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野火太子》

第 十 章

作者:秋梦痕

懒狗道人是从内心里喜爱海天峰,只见他毫不避忌的伸手抓住海天峰道:“另外条件当

然有,请你不要向我义弟巨灵人下手!”

海天峰道:“你不愿把我们的赌局告诉他?”

“不,你要和我平分玉盒,一旦知道我的赌局,那他会激烈反对的,同时,他还把你列

为劲敌啊!”

“梦梦道长,你又在做打进不打出的算盘了,我不能向巨灵人下手,他却可以要我的

命!这笔生意我不是吃亏定了?”

懒狗道人道:“只要你不太伤害他,我可以告诉你吓唬他的方法,以后他就不再找你

了。”

海天峰哈哈笑道:“说说看?”

懒狗道人轻声道:“他把胡子看成比命还重要!”

海天峰道:“竟有这种事!”

懒狗道人临走道:“除此之外,没有人能制住他,他练的是先天混元气。”

在懒狗道人走了后,墓后走出南乞仙道:“小海,你相信他?他是武林最不守信的

人!”

海天峰笑道:“他也是死也不肯交出玉盒的人,难道你老还有更好的法子?苦刑我不愿

施,同时对他毫无用处!”

老花子点头道:“你确实是看准他了!”

张天豹道:“我和商丕带甘心去迫他,表面上迫,暗中去监视他。”

海天峰道:“不,那巨灵人一旦发现你们,那是非常危险的,我倒是希望你们去查影子

佛和胡一吞,虽然胡一吞身上只有一只玉盒,万一那只玉盒中就是藏有‘九天银河丹’,其

他的岂不是白费气力,不过你们也要小心行事。”

张天豹道:“有道理!趁影子佛和胡一吞正在重伤中,我才不管什么趁人之危!”

商丕一拉甘心道:“小鬼,搜带伤的野物你有一套,我们走!”

老花子看到三人走后,问海天峰道:“你要去找九阴王?”

烟池柳道:“答应苍山奶奶的事,我们不得不实现诺言,寿喜门主,你呢?”

“我老花于实在是不相信懒狗道人,我这就去盯上他!”

海天峰送走老花子后,笑向烟女道:“出去先找地方吃东西要紧,你说附近可有镇

市?”

“只怕要几十里才有。”

“什么方向?”

“臭溪街在此去右面三十几里,横檀镇在左面二十几里,问题是你要往什么方向去?”

海天峰道:“我忽然听到醉鬼似发出梦呓一般的声音,好似指正西面有问题?”

烟池柳道:“你相信?正是天台主峰的方向阿!”

“不管他,我们走!”

烟女道:“那就奔横檀镇,方位不变!”

在路上,他们并非大摇大摆,而是利用山石树木悄悄的走,同时也不断注意着四周的勤

静,好在是天台山脉中,虚虚森林蔽天,地面奇岩纵横,走上一两个人毫不显露。

这时忽听烟女袋子道:“姑娘,天上有没有深洞?”

烟池柳不知道它在说什么?急问道:“睡婆子,来了,你是什么意思?”

袋子埋没有答话,海天峰急急道:“她在提醒你什么?她不会说明白,你问也没有

用!”

烟池柳道:“你猜,她是在暗示什么?”

海天峰道:“天上那里有洞?我也不懂她暗示什么?莫非前途有事情要发生了?”

二人走到一但奇特的地方,烟女立住轻声道:“这个地方好怪啊!”

那右面是石荀林立,一望看不到边,连一株大树也没有,左面则是参天森林,连一座岩

石都没有,海天峰立住望望笑道:“老天造物,就是这样不可思议!”

二人忽然听到几声一阵阵既急而又轻微的呼救,听来似很远,但似又发自近处,烟池柳

悚然道:“小海,你听到了?”

海天峰道:“不要紧张,我们一面循声查出地点,一面要分析这声音真假再说。”

“真假?”

“不错,现在的江湖,陷阶太多了!”

烟池柳道:“这是后峰叠谷之虚,谁在这里设陷阶?”

海天峰道:“也都是针对我们来的!”

大出二人意料之外,他们循声查去还不到五十丈外,听出那声音竟是由地下发出,烟池

柳急走几步,她忽然向海天峰道:“小海,这里有一口深洞,下面有人在叫救命!”

海天峰走近一看,洞口成五角形,全是岩石,下面黑乌乌的,简直不知有多深,洞口大

约只能容两人下去,这时那声音似已有气无力在底下喊!

“高乔,这事有点蹊跷?”

烟池柳道:“你是说?……”

海天峰道:“普通人在白天都不容易经过这里?”

“当然是江湖人物呀!”

“乔乔,江湖人物难道经过这里看不见这个洞孔?”

烟池柳道:“事实上是有人掉下去了!”

海天峰绕洞查看一周,但他又看不出什么毛病,想想后道:“这人声音是女的,难道洞

内有名堂?”

“小海,这洞下面一定无通路,就算下面有毛病,她也逃不了!我先下去瞧瞧如何?”

“不,你留在上面!“他忽然又改口道:“我们一同下去。”

他似怕烟女一人在上面出事情,但不说出口,伸手拉住烟池柳,提起轻功,立即朝洞口

向下飘落,以他的轻功,虽然提着烟女,但还是如两片树叶般往下飘!

好深!海天峰一面向下飘,一面估计深度,及至洞底,他向烟女道:“足有一百多

丈!”

烟池柳耳朵在听,眼睛运出内功在四处打量,一面估计洞底宽度,一面似在找寻那坠落

的女子!

“乔乔,她在那面坐着!”

“下面好宽啊!“烟女尚未看到人,但她觉出洞底又宽又干爽,及至看到一个年轻女子

时,她忽然噫声道:“她带着刀!”

忽听那年轻女子冷声道:“你们终于入瓮了!”

海天峰听出毛病,道:“姑娘,现在你可以出手了!”

“哼,是我出手的话,你们落地我就发难了,可惜我只是饵!”

烟女已经了解是陷阱,手一抬,凝劲要发!

“住手!杀了她,解决不了事情!”

海天峰走近那少女,道:“你的主子守在上面?”

“咯咯,野火太子,你真是玲珑心,刚才你只要稍微大意一点把烟池柳留在上面,她这

时已成了岛主阶下囚了!”

海天峰豁然道:“洞口已经被魔星岛主守死了,我如硬往上闯?…”

那女子笑道:“那你必超过我岛主二十倍的神功!”

烟池柳望望那女子道:“我从来没有见过你?”

“我是魔星岛八艳女的‘蓝星花’,是岛主身边八使女之首!”

海天峰哈哈大笑道:“你虽然愿替主子卖命,视死如归,可是你的主子又如何撩倒

我?”

蓝星花轻松的笑道:“你们两个情侣如想活,我也就死不了,否则只有同归于尽。”

烟池柳道:“笑话,我杀了你,你又凭什么要我们死?”

海天峰道:“乔乔,只要凄厉声守在洞曰十天,我们不饿死也就差不多了,到时凄厉声

岂不是学手之劳!”他忽听上面发出凄凄的异笑道:“野火,你的想法完全与我一样。”

海天峰抬头笑道:“凄厉声,你的字号大使人听了不舒服,换个称呼如何?”

“叫我‘星岛女神’!”

海天峰不同意道:“太正派了,你不配!你总有个真实姓名吧?”

上面良久未出声,足有两杯茶之久后,道:“我叫朱俄妃,你满意了?”

“好!”海天峰笑道:“可能是你不愿说出的名字,我听来好多了,宋岛主,你现在该

说出你设下这陷阱的目的了!”

“野火,我先警告你,这个洞名为“天上洞”,除了这里可以上来,没有你可以想逃的

碗大般出口!”

“天上洞!”烟池柳忽然想到木偶的示警。

海天峰这时虽在脑子里想主意,他还是朗声道:“宋岛主,我在这里等你说目的啊!”

口虽是这样说,他知道这次遇上真正对手了,耳听洞口发出凄厉的笑声道:“先把两只

玉盒交与我蓝星花手中再说吧!”

海天峰哈哈笑道:“不会这样简单吧?假如是这样简单,你也不是武林闻名胆怯的人物

了,莫忘了,等我上来,玉盒不但我要收同,也许我们只有一个能活下去。”

“野火,你认为我是那样幼稚得可笑,快把王盒交与蓝星花,同时接受她两颗丹葯吞

下!”

海天峰大笑道:“宋岛主,你对我了解有多少?”

洞口这时竟发出银铃般的格格笑道:“野火,你真有意思,也够风趣了,我当然了解

你,你身上有部‘葯工典’,内载武林无数奇毒的炼、解心法,不过我还不想让你死,否则

我只要在此守上半个月也就够了!”

“对呀,何必施毒呢?”海天峰在洞底谈笑自若,如遇故人。

洞口的凄厉声又笑道:“野火,告诉你,我那两颗丹葯名叫‘魔星鱼毒’,吞下去不会

损害你的功力,也不会使你乱性,问题在你吞下去,半个时辰后你会心如火焚!不过你放

心,上来后再答应我几个要求,我会给你解葯的,当魔星鱼毒解除时,也是你正常的时候,

但那时我已不知去向了!”

海天峰道:“你知道我不能自解魔星鱼毒?”

“我想过很久,但我有个弱点,一旦遇上我认为是真正的对手时,我的赌瘾无由而发,

现在我赌你不能自解魔星鱼毒!”

这时烟池柳看出海天峰面色凝重,事实告诉她,海天峰似也没有解除魔星鱼毒的把握

了。

海天里忽见蓝星花走近道:“野火,没有考虑的余地了,”

笑笑!海天襞还是装出轻松道:“蓝姑娘,不怕死的人,真的不会死!好,你拿去。”

海天笔拿出两只玉光闪闪的小玉盒交与蓝星花,蓝女也把两颗丹葯拿出道:“你们张开

嘴!”

在二人张开口时,蓝女又笑道:“别合著不吞,那是没有用的,入口就是中毒。”

海天峰再张日时哈哈笑道:“我不是吞下了!”

忽见蓝女抬头大声道:“岛主,一切照办了!”

凄厉声得意笑道:“那就快请野火上来吧!我还要赶快把要求说完呢,否则半个时辰一

到,我想救也救不了啦!”

海天峰知道,这时先让烟池柳出洞口,那凄厉声一定不会加害她,于是上且即暗示她先

动身,接着是蓝星花,自己落在后面。

出到洞口外,海天峰猛的一伸手,顺势就把蓝星花扣住,同时他已看到数丈外立若一个

蒙面白衣女子。

“怎么啦?野火,我已看出你尚未解除魔星鱼毒,怎么就想翻脸?”

海天峰哈哈笑道:“宋岛主,你认为我海天峰就这样乖乖的服输了?”

蒙面女冷笑道:“只有半个时辰给你心平气和的过下去,你要动手,那就会加快毒性发

作了!”

海天窠大笔道:“不要半个时辰,一刻也就够了,我在一刻之内将你制住,我还怕你不

一父出解葯?”说完立将蓝星花手中的玉盒夺了过去。

凄厉声大怒道:“野火,你也太小看本岛主了!”

海天峰顺手一推,立将蓝星花推给烟女道:“乔乔,控制她,如有她的同党出现,你就

先杀她!”说完一个箭步,其速如电,直逼凄厉声!

蒙面女轻轻一闪,真如幽灵一样,只听她急急道:“慢点!”

“你想拖时间?”

“笑话,我说完话后一刻你如发作,就算我宋俄妃败在你手中!”

海天峰哈哈大笑道:“我心中有数,你说吧!”

“野火,我要加上赌注!”

海天峰道!“加什么?”

帐面女道:“你有两只玉盒,我也有两只,我把我的两只先交与你!在一刻之内你如制

住了我,我的玉盒当然是你的,我从此不再找你!”

海天峰大笑道:“那不等于废话,我既制住你,还怕你不交出玉盒?也许我还会要你的

命!”

蒙面女道:“那是你的想法!”

海天峰道:“你又在动什么鬼主意?你交给我,不怕我逃走?再说吧,就算我逃不了,

你有把握又何必交给我?”

蒙面女道:“因为我不想你死,同时我也在赌我自己的信心,问题是,你输了,我拿走

你的所有,从此你也不许找我!”

海天峰笑道:“说来说去,你又要我身上所有的东西,又要我活着留下,这笔买一买是

我占尽了面子!我不知你打的是什么算盘,好!这种生意谁也不愿作。”

蒙面女立即抛出两只玉盒道:“你接到就出手!”

海天峰接到手,看了一下笑道:“现在我也回报你一点好意,我也不想让你死!”

蒙面女格格笑道:﹁留下我去对付懒狗道人?”

海天峰道:“也许吧,现在你可以走了!”

蒙面女大惊道:“你是什么意思?”

海天峰大笑道:“你走,那就由你施展真功夫来制住我了,告诉你,我‘葯工典’上第

二十四种绝毒解法,就是魔星鱼毒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 十 章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野火太子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