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万世雷池》

第09章 恩怨难两全

作者:秋梦痕

农米耳微笑点头,手指那七条刚刚举步待走的行尸传音道:“都中上‘化尸鱼刺’了!”音刚落,那七条行尸同时如溶化的蜡烛一般,霎那间都倒在地。

就在这时,突闻尸堆旁响起一声阴冷的怪笑道:“树林里藏着什么人,竟敢与老夫作对?”

农米耳生怕他找到树林来祸及两位义兄嫂,立即一冲而出,沉声答道:“老魔头,你怎不料到是我呢?”

农米耳近日已去掉化装,纯以本来面目现身,暗中的‘乾坤魔”一见,似亦感诧异,阴阴笑道:“又是你这小子?”农米耳朗声答道:“几次向你挑战,你都不敢现身,可见你徒负虚名!”

“乾坤魔”忽又露出那双半男半女的怪脚来阴阴笑道:“你小子实在不值得老夫一击!”

农米耳大笑道:“你可知道我是谁么?”

“乾坤魔”怪笑道:“无名小子而已。”

农米耳突然一掌挥出,大怒道:“得到‘金龙吐纳’的就是我‘金龙大侠’农米耳,你老贼莫非又聋又瞎不成?”“乾坤魔”陡然哈哈大笑道:“原来你是老夫必找之人。哈哈,老夫几乎当面错过两次!”

农米耳陡觉身上接了一下锐利风劲,一惊豁然,不禁朗声大笑道:“老鬼,你是一个真正的下流东西,刚才这掌‘阴雷灭灵指’的暗袭行为,实在使人有点齿冷,你有什么拿得出来的功夫,干脆都掏出来罢。”“乾坤魔”显见因没有成功而惊愕,良久才在农米耳左侧发声阴笑道:“小子,你的雷池派后宫心法居然较武帝还要深厚,那就再尝一记老夫的‘震筋指’如何?”

农米耳冷笑道:“我劝你不要丢人,否则你会羞得偷偷地溜走。”

“乾坤魔”怪声大笑道:“老夫假如杀不死你,但你身上的‘金龙吐纳’仍旧要被老夫取走,武帝之所以装死偷生,那是怕老夫取走他的‘银龙吐纳’,老夫一旦得到这两件奇珍之一,武林中将再无一个杀不死的人物!”

农米耳闻言大异,同时也感到震惊不已,暗暗忖道:“原来还有一件什么‘银龙吐纳’,无疑那是与‘金龙吐纳’功用相同的东西了!难怪步青云曾在无量洞中说过,她说我不要仗着‘金龙吐纳’骄傲,她也有一件使我惊惧的东西,这样说来,她指的是‘银龙吐纳’了。”忖罢接口道:“老鬼,只要你敢现形出来,我的‘金龙吐纳’定必双手奉送。”

“乾坤魔”似在考虑他这句话的真实成分,好久没有出声答话。

农米耳的用意只是想诱他出来,存心施出飞剑一击成功,对方如在暗中,八成是没有把握的。

藏在暗中的仇飞仙夫妇生怕农米耳不是对方的敌手,两个人的心情不由愈来愈紧张,几乎控制不住胸口的呼吸。

农米耳右手探入怀里,五指紧扣着“金龙吐纳”,准备以迅雷不及掩耳的动作突袭对方,两眼只等着“乾坤魔”的身形出现。

“乾坤魔”过了良久,他的声音忽然转到农米耳的右侧发出,嘿嘿怪笑道:“小子,看来你是有什么诡计要施为出来了,可惜老夫一生难得露形,否则,难道还会怕你不成?”

农米耳冷笑道:“那你就来试试偷我身上的‘金龙吐纳’看看。”

原先在地面看得见那双怪脚,这时却连半点形迹都没有了,唯闻乾坤魔的声音,自四面八方响起,阴冷的尖笑时远时近,无疑,那魔头是在运用魔音欺敌了。

农米耳知道他要向自己下手了,暗忖道:“你的声音虽从各方传来,然而你绝无分身之术,我只当心突袭之外,这种幻音岂能奈何我?”

仇飞仙与荀兰英好在距离远,否则恐怕难免被“乾坤魔”发现,这时正在心神不宁的替农米耳担忧。

幻音始终绕着农米耳十丈之外,似乎不敢轻举妄动,经过了半个时辰,农米耳陡的察觉到头顶上灌下一股异香,左手一抬,顺势拂出一掌。

强劲的掌劲如洪流涌出,顿将那股异香挑除,并且似乎不会受到什么阻力。

之后.再也没有什么动静了。

农米耳猛地有了省悟,回头大声道:“大哥和嫂嫂请出来,老魔自知无奈已退去了。”

仇飞仙领着荀兰英慌忙行出,疑问道:“你怎么知道他走了呢?”

农米耳道:“我不但知道他走了,甚至还知道他挨我一下重的。”

荀兰英道:“可是我们没有听到半点声音啊?”

农米耳立朝正面七尺之外一指道:“那儿由空中落下一点东西,嫂嫂请去看看。”

荀兰英急奔出去,从草里拿起一支细巧之物大叫道:“是只金钗啊!”

仇飞仙大异道:“这么说老魔头可能是女的?”

荀兰英道:“他的声音怎么又似男的?”

农米耳自她手上接过那只金钗详细一看,同时又闻到原先那股异香,证实确为魔头身上之物无疑,接口道:“我想这老魔定是身兼两性的妖人,单凭他那双怪脚就不难想像。”

仇飞仙道:“我担心他还在暗中潜伏。”

农米耳道:“我现在不伯了,他只要一接近我就有预感他说着摆手,领先朝垣曲城方向急行。

第三日晚上到达垣曲城内,他们悄悄的落到一家小客店内,农米耳到外面转一圈,回来时已到深夜。

仇飞仙夫妇没有睡,见他进来就轻轻招呼道:“怎么样?”

农米耳摇头道:“甘家庄我还不想马上去,只在城内转了几圈。”

荀兰英道:“有什么动静吗?”

农米耳道:“在城内的武林我无法知道,不过我刚才发现城外进来好几批黑影。”

仇飞仙问道:“你的帮会到了几个?”

农米耳道:“我就为了这个感觉奇怪,刚才竟没发现一个,同时帮众开会的那个农庄也遭人毁掉了。”

荀兰英大惊道:“该不是被敌人扑灭了吧?”

农米耳道:“如果真是这样,就必定是单独富所为。”

仇飞仙道:“你在店里不要再出去了,我与你嫂嫂探一下甘家庄就知道了。”

农米耳沉吟一会点头道:“你们务必在天亮前回来。”

仇飞仙夫妇应声出房,同时向瓦房一纵而去。

农米耳送二人走后,独自盘算着明日的行动,喃喃自语道:“单独富如果在家,那就是他命该死在我的手中,妈妈在天之灵有知,她老人家亦会含笑九泉,唯独甘微微从此可怜了。”

一个时辰之后,瓦面突有了异声,农米耳发现了一个夜行人,然而,他觉到来人武功有限,于是纵出后窗,存心要生擒对方。

事出意外,忽听房上有人轻叫道:“帮主!”

农米耳诧异道:“是白俊吗?”

一条黑影急纵而下。

“帮主,是我!”

农米耳见是白俊前来,急急带其进入房中问道:“你从哪里来的?”

白俊道:“我藏在城中十天了。”

农米耳大异道:“城内兄弟为何不见一人?那处农庄是谁烧的?你又怎知我落在这家小店呢?”

白俊道:“本城兄弟经我事先遣往他处,农庄是我放火烧的,帮主来此之前,城内早有风声,目前已遭单独富派人监视住了,恰好我是住在隔壁张和大叔豆腐店里,因此之故,帮主一举一动,我都知道。”

农米耳问道:“你有什么事吗?”

白俊道:“我来告诉帮主一个不好的消息,那个甘微微小姐,已在十日前自杀了。”

农米耳闻言脸色立变,跳起问道:“此事当真?”

白俊道:“全城皆知。”

农米耳突然流下两行清泪,声带悲楚道:“为什么?”

白俊叹道:“为了她父亲之故,听说单独富已向什么‘灵尸教’投降了,这个教我却搞不清是何来路?”

农米耳咽声问道:“甘小姐的坟墓在哪里?”

白俊道:“在她生前常去之处,也是她自杀之地,这地方帮主自然知道。”

农米耳道:“在黄河崖岸‘白兔洞’中?”

白俊自身上拿出一张字条道:“那地方我已偷偷的去照顾了三次,第一次去时,在白兔巢里发现这张字条。”

农米耳急急接过一看,只见上面草书几句异常秀丽的字句是:“青梅竹马心心印,灵犀通时爱更深,私情无法填恨海,饮创绝笔了此生。”

农米耳禁不住泪如泉涌,几乎痛哭出声,痴立良久,突然,他拔身一纵,飞出窗外,直朝黄河岸边奔去。

白俊知道他要去看甘微微的坟墓,有意随行,但却不敢,两眼望着窗外,暗暗想着:“他的真情流露,伤心已到极点,上苍何以独独对他如此残忍?”

未几,窗外跃进两条人影,白俊一见急叫道:“仇大侠,荀女侠,二位回来了。”

仇飞仙道:“你们帮主哪里去了?”他见房中少了农米耳,显出焦急之情。

白俊道:“仇大侠已探出甘小姐之事,我帮主可能到白兔洞去了。”

荀兰英急道:“本城内外集结了不知多少敌人,他这一去必遭重重围困。”

白俊道:“二位去时我已看到有四人跟踪,回来不知有无动静?”

仇飞仙道:“那四人跟到城外时即被我收拾完了,回来却发现此店附近有人。”

白俊道:“天已快到四更.二位请快赶到黄河岸边去吧!”

仇飞仙道:“你不能去,就在店中藏起来吧!我们知道那地方。”

荀兰英首先跃出窗外,拔身上房。

仇飞仙跟踪而上,轻声道:“注意四周。”

荀兰英在一口气之下冲出了城墙外,前面是一片矮矮的民房,回头问道:“飞仙,是不是沿河岸走?”

仇飞仙赶到她的身边道:“走哪条路都走不通了。”

荀兰英突然立身在一农屋脊上,回首惊问道:“你可是发现前面有人?”

仇飞仙点头道:“河岸一方已有十几个人影闪动,看势都是高手,正面虽只看出两个黑点,我想那是护敌之计,暗中恐防藏著有棘手对头。”

荀兰英立即拔剑在手,哼声道:“你只决定向哪儿走,我们难道会去不了?”

仇飞仙亦将长剑拔出道:“走正面近,我们就此硬闯看!”

荀兰英忽然发现城墙上冲飞起三条人影,不禁又停下步来,急对仇飞仙道:“那是谁啊?竟在两打一,非常激烈!”

东方渐放白色,仇飞仙注目一会不由大惊,拔身回头大叫道:“那是‘西鬼’阴常隆和‘北牛’牛横联手合斗乐天翁,我们快回去助他一臂。”

荀兰英诧异道:“三老与‘半天云’竺全和我们分道他的,为何也到这方来了?”

仇飞仙一纵就是十余丈,急催道:“可能是百谷大士和武帝也来到此地之故。”

荀兰英刚刚追上,突见自四周民房下冒出二十余条人。

同时看到前面有人嘿嘿阴笑道:“你们自身难保,还想助乐天翁?”

仇飞仙猛然刹住去势,急对荀兰英道:“我们被包围了,是单独富老贼。”

荀兰英大怒冲出,仗剑朝对方接近,冷喝一声道:“单独富,你这没有志气的老贼,你认为卖身投靠‘灵尸教’就可横逆无忌了吗?”

突从一家民房后纵出“聚珍帮”帮主单独富嘿嘿阴笑道:“谁说老夫投降于人?”

仇飞仙接口冷叱道:“武林共晓之事,单老儿还想欺人不成,更何况你那窝里现在还住着两个‘乾坤魔’的手下。”

单独富厉声笑道:“原来如此,那只是‘灵尸教’教主与老夫合作罢了。”

荀兰英冷笑道:“不管怎样,只要你与‘乾坤魔’勾上,相信武帝与百谷大士亦决然不会饶你,他们现在就在此地。”

单独富仰天怪笑道:“你们认为武帝与百谷大土就是武林无上人物吗?因此一言一行都将他二人捧上天啦!告诉你们吧!那两个老魔废物现在连自身都已处于困境之中,此际尚被挡在终南山下哩!”

仇飞仙夫妇闻言大震,同声喝道:“谁有那么大的胆量?”

单独富狂笑迈:“你们没想到‘灵尸教’教主和“灵骨派’帮主已联手复仇吗?”

仇飞仙知道情形不假,急向荀兰英道:“我们动手,先解乐天翁之危,然后找弟弟同赴终南山相助。”

单独富显然不敢以一敌二,立即挥手召来二十余人,大喝一声,霎时将仇飞仙夫妇团团围住。

围上的都是一流高手,仇飞仙夫妇在连接数招后即知非一时之下可以冲出,于是互相照顾,联手猛攻。

单独富袖手旁观,得意洋洋,大声讥讽道:“贵夫妇乃武林特殊之士,今日在老夫手下,恐怕难逞其勇了。”

仇飞仙闻言大怒,剑起如风,全力出手,招式如雨般密集,一连斩了三人!

对方人数,愈围愈多,威力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09章 恩怨难两全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万世雷池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