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万世雷池》

第06章 出奇制胜

作者:秋梦痕

西鬼阴常隆摆出猫儿戏耗子的姿态,他并不立即向农米耳下手,双掌一推,发出两股不同的真气,逼使农米耳和甘微微仅仅能在五尺之内活动,无论前进、后退、左冲、右突,都不能多走半步!

这种出乎二人意料之情形,不由不使他们吓得心惊肉跳,不要说联手合斗,就算农米耳一人逃走亦不可能了。

阴常隆得意的姦笑道:“老夫还有最后一条路让你选择,那就是男的交出‘金龙吐呐’,女的要心甘情愿的给老夫乐上一个时辰,除此之外,嘿嘿!顶多只不过使老夫多费一点手脚罢了!”

农米耳大吼骂道:“无耻老贼,你莫逼迫少爷施出不得已的厉害手段,否则马上要你好看。”

阴常隆仰天怪笑道:“小于,你莫拿根鸡毛当令箭,这句话吓得到别人,可吓不住我,嘿嘿!所谓‘厉害手段’大不了就是那两只‘飞金蝎’罢了!”

农米耳冷笑道:“你既知道,就该懂得厉害!”

阴常隆姦笑道:“厉害?哈哈:在你小子手中有什么厉害?当年尤四娘是凭着自己的内功与老夫斗,使老夫无暇顾及其他,她的‘飞金蝎’始能发挥暗袭的作用,如今你小子功力有限,老夫只须出一成功力即可抵抗那两只毒虫而万无一失,不信你就吹动哨令试试看?”

农米耳对于他当年之事,不知是真是假,然而听来却不能不信,自己的功力太差是事实、身藏两件奇珍异宝,却无一可施,这真使他徒唤奈何!

忽然,甘微微耳听附近有个声音传入,急对农米耳道:“不好,我爹爹也来了!”

农米耳闻言一震,但忽又大喜,伸手一把将她带到身前!

甘微微不明其故,正待发问—

讵料就在这一刹那间,突见空中飞落一条人影!

“西鬼”阴常隆一见人影落地,他首先发出嘿嘿冷笑道:“单兄可惜来迟了一步,这小子已被我真气困住了。”

来人确是“聚珍帮”帮主单独富,只见他沉声答道:“阴兄之意,莫非视‘金龙吐纳’已成囊中之物了?”

“西鬼”阴常隆姦笑道:“你我有言在先,谁先掌握这小子,就是谁得‘金龙吐纳’。”

单独富大声道:“然阴兄不应该连小女也视为囊内之物明?”

“西鬼”阴常隆闻言一谔,即而嘿嘿笑道:“原来这妞儿竟是单兄令援,那就请恕阴某不识了,这好办,单兄只管叫她退出就是了!”

单独富早已看见农米耳以短剑点在甘微微后心之上,那举动不言可知,闻言大声道:“阴兄难道有眼无珠吗?”

“西鬼”阴常隆哈哈笑道:“令嫒刚才与那小子卿卿我我的,甚至还采联手之势,目前举动,莫非是单兄玩的把戏不成?”

单独富本就有仗女儿笼络农米耳之心,这下被阴常隆一言点破,几乎使他答不上话来!

农米耳突然大喝道:“单独富,我们的迷藏到此算是完了,你的两子两女我已去掉一半,这次你如不将阴常隆赶走,那就请看我这一剑刺进她的后心。”

单独富不料他竟敢当面承认,不禁又急又气,怒不可遏,恨不得冲过去将他碎尸万段,然而,这时又有幼女落在他的掌握之中,诚所谓敢怒不敢动,闻言之余,几乎气得昏了过去!

农米耳又是一声大喝:“姓单的,看样子你是不敢向常老贼动手了!”

他说着,作势推剑直插!

单独富一见大急,厉叱道:“小畜牲,你敢动一动,老夫就要你粉身碎骨!”

农米耳冷笑道:“我限你马上跟阴老贼动手,如再畏缩,那你就看我敢不敢下手?”

单独富不言不动,立即向阴常隆拱手道:“阴兄,这次请看在小女受制份上,请你收回真气如何?”

“西鬼”突将面色一沉,冷冷的道“单兄,你是要我放弃既得的宝物是吗?”

单独富要求不成,反遭对方颜色,以他的声誉威望,自然受不了这个气,一肚子怒火,霎时爆发,大喝道:“阴常隆,数十年来在下只不过敬你是个人物,才处处对你忍让,难道老夫还怕了你不成?”

当下大步踏来,掌上已运足内劲!

阴常隆知道对方功力一点不逊于自己,立即收回真气严阵以待,冷笑一声道:“在下早知单兄不让‘金龙吐纳’落入他人之手!”

单独富看出农米耳非迫自己与对方动手不可,于是亮出招式,大喝道:“阴兄接招!”

双掌一扬,如电攻出。

阴常隆姦猾的向旁一闪,面对农米耳喝叱道:“小子,老夫不会让你逃脱到天黑的。”

说话之际,亦随放手抢攻。

农米耳拉着甘微微退到五丈之外,朗声大笑道:“阴老贼,你听我对单独富下命令吧!”

农米尔朝单独富大喝道:“单大帮主,现在距天黑的时间并不短,你要乖乖的打到日落西山才许停手,否则,不问你与阴老贼哪一个追上我,嘿嘿!我的剑仍旧插进你女儿的后心,还有,你回去的时候,限你马上将卓忠和师古宗放掉,两天后我要在万泉城见到他们,而且要没有半点伤痕才行,不过,我不怕你派人跟踪他们,甚至你自己盯着他们也无妨,完了,我们再见!”

他说完之后,虽见他们打得非常激烈,但也无法去看,立即带着甘微微急奔。

一路上,甘微微不但没有怨言,相反地还有说有笑,她确实佩服农米耳的机智与聪明,却不担心父亲打斗的情形。

奔出约有四十余里,前面已有山道,这时才见到有些行人。

甘微微问道:“农,你已脱身也就算了,干吗又要在万泉城见到师古宗和卓忠呢?大哥一定会亲自盯着他们的。”

农米耳道:“我如不亲自见到他们,你想他们还能有命吗?我不怕有人盯着,到那时我自有办法。”

甘微微人太天真和纯洁之故,她只能分出邪恶与善良,因之她连父兄的安危都不管,天暗了,农米耳仍未发现背后异样,他知道自己的策略是成功了。

又是一天一夜,第三日清早就赶到万泉城,在他早上来进城时,曾对甘微微道:“微微,现在是我和你父亲守的时候了。”

甘微微叹声道:“你要我回去啊?”

农米耳道:“你跟我不但有危险,而且我的行动不方便,我的敌人不仅是你的父亲,另外还多得很呢!”

甘微微含泪道:“我们还有再见面的时候吗?”

农米耳黯然道:“这要看命运的支配了,你快点回吧!”

甘微微眼眶一红,咽声回身而去!

农米耳目送她背影消失后,一咬牙,放腿就朝城里急奔。

进了城,找到一家客店住下,再仔细化了一次装,不声不响的由后门开溜了。

这次有了经验,化装不再扮演穷小乞,现身街上时,居然是个穿着不俗的黄面少年人,乍看倒有点像商店老板呢!

讵料他在城里转还不到半个时辰,居然找到一个自己“自立帮”的帮徒,那人约有三十岁的年纪,高高的身材,相貌长得还不俗,目光炯炯,似还真有几下功夫,他对于农米耳倒还非常敬重。

二人走进一家酒店,选了一个僻静的座位,叫了几份菜,一壶酒,边吃边谈。

“陈方,白俊可曾来过这里?”

农米耳向那壮年查问。

“是的,他在一早又回垣曲城去了!”陈方恭敬的回答,又补充道:“他不放心帮主的安全。”

农米耳微微笑道:“我这个小帮主他倒非常关心哩!”

陈方正色道:“帮主的声威已在本城兄弟心目中,大受尊敬,人人都觉得已经得到一个真正领导人了,所遗憾的是不知帮主的真面目。”

农米耳笑道:“这很容易,不久我会召开一次会议,届时必以真面目与大家见面。”

陈方道:“帮主到此有何指示?”

农米耳道:“今天有两个道上朋友要来此城会我,你去通知本城兄弟注意,他们后面恐怕还有敌人盯着,发现时暂不招呼,宜火速通知我来处理。”

陈方道:“这是最容易不过的事,帮主请坐,我马上就去,须臾便回。”

农米耳挥手道:“去吧!同时替我找个僻静的地方落脚。”

陈方应声出店,之后,农米耳独自坐了一会,即起身会了酒账,走到店外略停,同时也注意来往的行人。

时间尚早,街上并不拥挤,当他目光射到一家客店门口时,突见自店内走出两个又黑又丑的少女,穿着倒并不粗俗,唯两女的眼睛居然明亮异常。

农米耳一见非常惊讶,自言道:“这两个女子决非等闲之人,我倒非留心查看不可。”:

二女似也看了他一眼,但没有什么表情就离开店门向北街走去。

农米耳犹豫不决,他既想追去,但又怕陈方到来,正当焦急之时,急听背后有人轻轻的叫道:“帮主,我回来了!”

农米耳回头一看,大喜道:“嗷!怎样了?”

陈方有点急促,答道:“交代好了,本城共有兄弟二十几人,目前都派出去了,只要那两位朋友一到,他们就会找来禀告。”

农米耳急急带着他向北走,口中道:“他们不识怎办?”

陈方道:“不妨,凡是外来的武林人物,我都叫兄弟们来禀报。”

农米耳点头道:“你快看看两个女子的来路如何?我要查明对方底子。”

陈方急急追了过去,未几,立在一处十字路口。

农米耳知道他已看清楚了,于是接近上去问道:“怎么样?”

陈方道:“这两个女子是昨天夜晚到的,但不知是哪道人物,帮主,要不要再盯上去?”

农米耳道:“对方不是等闲人物,你派个兄弟暗盯即可,千万勿与对方冲突。”

陈方点点头,转身扬长而去。

农米耳不放心,远远的亲自跟去,但转了几条街后,忽见陈方走近一个青年面前说了几句话又回来了。

陈方看他也跟在后面,于是走近道:“派人去了,帮主现在请随我到西门外去,那儿有个非常隐密的地方。”

农米耳跟他出了西门,又走了半里,只见前面是处竹林,陈方指着竹林后面道:“那是一处没有人住的农庄,房屋虽甚破旧,但被本帮弟兄做为聚集之所,除了本地人之外,外面是没有人知道的。”

农米耳见四周确很冷清,点头道:“也许我能在此隐居几天。”

过了竹林,迎面现出一排瓦房,四周围有土墙,一条石块路,这时已被雪花所掩,但上面却有足迹,农米耳自进竹林就留了意,问道:“这足迹不止一人走过,除了你还有谁?”

陈方道:“帮主,请放心,都是自己兄弟!”

农米耳道:“我怕是姦细,如真有高手到此时,他决不会留脚印的。”

二人进屋,陈方指着左侧道:“那个房间是经过整修的,里面有床有被,以及一切家具。”

农米耳进房一看,笑道:“没有一个人在此看守,不怕被偷吗?”

陈方笑道:“我们就是小愉的祖宗,怕什么?”

农米耳笑道:“控制他们是可以的,但今后不许帮内兄弟自己做偷儿。”

说着看到床头有个木柜问道:“那是放衣服的?”

陈方笑道:“不是,里面早替帮主准备不少吃的。”

农米耳退出房间,纵身登上瓦面,举目四望。

屋后半里处就是高山,左有一条小河,右面接正面全为竹林,暗忖道:“这地方确是不错。”

陈方跟着到了屋顶,手指那山道:“帮主,山后就是黄河。”

农米耳点点头,挥手道:“你进城去吧!看看兄弟们有无消息。”

陈方道:“有消息会送到这里来的!”

农米耳摇头道:“我不准有人前来,此处只许你一人通行。”

陈方不敢再讲,长身飞纵而去。

农米耳独自回到房中,躺到床上闭目盘算,喃喃道:“假设有甘龙盯着师古宗等到此,我非设法除去他不可,也许是单独富老贼亲来,那我只有逃之夭夭了。”

心事太多,他没有办法睡着,时到中午,听到外面似有动静,急急跳出一看,原来是陈方来了,只见他气喘吁吁,如飞奔到道:“帮主,城里来了不少武林人物,看来不只一方面的。”

农米耳急问道:“我要等的两个朋友呢?”

陈方道:“似有那么两个,一个二十多岁,一个三十余岁,但他们后面并未跟著有人!”

农米耳道:“不会没有人,那是在暗中,你们不易看到,快,快派个最老的兄弟去,设法通知二人,将他们带到城外来。”

陈方道:“索、卓二人不认识我们兄弟怎办,同时还要预防敌方发现呀!”

农米耳道:“派去的人接近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06章 出奇制胜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万世雷池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