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万世雷池》

第08章 乾坤剑

作者:秋梦痕

段于玎已被乐天翁抢攻到没有还手之力了,他虽听到农米耳和乐天翁对话,但却无暇分心,有口难开。当此之际,步青云急对农米耳道:“快告警,乐天翁背后有人要偷袭了!”

农米耳悚然一震,张口大叫道:“老冬烘当心,你背后有他兄弟段于!”

乐天翁闻声一闪,立即调了一个方位,哈哈笑道:“小子,你的目力竟一步登天啦,妙啊,居然能透雾视物,这是武林中任谁也办不到的奇迹啊!”

农米耳大笑道:“对于流动的气体有何稀奇,我还能看穿千丈石壁哩!”

乐天翁突然大叫道:“小子,你找到千百年来传言的“魔影幻形’石室了?”

农米耳闻言一震,立对步青云道:“如此看来武林中人已获知无量洞里有个这样的石室?”

步青云道:“老辈中知者不少,但从来就无一人找到。”

农米耳奇道:“找到这里有何益处,大不了就是看看幻影!”

步青云道:“就是为了找寻那部‘魔影幻形’心法!”

农米耳道:“我们已进来了,可是那部心法在什么地方?”

步青云郑重道:“凡事都要有缘,无缘徒唤奈何?”

农米耳点点头,又朝乐天翁大叫道:“老冬烘,可惜我还没有找到那部心法哩!”

乐天翁郑重道:“你发现乾官没有?”

农米耳道:“尚未去,等会少不了要去看看。”

乐天翁道:“那是‘无量真君’的练功室,题名为‘归真玄灵’,但你要当心,圣猿可能就是藏在该室之内。”

农米耳道:“你老去隐罢,不要被敌人困住了。”

乐天翁似也知道难以久战,立即一闪而没,农米耳还想继续看下去,步青云却起身行到铜环下伸手连拉第一第三两环,道:“不要看了,再看不过如此而已。”

农米耳道:“现在拉动第二铜环试试?”

步青云道:“乐天翁既然认定圣猿是落在‘归真玄灵’石室中,此去恐怕非常危险!”

农米耳胸有成竹,笑道:“难道就不去了?”

步青云道:“你的功力不足,难以抵敌圣猿攻击!”

农米耳身怀有制服圣猿佛珠,但他却隐而不言,心想:“我已侵害你的贞操,现在快到公开对立的时候了,你因要守雷池派的规矩,在外不敢伤我生命,然而,我可尽量使你难受了,虽说杀你不死,打你不过,但我气也要气你一个半死,丫头,我为了报却父仇,对你是不会存有一丝感情的!”

忖罢,假笑道:“我非要去找那‘归真玄灵’石室不可!”

步青云似已下了某种决心,正色道:“我想传你两种心法你能够速成,凭此就可放心与圣猿对敌了。”

农米耳心中有数,暗忖道:“我岂能接受仇人之女的赐予,除了我有本领夺取,似这种故设恩惠的圈套我可不肯钻进去,否则我将来杀你就是不义!”

紧接问道:“什么功夫,你凭什么要教我?”

步青云道:“你不要问是什么功夫,但保你能一跃而为武林第一流高手的地位!至于为什么要教你,难道你就忘了我们两人的关系?”

农米耳道:“在这关系的后面,我们还有没有相反的东西没有?”

步青云闻言虽惊但却并不激动,淡然道:“我是谁?看来你早已认得很清楚是么?”

农米耳厉声道:“没有什么东西比我看仇人更清楚,你这雷池派的继承者!”

步青云静静的道:“我们没有仇,否则我早就杀死你了!”

农米耳大笑道:“杀是想杀,但却被‘武帝’的伪善规矩所约束。”

步青云听出他的词锋愈来愈利,反问道:“然则我为什么又要教你真的武功呢?”

农米耳道:“第一,你想用感情和肉体套住我报饥之念,第二,你早知道我已得到后宫第一心法,第三,你看上我的资质胜过任何雷池派的继承人选,一举三得,这才是你真正的如意算盘,哈哈,只可惜你替令尊选错敌人作女婿!”

步青云道:“你这样反脸无情,将来不会后悔嘛?”

农米耳冷笑道:“将来?我现在就后悔了,悔我无力量当场杀你!”

步青云淡淡的道:“你想把我激怒,气急,不会的,我能忍耐,不过,我很可怜你,你的幼稚、无知和偏激,再加十分骄傲,这些都是弱点,将带给你不少打击。”

农米耳冷笑道:“大小姐,你真的不气吗?我看眼泪往肚里落的人,比流在面上,嚎啕大哭的更痛苦罢?”

步青云慢慢的闭上眼睛,挥手道:“你可以拉动第二个铜环了!”

农米耳哼了一声,闪身就将第二个铜环拉动。那道石门应手而开,农米耳一步跨出门外,回头道:“我不会被圣猿杀死的!”

步青云道:“那就祝你练成‘百谷大士’的功夫!”

农米耳大笑道:“你怕了?”

步青云道:“那还不够杀死我!”

农米耳冷声道:“你知道我还有把‘金龙吐纳’飞剑!”

步青云道:“更进一步,我还知道你已会使用那把飞剑了!”

这话一出,农米耳不由大震,又哼了一声道:“那就好办,将来你看我扫尽雷池派吧!”

步青云苦笑道:“你有点大言不惭,将来你会看到雷池派无上之宝,那时你才知道‘金龙吐纳’并非绝对无敌!”

农米耳哪里肯信,讽刺道:“我的情妇,雷池派的*女!咱们再会了。”

步青云见他如风而去,不禁流下两滴泪来,那是被农米耳最后的的几句话给刺伤了芳心。

默默的,她独自坐在石床边缘,两眼汪汪,盯着农米耳逝去的石门,轻轻的叹息,喃喃自语道:“我不能怪他,他是多么悲愤和孤单啊!仇敌满天下,处处有危险,我恨!我恨!我恨前、中两宫的野心东西,他们替我惹上这骄傲的克星……”

沉默一下,忽又大叫道:“我怎让他一人冒险啊!”

她真的哭了,哭得非常伤心,然而,她又不敢马上追去!”

于是,她哽咽着躺在床上,晕晕沉沉的不知不觉的睡去了!面上现出一条泪痕。

大概过了两个时辰,步青云突然自梦中惊叫而醒,眼睛睁得老大,面色虽看不出,但却惶惶的到处乱寻什么东西,继而又轻叹一声。石室中已不值得她留恋,她急急向门外走出,顺着洞道,小心的一路寻去。足足走了几个时辰,也不知转了多少弯,好在洞中仍旧光明如昼,最后,她发现又有一道石门,但却没有关上。

轻轻的,走进石室,她突然发现里面有位老尼姑,同时双手还抱着一只金毛巨猿。不禁悚然一震,注目良久,她对这位老尼姑很熟悉,于是一步踏进室内大叫道:“师姐!”

老尼缓缓抬起头来,点头道:“你来了!”

原来那老尼就是赠“金飞蝎”给农米耳的那位老尼姑,也就是“百谷大士”感化归正的尤四娘,步青云无疑是因了“武帝”与“百谷大士”的关系而称她为师姐,于是走近问道:“师姐手中可是圣猿?”

老尼叹声道:“此刻它已负了重伤!”

步青云惊问道:“是农米耳杀的?”

老尼摇头道:“是它救了农少施主。”

步青云愕然,急问道:“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?”

老尼指着石室墙壁道:“你看,那是农少施主临逃匆匆刻下的字句,连贫尼都看不出原因。”

步青云走近墙壁一看,只见上刻:“无量真君遗宝为‘乾坤魔’所得,正派武林速出此洞,米。”

“师姐!这有什么不懂?”步青云转而疑问,又道:“你来了多久啦?”

老尼道:“贫尼赶到时,圣猿已负伤倒地!”

步青云道:“那怎知是圣猿救了农米耳?”

老尼道:“圣猿当时尚能将家师所教的‘手语’比划,它的意思贫尼全部领会。”

步青云急问道:“是什么意思?”

老尼道:“它说它救了一个有缘的少年!……”

步青云道:“就只这一点点么?”

老尼道:“还有一件重要的事,待出了此洞后再告诉你,这事连贫尼都不敢相信。”

步青云急道:“大士的遗物呢?”

老尼道:“紫龙血,奇功秘芨,它都交与农少施主带着逃出了。”一顿又道:“贫尼等你快一个时辰了,如再不走,那魔头恐怕就会回来。”

说罢抱起圣猿,催道:“随贫尼走罢。”

步青云忖道:“她怎么知道我会来?难道她能预卜先知?”

无暇问及这些,立即随着她出了另一道石门,举目一看,眼前又是黑暗和蒸气蒙蒙,同时走的洞道,竟是愈走愈低。

老尼在前警告道:“勿出声,这是澜沧江底秘道,前面有道机关,你走过后会自动关闭。”

地势由低而高,步青云没有察出那道暗门,但也没有听到什么响声,急行两步,走近老尼背后轻声道:“师姐,无量洞内那些天下武林怎样了?”

老尼道:“贫尼不分邪正,通通传音警告过了,谅必无人再敢停留!”

步青云疑问道:“那个什么‘乾坤剑’到底有多厉害?怎么从来没听说过?”

老尼郑重道:“贫尼正因这个才说不明,这魔头能够打伤圣猿,其厉害不问可知,说句不恭敬的话,即家师与令尊只恐亦非其敌。”

步青云道:“师姐是知敝派内幕之人,爹爹的遗嘱上并未提起有个这样的魔头啊!”

老尼道:“现在可以说了,此处已走出禁制之外!”

步青云惊问道:“说什么?”

老尼道:“令尊的尸体你见到吗?”

步青云叹道:“尸体虽未见,遗嘱可是千真万确!”

老尼道:“家师圆寂,同样也只有遗嘱,如不是圣猿重伤透露,贫尼还当是真有这事哩!”

步青云道:“什么,我爹与师姑未死!”

老尼道:“一点不错,他们是被‘乾坤剑’逼迫装死的,据圣猿比划,二老曾商量装死,准备合练一种神功来对付这个魔头,此事你要绝对守秘,否则整个武林就有灭亡之危!”

步青云兴奋道:“那太好了!师姐。你准备去哪里?”

老尼道:“将圣猿安置养伤后,一面找寻二老隐居之地,一面查访农少施主的下落。”

步青云道:“农米耳对我仇视至极,我去恐怕有所不便?”

老尼道:“误会终有表白之时,你必须多加忍耐,此子家师推算,将来必成为武林独一无二奇人!”

她们由隔江一座石山后面出现,步青云抬头噫声道:外面也是黑的?”

老尼道:“你计算看,这是第二个夜晚了!”

步青云忽然指着山下道:“那是乐天翁,怎么只有他单经过这里?”

老尼道:“你追上去,他的行动有点奇怪,看势是在跟什么人物?”

步青云长身拔起,势如流星,直泄山底,一口气就追上了乐天翁传音道:“前辈慢走!”

乐天翁陡地回头,一见急打手势示意噤声,轻轻的道:姑娘,前面有两个死人!”

步青云愕然道:“死人怎能走路!”

乐天翁生平很少有紧张情形现出,这次却大大不同,郑重道:“这些尸体是由一个无形的魔头在操纵!”

步青云依然立住道:“那是‘乾坤剑’,你老可要当心。”

乐天翁道:“那魔头根底尚未查出,你怎知他能控制死人?”

步青云道:“武林中还没有能控制死人走路的邪门,故而揣想是他。”

乐天翁道:“不管怎样,我们暗暗盯着观察,看这些走尸行到什么地方为止。”

步青云只有跟着悄悄前进,暗暗忖道:“师姐不见前来,她可能是先要安置圣猿养伤去了,如果前面真是‘乾坤剑’经过,那农米耳又怎样了,难道已遭魔头的毒手?”

她愈想愈觉不安,立即将无量洞中情形,拣能说的全部向乐天翁说出。

乐天翁摇手道:“自他在坤宫以后的经过我都知道了。”

步青云道:“你老已会过他了?”

乐天翁点头道:“他在坤宫刚刚得到圣猿所送的“紫龙血’和‘奇功秘芨,不久,恰好遭遇‘乾坤剑’自他处回来,因之才有圣猿挤死救他逃走,我见到他时,他刚好到过澜沧江边,于是我们就从水里脱身。”

步青云啊声道:“他已脱逃了!”忽又问道:“无量洞是不是早已被‘乾坤剑’占住了?”

乐天翁道:“无量洞只是第二巢穴,天下武林进洞时,他刚好不在洞中。”

步青云道:“你老注意,侧面有人!”

乐天翁道:“那是我的老搭档,我们是分二路盯着的!”

步青云道:“我也有个同伴,你先行一步,我看是否还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08章 乾坤剑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万世雷池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