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万世雷池》

第03章 魔船纷至

作者:秋梦痕

师古宗闻言来了“粉红蛇”,突觉一股冷气直冲天灵,真是不寒而栗,偷眼看去,触目只见林边立着一个头蒙粉红头纱,身穿粉红罗裳,四肢深藏,面目不露的怪物,仅在体态上看出是个女人,心想:“这妖妇传言极少现形,现

形则对方非死必伤,看来此番是劫数难逃!”

“九龙寨”的三个大汉,似不知身后来的是什么人物,依然挺胸横刀,装腔作势,其一居然大声道:“本寨傲视江湖数十年,从来不曾向任何之帮、派示弱,姑娘意见虽善,但不无轻视之情,适才之言,恕难照办。”

“好东西,小小一个‘九龙寨’,竟敢妄言傲视江湖。”

三人面前红影一闪,“啪啪啪”各挨一记耳光,甚至连人都摔出去好几丈。

四小姐一见,时机不可失,暗地一拉师古宗,翻身急逃、企图乘机脱身。

两人一口气逃出将近半里,师古宗耳听后面并无丝动静,当下急叫道:“小姐,她好象没有追来?”

四小姐急催道:“不可能,这妖妇是出了名的难缠人物。”

口虽是这样说,细心留意之下,确无半点影子,渐渐的,她也停下了脚步。

师古宗忽然一指空中道:“小姐,快看,那是一只什么?”

此时天空中飞翔着一只拳头大的小鸟,尾巴却足有三尺长,全身金黄,在阳光照射下,反映出闪闪金光,同时还发出如洞箫一般悦耳的鸣声,四小姐一见之下,立有所梧,叹声道:“是了,这是‘雷池派’掌门人到啦!难怪那妖扫没有追来,只怕她此刻比我们还要狼狈哩!”

师古宗诧道:“这鸟叫什么名字?是‘雷池派’中的宝贝吗?”

四小姐道:“此鸟是上古时异禽,听爹说过,名叫‘金风’,但并非凤种,被”雷池派’视为吉祥之物,已传了四五代掌门人,且有万里传音的灵性,飞行时疾若闪电,静止时就宛似挂在天空中一般,平时不鸣,鸣必有因。”

师古宗吁口气道:“这就是我们的运气了,小姐,那么我们还是照原定方向前进罢!”

四小姐道:“我不认识路,你带路吧!二哥可能已走到前头去了。”

师古宗应了一声,顺山道向东急奔。

这一走,一直走到天近黄昏,沿途虽无事情发生,但也未看到一个帮徒,四小姐忽然想起农米耳的安全,问师古宗。

师古宗伸手连点数指,接着将那人松绑放下,守了一会,突见那人长长的吁了一口气,同时也睁开无神的眼睛。

师古宗触目又叫道:“小姐,他醒来了。”

四小姐走近一看,又摇头道:“伤得那么重,只怕问也问不出所以然来。”

师古宗提气大声叫道:“老程,你能说话吗?快点告诉小姐,你们遇着什么敌人?”

那程林似在咬牙挣扎,良久才断断续续的道:“小姐,我们遭了暗算……了!”

一语之后,他痛苦的抬动了一下头,同时还喷出一口鲜血,喘息着又道:“我们睡觉……他们……都没看到……”他目示地上躺着的。

师古宗大声道:“那么你一定看到了二少爷?”

程林闭了一下眼睛,喘息更加急促道:“我……我看到……一……一个蒙面人……的背影!但不知是……是谁……二少爷他……他们……”

最后他用无力的手指着:“向东……”

说完,头一歪,便再无声息。

师古宗见他断了气,随即立起道:“小姐,二少爷一定是带人追去了。”

四小姐叹声道:“师古宗,没有时间埋了,这里枯枝多;你将人拖到一起烧化罢!我不忍见他们暴尸野外。”

师古宗不敢怠慢,闻言照办,但却费了好长一段时间才告成,然后,他们在熊熊的大火照射中,又向前奔。

赶到四更,足足奔出三十余里,仍未发现一点影子,师古宗忽然停步道:“小姐,前面有镇了。”

四小姐道:“慢点走吧!天亮到镇上去打听一下也好!”

好不容易等到天亮,师古宗才带她走进一个小镇上,当他们要订店时,突见对面奔来一个满身是血的大汉。

四小姐一见,立即叫道:“师古宗快过去,那是郭洪。”

不等师古宗赶过去,那大汉已经一路踉跄的奔到跟前哭叫道:“小姐,不好了,二少爷……”

“扑通”一声,那大汉话未说完,身已倒栽在地。

师古宗慌忙扶他起来,大声问道:“二少爷怎样了?”

那大汉很明显的露出三处重伤,腰上、肩上、腿上,都深可见骨,同时还脱了力,师古宗一点推拿十几下,这才见他又哭道:“二少爷被人杀了!”

四小姐早已看出情形不妙,但这时行人围上一大群,是以不敢哭出声,仅流泪问道:“快说是什么人下的手?”

那大汉突然吼声跳起,紧接着又翻身倒地,双腿一伸气绝而亡!

师古宗虽惊而不乱,只因死了仇人之子,他一面劝住四小姐,一面从身上摸出一锭银子,向旁观的拱手道:“朋友们,这位死者是在下的伙伴,请哪位做点好事,帮忙抬去埋了吧!”

有钱人人喜,霎时奔来四个汉子。

师古宗伸手递过那锭银子道:“诸位,这点钱除了买只棺木之外,剩下的就请诸位喝杯水酒吧!在下无暇照顾,一切全权拜托了。”

四个男子齐声道谢,很快就将尸体拾走了。

师古宗轻轻对四小姐道:“小姐,咱们庄主必会在今晚赶到,不如就在这镇上等吧。”

四小姐含泪点头,跟着找店住了下来。

当他们刚刚离开时,忽然一处屋角后闪出一个少年,只见他纵身即向东方奔去。

在出镇时,突见他面向左侧树林轻叫道:“田副局主我们快走!”

树林中立即奔出两人,行前的急问道:“那狗腿子怎样了?”

少年道:“死了,但来了单独富的幼女,据说那老贼能在今晚赶到此镇。”

原来那少年就是农米耳,而林中奔出的却是麒麟镖局的副局主田天佑,另一人即为大镖头骆万里。

田天佑走近问道:“少侠,单独富亲来怎么办?”

农米耳想了一下道:“只有尽快搭船赶一阵,迟了必会迫上。”

骆万里道:“少侠,我们固然非搭船不可,但少侠怎办?”

农米耳道:“我留下虽无妨,但我要随你们走。”

田天佑道:“在海上不比陆地,我们如被追上,那是由货起,但少侠岂不是误了满门大事?以在下愚见,少侠还是留下为妥,事情未泄,单独富决不怀疑。”

农米耳摇头道:“我要搭船不是为你们,而是要到山海关去杀甘龙和甘赛娇,那两个狗男女,我要打铁趁热除掉他们。”

田天佑不敢再劝,立即带头奔出,回首又道:“敝局定已备好船只在等了。”

农米耳走在骆万里身后,闻言道:“田兄到时,千万不可多带人员。”

田天佑提醒道:“少侠,此去山海关水路不近,加之在这一段海面非常危险,大大小小的海盗帮,不下十几个,人手少了,怎么应付?”

农米耳决然道:“我们避的是单独富,海盗根本无须担心,只要两位在水里过得去就行了,遇上海盗,在下自信还应付得了。”

三个人白天走僻地,夜晚走官道,日夜不停,根本就不落店,第四天居然赶到黄河口一处海边。

田天佑领着奔至一处崖下,口中轻声长啸。

须臾之间,由左侧崖下划出一条小船,船上仅仅有两个人,直朝三人驶近。

田天佑沉声道:“彭师傅,局主呢?”

小船上一人答道:“局主在大船上,副局主快请上船。”

田天佑拱手向农米耳道:“少侠请!”

农米耳飞身落到船上,紧接着,田天佑、骆万里同时纵下。

当小船向海外开出时,田天佑再向那姓彭的镖师问道:“局主带了多少人?大船靠在什么地方?”

彭镖师向外一指道:“那一个黑影就是七星屿,大船靠在那里,局主带有马天星、廖仲谋、黄天易三位师傅,此外就是船上水手了。”

田天佑向农米耳道:“这些人该不算多吧?”

农米耳道:“既已到了船上,那就算了。”

小船行驶如箭,半个时辰即靠泊一处小岛,田天佑领先上岸,又向姓彭的镖师问道:“大船靠在那里?”

彭镖师点头道:“走过前面岩石即可看到。”

田天佑道:“你回去时要向上游靠岸,堤防有人发现。、

交代后,又向农米耳道:“敝局主姓向名正道,少侠他是位非常好客的老人,请!在下替你介绍。”

边行边说,很快登上岛中岩顶。

忽然,高岩那边奔来四人,领头的是位六十余岁的老者,后面跟着三个中年大汉,只见那老者一面走,一面哈哈大笑道:“副座,骆师傅,你们脱险了!”

田天佑急急迎上,轻声向老者耳语一番。

老者面容一整,大步奔出,朗声道:“农少侠,请恕正道迎接来迟了!”

农米耳知道那就是“麒麟镖局”的头儿到了,立即拱手道:“老局主太客气了,农米耳年幼,委实不敢担当,仰局主为北道英雄,今日一见,实属三生有幸。”

向老头哈哈笑道:“老了,老了,还是少侠行,适才副局主说过,少侠这几天谋高胆雄,接连手到成功,哈一旦传扬出去,势必轰动武林,行!老弟,你真行!”

农米耳一笑置之,急向三人拱手为礼。

旧天佑一一介绍,指其正面道:“这三位即是廖仲谋廖师傅,马师傅天星,黄师傅三易,少侠,你们多多亲近。”

双方又寒喧一阵、这才鱼贯朝大船行去。

上船之后,向局主立即吩咐启程,同时又叫船上摆酒接风。

时当黄昏,而且有风,船上挂起满帆,行驶奇速,只见海面拖起一条大大的灯光,蜿蜒朝北直进。

船舱里点上几支巨烛,舱门紧闭,微风不入,船头船尾未挂灯笼,水手显然不是外人,他们黑漆漆,静悄悄地拼命赶路。

农米耳一面喝酒,一面沉思,旁人见了都不敢动问。

半晌后,他忽然目视向局主问道:“这段海面到底有些什么人物?”

向局主放下手中酒杯,想了一想,接口道:“其他的老朽打得开,讲得拢,只有“渤海龙’仇飞仙那个煞星最难应付?”

农米耳问道:“此人功力如何?在海盗中亦属老辈人物?”

向局主道:“此人是继承父业,年纪还不到三十,其功力深浅,目前还无人知道。”

农米耳知道问不出详情,于是掉转话题问道:“局主这次起镖因何不慎,竞将风声传了出去,我看已不止单独一方面而来抢夺,莫非是物主捣鬼不成?”

向局主摇头道:“物主是位京官,为人公正廉明,此决无可疑之处,唯江湖武林的耳目众多,这种事情,只稍一留神,便不难探知。

农米耳似乎还有问题,但忽听舱外传来一阵急促的音道:“局主,有条浪里钻快船接近我们了。”

向局主闻言一震,突然立起道:“诸位,我们出去看看。”

五位镖师首先冲出,农米耳独自跟在老者背后,轻道:“局主,先问清对方来路再说。”

向局主点头道:“好在对方并未存心暗袭,否则,我船底怕早已穿洞了。”

天上没有月亮,仅仅露出几颗星星,海面浪头不高,也只能看出一箭之内的情况,田天佑一见农米耳就道:“侠,对方在左侧,大概只有五十丈远,既无灯光,又无息,不知是何方人物?可能早已盯住了。”

农米耳已看到左侧有个黑点,良久才答道:“莫非是归的渔船?”

骆万里轻声接口道:“是渔船早已打招呼了。”

向局主道:“不过有一点可以放心,对方绝非单独否则,早已到了船上啦。”

农米耳道:“前面有无岛屿?”

囚天佑道:“我已问过水手,此去还要五十里水路才一个小岛。”

农米耳道:“这就对了,他们定有同伙在前面接应。

双方都不开口,这情形非常沉闷,突见一个水手自前舵前来道:“局主,我已派了二人去护船底了,本船要不要向对方靠近?”

向局主一拍他的肩头道:“何当家的,我们照常前进,能有提防更好,只是太麻烦各位。”

姓何的道:“护船是咱们自己应尽之责,那里谈得上麻烦两字,局主,那只箱子可不能无人看守呀:“

向局主笑道:“老朽倒忘了,多谢提醒。”

那水手去后,向局主对田天佑道:“天佑,你回舱中去吧。”

船仍照常前进,此际天上的云层逐渐加浓,连一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03章 魔船纷至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万世雷池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