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万世雷池》

第20章 异香震英雄

作者:秋梦痕

离凡三君的手下尽丧,这时既不能挤,拼亦无望,人也累得气喘吁吁,满头大汗,出尽所有奇招异式都攻不开四面八方的人墙,他们明明知道那些人墙仅是一个农米耳的身影,但每个人影都打向他们如山一般的实力。

三人衣冠不整,身法迟钝,被压得满眼乱冒金星,功力已成用尽之势。

七个老人这时感到非常奇怪,黄袍老者诧异道:“他不擒不放,为的是什么?”

儒服老人叹道:“六弟注意,你们不要认为他对我们那样有礼,那是此子因看出我们并非超凡的死党,否则我们将与三君同样遭遇,他现在是要将三君的心胆惊破才肯住手,可能他不会在目前杀死三君!”

青袍老者大异道:“那是为了什么?”

儒服老者叹道:“原因可能不止一个,但能看出的却有一点,那是他要借三君的颓唐活活去瓦解超凡手下群雄的斗志!”

农米耳真的如儒服老人所料,他在三君真气不继之余,乘隙点了三人穴道,立将三君定住不能移动,看去真如三尊木偶。

他扑打一下身上的尘灰,面带冷笑地朝着三君叱道:“凭你们想夺我姓农的霹雳挝?真的不自量,我本待赏你们一个痛快,但又可怜你们还有一大心愿未了,哈哈,如果我存一点偏心,将你们之中二人除了,也许剩下的就可得到红云仙女的青睐!”

三君口虽能言,但却紧闭着不开口,这对都羞愧得低头不语。

农米耳又是冷笑一声道:“你们之间谁是真正的面貌?”

三君仍旧不答!也没有互相顾盼!

农米耳大笑道:“也许你们是天造地设的三条软骨虫,我也不必管这些鸡毛蒜皮事,但你们要记着,哈哈,哪个作了超凡的女婿时,可别忘了请我吃喜酒。”

如猫戏鼠,他尽情玩弄了,接着又道:“我不阻止你们仍替超凡卖力,因为你们是被美色迷惑的,然而,下次却要提防再落我手。纵死不了,那有比这次更好受的。”说完,顺手拂出一股劲风,竟将三人穴道同时解除,大声道:“滚罢,带语超凡,叫他多准备人头!”

三君恢复活动,如逢大赦,含羞急窜而去。

白俊带龙太华急将尸体扔入泥沼!三老则走近农米耳身边道:“刚才那七老又来了。”

农米耳笑道:“这七人看来都无邪气。”说完和三老迎去。

儒服老者手捧紫龙剑,迎面就大声道:“恭喜又解除一个障碍了!”

农米耳一面将三老介绍,一面拱手道:“前辈赶来有何指教?”

儒服老者郑重道:“老朽等赶来决非因这把宝剑,而是另有重要事情向少侠进言。”

他说着将剑递过道:“大敌当前,少侠非此不可,请接下此剑,算是老朽赠送如何?”

农米耳慨然接过道:“晚辈将来定必奉还,请问前辈有何指示?”

儒服老者道:“少侠可知已遭两大势力围困吗?”

农米耳道:“雷池派在前,超凡大帝在后,这是不问可知的。”

儒服老者道:“雷池派已知少侠从这方来了,现己倾全力在沼泽西面布阵,去必被遭困。”

农米耳道:“但晚辈是非去不可。”

儒服老者叹道:“以少侠等人之力,杀退雷池派一方尚无问题,但据估计,亦非数日数夜不可,然而也须打个精疲力倦,可是,当少侠等将近胜利之际,恰好是超凡这方动手之机,试问少侠在那时怎能经得起更强的势力围困?”

农米耳闻言一震,急问道:“超凡的势力如何?”

儒服老者道:“除其本人不算,大概要超过老朽兄弟二十倍!”

贯天道长大惊道:“超凡的全部势力都来了?”

儒服老者道:“而且在诸位背后!”

无人头陀合十道:“老施主的指示如何?”

儒服老者道:“大师,依老朽之见,诸位不如向沼泽南面暂时避开目前当面锐势,徐图应放之策。”

透地法师道:“南面有四座火山,百日之内,全为溶岩火窟,即神仙也无法落足,我们之间也许能飞过两人。但余者怎么办?”

儒服老者道:“老朽之意,并非要诸位穿过火山,而是有一非常秘密之处可以暂住!”一停又道:“诸位如拔身空中一看,定见南面沼泽十里外毫无草木生存,触目全为沸腾的红色泥浆,从古以来就没有一个武林人敢向南方去冒险,但在四十年前,老朽为了要练一种葯丹,必须在溶岩里觅取主引,因之冒险去过火山边缘一次,那还是火山爆发最弱的一期,谁料竟迷失归路,十日之内,无法出险,同时又适逢火山全部爆发,溶岩简直如海潮泛滥,被迫无奈,冒死向这泥沼逃避。”

农米耳道:“那红色泥浆可以落足?”

儒服老者道:“不能,简直连踏一下都不可,唯独冒出腾腾热气之处倒是个想不到的生路,不知者认为那是比火还烫的气体,实际上那竟是冷的,后来才知,那是阴泉被火山所迫而喷冷气,且喷射之力甚大,诸位可借一股股喷泉之力,提起轻功踏登纵越。”

农米耳道:“之后怎么办?”

儒服老者道:“超过七十里时,保证你们会发现一处世外桃源,那儿有小山。四时花草不谢。八节果实常存,山并不大,方圆约二里,突出于红泥沼之内,有洞有隙,居住并无问题。”

农米耳道:“多蒙前辈指引,但那也不是长久之计,因为晚辈还有不少同仁失去联络。”

儒服老者道:“老朽本拟送少侠一程,但又怕引起前后两面的疑忌,同时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待作,关于少侠方面的人物,老朽也许能通一点信息。”

农米耳拱手道:“那就更感激不尽了。”

七老一致拱手告别,不循原路,绕道而去。

农米耳领先纵出,回头道:“我们不能再停了,请三老断后。”

龙太华和白俊立即跟着纵起,踏着芦苇直朝南奔。

确只十余里,脚下已感到热气蒸人,未几芦苇走尽,举目只见一望无际的红泥翻腾,简直是煮粥的一般。

农米耳看到红泥翻腾中真有一股股白气喷出,有大如石柱,也有小如竹竿,高的三四丈,矮的最少有七八尺,最近的相隔数尺,远的距离数丈余,一股一股的冲起,毫无停歇的如笋如林,配着红色泥沼,美妙至极。

无人头陀猛地拔身而起,足点气柱,感觉比踏水还稳当,一点又起,交替纵去,大叫道:“大家快来,确实无害,”

农米耳带着众人如法炮制,去势如飞!

七十里并不简单,人人都不敢大意,好在龙太华和白俊都是轻功极佳之人,跟着并不使农米耳担心。

走了四十里,无人头陀突然在前面大叫道:“恩施主,快看前面那黑点是什么?”

农米耳闻声注目,脚仍在气柱上纵着,他发现十里之外的气柱上似也有人在腾跳,大声道:“那是两个人影,谁竟赶到我们前面去了?”

贯天道长接口道:“莫是敌人已知我们的计划?”

农米耳立即道:“皇甫老人不会出卖我们,否则他岂肯送剑给我,此外更无人知道。”

无人头陀已拼命追去,透地法师亦超过农米耳去接应,二人须臾即到数里外。

顿饭之时,无人头陀和透地法师似已踏上那小山脚下,农米耳竟发觉他们追失了不明之人,于是回头道:“道长,那两人已上山了。”

贯天道长道:“也许那山上先有人在,因为发现我们的影子才回头的。”

农米耳闻言,认为很有可能,但惊异道:“那是什么人?”

贯天道长道:“不要管,上去难道查不出!”

他们到了山脚,确见该山风景美妙无比,但却只看到透地法师一人在等。

农米耳急问道:“大师哪去了?”

透地法师道:“追上山去了。”

农米耳招手道:“大家追去,不要让他们逃脱。”

到了山顶,只见无人头陀独自在花林中乱找乱钻,简直似傻子一般,龙太华看了大笑道:“老和尚,你老丢掉一把竹梳吗?”

众人闻言,齐声大笑,笑得和尚纵跳回头道:“奇怪,那两个人明明到了这山顶就不见了!”

农米耳环扫一眼,见四面山下并无什么高深的森林,满山都是花林果木,甚至还有飞禽走兽,也觉该地真属世外桃源,笑道:“西面有数十里红色泥沼,现出一线黑隐的可能就是雷池派的根本之地了,东、北两面连黑影都看不出,可见泥沼之大了!南面浓烟满天,红光耀眼,火山爆发范围真是惊人,三位前辈,请休息罢,那两人一定是藏到洞中去了。”

无人头陀道:“不找出怎行?此处如被走漏消息,我们再无落足之地了。”

农米耳道:“山顶视界辽阔,四面都可看到,量他逃不出手掌,大师请放心休息。”

三老都不放心,每个坐一面,六只眼睛紧紧监视。

白俊去找饮食,龙太华则摘来一大堆不知名的果实。

天上阳光已被遮掩,大约又快到午后了,农米耳独自计划着以后的行动,他知道自己无所谓,怕的是白俊和龙太华落入敌手,三老许能自保。

他们吃罢果实,腹中总算充实多了,白俊在山下升起烟火,大家都知道他是在作什么,好在火山就在南面数里,

一点火不会使敌人注意,因之农米耳也不去阻止,及至白俊来时,时间过去不少了。

热气自四面八方升起,小山渐渐如云封雾锁,及至申时,远观已失小山的影子,同时在小山上的也看不见山外一切,这种奇事,使三老和农米耳大感意外。

无人头陀叹道:“那两个人算是逃脱了。”

农米耳笑道:“他们也不敢出山一步,顶多躲过我们视线而已,除非他们不动,否则仍能知道他们的所在。”

吃过东西以后,大家就准备找个洞隙过夜,因为他们再也不怕敌人找到这座小山来了。

就在这个时候,突听南面山下不远处猛的发出数声大吼,那声音如同是打锣的一般。

无人头陀第一个叫道:“这是什么怪物出现了?”

农米耳急急放出两只“飞金蝎’顺手一挥,腾身冲起!

两只飞金蝎真的已通灵,其一飞到农米耳身下一顶,又让农米耳提气拔升。

瞬息之间,他已冲出山顶云层不见,只看得三老莫不称奇至极。

南面的吼声接连不断,估计相距不过半里,贯天道长郑重道:“难道这声音是出自沸腾泥浆之内?”

透地法师道:“那是没有疑问的,但不知何物能在这火一样的泥招生存?”

无人头陀道:“恩施主叫我替他保管着冷老主的羽衣,我为何不穿着飞出去看看?”

贯天道长嘿嘿笑道:“秃驴,你会不会用?搞不好,飞得去飞不问那才是笑话,说不定还摔下泥沼去,那才死得冤枉。”

和尚自知无把握,笑道:“杂毛,和尚是经不起吓唬的!我就不去啦!”

就在这会儿,农米耳忽从雾里落下,满面惊异之色,大声道:“确是个怪物,半里外的沸泥中,竟有两颗独角大怪头,伸出来一丈多高,形似牛头而稍长,脖子却跟只菜碗大,互相打斗,泥浆如海涛汹涌,我真担心二物爬上山来就不好搞啦!”

无人头陀急接道:“那是火蛟,却没水蛟长,但比水蛟凶!”

农米耳道:“我打下一根毒鱼刺,那简直如蜻蜓撼石柱,被弹了回来!”

贯天道长笑道:“那是洪荒遗物,不易伤害,不过此物不会上来,施主放心。”

农米耳点点头道:“这山上的云雾非常奇怪,离山百丈就没有了?”

贯天道长笑道:“不知什么时候消散,否则我们看不到山外的动静。”

突然有个女人的声音接口道:“非到明晨不会消散,道长,农米耳施主在吗?”

米耳一听是百谷大士的声音,不禁惊喜道:“师太,我在这里!”

百谷大士从雾中出现,这次不似无人头陀所见的鸠盘婆所化,而是真真实实。

农米耳迎上道:“老师太,你老从哪里来?”

百谷大士叹声:“贫尼得到两个忠实的雷池派人回禀,他说有六个不明人物向这最秘密的山上来了,因此贫尼即亲自来查探,刚才闻到贯天道友的声音,才知是自己人。”

无人头陀惊接道:“那两人从哪儿逃走的?”

百谷大士道:“此山是雷池派第一道秘径,经常派有忠实之人看守,距诸位十丈之外有一秘洞,外人是很难看出的,此洞由沸泥底下有地底窟道直通雷池派后官秘室。”

众人这才了然,农米耳立将别后经过说出,同时也问道:“雷池派情形如何了?”

忽见百谷大士两眼含泪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20章 异香震英雄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万世雷池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