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万世雷池》

第23章 老少大斗法

作者:秋梦痕

前面山坡上已发出数声粗鲁的喝叱之声,听来又不是男子之音,和尚向道士笑道:“杂毛,三个丑女竟是‘秀外慧中’?这些声音像不像打破锣!”

贯天道长骂道:“秃驴,当心点,被她们听到了,要你吃不了兜着走!”

古炭精笑道:“大概是追上了,我们登上对面松林一定能瞧到!”

农米耳轻喝一声:“四老快停,松林内已有不明高手潜伏!”喝罢抢先行出,直扑松林。

“你也来了!”突然一声吵哑的老妇人口气响起:

农米耳陡地一惊立即停步,目光中映进一个蒙面的妇人,知无可避,而且心中有数,只好拱手道:“前辈在此督阵吗?”

蒙面妇人毫无老态,嘿嘿一笑道:“难道我老人家不是等你?”

农米耳轻声笑道:“相信你老不会现在索聘礼。”

“好小子,你竟是吃定老娘啦!好罢,就算你猜对了!”

农米耳道:“鸠盘婆的‘乌瘴化形’不可轻视,令徒等只怕……”他故拖下尾声试探!

蒙面妇人真个上当,立即摆手道:“小子住口,她那点鬼画符只可骗小孩!我那三个丑丫头已经收拾一个了!”

农米耳闻言一愕,听口气已知灵头神竟是完蛋了:

蒙面妇人看不出他的面色,以为他不高兴,立即嘿嘿笑道:“小子,武林中难道只准你称雄,别人不应该杀个把像样的人物?”

农米耳灵机一动,冷冷笑道:“超凡大帝已死,灵头神又被你们杀了,现存的只有鸠盘婆和石迷花了,但坞盘婆现又被你徒弟追去,所剩下的只有一个石迷花,对不?石迷花应该属于我下手了。”

他说完一拱手,转身回头就奔!

蒙面妇人陡然一闪,拦住去路道:“小子,超凡是谁杀的?”

农米耳平静地冷笑道:“是石迷花杀的。”抬头望着她道:“你问这个是什么意思?”

蒙面妇人嘿嘿笑道:“超凡既然不是死在老娘手中,灵头神仍然亦非老娘下手,这证明老娘还没开过利市,你想抢杀石迷花可不行!”

农米耳似已领略其意,哈哈笑道:“你没开过利市与我何干?难道你想阻我前去?”

蒙面妇人嘿嘿笑道:“鸠盘婆已被我徒弟追去,老娘当然不能与徒弟争功,唯一可以动两下手的现只有石迷花那妖妇一人了,我们两人要看谁的于段快了!”

农米耳哈哈笑道:“原来你要抢作这笔买卖啊,那是注定你要失败了。”

蒙而妇人大怒道:“你小子认为老娘打不过石妖扫?”

农米耳摇头道:“这倒是不至于,石迷花那点道行算得什么?我是说你根本就不知她在哪里,而我却已有线索可循,论成功当然是属于我的。”

蒙而妇人一闪让开,冷冷道:“她又不是死东西,难道还会在原地不动?好,小子,看老娘的本领。”

农米耳暗暗好笑,拱手道:“从现在起,咱们分道扬镳,少陪了。”

他知道三老仍在暗中跟着,于是急急向镇上奔去。

未出半里,三老确在前面等着,一见他到,同时迎上笑道:“小诸葛,你这一招又是奇学!”

农米耳急急道:“三老当心,那老妇人必定会跟着我们背后,因为她不知道石迷花的去向,绝对会用我们作眼线,我们要装作不知,寻着石迷花时让她抢着下手。”

贯天道长轻笑道:“借刀杀人!”

农米耳笑道:“非此无法除去石迷花!”

和尚道:“她能不怕‘乌瘴’,一定也不怕‘顽石舞’邪香,这三害一除,武林太平了。”

古炭精道:“最后一关是那齐白灵了。”

农米耳道:“齐白灵我倒是不怕,怕的是这老妇人到时向我要聘礼。”

四人快近镇时,农米耳突然叫道:“三老转南面,快提轻功急走,那老妇真的在后面追来了。”

和尚骇异道:“石迷花在西面,我们走南面干什么?”

农米耳边催边笑道:“摆脱这老妇人,让她去斗石迷花,我们另办别的事情,指引她到了这儿已够了,我可不愿多费时间再带路。”

贯天道长轻笑道:“这又是引虎吞狼的故技重施了?”

农米耳微笑点头,走出二十里后,立又改道北进,三老知道他仍旧要赶六王。

北进约有百余里,忽见路上行人竟已绝迹,贯天道长知道前途必有不可寻常的事情发生,回头向众人道:“各位有何感觉没有?”

古炭精笑道:“行人绝迹,前途必有武林打斗。”

农米耳道:“数里内尚无动静,也许就在正面那座山背后,大道似向那山脚绕过去的,三老勿走正道,我们偏小路直奔山上去看看。”

贯天道长道:“那山上似有人影?”

和尚抢先奔出,回头道:“不到十里,猜他作甚?”

他超出不到一里,当前是座农庄,忽在农庄里冲出一人大叫道:“秃驴,你们终于寻到这里了!”

和尚一看是透地法师,不禁诧然道:“你们追查什么人到此?”

透地法师道:“先追鸠盘婆和灵头神,秃驴,你可知道灵头神现已不吃饭了?”

和尚道:“知道,是被三个丑丫头收拾了!”

透地法师大笑道:“你们消息真灵通,那三个丑丫头可不简单,来头大得很,据大愚施主今晨告诉我,那是天外姥姥的徒弟,功力高深,不怕‘乌瘴’和‘顽石舞’两种邪毒,叫我们千万勿与那三个丑丫头发生冲突,据说天外姥姥甚至亲自出山了,目前鸠盘婆还没脱离三个丑丫头的追踪。”

和尚笑道:“原来那妇人名叫天外姥姥!哈哈,杂毛,我还告诉你更详细的消息,嘿嘿,天外姥姥已与我们会过面了!”

透地法师大惊道:“没有出事情?”

和尚道:“事情可大了,她现在硬要招咱们头儿作女婿!这件事情将来可够瞧的,你想我们的头儿多棒,岂能要她三个丑鸭子?”

透地法师郑重道:“这真是想象不到的事情!”

和尚急急道:“头儿现在快要到了,后面还有贯天杂毛和古炭精,喂,古铁精呢?”

透地法师反手一指道:“他在那山上!我是来找吃的。”

和尚急问道:“那山背后有什么事?”

透地法师道:“六王在此现了身,目前正在山后停顿。”

和尚大喜道:“这次他们可逃不脱了,杂毛你去接恩施主,我到山上去看看。”

透地法师道:“去要小心,对面还有一座山,古铁精刚才发现又有三个女子的背影。”

和尚道:“那是谁?你去将一切事情告诉恩施主,我先绕到对面探探。”他揣摩又是那三个丑丫头,是以不去会古铁精,立向农庄侧面奔出。这时他的轻功已运到极点,一口气就奔了十余里!

突然一条人影闪出大叫道:“大师,你来了?”

和尚猛地一停,注目认出是古炭精,疑问道:“施主不在侧面山上?”

古炭精道:“六王走了,但又被拦住在前面,我回来找透地法师,不料遇上大师。”

和尚道:“六王被谁拦住?”

古炭精道:“雷池步姑娘、天堂海姑娘、超凡岛红云仙女等三个.现已三对六,打得非常激烈,不知农少侠来了没有?”

和尚豁然道:“原来是这三个女的,你看对方势力如何?恩施主还在后面。”

古炭精道:“迟到没有关系,步姑娘足可力敌桑扬和桑弘,海姑娘对桑高和阎森已占上风,阎森和阎木已不是红云仙女的对手了,现采死守之势。”

和尚摇头道:“六王是恩施主杀父仇人,他不肯叫别人代劳的,步姑娘虽是武帝之女,且亦有杀父之仇,然而那是最近之事,恩主已怀恨数年,他不亲手杀死六王,只怕决不甘休,施主,你还是赶回接恩施主为上。”

古炭精道:“大师说得有理,那你就先去监视,提防那三位姑娘误了事情。”

和尚合十奔出,嘱咐道:“施主愈快愈好。”

两里外有处树林,这时和尚已听到剑势破空之声已强烈地由树林内发出,显得打斗已进入最紧急之际。

和尚闻声大急,全力朝林中冲去,一到看出林中是块空地,确见三女各敌两王,这时都已采取只攻不守之势,且见红云仙女对面两王已成血人一般,无疑已负好几处剑伤,看势已支持不久了。

情势急迫,和尚突然冲出大叫道:“红云姑娘,你千万勿将对手杀了,他们六人都是我恩施主的杀父仇人,他是要亲自下手的。”

红云仙女闻言一震,触目看出是和尚到了,急急问道:“农相公来了吗?”

和尚急答道:“来了,马上就到,请姑娘们将他绊住就是,不能杀,也不能放。”

忽听步青云尖声叫道:“姐姐不要管,你只将阎木阎森先废了,留下活口给我下手!”

和尚一听,知道要糟,大声道:“步姑娘,令尊虽然失败,但非他们亲手杀的!你难道要与农相公为难吗?”

步青云已处绝对优势,闻言大声道:“大师,这六人乃我雷池叛徒,处决当然要以我的意思为主。”

和尚还待争辩,忽听农米耳的声音冷笑道:“青云,你还要和我作对吗?”

步青云一见他到,反而更怒道:“你找你的仇人,我找我的仇人,什么作对不作对?

农米耳大怒道:“我就是不准你动手……”“手”字出口,人如电闪冲进。

这时的海女和红云仙女已不敢下手,她们仅以剑式将敌人困住,且同声对步青云叫道:“妹子,他既继承雷池派掌门,你就让他算了!”

步青云看农米耳已到,不由娇叱道:“你不要过来,我可不分青红皂白了!”一顿又向红云仙女和海女道:“二位姐姐,你们要退只管退,我偏不让他。”

农米耳一怒抖出紫龙剑,大喝道:“你如不滚开,我就连你一道杀!”

和尚知道不好,大叫道:“恩施主,你要忍耐……”

他的喊声未尽,突然一条黑影拦在农米耳身前冷笑道:“原来你是欺侮女人的英雄!……”

农米耳一见是来了“须弥神剑”齐白灵!这下可就火更大,迫近两步叱道:“你敢怎么样?”

“姓农的,你懂不懂武林规矩?‘路见不平,拔刀相助’,我就不许你欺侮女性。”

农米耳真有忍无可忍之势,扬剑比道:“姓齐的,你是要逼着我杀死你,只可惜你死得太糊涂,你为什么不在江湖多见识几年?”

齐白灵闻言笑道:“你的霹雳挝’在我面前派不上用场,你偷到的几手超凡剑法在我须弥神剑下更不用谈,哈哈,动手罢!”

步青云居然敌友不分,她可能已认识了齐白灵,这时,竟尖叫道:“齐兄,替我挡住他!他是世间最……”

农米耳大喝一声,打断她的尾声,一剑平胸点出!

齐白灵听步青云叫他一声“齐兄”,谁料竟喜得眉飞色舞,手起剑迎,哈哈大笑道:“姑娘放心下手,有我在此,叫他寸步难近。”

农米耳不听步青云开口犹可,他还只用上七成内劲,这时见她竟与齐白灵打上交道,无名火起,第二剑再不留情,紫龙剑光芒奇盛!招式犹如长江大河一般,滚滚而出。

齐白灵以为他是因愤怒过甚,因感到一招比一招沉重无比,错估敌手,反而哈哈大笑道:“姓农的,武功最忌燥进,头几招就将内劲用足,堤防有脱力之危!”

农米耳冷笑道:“给你脸不要,硬想抢出头来充好汉,现在只看我杀不杀你了!”

双方愈斗愈烈,不出十招,两个人的身形已被剑气淹没。

和尚耳听背后到了贯天道长等人,回头急叫道:“诸位,别只管看,我们得分开守住六王四面,这次决不可让其脱逃。”

两个道士和程氏兄弟同时点头,立即分开,各守一方。

六王自被三女剑式困住后,早已惊惶不安,及至农米耳出现,更是浑身发抖。

步青云虽然占了上风,但她在短时间内想将两个敌手杀死仍非易事。

齐白灵已进攻半时之多了,此际似已渐次发慌,因为他感到对手的剑气一直有增元减,而他自己运到十二成功力啦。

农米耳也有担心的地方,他知道步青云必已得他父亲的“银龙吐纳”,假使她在能够抽手时,对手很可能会死在银龙吐纳飞剑之下,因之他时时要留心步青云的举动,生怕她施展那一手。

突然只听齐白灵发出一声长啸,左手似有某种功夫要用了!

农米耳一见陡然侧身,也以左手探入怀中,大喝道:“姓齐的,你那‘九天指’不许乱动,别将我的霹雳挝逗了出来!”

他居然看齐白灵想施“九天指”暗袭了!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23章 老少大斗法第[2]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