,尤其是我姐姐,不说了,愈想愈难过。”

她见农米耳仍不插言,紧接道:“小农,咱们这次要做一件重要的事!”

农米耳听出她话里有因,这才问道:“做什么?”

四小姐道:“凡是好人我们就放他逃走。但不要让我二哥知道,这次是他带队!”

农米耳道:“我没有意见。”

四小姐道:“当然不要出面咯!一切由我作主。”

农米耳道:“只怕庄主不同意你的作法。”

四小姐忽然笑了,道:“你说我爹?放心好了,爹从来就不骂我半句,昨夜,我听说他要杀死苟东溪,却被我大闹一阵阻止了,否则,你们昨夜还想睡觉吗?唉!只可惜我有很多事情都不知道……”

她显得非常难过,“于是沉默不语了。

农米耳陡然一愕,问道:“有什么事不知道?”

四小姐道:“凡杀人抢宝的的事,全家上下都瞒着我,苟东溪这件事还是我偶然偷听到的,除此以外,我都被瞒得干干净净!”

农米耳不信道:“你家中人人都喜欢你,难道没有一人在暗中告诉你?”

四小姐道:“哪个敢说,爹会杀他,可惜我连妈都没有。”

农米耳一怔诧异道:“对了,我从小和你在一块儿,确未看过你妈是什么样子,喂!你们兄弟姐妹难道都没有妈吗?”

四小姐道:“我大哥、二哥、三姐等可能见过我妈,只有我不知妈是死是活,就以这件事来说,人人只说妈已死了,到底如何?我连一点都不知道。”

农米耳知道她是从不说一句谎话的,叹口气道:“可能你只知道你爹在外抢宝,恐怕连抢的是什么人你都不知道?”

四小姐道:“一点不错,加之我在家的日子也不太多。”

农米耳道:“你今后少到你干妈家去,就能知道多一点。”

他们在大道上奔驰如箭,讵料在右侧的山岗上居然还有两个老人隐隐盯着,他们一直盯到中午,眼看农米耳和四小姐落了客店才停住未动。

“庄主,那小子可能已经知道你是他的大仇人?”

两个之一说话了。

原来另一个竟是甘庄主,听他怪笑一声道:“先生,这还有什么怀疑的,老夫与小子的心中都有数,仅仅是心照不宣而已!”

那被称为先生的老人郑重道:“那可要提防他对你父子不利!”

庄主摇头道:“犬子们都有提防,仅微儿不可告诉她!”

先生道:“那就怪了,庄主还让他跟四小姐做伴作什么?”

庄主大笑道:“微儿是他心中的仙子啊!老夫还要仗微儿钓他肚里的秘密呢!”

那先生大不以为然,但见他自信太强,于是再不进言。

中午过后、只见农米耳跟着四小姐由一条街上驰去,放缰朝北,犹如风驰电掣一般冲去。

黄昏将临,前面已现出一座城池,四小姐扬鞭指道:“那是什么城?”

农米耳想想道:“是晋城,我们今夜就在城中落店吧!”

四小姐忽然将坐骑停住,回头轻声道:“我们住一个房间好吗?”

农米耳摇头道:“我们都不小了,让别人看到不雅!”

四小姐道:“不,我们要两张床就是了,我又不在房里洗澡!”

两个似懂未懂的人儿,争了不少时间,结果还是农米耳让步,于是即朝城中奔去。

到了城门口,他们不敢驰快了,随即缓缓而行,进了城,农米耳举目四顾,准备找一家小一点的客店。

偶然间,他发现有个眼光如贼,身着华服的老家伙跟在马后,不断的朝四小姐看个不停!

他留心观察一会,暗忖道:“这家伙的年纪恐怕有五十多了,干嘛还要看女孩子?”

心知有异,谨慎提神,将马一催,接近上去,在四小姐耳边道:“微微,后面那个老东西有点不对劲。”

四小姐亦甚精灵,闻言并不马上回头,借故东张西望,用眼角瞟了一下。

突然,她面色一变,轻轻向农米耳道:“小农,我们快落店,这人来头不小!”

农米耳闻言大震,回道:“你识出他有什么记号?”

四小姐道:“你看他锦袍上的花团吗?胸口下有一团不一样!”

农米耳又偷偷看了一下,惊讶道:“真的,那一团中间绣了一个小小蝴蝶!”

四小姐道:“老辈的成名人物,只有我爹最清楚,但他都教给我了,这人竟是‘西鬼’阴常隆!”

农米耳也曾在他母亲的梦语中听到“西鬼”两字,心想:“难道这人也与我有仇?”

恰好前面右侧有家客店,随即领先行去!

店家一见有客上门,立即大声欢迎,接缰绳,道谀词,忙个不停。

农米耳装出老练道:“伙计,马要上等饲料。”

伙汁连应几个“是”字,立即牵马入后槽,同时,另一个伙计恭声问道:“贵客,敝店有一等上房!”

农米耳道:“只一间就够了,饮食送到房里来。”

他说完,让四小姐走在中间,随着伙计朝里面走,同时还向后面看看!

门外已没有那个老家伙,他暗暗吁口气,轻轻向四小姐道:“那家伙走了!”

四小姐伸手将房门关上,摇头道:“你错了,你没听说过吗?‘西方有个鬼,见了女人流口水’,那是个老婬贼呀!”

农米耳出世即家贫如洗,他在穷困中长大的,世上什么都懂得一点,对“婬贼”两字,那是很清楚的江湖名词,闻言点头道:“这个我听说过,还有说他是大采花贼呢!”

四小组面泛桃红,羞答答的道:“你也是个坏蛋!”

农米耳笑道:“这里没有外人,怕什么羞,你从前比我讲得更出口。”

四小姐噘嘴道:“每次都是你有理,现在我长大了!”

农米耳不让她说下去,捡着道:“得了、你不要出去,我到店前看看,恐怕老贼进来了。”

身还未动,忽听店伙计在外叫门。

农米耳知道已送来吃的,仲手将门推开。

店伙计面色不好,放下饭菜时急急道:“贵客,刚才有位老客站在这门外偷听二位谈话!”

农米耳问道:“是个穿团花锦袍的老家伙?”

店家摇摇头道:“不,是个老教书先生!”

农米耳闻言大喜,急问道:“他也落在宝店?”

店家道:“没有,他看了一会又走了!”

农米耳挥手道:“那不要紧,你去吧!”

四小姐问道:“是什么人?”

农米耳笑道:“是我的老朋友!”

他关上房门,立即同四小姐入座进餐,心里暗想:“有那位怪冬烘在此出现,也许今晚无事了,我看他一定是位武林奇人。”

一顿饭罢,农米耳趁伙计来收东西的时候即吩咐道:“伙计,这里面还要增加一份睡具。”

那伙计不敢问原因,应声而去,四小姐轻笑道:“其实这张床已够大,多增一套被褥也就行了。”

农米耳笑道:“你已长大了!”

“啐!”四小姐啐声骂道:“你就是会堵人家的嘴!”

农米耳笑着走出门外,他还不放心那个老色鬼,走到前面,忽然瞥见街上有人向他招手!

触目之下,看出是位三十多岁壮年人,心想:“这人我一点不面熟,他是谁?”

他身旁佩着四小姐给他的一把短剑,无意中摸了一下,大胆走出!

那壮年用眼示意,叫他跟着走。

及至一条僻巷,壮年站住回身道:“兄弟,尊驾可是姓农?”

农米耳见他面无恶意,上前道:“大哥是谁?小弟正是姓农。”

那壮年道:“那就没认错,兄弟,我是终南派的,有位前辈叫我来通知你,今晚不要出门!”

农米耳心中有数,拱手道:“多谢大哥,小弟知道啦!”

他别了那人即回店随即与四小姐分床睡。

时到三更,他即偷偷的起来,推开后窗,一跃而出。

明月当空,全城寂然,他立在一处天井里,听了一会,忽又跃身上房。

房屋仍是冷清清的,没有什么动静,举目四望,看到的全是瓦面,但也有高楼处处,不对还有些灯光掩映。

他心想:“也许那个老贼并不打算来了,不然就是被那冬烘先生引走,快过三更啦!”

当他目光转到西面之际,突然发现两个黑影,竟如飞鸟一样朝城外奔去,一见大异,他于是纵身追出。

城西是山,他拼命追出,直到山下。

黑影没有追上,他知道是自己的功力不足之故,但耳中却听到山上传下一声阴沉的冷笑之声。

“在上面!”他竟不由喊了出口,身子却猛向上冲!

快到山顶了,突又闻到一个哈哈大笑道:“数十年难得见面,我说老色鬼,你总不能一见就要动手吧?”

农米耳闻声欣然道:“这确是那老年烘,可能遇上‘西鬼’了。”

他以迅建的动作掩向发声处,及至一堆石后,突见正面两处高高的石笋上,坐着两个老人,东面是老冬烘,西面就是那穿团花锦袍的老贼。

这时恰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02章 白日现鬼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万世雷池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