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万世雷池》

第22章 天下荡妇心

作者:秋梦痕

农米耳穿上那套雷池派的衣服后,立将面貌又易,乍看似个毫不起眼的货色,但他还没回到峰上,忽见和尚己急急迎来,相遇不禁一愕,问道:“大师追来有何事?”

和尚郑重道:“原来是恩施主,贫僧认为是雷池派的人物!”

农米耳道:“大师是发现我才下峰的?”

和尚道:“不,超凡中了恩施主之计了,他带着一百五十四人冲进六王的地界了!”

农米耳笑道:“没有派人向峰下查看?”

和尚道:“半个都没有,惟见他在恩施主留字的石上也刻了一行什么东西。”

农米耳轻笑道:“我们去看看?”

和尚道:“等着罢,两道和两程都去看了,马上就会向这里来,但不知恩施主易容换服有何打算,也想混进六王群里去吗?”

农米耳笑道:“不,我怕超凡不冒火,准备冲进去放几把引火之物。”

和尚笑道:“杀几个引火的倒是办法,但不可冲进去,找前面探道的下手已够了!”

农米耳道:“大师在此等候他们到来,晚辈须及时抄过去,最好是六王的暗卡比较妥当。”

和尚忽向左侧指道:“他们来了!”

农米耳闻声一看只见四人如风赶来,立即迎上问道:“四老有何发现?”

贯天道长笑接道:“上刻字迹不多,大概不外三点,第一骂你勾引他的女儿,第二口气不小,说不让“霹雳挝”被六王得手,第三说只要你投降,他承认你是剑王。”

农米耳大笑道:“他是在胡说乱道,实际上是受了石迷花的驱使,此人已无作为了,道长,请你老和透地道长及二位程老快赴烟云峰,趁此时机突围。”

贯天道长道:“突围之后呢?”

农米耳道:“四位仍旧回来助晚辈,大愚老人和函谷老人则率众反扑天堂岛。”

众老闻言,认为有理,于是立即分开行事。

农米耳仍和无人头陀一路,翻身朝森林左侧抄出,循着超凡大批人物奔驰的动静,很快就抄到前途去了。

六王的暗卡先被农米耳惊动,这时又被超凡的大批人物震慑,难免一波接一波地向六王告警,这时农米耳与和尚所经之地,竟已悄然无人。

当他们抄到一处谷外时,和尚突然传音道:“恩施主,超凡的前锋现身了,是三个中年人!”

农米耳急急道:“大师不可露面,快请先入谷!”

和尚的招牌很显明,自知不能跟去,闻言就往谷内的农米耳藏到一堆石后,耳听风声接近,突然冲出,大喝道:“什么人?”

超凡手下奔驰如故,一霎接近,其一冷笑道:“小子,你可是雷池派的?”

农米耳横身挡住去路,一拍胸膛大怒,故意嘿嘿笑道:“瞎了眼的东西,你们看看我穿的衣服!”

那中年人大怒道:“滚回去通知六王,只说超凡大帝驾到,叫他们出来迎接。”

农米耳既已打出假招牌,哪还与他们多说废话,心想:“我只能留下一个活口给你们奔回去报信了。”冷笑一声,扑出骂道:“超凡老贼算什么东西!”

他不能用出真功夫,挥掌佯攻,只以三成力出手,故意左劈右挡。

那三个中年人一开始没有把他放在眼里,尚存单打独斗之心,有两个准备退后旁观,谁料不出三招,第一个就惨叫倒地。

其他二人一见大惊,同时喝叱,拼命扑出抢救。

农米耳暗暗好笑,又敷衍了两下,左掌斜斜的劈出,右手突伸,硬将其一活捉,反掷入谷。

这一下可将剩下的吓得全身发抖,哪敢再进,惊叫回头,拼命逃走。

农米耳知道他们后援闻声必到,同样急向谷内退去。

刚进谷口,忽见和尚迎着笑道:“这家伙已被恩施主摔死了!”

农米耳不看地上尸体,急急道:“大师快向右恻隐身,这把火差不多放够了。”

和尚道:“那就干脆脱离此地,何必袖手旁观?”

农米耳笑道:“大好机会,我们岂可放过浑水模鱼。”

和尚知道他要大开杀戒,于是跟在后面急奔,未走二十里,耳边居然听到隐隐的打斗之声。

农米耳突然叫道:“大师快,打起来了!”

和尚侧耳一会道:“慢点,我和尚这块招牌怎能跟你闯进去?”

农米耳笑道:“大师为何不看地形?这种遍地原始森林你老还怕不能隐身暗袭?”

和尚道:“那你就不能用霹雳挝和紫龙剑呀!”

农米耳沉吟一下点头道:“不到万不得已时,我们掌劈、指点照样有效,总之咱们是干暗的。”

和尚道:“这就对了,走!听双方接触的范围似相当广,也许展开全面攻势啦,希望双方的首脑都动了手。”

掩进不到半里,忽见地面已躺下五具尸体,和尚走近一看,回头轻声道:“三个雷池派叛徒,两个是超凡的手下,妙,看样子是同归于尽啦!”

话未住,突听侧面扑出两个老人冷笑喝道:“你们是什么人?”

和尚长身一纵,立即截住对方左侧,轻声笑道:“二位施主,咱们决不会是同路的!”

走在前面的老者一见是个和尚,似很愕然道:“头陀,你属那一方面的人物?”

无人头陀一听大乐,暗忖道:“这两人可能是新近被超凡请来的?”他哈哈笑着道:“施主们越问越不中听了,干和尚的人儿,当然是我佛如来祖师一方面的,决不会是老子道君一方的!”

两个老人闻言大怒,立即拔出长剑,齐声叱道:“妖僧无礼,快通名来!”

和尚不慌不忙,迎上又笑道:“二位施主连问两次,我和尚已够忍耐了,难道贫僧所答不对,现在也请二位说说自己的身份了。”

第一个老者冷笑道:“老夫等乃天南隐士,和尚,你得放明白一点。”

农米耳不知什么时候闪到了两个老者的后面,快得连无人头陀都没有看见,这时接口冷笑道:“天南派居然也起称霸武林野心,还要口口声声自称隐士!”

两老头闻声大惊突然转身一看,似又出于意料之外,因为他们眼中仅仅只映进一个毫不起眼的雷池派人物,其一大喝道:“小子你真大胆!”

农米耳冷笑道:“你们面对无人头陀居然认作普通和尚,可说是有眼无珠,现在自然认不得我姓农的了!”

两个老者突又回头看看和尚,面上显得异常紧张。

和尚轻笑道:“二位施主不知是自愿替超凡打天下还是被迫出来的?”

第二个老者还未听出农米耳所说姓氏,横剑怒道:“原来你就是当年三剑之一,和尚,你的名声不见得就能在老夫等面前盘根揭底,就算是自愿又怎样?”

和尚微笑道:“贫僧是好意,施主这‘自愿’两字,恐怕会带来杀身之祸!”

那老者又待发怒,但被第一个喝住道:“二弟住口!”

那老者向同伴疑问道:“大哥,你不是早想找到当年三剑请教一番吗?”

第一个老者不理,立即长剑入鞘,拱手向农米耳道:“阁下就是霹雳大侠吗?”

被称为二弟的一听其兄之言,霎时面包大变,手中长剑竟当的一声落在地面!

农米耳淡淡地点头道:“在下奉劝二位就此回转天南去罢,不过行动上却要小心,我不为难二位,二位也应知道好歹。”

两个天南门的老者同声道:“阁下能否显一点什么使老朽二人确信不疑?”

农米耳点头道:“二位可施展生平指力来点在下穴道看看!”

第一个老者犹豫了一下,没有伸手,却向其同伴道:“老二,我们走罢!”

第二个老者似想说什么,但却没有出口,惟目光显出疑惑之情。

“老二,不必怀疑,无人大师生平不会跟别人合作的,农大侠虽然穿着雷池派衣服,但腰间却挂着紫龙剑!”

农米耳见他认出紫龙剑,不由问道:“超凡七仙这次未来?”

第一个老者点头道:“他们兄弟已脱离超凡的控制,曾对老朽有暗示,说如见紫龙剑,千万不可出手,这时想来,不言可知,农大侠,后会有期。”

农米耳拱手相送道:“刚才晚辈言语不恭,务祈见谅,二老如遇超凡七仙,请代晚辈问好。”

天南二老拱手回答道:“这个自然,只怕今后难以相逢,除非超凡大帝去世!”

和尚见他们向西南角上奔去后,笑对农米耳道:“识时务者为俊杰,这两人正符合这句话了,恩施主总算又网开一面啦。”

农米耳道:“超凡大帝胁迫出来的隐士异人真不知有多少,晚辈岂不劝导即下手?大师,我们快点追过去,杀声似愈来愈激烈了。”

和尚应声奔出,掩身急进,不出半里渐感地势向上。

农米耳在后,看出前面是座独峰,峰上似有异乎寻常的动静,急对和尚传音道:“大师,峰上有双方的主要人物在争论!”

和尚回头笑道:“恩施主在这儿听听,看是争的什么东西,贫僧绕着这独峰查看一遍,也许能找个适当的地方上去,于此处上去是很不妥当的。”

农米耳也知一直上去非常危险,点头笑道:“大师快去快回。”

和尚看准地势奔出,一路发现处处都有人影,及至一处沟边,忽见对面岩石上立着两个雷池派的人,不禁忖道:“原来是两方对峙之势!”沟的一端即为悬崖,崖顶倒泄一条瀑布流泉,和尚观察一下形势,知道那是上峰的最好地形。

下面有一半亩大的深潭,四周都是石笋交错,和尚闪身钻进石笋缝中,举头仰望,估计悬崖足有百余丈高,古树倒悬,藤萝密附,足可掩蔽而登,略一停顿,即慾回头去叫农米耳。

刚刚转身,突闻有人传音道:“大师且慢!”

声音自潭边石隙中传出,和尚循声看去,触目只见是个青年,而且有半节蹲在水里,认出竟是仇飞仙,不禁骇然道:“仇施主为何在此?”

仇飞仙招手道:“大师快下潭来,岸上太暴露了。”

和尚走近道:“潭中有名堂吗?”

仇飞仙道:“半峰的瀑布下有个洞,一直通到峰顶,那儿是颗大石笋,四面有小孔,可以观察全峰动态,我们自从逃避到此,一直无外人知道。”

和尚大喜道:“这太好了,恩施主正愁无法上峰。”

仇飞仙道:“大师我料到米耳会来的,否则我就不出来冒险了,快请入潭,峰顶已开始动手了,米耳那里由我去通知。”

和尚道:“峰顶是些什么人?”

仇飞仙道:“六王一方有鸠盘婆、灵头神、金娱天君、婆罗九僧为主,超凡大帝一方有石迷花、‘超凡三君’、‘鬼域二风’等为首,现在是九僧斗三君二风,你老请听,现在的剑风何等激烈。”

和尚一跃入谭,随其走进水底洞门,未几向上浮升,约十余丈即觉无水,同时还异常通明。

仇飞仙立住道:“大师请一直上行,峰顶还有一石室,我们的人都在里面。”

和尚道:“还有谁?”

仇飞仙道:“是贱内荀兰英带着苟东溪、索良、卓忠、向正道、廖仲谋、黄三易、马天星、骆万里等。”

和尚摆手道:“施主快去通知,但要当心沿途敌人。”

仇飞仙翻身出洞,瞬息又出现潭边,循着和尚来的路,确见农米耳独自在一树后听得出神!

“米耳!”仇飞仙轻轻叫了一声。

农米耳似已知道他来到,面上微微含笑,但却摇手叫他噤声。

仇飞仙走近道:“快点呀,我有个好地方让你去看。”

农米耳笑道:“大哥与无人大师说的我都听到了!”

仇飞仙闻言诧异道:“那你为什么又回来?”

农米耳指着一堆石后道:“我本来要跟你们入潭,但被这两个家伙在后面看到了,不得已又追回来收拾他们,甚至几乎被其逃脱一个。”

仇飞仙伸头一看,只见石后躺着两个中年大汉,点头道:“是超凡手下二流货,而且是追我们到这地方的人。”

农米耳道:“大哥请回去,我在洞里只能看,不能动手,现在是石迷花大战鸠盘婆了……”话未完,忽又噫声道:“超凡大帝自己出手了,那面是灵头神!”

仇飞仙不敢左右他的意思,急急道:“那我回去仍请大师来。”

农米耳点头道:“大哥和嫂嫂千万要管住白俊等,—个也不许出来。”

仇飞仙道:“这个自然!”

农米耳见他去后,同时又听到峰下到处都有打斗之声,就是和尚未到,他竟长身向一处森林扑去。

呼吸之间,那林中即传出无数的,一声接一声的惨叫,无疑问,他是乘着空隙大开杀戒,以虎入羊群,横扫两面敌人。

没有多久,林中渐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22章 天下荡妇心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万世雷池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