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万世雷池》

第07章 灵骨现行骨

作者:秋梦痕

农米耳回头一怔,他发现丹梦后面跟着两个老人,其中一个竟是那个老矮子,不由心想:“那个白胡子是谁?莫非也是‘雷池派’的?”其实他猜得不错,那就是柴公公。

他知道丹梦是在问消息,于是仁立在城墙上静候不动。

丹梦回转身去,面上红红的,她生伯柴公公已发现她与农米耳之间的事,尚距七尺就开口问道:“公公有事吗?”

柴公公沉声道:“你们为何现在才到,本来我估计再迟也应该在前日早晨到达的。”

丹梦低头不语,暗忖:“他们原来到了好几天啦!”

柴公公又道:“小姐为了等你们,不得不放弃追赶圣猿的事,你们这次误事可真不小。”

丹梦惊讶道:“什么,圣猿又逃出洱海了?”

矮老头哈哈笑道:“不惟逃出洱海,甚至不明去向哩!害得天下武林人物现在到处摸索。”

柴公公又接道:“你进城去罢,小姐在‘神湖客栈’里面。”

农米耳这时才看到二老和丹梦分开,但他只隐隐听是说些什么问题,而未听出详细情形,丹梦一到即问道:“圣猿怎样了?”

丹梦道:“都是你害的,咱们来迟了!”

农米耳豁然道:“原来还不曾被人夺去,那我就放心丹梦道:“害得小姐在此等了两天啦!”

农米耳轻声道:“那更好,这下子我可以试试她的真情假意了。”

丹梦大急道:“你不能冒失,千万放尊重点,她可不像我!”

农米耳道:“你不要管!”

身刚纵起,眼角忽然映进一条人影,一见暗道:“那……”他想还未了,突然那人影一闪到了一条巷口,时似还向他招了招手,当即沉势落地,急向丹梦道:“你去见小姐,我等会就来。”

丹梦疑问道:“你有什么事?”

农米耳道:“不要问,你去吧。”

说完翻下城墙,惟耳中却听丹梦道:“你只须到‘神客栈’就能见着我们。”

农米耳遥遥一挥手,身已奔向那条巷口。

转过弯,原来竟是“金飞蝎”的前主,农米耳急问道:“大师有何指教?”

老尼道:“贫尼有点东西送给施主,惟勿向任何人说。

说着递过一串佛珠,又道:“这是家师,百谷大土’的遗物,也是避免圣猿伤害的唯一护符!”

农米耳悚然道:“圣猿能伤人吗?”

老尼道:“以家师的武功也仅仅只能与其打成平手,如无这串佛珠,家师也不能一直看管它到今日。”

农米耳大诧道:“这佛珠究竟有何妙处?”

老尼道:“佛珠本身并无任何特殊作用,惟此物本属圣猿原来的主人!圣猿见了佛珠就不会逞凶。”

农米耳郑重收下,心中感激老尼不已,又问道:“大师从何寻到这串佛珠?听说令师圆寂身边并无一人啊!”

老尼道:“贫尼早受家师遗命,这次未能随侍她的身旁,就是为了替此串佛珠物色传人之故,举目武林,只有施主一人有缘承受此珠。”

农米耳拱手道:“大师过奖了,请问圣猿现落于何处?”

老尼道:“贫尼不知,惟劝施主放弃与武林夺取之心,该猿在七十年前已与人类无异,所不同者汉形相而已,如论智慧,只怕少有人及得它哩,它这次逃走,无疑又犯了性啦。”

农米耳道:“承蒙指教,在下酌情而为就是了!”

老尼道:“贫尼不敢硬阻施主,或许施主与其有缘也未可知。”

农米耳拱手告别道:“大师,我们再见了。”

老尼倏又问道:“施主那对‘金飞蝎’用过不曾?”

农米耳又立住回头道:“试过了,多谢大师。”

老尼道:“施主不要担心与其失去联络,它是不会离施主十里之外的!”

农米耳拱手道:“这个在下也试出了!”

老尼道:“请施主善视之。”

农米耳与老尼分手之后,立即向城中奔去,但他始找不到那家“神湖客栈”,空走了几条街,天也快亮了。

在晨光熹微中,他忽然觉出身后有人跟踪,突然一转身,居然发现又是那个“半天云”矮老头,不禁心中有大声喝问道:“老矮子,你到底想动什么脑筋?”

竺老头哈哈笑道:“小子,深更半夜不落店,一直走天明还不停息,你还要问我老人家动什么脑筋?真是岂此理!”

农米耳冷笑道:“我如没有搞清楚你的为人,这时对你不起。”

竺老头大笑道:“小于,你别冒火,我老人家是来通你一件消息的,你要找的人儿都走了,同时还知道圣猿去向呢。”

农米耳道:“圣猿在什么方向?”

竺老头道:“你如果去,那就只管跟着我老人跑就了。”

这老矮子是由柴公公请来保护他的,农米耳哪里道个中情形,闻言大声说道:“谢谢了,我自己亦不难查来的。”

他根本就看望老头不顺眼,说完长身拔起,如飞越屋出城。

竺老头一动没动,回身朝一处屋角道:。柴老儿,我看是巴结不上了,这小子骄傲得比天皇老爷还高!”

那屋角后走出了柴公公,只见他哈哈笑道:“那只怪你的言语不周,干吗要老气横秋的叫人家跟着你跑呢,得了,让他胡闯去罢,我们要赶路了。”

农米耳这时已到城外,但他并非盲目前进,于路旁一家早点摊上吃了一顿点心,打听向西行的大道之后,即独自扬长奔去。

当他走了三里多路的时候,发觉前面就是一片汪洋的大湖。

行人也愈来愈多了,忽然自侧面路上走出两个三十几岁大汉,两双眼睛紧紧盯着他走近,其一沉声道:“朋友,你替谁卖命?”

农米耳闻言一喜,急答道:“我替弱者出力!”

两大汉立显喜色道:“帮主,我们找得你好苦哇!”

农米耳笑道:“你们是大理城的?”

左面大汉道:“是的,传闻帮主已来大理城,但这几日所有兄弟都没有发现帮主的影子,刚才见帮主衣底露出一把剑尖,因之才向帮主送暗号。”

农米耳招呼他们离开大路后道:“原来本帮兄弟已将我的立帮宗旨作为暗号,这倒非常有意思?兄弟们贵姓?”

一个穿长袍的道:“他姓吴,名定南,我姓张,叫庆和,帮主要搭船吗?”

农米耳道:“暂时不要,你们城头是准?快叫他来见我。”

吴定南道:“城头赶往邓川城去了,他料帮主是在邓落脚!”

农米耳想了一下问道:“你们可有什么重要消息没有?据说近来天下武林纷纷都到洱海夺宝:目前都向什么方去了?”

张庆和接道:“所有武林都在前天早上都走光了,惟方向却不一定,原因是那只圣猿的逃走方向不明,追的人就四向纷追。”

农米耳道:“这附近有没有出名的大山?”

吴定南道:“名山甚多,洱海东面百里有鸡足山,西面三百里有无量山,这算是路程最近的,但以无量山为最有名。”

农米耳道:“此去无量山要经过什么地方?”

张庆和接道:“经蒙化城,走神舟渡沿澜沧江而下农米耳道:“那我不是要背道而行了么?“

吴定南道:“帮主如果路线不熟,我们可分出一人来带路。”

农米耳道:“不必,现在没有你们的事了。”

张庆和道:“帮主等一等,我替帮主买包吃的带去

农米耳摇手道:“沿途既有城镇,那就不必麻烦了!再见。”

他别了张、吴二人之后,立即回头奔出,及至天黑到蒙化城内落店。

晚饭后,忽见伙计陪来一个中年大汉,那人见面就问道:“阁下是不是姓农的?”

农米耳立在房门口,他似没有会过面前之人,心知有异,沉声道:“姓农的多得很,你要找的是哪个?”

大汉立即拿出一双白色的东西道:“本派令主有请‘金龙大侠’农米耳驾赴枯骨崖一会。”

农米耳看他手中东西是一串人颈骨,不由悚然一震,忖道:“这是什么邪派,似乎从未听人说过?”思忖中,沉声问道:“贵派令主何名?”’

大汉坦然道:“在下不敢直呼令主圣号,大侠如有所虑,去、否只说一字作答即可。”

农米耳朗声道:“枯骨崖距此有多远,什么方向?”

大汉道:“大侠到了无量山脉中部就知道了。”一顿又道:“位于澜沧江岸。”

农米耳摆手道:“你回去覆命,我一定赴会。”

那大汉留下那串人颈骨拱手道别,回头又道:“大侠如今晚即行,大约在子夜可到。”

农米耳等他走后,立即问伙计道:“贵地有些什么著名的帮派?”.

伙计自从看到那串人颈骨时就已面无人色,全身颤动不停,见问惶然道:“贵客,你老一定闯了大祸啦,刚才那入就是‘灵骨派’的凶人!”

农米耳:“他们令主是个什么样的人物?”

伙计答不出,忽听一个苍老的声音道:“贵客,他不知道,老朽倒可奉告一二。”

农米耳闻声注目,点头道:“原来是老掌柜的!”

老掌柜喝走伙计道:“你懂得什么,还不去前面招待客人。”

伙计走后,他笑着对农米耳道:“老朽知道贵客是个非常人物,否则老朽也不敢多嘴了!”

说着将农米耳请进房中,坐下后叹声道:“不瞒贵客,老朽在十年前也是武林中一份子,自从这个邪派出现后,老朽就知不是好事,于是乎从此洗手隐姓埋名不干了!”

农米耳郑重道:“掌柜的,这个邪派兴起似乎并不很久啊?”

老掌柜摇头道:“只能说是露面不久,也可说是成气候还只十余年!”

农米耳道:“该派名称可真不雅,其主脑人物是谁呢?”

老掌柜道:“该派人数不多,但个个武功高强,行为恶,其令主号称‘幽家阴魔’,姓冷名风,阴毒成性,武之中无人能出其右,为西南一带势力最强的四巨头之一,刃客最好多请些帮手比较妥当。”

农米耳道:“目前尚未明了其企图,也许此去不致有用事情发生。”

老掌柜急摇头道:“人骨令一出:无疑是催命鬼上了门,有百凶而无一吉,怎说无事?”

农米耳道:“原来这串入骨就是他们令符。”

老掌柜道:“好在贵客已接下他的令符,否则眼前就有事情发生。”

农米耳拿起人骨一看,鼻子竞闻到一股腥臭之气,暗忖道:“这上面难道还有什么鬼名堂?”于是立即对掌柜的道:“多承老丈关怀,我要走了,请你算算账罢。“

老掌柜急急摇头道:“贵客,这点小事算什么,希望贵客获胜而归,老朽必定摆酒祝贺。”

农米耳道:“那就多谢了!”

农米耳出了城后,手中提着那串人骨边走边想道:“我与‘灵骨派’毫无过节,这次一定又是为了‘金龙吐纳’之故,哼,我不会让对方任何人抓住,他们要想夺去可是万万不能。”

二更过后,他身已进入无量山脉甚深了,当他登上一座高峰之际,俯视右侧才发现一条大江就在峰脚蜿蜒奔流,心想:“那就是澜沧江了。”

停足之刹,突见身后连续出现三条人影,触目不禁一惊,闪身躲到一堆石后。

讵料他仍未避开对方眼睛,突闻前面黑影大声叫道:“小子,你还不回头,你可知已经进入敌人重重包围啦!”

农米耳闻言一震,不禁暗忖道:“这是老冬烘的声音,听那口气,连他都有点恐惧啦!当下一步跨出,迎上叫道:“你老得到消息了?”

他见另外两人就是“行不正”宰父明,“坐不端”司寇斯两个老人,心中更加犯疑,耳听乐天翁沉声道:“我们就是为了得知你已接下”人骨令’才追来的!”

二老一近,农米耳道:“对方很厉害吧?”

“行不正”宰父明大骂道:“你小子还在作梦啊,对方还是‘武帝’的对手哩!现在恐怕已经来不及了。”

农米耳道:“事情是他找到我头上的,不接仍难避过反而示弱予他,现在既来了;哪怕是鬼门关也要闯他一闯三老请回,我在必要时尚可驾‘金飞蝎’逃走。”。

乐天翁摇头道:“你的‘金飞蝎’只能自单独富那等二流高手手中逃脱,当前魔头除非你不见面,遇上就没有四会脱身了,加之他有一件东西名叫‘百丈飞爪’,擒敌在百丈之内万无一失,试问你一纵之力能高出百丈否?”

农米耳道:“那我就凭着内功硬抗!”

“坐不端”司寇新大骂道:“浑小子,你已到了人家手中,还硬抗什么?”

农米耳道:“不管怎么样?我都要和他拼上一拼。”

完转身奔出,猛朝前冲,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07章 灵骨现行骨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万世雷池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